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成年犯王某的矫治个案

未成年犯王某的矫治个案缩略图

未成年犯王某的矫治个案

案例内容
【罪犯基本情况】

未成年犯王某,男,1995年生,河南人,汉族,高中文化程度。2011年因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八年。王某不服,提出上诉,2012年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王某入监后,仍然认为法院量刑过重,改造态度消极,时常有抗拒改造的言论,2013年8月份被所在监区定为四类犯。

【罪犯教育改造方案的制定和实施】

(一)犯因分析

1.成长过程:王某属于比较典型的留守未成年人,他出生在一个普通农民家庭,父母长年在外务工,自幼与祖父母一起生活,在成长过程中始终缺少父母的关爱和教育。随着年龄的增长,祖父母只能照顾其生活,没有能力对其进行教育和约束。

2.社会经历:王某上初中时开始住校,与祖父母关系逐渐疏远,学习成绩尚可。考入高中后,因在生活中无人管束,开始与社会上一些闲杂人员交往,沾染上不良习气,经常逃课上网,进而拉帮结伙、打架斗殴。

(二)入监改造表现

王某于2013年入监服刑改造,刚到入监教育监区,他就对同互监小组的其他罪犯说:“我手里有命案,也不指望在这里改好。”直管警察找其谈心,他满不在乎地说:“我现在只牵挂爷爷奶奶,其他人一概不管,无所谓了。”后经直管警察多次谈话教育,逐步了解王某存在问题的思想根源。

1.法律观念淡薄。

王某家庭教育缺失,在校期间也很少接受法制教育,导致王某法律常识匮乏、法律观念淡薄,对法律缺乏敬畏之心,对自己的行为不能依照法律做出正确的评价。王某认为,案发时自己只是将被害人抱住,是同案的另一名罪犯(已判死刑)用刀扎死了被害人,法院对其量刑过重。

2.家庭原因。

王某的父母常年在外打工,过年才回老家一趟,其祖父母无力管教,使王某处于一种放任自流的状态,造成王某与父母关系疏远、感情淡漠。王某认为父母既没有孝敬爷爷奶奶,也不关心自己,进而心生怨恨,基本上不愿意与父母交流。

3.自身原因。

王某觉得自己年纪小、刑期长,害怕入监后受欺负,因此说自己有命案来为自己壮胆、造声势。同时,他认为父母原本就不关心他,现在犯了罪,更会嫌弃自己,因此自暴自弃,想在服刑期间混天度日,甚至妄想当“光棍”。

(三)心理行为表现

其入所时经SCL---90心理测试量表的测试,综合结果是:心理健康水平一般,被测试者会因为心理的原因引起身体不适感,如感到呼吸急促、体力缺乏、精神疲惫等情况;有明知没有必要却又摆脱不了的强迫性的想法或行为。

(四)矫治教育的难点

1.认知因素:由于王某对法律知识认识的浅薄,在其内心深处认为自己只是参与了打架斗殴,没有用刀扎死被害人,也不知道同案犯携带刀具,不该判的如此重。

2.性格因素:王某性格属于内向型,又处于青春发育期,性格叛逆、偏激、冷漠,报复心重,易冲动。其犯罪起因就是泄私愤、报复他人。

3.心理因素:王某因缺少父母的关爱,自卑感较强,缺乏安全感。在成长的关键期,王某接触和沾染了社会上的不良习气,人生观、价值观、道德观扭曲,崇尚暴力,逞强好胜,恃强凌弱,对行为后果的严重性缺乏清醒正确的认识,容易因小事而造成不可控制的后果。

(五)矫治方案

鉴于以上分析,结合王某的现实表现,警察决定对症下药,制定详细的矫治方案。让王某尽快适应教育改造生活,遵守监规狱纪,早日改善与父母的关系,以更成熟的认知能力去看待周围事物。

1.加强法制教育,从懂法、知法、守法对其进行认罪悔罪教育引导帮助。每周通过监区法制课和每周日晚上的分监区改造会,使其懂得基本法律知识;通过案例分析,使其了解法院量刑的标准依据。同时利用省司法厅律师处来所开展活动的机会,请专业刑诉律师为其答疑解惑,促使王某走出法盲误区,逐步认清自己所犯罪行,转变其对服刑改造的态度。

2.营造良好氛围,利用互监组的成员,相互鼓励,相互监督,并及时为其提供必要的帮助,引导其在集体中找准自己的位置,树立改造信心,并逐渐学会社会价值评判标准。警察在批改其改造日记时,给予正面的积极评价,鼓励其发挥自己特长,为集体争光。并安排其在周日晚上的讨论会上发言,助力其找回自信心。

