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例长刑期罪犯焦虑情绪的矫治个案

一例长刑期罪犯焦虑情绪的矫治个案缩略图

一例长刑期罪犯焦虑情绪的矫治个案

案例内容
【罪犯基本情况】

罪犯陈某,男,1988年生,福建人,汉族,初中文化程度。因贩卖毒品被判处无期徒刑,2014年送至监狱服刑。因为常年吸食毒品,身体状态非常差,经常出现小便时间长和疼痛的情况。陈某妻子因为帮其保管钱财和车辆被判共犯处8年有期徒刑,如今在某监狱服刑。陈某因写给妻子的几次信件都没有得到回复,内心很担心妻子会怨恨自己。2015年多次与他犯发生争吵,分监区将其列为C级顽危犯。

【罪犯教育改造方案的制定和实施】

1.犯因分析

⑴成长过程:陈某是家中的长子,家里还有两个双胞胎弟弟,自己的家庭条件比较差,父母却很少让三个孩子吃苦。为了养活兄弟几个,父母都是从事别人不愿意做的工作。陈某从小就不爱学习,经常捣乱,从小学开始就经常打架。初中毕业后,父母忙于生计,几乎很少对其进行教育。

⑵社会经历:陈某初中毕业后就在社会上学做装修,虽然赚了一些钱,后来觉得做建筑很辛苦就放弃了,而后用赚的钱开了车行。随着人际面的增加,慢慢地接触了毒品,刚开始自己就想着玩玩的心态去吸毒,没想到后来上瘾了,自己又爱赌六合彩,慢慢就欠了一些钱,在别人的怂恿下走上了贩毒的道路。陈某内心觉得最对不起的就是妻子,妻子因为帮其保管钱财和车辆被判共犯处8年有期徒刑,如今夫妻二人都在监狱,又无法联系妻子。

2.入监改造表现

陈某由于吸毒时间较长,留下了很多后遗症,入狱后慢慢就显现出来,小便只能蹲着便,而且需要较长的时间。妻子入狱后,与其通信一直没有得到回复,陈某担心妻子怨恨自己。生理疾病和家庭困难给其带来巨大精神压力。民警在得知情况后,认真分析,逐步了解到了陈某的近期比较焦虑原因及想法。

⑴家庭原因

陈某的父母都已经年老,不仅需要从事体力劳动获得家庭日常开支,还要帮自己带孩子,内心觉得很对不起父母。妻子因为自己而入狱,如今自己和妻子都快要呈报减刑,可罚金却没有着落,家庭条件也比较困难,自己很烦躁。和妻子的关系、罚金、身体状况等问题一直在其脑海中挥之不去,近期寝食难安,对什么事情都提不起兴趣。

⑵自身原因

如今上厕所都很困难,怀疑得了前列腺炎,在监舍遇到矛盾比较激动,觉得别人故意跟自己过不去。无期徒刑刚刚减下来,还有二十几年的刑期,想到改造时间还这么久,担心身体承受不住,觉得不想坚持,想放弃,以一了百了。

⑶人格原因

陈某从小虽然没有受过太多的苦,但是缺乏教育,父母又很少顾及其感受,导致其从小学开始人生观价值观都比较扭曲,出社会后爱慕虚荣,最终走上了以贩养吸的道路。社会经历让其性格比较暴躁,易激惹,爱打架,身边的朋友也大都类似,其人格上较为不成熟,易意气用事。

3.心理行为表现

监狱对其近期的心理状况进行了测试,经SCL-90自评量表测验结果:总分218,阳性项目70,因子分2分以上的因子:躯体化2.92,强迫状态2.60,人际关系敏感2.67,抑郁2.69,焦虑2.50,恐怖2.29,偏执2.17,精神病性2.40,其他两个项目平均分小于2。

