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例反社会人格缺陷的矫治案例

一例反社会人格缺陷的矫治案例缩略图

一例反社会人格缺陷的矫治案例

案例内容
【罪犯基本情况】

李某,男, 1968年生,因爆炸罪判刑12年,刑期自1999年至2011年。捕前主要职业务农,未婚,与父母同住。兄弟姐妹五人,两个姐姐,两个哥哥均成家。父母务农,合作社时是劳动骨干,在村中很受尊重。家族无精神病史。

【罪犯教育改造方案的制定和实施】

(一)本人自述

个人成长过程中厌学,不喜读书,小学未能毕业,但做事勤勉,能吃苦,很能“干”(做农活是把好手)。因对很多事情看不惯,从小到大常与他人发生冲突,入狱后更是如此。

案发前曾发生四件事,导致其走向犯罪道路:一是家中小麦被同村人偷走,感到十分气愤,后找村支书,但他认为村支书有意推诿,不予解决。二是去镇上时,被三个坏小子打得头破血流,去找派出所,但派出所让他先看病,后来不了了之,他认为主要的原因是自己家庭条件不好,没钱办不了事儿,他十分生气,后来还找过县里,但县政府问为什么坏小子要打他而不打其他人,他更加的生气,他为此去医院花了很多钱,找了很多人,问题也没有解决。三是他十分渴望找一个女人结婚,有一个远方的女子本来已经愿意,可同村有的人不给他说好话,说他是二杆子,后来婚事也没有谈成,他感到更加气愤。四是因资金紧张,他去找六年前在某建筑工地打工时的包工头,要求领取欠发的工资,包工头不仅不给,还与之发生争执,一气之下,用炸药将包工头所盖房屋炸毁,后自首,判刑十四年。

炸完楼以后,他感到十分的高兴。因为在炸楼之前,小麦被人偷走,人在镇里被打,没有说法,被人笑话,看病花了很多钱,媳妇又没娶上,包工头还不给钱,他很“男人”地指着包工头说一定要炸了他的楼,后来他做到了,所以,他很高兴。

入狱以后,关过两次禁闭,调过三个分监区,与环境格格不入,与他犯人际关系紧张的状态一直未能得到缓解。谈到监狱的民警时说,有很多对他好的民警,也有很多对他不好的民警,他都记着呢!谈到目前的改造状况,自己情绪很烦躁,很久以来就想来咨询,一是自己也感到自己有很多问题。二是快要出监了,还有很多问题不知该如何面对,希望得到咨询师的帮助。

(二)监区民警意见

自2002年入狱后,劳动表现一直不错,但经常与他犯发生冲突(平均每年5-6次),曾因打架禁闭两次,截止2010年已更换三个分监区,2008年经精神科大夫诊断有边缘型人格障碍,曾隔离服药治疗三个月,后留至老病残分监区担任服务犯,目前在分监区属重点监控人员。该服刑人员近期情绪比较烦燥,精神科医生建议,如有可能可由心理咨询师进行相应辅助性心理辅导。

(三)咨询师观察

根据咨询师的观察,李某目光警戒,神情紧张,进入咨询室让座时,始面露笑容,但拘谨谦让。在面谈过程中,问答切题,但情绪起伏明显,时而兴奋,似乎对自己的表现十分满意;时而愤怒,似乎表现出对社会正义的呼唤;时而悲痛,似乎渴望他人的同情和理解。情感所到之处,思维大幅跳跃,一会儿谈到自己服刑时遇到的不公,一会儿又回到以前社会生活时的状态。

(四)心理测试情况

拟进行MMPI测试,以探测其病理人格,但本人未能完成测试,后只做SCL90测试。

SCL90测试情况:总分:330;躯体化:3.25;强迫症状:3.9;人际关系敏感:3.56;抑郁:4.15;焦虑:3.6;敌对:3.33;恐怖:1.57;偏执:4.5;精神病性:4.4;其他:4。

(五)诊断与分析

经面谈评估,结合精神科大夫的诊断边缘型人格障碍的诊断,感受到该服刑人员在日常改造中主要存在以下问题:

1、缺乏整合的逻辑推理能力。主要表现在李某在谈自己所熟悉的事物时健谈,但在进行建设性谈话时,经常存在理解歧义或困难,似乎难以发现显而益见的内部联系,谈话疗法似乎不适合该服刑人员。

2、非黑即白的思维模式。李某对他人具有极度理想化和极度贬低对方的特征,对同一个人的评价,常在两者之间摇摆。在不同的事件中往往不是极好就是极坏,由此也形成了不稳定、激烈、紧张的人际关系模式。

3、原始的理想化。李某对政府、警察这些代表正义的机构视作是完美的,不允许他们存在一些问题,一但遇到什么问题,他会赋予他们更多的责任与义务,而一但发现他们的不完美,就会毫不犹豫地给予他们鄙视。