3.注重亲情帮教。父母关爱和家庭教育的严重缺失,是王某走上犯罪道路的根本原因之一。以亲情为切入点,以优秀传统文化教育为主要手段,化解王某与父母之间的矛盾,使其感受到家庭的温暖,是促其转变的治本之策。

一方面,将王某列为传统文化教育重点对象,针对其文化基础相对较好的特点,指导其学习《弟子规》《孝经》《朱子家训》等国学经典,引导其从“孝道”出发,重新审视自己与父母的关系,反躬自省,重塑其人生观、价值观、道德观,教育其通过会见、书信、亲情电话等方式,与父母多交流多沟通,逐步改善与父母的关系。

另一方面,通过我监首创的“3+1”教育改造模式(罪犯父母、监狱警察、社会爱心人士为三方,合力帮教罪犯。)邀请王某父母与其他服刑人员亲属一起参加优秀传统文化短期学习班。使王某父母深刻认识到正是自己多年来只顾忙于在外打拼,把年幼的孩子甩给年迈的父母,这种背离孝道的行为,极大地影响了孩子,导致多年来孩子与自己矛盾重重。通过其父母的思想转变来影响王某。

4.做人做事同修。由于其在校外沾染许多社会上的不良习气,所以在矫治过程中,不断对其进行监规狱纪的教育,强化其纪律观念。并帮助他回顾自己的成长历程,分析自己如何从一个学习成绩不错的学生变成了一名罪犯。如果国学老师或道德模范来所讲课,尽量安排他现场听课。用传统文化对其进行修心修身教育,使其对法律、道德产生敬畏之心,培养其对父母、亲人和社会、国家的感恩之心,让其明白做人在先,做事在后。

5.适时跟进评估,在矫治过程中,对王某不断进行心理测试,注意扑捉王某心理上的细微变化,并为下一步开展教育工作提供依据。与王某建立信任关系,及时解答其遇见的问题,并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及时与其父母联系,争取他们的支持和配合。

(六)预期矫治目标

1.遵守监规狱纪,积极主动融入服刑改造生活,努力增强个人自控能力和行为规范意识,主动改善与父母的关系,并与警察建立信任关系,知道以良好的表现来回报政府的关怀和教育。

2.法律意识增强,形成比较健全的社会认知能力,遇事能首先想到法律,做人也知道用社会道德标准去衡量。不再以自我为中心,知道敬畏法律、体谅他人,促使其产生悔罪感。并逐步认识到一个人在家庭中和社会大环境中如何体现自己的价值,并开始学会用社会认可的方式去展示自我。

【教育改造成效】

经过警察近一年半的教育矫治,王某已经完全融入正常的教育改造生活,熟练背诵《服刑人员行为规范》以及国学经典篇章,改善了与父母的关系。

在监狱组织的“3+1”教育改造模式延伸活动中,在服刑人员与亲属互动环节,王某父母声泪俱下,当场告诉王某他们决定辞掉广东的工作,回到家乡生活,照顾好年迈的爷爷奶奶。王某听后放声大哭,抱着父母久久不愿松开。当晚他在日记中第一次写下原谅父母的话。直管警察抓住这一转折点,进一步教育启发他推己及人,去体会受害人父母的感受,进而认清自己犯罪行为的危害性,使其逐渐产生了真诚的悔罪感。王某在日记里对受害人的家属表示歉意,并委托父母向受害人认错道歉,以实际行动悔罪。

王某与父母的沟通不断加深。在亲情电话里,他经常询问爷爷奶奶和父母的身体状况,甚至还劝慰母亲不要与邻居吵架,遇事要冷静。劝告父亲不要再抽烟喝酒,多探望爷爷奶奶等等。

经过教育转化,王某服刑期间能够服从判决、认罪悔罪,认真参加三课学习,积极参加劳动改造,还在狱内报纸上发表多篇文章,先后获得两次减刑奖励,已于2017年1月27日释放。

通过这个案例,监狱警察深刻体会到:教育改造罪犯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多措并举,多管齐下,标本兼治。在用监规纪律约束其行为的同时,可以积极引入传统文化教育,引导其明事理、知感恩、辨是非、存敬畏、能自省。未成年人犯罪,家庭因素往往是根源所在。教育改造未成年犯,特别需要罪犯亲属的配合。亲情的回归、家庭的温暖,最可能触发未成年犯的人生拐点,使其重拾生活的希望、人生的目标,不仅在服刑期间遵规守纪、积极改造,还可以在回归社会后,帮助他抵制各种诱惑,反求诸己,做一个守法公民。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