测验结果表明:近段时间陈某心理健康状态不佳,焦虑、抑郁、偏执水平偏高,人际关系紧张,身体不适感较强,存在较强的强迫状态,对孤独和公共场合感到惧怕。

焦虑自评量表(SAS)测验结果58.75(标准分),结果提示,近段时间,陈某有轻度焦虑。

抑郁自评量表(SDS)测验结果56.25(标准分),结果提示,近段时间,陈某有轻度抑郁。

4.教育矫治的难点

⑴认知因素:对未来的改造存在消极的认知,认为刑期很长,身体太差,无法活着出去;承受能力较差,无法联系妻子,担心妻子怨恨自己;心理的调控能力欠缺,内心一直觉得对不起家人。矫治过程中要针对陈某的消极认知进行分析、调整、批判,代替以合理的认知。。

⑵性格因素:陈某家庭条件比较一般,如今自己和妻子入狱,父母年岁已高,孩子准备上小学,各方面开支都比较大,而早期由于自己性格比较偏执,对家庭的贡献都比较少,面对困境,往往容易产生悲观情绪。监内生活比较压抑,陈某常常无法控制住情绪与他犯发生矛盾。在矫治过程中要使陈某重温被爱的感情体验,唤起陈某的自信、责任感、受恩要报的义务感;帮助其建立和谐人际关系,减少人际冲突。

⑶心理因素:陈某产生的心理问题主要来自于自己的不合理认知,认为刑期长身体状况差自己无法活着回归社会,过于强调身体状况的重要性,存在认知扩大的不合理想法;妻子没有回信,就认为妻子怨恨自己,存在主观推断的认知错误。

5.矫治方案

陈某的成长经历使其安全感较差,易采取极端的方式来处理问题。心理问题主要刺激源是前列腺炎,刑期还有20多年,面对身体疾病,内心无法接受,觉得看不到改造希望;其次就是性格因素,比较敏感,妻子没有回复,自认为妻子怨恨自己。内观疗法对于这类自我存在感弱、感恩情感缺失、负疚意识不足的人群有较好效果,通过回忆把遗忘的被爱的情感挖掘出来,培养感恩行为,重新建立新的关系。鉴于以上分析,并结合陈某的现实改造表现,心理健康指导中心民警决定对症下药,制定详细的心理矫治方案,对陈某进行了为期7天的内观认知训练。

⑴建立良好的咨访关系

采用个体咨询的方式,搜集陈某的资料,了解问题和合理的诉求,让情绪得到宣泄,取得陈某的信任,减少陈某的抵触心理。

⑵内观疗法

第一阶段:内观前期准备

给陈某介绍内观的方法,发放内观疗法手册,在内观室安静的屏风内,集中时间做内观训练。在内观中让陈某按年代顺序依次对家人通过三个主题“别人为我做的”、“我为别人做的”、“我给别人添的麻烦”进行具体事件的回忆和反思。每段内观的回忆和记录时间大概一个半小时到两个小时之间,每段内观结束后,面接师要面接10分钟左右,在面接中与陈某一起探讨面临的问题和困境,让陈某感受家人对自己的关爱和自身的内疚体验,对自己的某些行为做出一定的改变。

第二阶段:内观实施阶段

陈某虽然家庭条件比较一般,但是父母对孩子都非常的关爱,如今身陷囹圄父母还是一如既往的支持自己的改造。第一天来做内观,在安静的环境里,陈某很快就进入了内观状态。

在前三天的内观中,陈某对父母进行了细致的回忆,父母为自己做的点点滴滴,给自己的童年生活带去了幸福快乐的时光,父母为了家庭日夜操劳,即使深陷囹圄,都还在全力的支持自己,从来没有放弃过,而现在自己碰到身体不适就想要放弃,是一种对自己和家人不负责的行为。回顾自己为父母做的事情少之又少,现在回忆起来真是有太多的愧疚和不孝,也重新认识了自己。

接着陈某开始了妻子的内观,妻子为了自己付出了许多的艰辛,而自己有钱后还经常在外面寻花问柳,妻子知道后最终还是选择原谅自己,“她全身心地爱着我,把最好的都给我,我却将她引向地狱。”

