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犯余某的矫治个案

罪犯余某的矫治个案缩略图

罪犯余某的矫治个案

案例内容
【罪犯基本情况】

余某,男,汉族,1990年出生,贵州省仁怀市学孔乡兴隆村大孔岩组人,中专肄业。因抢劫罪于2009年8月31日被贵阳市南明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罚金一万元。该犯不服,提出上诉,2009年11月3日被中级人民法院驳回,维持原判,于2010年1月27日入贵州省毕节监狱服刑改造,现余刑4年1个月。该犯入狱后,抗拒改造,不服管教,多次违规违纪被禁闭处罚,思想顽固,改造难度极大,于2015年1月18日被列为顽固犯。

【罪犯教育改造方案的制定和实施】

1.犯因分析

(1)成长过程:余犯出生在贵州省仁怀市学孔乡兴隆村一个普通农民家庭里,由于是家中独子,家族亲戚很疼爱他。性格要强,喜欢争强好胜,常以自我为中心。家庭经济虽然并不宽裕,依然供其上学念书。

(2)社会经历:该犯17岁在外读中专时脱离父母管教,不务学业,整天伙同其他同学好吃懒做,在外“鬼混”。在家人给的生活费挥霍一空后,经济拮据的情况下,一冲动伙同他人实施了抢劫。

2.入监改造表现

该犯于2010年1月27日入监服刑改造后,以违反监狱规定为乐,抗拒劳动改造,不服从管理,多次不按时起床,不参加劳动,内务卫生不合格,吸烟,赌博,打架斗殴,使用违禁物品、自伤自残等违规违纪行为受到扣分、警告、记过、禁闭处罚,在监狱反复的更换监区服刑改造。

(1)法律观念淡薄:余某由于文化较低,中专肄业,欠缺法律常识,始终不能正确认识犯罪的危害性,导致该犯不能正确认罪悔罪,身份意识、规范意识、服刑意识较差。

(2)家庭原因:作为家中独子,父母对其过分溺爱,疏于管教,导致其处事常以自我为中心,爱与臭味相投的罪犯扎堆,找存在感,享受“老大”的感觉。

(3)自身原因:生性懒堕,好逸恶劳,我行我素。意志薄弱,自我认识不足,总认为自己有本事,好大喜功,爱面子,导致遭遇挫折容易气馁,破罐子破摔。

3.心理行为表现

监狱对其心理进行了测试,经艾森克个性测试及90项症状的心理测试:该犯交际能力一般,情绪易变,性情暴躁,冲动,鲁莽,行事常以自我为中心,随心所欲,喜欢争强好胜,发号施令,崇尚暴力。典型的贪图享乐,不择手段,做事容易半途而废,容易与人发生冲突。

4.教育矫治的难点

(1)认知因素:由于该犯年纪较轻,缺乏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一直感觉自己在重刑犯监狱相对刑期不长,认为减不减刑无所谓,每月不愁吃不愁穿,做一天和尚敲一天钟。教育过程中极易反复。

(2)性格因素:由于该犯家庭环境影响,父母过分溺爱,叛逆心理较强,冲动鲁莽的性格根深蒂固。在教育过程中,可以感到该犯强烈的抵触心理。

(3)心理因素:该犯攀比心理较强,心高气傲,认为敢违规违纪,抵抗监狱的管理,不仅能证明自己的胆识高,还能得到其他罪犯崇拜,并对此深信不疑。

5.矫治方案

鉴于以上分析,并结合罪犯余某的现实改造表现,虽然该犯身上有许多问题,但也不是一无是处,仍有良心未泯的一面。为此,民警决定对症下药,制定详细的矫治方案,让该犯认识自己的错误,早日认罪悔罪并投入到正常的改造中去。

(1)严格管控,加强行为规范养成。为防止违规违纪的发生,监区对其采取外松内紧的管控措施,24小时掌握该犯的信息轨迹。一旦发现苗头,立即处理并教育纠正,严厉处罚,在杜绝该犯大的违纪行为发生的同时,使其身份意识得到强化。个别教育采取监区、分监区、直管民警三级教育机制,通过教育谈话,实时提醒该犯,使其打消违规心理,并通过队列训练,写出思想汇报等措施,强化遵规守纪规范意识。