4、常有怕被人抛弃的担忧。当李某察觉到对方给自己的好感或支持时,会采取一些令人不快的方式,去试探检验对方对自己真诚或尽力挽留对方,而自己似乎对此无意识或体会不到自己此时的行为给对方造成的不快。

5、心境不稳,常伴有强烈的难以控制的愤怒情绪。

(六)矫治策略

1、李某文化程度低,逻辑推理能力差,不适合于谈话疗法,特选定沙盘疗法,初步拟定每周进行一次沙盘心理辅导。一方面利用沙盘的诊断功能,进一步测查分析判断该服刑人员的心理问题;另一方面利用沙盘的治疗功能,对该服刑人员的心理问题进行逐步的调整与梳理。

2、由于李某缺乏自我学习与成长的能力,首先利用沙盘的投射原理,由访者自由的表达,构建出自己心目中理想的厢庭,然后再根据厢庭中投射出的问题,采用循序渐进的引领模式,在沙盘的移动与变换的过程中逐步地领悟,以达到治疗的目的。

3、注意观察沙盘构造每一次所产生的变化,以检验咨询师与来访者在互动过程中的咨询效果,适当时候对游戏过程中表露出来的绝对化思维,原始的理想化以及怕被人抛弃的担忧等症状,通过感性的表达,对其内心的规则进行逐步的调整。

4、因李某个人情况较为特殊,属人格障碍患者,沙盘治疗是否有效存在一定的不确定因素,所以,沙盘治疗次数初步拟定4次,4次后进行一次评估,如有效果再预约下一轮治疗。

(七)矫治过程及产生的变化

由于李某本人主动求询,有一定寻求改变的意愿,4次沙盘治疗的过程异常顺利,摆放时认真专注,时积极投入、不厌其烦,咨询师给出意见和建议时认真沉思、思考,完全融入到沙盘游戏为其带来的体验与快乐之中。在一旁观看沙盘进度的民警也为其在沙盘活动中所投入热情所感叹,表示李某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表现出这样的理性与克制,如果能将沙盘治疗中所表现出的状态迁延到日常生活中,将有可能实现真正意义上对其人格进行的改造。总的来讲,经过4次沙盘治疗,该服刑人员发生了如下变化:

1、沙盘治疗期间,烦躁情绪得到了一定程度的缓解。不仅在摆放沙具游戏的活动过程中表现出应有的理性,在归队后与他犯的互动模式中情绪的反应强度也有所降低。

2、沙具摆放的物件大小与整体协调性得到了进一步提高。初始沙盘摆放的物件均十分巨大,往往与沙盘的比例极其不协调,而且放置的沙具数量也极多,常常将原先预留下的道路、院子等空间压缩的不成比例,有的甚至直接占去。而在后期的沙具摆放过程中,往往先前预留的空间大体能得到保留,沙具的选择也慢慢与整体的构图相吻合匹配。

3、四摆放的主题分别为“北京”、“建设中的城市”、“心目中的家园”、“心愿”。在的过程中感受到,来访者的内心投射大多与自我的构建有关。“北京”是其内心神圣的象征,但巨大的建筑物充斥到了整个沙盘,几乎没有一点空隙。“建设中的城市”在杂乱中多少有一丝的空闲。“心目中的家园”虽然也有很多巨大的建筑,但城市的街道已不再被其他物品所占位。“心愿”之中更多了一丝难得一见的花草。

4、在与李某互动的过程中,咨询师向其适时地表达了“你看城市的空间是不是太拥挤了?”“这与我们自己的内心有关吗?”“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与改造中,是否也有这样的情况,我们想要去做很多的事情,可是我们的资源有限,个人能力有限,在我们不计代价的去做某些事时,最后却发现做出来的效果很不理想”“我们是不是以前在做很多事情的时候,将自己的日程安排的太满了,不给自己留有余地”。

5、李某本人在面对咨询师的提问时,也表达了对自己作品的满意程度。从起初的“饱满之美感”到最后的“应适当保持宽松之美感”慢慢地更加入了一些弱性。在每一次沙盘构图的自我打分过程中,总会提出自己新的审美标准,以及自己为什么会要进行这样的修改思路。

【教育改造成效】

经过4次沙盘治疗初步感受到对来访者产生的助人效果,之后又与分监进行了8次预约,但因咨询室维护等因素隔断,后在其出监前又断断续续进行过几次相类似的辅导,分监区民警反馈,自咨询完后该服刑人员较前期稳定了。起作用的机制可能来自以下几个方面:一是沙盘治疗与该服刑人员较匹配,较能吸引其注意力;二是临近出监,家人多次来看望,有了新生的动力;三是本人有寻求改变的愿望。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