陈某在内观日志中写道:“思路回到从前,时间虽然久远,回忆却很温暖。上小学时坐在父亲单车后的感觉,母亲我织的毛衣穿在身上温暖的感觉,让我重温了童年的无忧无虑,以前我常常认为自己做得最多,得到的却比别人少,在内观中我深刻体会父母无私的付出和不离不弃的坚持,他们从不计较我给的比他们付出的少,无论我怎么抱怨,都不会减少一分对我的爱。妻子的关心和包容,让我无言以对,她为我生了儿子,让我体会了初为人父的幸福,而我却将最亲最爱的妻子拉进了贩毒的深渊,将一个温暖美满幸福的家庭置于伤痛之中。最让我不安的是,妻子仍然一如既往的爱着我,甚过她的父母,我何德何能,有何面目去承受这样厚重的爱?反观自己为父母、妻子做过什么?居然没有能找出心里满意的答案,在这一刻我就暗下决心,以此为起点,时刻铭记“父爱比山高,母爱比海深”。在改造生活中争取良好的成绩,早日回归社会,报答父母和妻子的恩情。”

在内观中回忆妻子为自己的付出,陈某深受感动,妻子爱自己甚过她的父母,而自己却用狭隘的心去看待这种爱,因为与妻子没有书信联系,就觉得妻子怨恨自己,给自己套了一个枷锁。只有加倍努力,乐观的看待人和事,才可以弥补对妻子的伤害。

内观结束后,陈某内心的压力释放了不少,对自己的过去也有了更全面的认识,以前的他爱面子却忽略了身边爱自己的人,意识到这些,陈某表示会珍惜内观中家人带给自己的温暖感觉,今后会更加努力回报家人的爱。陈某表示自己虽然还有二十几年的刑期,不管结果如何,都要积极改造,往好的方向设定目标,不要辜负家人的关心。陈某很感谢这次的内观,让他更全面的了解自己,也明白了控制情绪的重要性,回到分监区自己应该珍惜民警和同改的关心,争取好的成绩,早日回归社会。

第三阶段:巩固效果

在回到分监区以后,陈某很努力的完成生产任务,每月的考核分都在100分以上,在2016年下半年的亲情会见上,心理健康指导中心与分监区管理民警沟通,让陈某家人来监狱参加亲情会见,巩固其改造积极性。同时在年底与女子监狱配合,将陈某妻子在女子监狱的改造情况和对丈夫的寄托用视频录制方式给陈某观看,看完后,陈某的对妻子的误会也彻底消除了。在近期回访中,陈某改造态度积极,经常参加分监区组织的各类活动,与内观前判若两人。

6. 预期矫治目标

⑴近期目标:建立良好咨访关系,运用内观疗法,在7天的内观训练中,针对三个主题进行细致回忆,在回忆中感受家人对自己的爱和温暖,改善陈某的睡眠状况,消除其错误认知,提高控制情绪的能力,帮助陈某建立和谐的人际关系,增强社交能力;提高心理抗挫力,早日从由身体不适状态引发的消极改造中走出;让陈某接受现实,树立改造信心,恢复正常的生活规律。

⑵长期目标:帮助陈某改变不合理认知,完善其人格,让陈某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和心理调控,构建合理的认知模式,促进其心理健康和发展。

【教育改造成效】

在经过9天的集中内观后,陈某意识到自身的不合理信念,由于身体不适带来的负性情绪也得到很好的缓解,对自己和外界的评价更乐观。在内观中认真反思与他人的交往过程,提高了处理人际关系的技巧和应对挫折的能力,促进心理和人格的健康发展。

回到分监区后,陈某精神状态好了很多,与民警关系也有所加强,劳动改造比较积极,与同改相处也很愉快,睡眠状况都有改善,在内观后半年左右撤销其C级顽危犯。

本案中的服刑人员刑期长,还存在一定的生理疾病,性格较为敏感,情绪易怒。面对这类服刑人员,可以采用内观的方式对其进行改造,集中内观的方式可以较为容易的帮助服刑人员重温被爱的感情体验,唤起其受恩要报的义务感,把遗忘的、混乱的、杂乱无章的经历,按照题目回忆整理,以达到自我洞察和理解他人的目的,最终建立新的关系和新的生活。在这个案例中矫治民警体会到:首先要全面掌握服刑人员的基本家庭情况;其次就要取得信任,了解内因,尝试挖掘其内在被爱的温暖的情感体验,帮助其解开心结;最后还要结合多种教育手段,多管齐下通过亲情感化和跨监互动的方式,帮助服刑人员解决实际需求,树立改造目标。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