(2)法制教育,增强认罪悔罪意识。首先结合该犯的犯罪行为对社会、家庭、受害人及个人等四方面造成的伤害对其进行认罪悔罪教育,并通过其他案例每月两次对其进行普法或刑法讲解,让其懂得法律的基本常识,强化法律的威慑作用,了解法院定罪的依据和量刑的标准等,同时还为该犯申请法律援助,由律师进监对其进行法制讲解,答疑解惑,促使该犯正确认识所犯过错,逐步认罪悔罪。

(3)由浅入深,树立信心转变改造。余某虽年纪轻,身体好,但因好逸恶劳的性格使其入监后从未认真参加劳动改造,为此,监区通过先安排相对容易操作简单,强度较低的劳动岗位开始,由浅入深,督促该犯树立正确的劳动观念。当该犯因劳动获得奖分时,监区为该犯的付出加以鼓励,给予劳动奖励,让其对劳动充满希望和信心,培养积极劳动自食其力的习惯。逐步转变其错误的改造态度,培养服刑改造的能力和信心,走好今后的改造之路。

(4)优点锲入,营造自觉促变环境。基于对余犯“闪光点”的分析,得出该犯具有重诺守信、自尊心强、不愿丢脸、崇拜模仿的特点,监狱特意安排该犯在改造较好的联号小组,并指派改造表现较好的罪犯进行正面引导,与其谈心交流,帮助解决改造中的困难。在集体活动中,注重该犯个人与集体的分工与合作,并对他的努力给予肯定,使其感受到集体的温暖。利用积极向上的正能量,和谐的改造环境影响其偏执的习惯思维和行为。

(5)亲情呼唤,真心融化顽固心灵。余某犯罪时年纪轻,在外念书时未能感受到亲情的温暖,在监狱封闭的环境中有对家庭温暖和亲情的渴望。监狱了解到因该犯入监后表现很差,其父母甚感失望。为此,监狱主动联系到该犯父母,并告知该犯一年来的转变,做通了父母的思想工作。随后安排该犯与父母会见、拔打亲情电话,还通过信件来往等多种方式进行沟通,规劝该犯服从管理,积极改造,获得刑事奖励,争取早日出狱照顾他们。面对亲情的温暖,家人的关心,感受到爱的力量与感召力后,该犯的思想有了很大的转变。

(6)心理矫治,攻心治本巩固成果。鉴于余犯极易反复的心理特征,监狱为其制定个别化矫治专档,详细记录该犯的改造情况,适时邀请监狱心理咨询师给该犯开展心理咨询及矫治。将矫治分为若干阶段,每完成一个阶段,民警就给予一次相应的奖励,使其人格不断完善,心理状态和改造情绪逐步趋于健康和积极。

6.预期矫治目标

(1)加强法律意识,掌握基本法律常识,认罪悔罪,杜绝反复。

(2)转变改造态度,加强遵规守纪意识,减少违规违纪行为的发生,增强自我控制能力和约束能力,积极投入改造。

【教育改造成效】

经过监区一年多的教育矫治,该犯目前已明确表示认罪服法,并写出认罪悔罪书及罚金的还款计划,积极遵守监规纪律,努力完成安排的劳动任务,并表示希望通过自己的积极改造早日回归家庭。目前,罪犯余某于2017年4月首次获行政奖励一次,并对今后的改造生涯充满信心。

通过这个案例,民警深刻体会到教育矫治罪犯是一项系统工程,“90后”罪犯的思维活跃,自尊心强,应采取“多鼓励少批评”的思路,充分体现“因人施教”的教育改造原则。“90后”罪犯多数都具有不成熟或扭曲的认知,而且这些认知具有顽固性和反复性。因此,对90后罪犯的教育矫治要做到:一是实事求是,科学的定位目标。目标定得过高,会让罪犯望而生畏,不能积极配合转化措施的落实。应该设立阶段性目标,从小事做起,让其看到希望,从而从排斥到慢慢接受;二是认真分析,科学制定转化方案。罪犯出现不良行为的原因比较复杂,不能靠简单的教育解决,要积极探索,从改造评估、行为矫正、社会帮教、心理矫治、个别教育等多管齐下,形成合力,才能达到理想效果;三是积极应对,提高教育转化水平。在对顽固犯的转化过程中,罪犯给管教民警带来的阻力是相当大的,这需要民警不仅要树立必胜的信心,坚持不懈,还要注重业务学习,做到学以致用、以用促学,这样才能切实提高教育矫治的质量。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