司法鉴定所对涉嫌故意伤害罪犯罪嫌疑人精神障碍及刑事责任能力进行法医精神病鉴定案

司法鉴定所对涉嫌故意伤害罪犯罪嫌疑人精神障碍及刑事责任能力进行法医精神病鉴定案缩略图

司法鉴定所对涉嫌故意伤害罪犯罪嫌疑人精神障碍及刑事责任能力进行法医精神病鉴定案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2019年2月20日凌晨,常某某在兰考县红庙镇街上将闫某某扎伤。

【鉴定过程】

(一)精神检查

检验方法:采用《精神障碍者司法鉴定精神检查规范》(SF/ZJD0104001-2011)对被鉴定人进行检验。

被鉴定人常某某意识清晰,仪态尚整,定向准确,接触交谈检查合作,问话能答,答话切题,无思维逻辑障碍。称自己性格内向,胆子小,温顺,遇事能忍,不爱说话,不好交朋友。称自己脑子不笨。自称自己好幻想,想事时好走神,注意力不集中,在手机上咨询过有点中度抑郁。对案发经过能回忆,称闫某某经常打他,逼他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打工回来后经常让我送他回家。出事前经常见他,梦见他,压迫感大。以前曾想过弄死他,自己就弄了一把刀扎他,打到他不反抗为止。为自己行为辩解,称自己对法律一点也不知道。对于判刑,称不接受也得接受,这件事毁了他,也毁了我,现在后悔了。未检出错觉、幻觉、妄想等精神病性症状,交谈过程中注意力尚集中,智能无异常,情绪尚稳定,情感反应适切,意志活动可,未发现怪异行为或自言自语等现象,自知力存在。

(二)法医学检验

1、检验方法

检验方法:《精神障碍者司法鉴定精神检查规范》(SF/ZJD0104001-2011)对被鉴定人进行检验。

2、躯体及神经系统检查

神志清楚,发育营养一般,心肺无异常,未引出病理反射。

3、辅助检查

⑴头颅CT:颅内各层脑实质未见明显异常密度灶,脑室系统大小、形态如常,脑沟、裂不宽,脑中线结构居中,双侧乳突不对称。⑵脑电图:边缘状态。⑶心理健康测查表:15/51模式。临床指向:被动-依赖性人格,疑病性人格障碍。

【分析说明】

(一)精神医学诊断分析

评定标准:《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第三版(CCMD-3)》。

综合村委会、邻居及亲属提供的资料显示被鉴定人常某某平时性格内向、孤僻,不怎么和人说话,也不跟同龄孩子在一起玩,几乎没有什么朋友,学习成绩也差。看守所反映被鉴定人常某某内向、孤僻,不喜欢跟别人沟通交流,他也不看电视,低着头,有时也和人主动说话,其它没有啥异常表现。现场鉴定精神检查:被鉴定人常某某意识清晰,仪态尚整,定向准确,接触交谈检查合作,问话能答,答话切题,无思维逻辑障碍。称自己性格内向,胆子小,温顺,遇事能忍,不爱说话,不好交朋友。称自己脑子不笨。自称自己好幻想,想事时好走神,注意力不集中,在手机上咨询过有点中度抑郁。对案发经过能回忆,称闫某某经常打他,逼他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打工回来后经常让我送他回家;出事前经常见他,梦见他,压迫感大。以前曾想过弄死他,自己就弄了一把刀扎他,打到他不反抗为止。为自己行为辩解,称自己对法律一点也不知道。对于判刑,称不接受也得接受,这件事毁了他,也毁了我,现在后悔了。未检出错觉、幻觉、妄想等精神病性症状,交谈过程中注意力尚集中,智能无异常,情绪尚稳定,情感反应适切,意志活动可,自知力存在。体检无异常发现。头颅CT:颅内各层脑实质未见明显异常密度灶,脑室系统大小、形态如常,脑沟、裂不宽,脑中线结构居中,双侧乳突不对称。脑电图:边缘状态。心理健康测查表:15/51模式。临床指向:被动-依赖性人格,疑病性人格障碍。

综上所述,被鉴定人常某某平时性格内向、孤僻,不怎么和人说话,也不跟同龄孩子在一起玩,几乎没有什么朋友。检查中能为自己的行为进行辩解,未发现任何精神病性症状,其虽有一些偏离正常的情感及行为,但不是人格障碍或轻度精神发育迟滞,也不符合任何精神障碍的诊断标准。按照《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第三版(CCMD-3)》,被鉴定人常某某案发时符合“无精神病”的诊断标准。

(二)刑事责任能力分析

评定标准:《精神障碍者刑事责任能力评定指南》(SF/ZJD0104002-2016)。

被鉴定人常某某案发时无精神病,意识清晰,存在现实动机,作案时不受任何精神病症状的影响,能为自己的行为进行辩解,称闫振宗经常打他,逼他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以前曾想弄死他,其对自己行为的性质及后果有充分的认识。被鉴定人常某某作案时辨认能力及控制能力均存在,故按照《精神障碍者刑事责任能力评定指南》(SF/ZJD0104002-2016),其在本案中应评定为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鉴定意见】

1、被鉴定人常某某案发时无精神病。

2、被鉴定人常某某在本案中应为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