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就高龄、“痴呆”、脑梗塞民事行为能力司法鉴定意见出庭作证

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就高龄、“痴呆”、脑梗塞民事行为能力司法鉴定意见出庭作证缩略图

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就高龄、“痴呆”、脑梗塞民事行为能力司法鉴定意见出庭作证

案例内容
【案情简介】

2015年10月9日,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收到广州市××区人民法院司法鉴定委托,要求对86岁高龄、经医院诊断患“老年痴呆”的于某进行民事行为能力鉴定。因于某的配偶朱某2013年过世,于某三名子女因对遗产分配问题争吵不断,故于某的二女儿(系诉讼原告、鉴定申请人)以长期以来照顾母亲于某、方便管理财产为由诉至法院,申请为于某的监护人,要求对于某(系诉讼被告、被鉴定人,其代理人为其大儿子、三女儿)进行民事行为能力鉴定。法院考虑于某年事已高,且经医院诊断患高血压、冠心病、脑梗塞等疾病,为案件审理需要,同意委托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对于某进行民事行为能力鉴定。

【鉴定情况】

经审查,鉴定材料符合鉴定要求。病历材料显示被鉴定人于某2011年4月因“行走不稳,左侧肢体异麻感1天”入院,头颅CT示考虑两侧豆状核、两侧放射冠与半卵圆中心多发腔隙性脑梗塞,脑萎缩。2013年3月门诊记录显示,被鉴定人自诉生气后胸部不适,头胀,家人代诉最近4天疑丈夫有外遇,情绪差,睡眠差。家属反映近年来记忆下降,反复唠叨一件事情,近期疑心重,不睡;查头颅CT示脑萎缩,右侧额叶皮层下、双侧丘脑、侧脑室旁少许缺血、变性灶。诊断:脑器质性精神障碍,予利培酮治疗。2014年5月因“反复头昏、头胀20年,再发并加重2周”再次入院治疗,出院诊断为高血压病3级,极高危;冠心病,心功能2级;腔隙性脑梗塞;创伤后应激障碍。2015年9月14日头颅MRI显示右侧基底节区急性腔隙性脑梗塞;脑干、双侧基底节区、双侧丘脑、双侧放射冠、双侧半卵圆中心多发腔隙性脑梗塞;双侧额顶叶皮层下脑白质多发缺血灶;皮层下动脉硬化性脑病;脑萎缩。门诊诊断为认知障碍、抑郁状态。

2015年11月27日,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对于某进行法医精神病司法鉴定。于某在家人搀扶下缓慢步行入室,意识清晰,接触主动,检查合作,对答切题。检查中,于某可回答自身年龄、出生年月、家庭住址、原工作等个人一般信息,可说明子女情况及老伴何时过世,谈及老伴过世会伤心流泪。加减法简单计算力良好,乘除复杂运算差。谈及房产及财产,可说明自身房产数量及财产大致数额,于某称根据“传统”留给儿子,不应让外嫁的女儿管理。经过精神检查发现于某智能水平符合老年人智能生理性减退的表现,与正常同龄人水平相符,为记忆力、智力边缘水平,未达记忆、智力缺损诊断标准。2013年于某曾出现精神异常表现,考虑为脑实质受损出现的一过性急性精神异常;经治疗及康复,大脑功能部分代偿恢复,目前无遗留明显肢体及精神异常。检查没有发现幻觉、妄想等精神病性症状。情感反应协调,意志行为正常,自知力完整。

在调查取证中,三名子女对于某日常生活能力及精神状态的反映存在不同的叙述。其大儿子反映,于某日常个人生活可自理,精神上没有问题,心里清楚明白事情。二女儿反映,于某2013年3月曾出现骂护工、骂父亲,怀疑父亲有外遇等精神异常表现,并称平日于某精神不好、发呆,喜哭泣,平日打麻将、打牌都是被人骗的、打着玩的,不能明白很多事情。三女儿反映,于某年纪大,老年人记性差属正常,言语清晰,与人交流沟通好,还可打麻将、打牌。用左手拿筷子吃饭,用右手拿笔写字。目前不能帮忙煮饭等家务,但个人日常生活基本可自理。

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在完成各项鉴定检查后,经鉴定人分析和讨论形成鉴定意见,并于2015年12月4日出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于某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

【出庭作证】

2015年12月10日,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收到法院通知,要求本案司法鉴定人出庭作证,本案第一鉴定人赵某于2016年1月5日出庭作证。

庭审中,原告代理人首先提出鉴定材料是否包含诊断于某为认知障碍的痴呆筛选量表、诊断证明及门诊病历等相关病史资料,司法鉴定人回答鉴定是以法庭质证过的材料为鉴定材料,对于病史摘要,会根据鉴定人的专业知识进行认定,与鉴定结论相关的才会在鉴定意见书中摘录,并不是将所有鉴定材料逐一摘录在鉴定意见书中。继而原告代理人提出假设性问题——假如于某再做相关检查并检测出有问题,这些检查结果是否会在鉴定中采纳;假如法庭将上述病史材料移送鉴定机构,鉴定机构是否会在鉴定报告中予以采用等问题质询鉴定人。

原告代理人提出精神检查在认知方面的检查包括知觉、注意、思维、记忆、智能、自知力等六个方面,质疑鉴定中遗漏了注意检查,认为检查不全面、不系统,鉴定人述称于某回答问题时意思清晰、对答切题、思维连贯,不存在注意力障碍。

原告代理人提出鉴定人是否核实于某在鉴定检查时提及的住址是否正确、是独居还是和子女共同居住、是否自身买菜做饭、是否目前还可打牌、财产及房产数额等具体细节,对于某所回答问题的正确性是否经过调查。鉴定人辩称精神检查不是对事实进行认定,对客观事实的认定由法庭进行,精神检查是通过询问的方式,结合病史资料、辅助检查等进行综合分析,得出鉴定意见。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庭审质证,鉴定人以科学、客观的庭审陈述对原告代理人提出的各种问题进行回答,使得该案审判人员对鉴定意见有更进一步了解,对原告提出的疑惑进行解析,从而保证了庭审的正常进行,也保证了被告、被鉴定人于某的合法权益,使得患脑梗塞被诊断为痴呆的86岁老人能自己做主,自主表达自我意愿,维护自身的权益和行使自身权利,从而保障了老年人的各项权益。显然,本案进一步说明,高龄并不一定等于老年痴呆,鉴定人出庭作证解疑惑。

【鉴定意见采信情况】

该案鉴定意见已由审理此案的一审、二审法院采信。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