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省曲江监狱服刑人员郭某的矫治个案

陕西省曲江监狱服刑人员郭某的矫治个案缩略图

陕西省曲江监狱服刑人员郭某的矫治个案

案例内容
【罪犯基本情况】

郭某,男,1982年生,西安人,汉族,初中文化。2014年因犯诈骗罪、抢劫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9年,并处罚金7万元,继续追缴非法所得,2014年入监服刑改造。因刑期较长,妻子提出离婚,郭某情绪一度变化无常,加之入狱之前长期吸毒,导致检查出传染性疾病。郭某感觉生活前途无望,万念俱灰,常因琐事、蝇头小利与同犯发生争执,并以身体有病为由行为散漫、消极改造。2016年被监狱设为危险犯。

【罪犯教育改造方案的制定和实施】

(一)犯因分析

1.成长过程:郭某从小生活在农民家庭,兄妹三人,家中清贫,父母忙于维持生计,疏于管教,学习成绩差,好打架斗殴,16岁便在初中二年级辍学回家。加之父母没有文化,更是忽略了对郭某的成长教育。

2.社会经历:郭某辍学后外出打工,浪迹社会,混吃混喝,从而形成了性情孤僻、独来独往、好吃懒做、自私自利、不愿与人主动交往的固执自闭的性格。结婚后,郭某仍然恶习难改,还染上了毒品和赌博,再加上小孩的出生,更是让本来贫穷的生活雪上加霜。郭某为了吸食毒品和赌博,不仅变卖了家产,还欠了一屁股的债。于2013年6月2日郭某骗走了朋友价值55748元的汽车和2013年7月23日抢劫了他人价值17907元的金银首饰,变卖后以换取毒资和赌资,从而触犯了国家的法律,走进了监狱的大门。

(二)入监改造表现

郭某自2014年6月23日入监以来,面对较长的刑期,想起贫困的家庭,婚姻的危机,加之身体患有传染性疾病,以及同犯的歧视,感觉人生充满了黑暗。在日常改造中,思想上得过且过,行为上自由散漫,态度上改造消极。主管民警多次对其进行谈话教育。

1.家庭原因。

郭某的父母都是农民,文化程度低,且常年忙于生计奔波,疏忽教育,没有给郭某从小树立起正确的人生观。郭某过早辍学,从小混迹于社会,没有正当职业,养成了好吃懒做、自私自利的习惯,过惯了随心所欲的生活,以至于受不了监狱条条框框的约束。郭某的犯罪,给家里增添了无尽的负担,极大的伤害了亲人的心,导致父母对郭某的失望放弃和妻子对郭某的无法原谅,从而提出了离婚。郭某一直得不到亲情接见,没有受到亲情的关怀和安慰,且无法看到挽回亲情的希望,因此,心中缺乏积极改造的动力。

2.自身原因。

郭某由于特殊的成长经历,导致性格特别敏感,对于他人的语言行为非常在意,很容易与人发生冲突。再加上他长期养成我行我素,斤斤计较,说话做事不计较别人的感受,以及自身患有传染性疾病,无法跟同犯间友好相处,并且刑期较长,对生活丧失了信心。

(三)心理行为表现

监狱对罪犯进行心理测试,经艾森克个性测验:郭某自私自利,自以为是,不关心他人,缺乏同情心,情绪非常敏感,反复异常,易暴易怒,很容易和他人发生冲突。而且,郭某凡事持有悲观态度,喜欢钻牛角尖,遇到不开心的事,就闷闷不乐,总是一个人独处,行为方式比较极端。所以,郭某拥有典型的轻微抑郁症倾向。

(四)教育矫治的难点

1.认知因素:郭某由于拥有了错误的人生观,一直认为自己走的人生道路是正确的,从而建立了错误的改造观。在教育的过程中,应该使郭某重新树立正确的人生观,进而改变错误的改造观,这一因素是矫治的难中之难。

2.感情因素:由于父母对郭某的放弃,致使缺少了亲情的关爱;妻子和郭某提出了离婚,得不到爱情的安慰;同犯因他患有传染性疾病,不愿和他交往,从而无法受到友情的鼓励。郭某在感受不到真情关怀的情况下,日益消沉,这些是矫治中首要解决的问题。

3.性格因素:郭某性格属于自卑、敏感、倔犟类型,对人和事有自己一套的判断标准,很难改变,不具备自我反省、自我检讨和自我发泄的能力,容易受外部环境的干扰而产生冲动和鲁莽,不计后果。在平时应该经常耐心引导,多方面进行对症治疗。

4.身体因素:郭某由于身患传染性疾病,对生活失去信心,精神萎靡不振,身体素质下降,容易产生并发症。针对这一情况,必须先消除思想上的精神负担,才能够取得全方位的矫治成效。

(五)矫治方案

综合以上各方面情况分析,民警决定对郭某从简到难,一步一步的施行教育转化,制定详细的矫治方案,让郭某积极地投入到接下来的服刑改造之中。

1.说服亲人,实行亲情帮教。多次联系其亲人未果后,民警决定亲自到其家中做思想工作,在民警与其亲人面对面的交谈和拿出其写给亲人的悔过书,以及告诉郭某在监狱中各方面的情况后,郭某的妻子答应等其刑满释放。最终,促使郭某的感情世界里增加了绚丽的色彩,释放自己的情感。

2.加强思想教育,使其主动配合治疗身体疾病。在思想上利用医学专业知识,消除其对传染病的恐惧心理,主动积极配合接受治疗。在身体上利用监区专门的药物和技术对症治疗。在治疗的同时,让其不断锻炼身体,提高身体素质,使其对生活充满无限追求的渴望。

3.认真学习文化知识,提高自身的综合素养。让郭某每天学习《弟子规》《三字经》、《颜氏家训》等中华传统文化知识,学会如何重新做人、知恩感恩、知善行善,竖立正确的人生观。通过不停地学习,引导郭某在各个方面不断提高。

4.加强与同犯之间的互动,取长补短,你追我赶;利用互监组职能,形成学习互监、生活互监、改造互监,不耻下问,相互学习,共同进步。

5.定期进行心理测试和阶段评估。在教化过程中,定期对郭某进行心理测试,根据测试结果,制定相应的心理治疗、性格重塑、思想教育。通过倾诉、聆听的方式,不断对其进行个性化和针对性教育,帮助其进行认知重构,鼓励其讲出内心对婚姻危机的看法,调整郭某的情绪和思维,树立正确的婚姻观,培养健全的思想性格体系。

(六)预期教化目标

1.使郭某重新树立起正确的人生观和婚姻观,知晓做人的基本道理,懂得为人子、为人夫、为人父所担负的责任。

2.使郭某文化知识、思想道德、改造态度得以提高,通过不断地学习文化知识,来加强思想道德修养,从而明确身份意识,端正改造心态,遵守监规纪律,树立积极的改造观。

3.使郭某的心理能够健全发展,思想健康,性格积极向上,乐于助人,与人为善,懂得知恩感恩,塑造热爱生活,凡事都有积极看法的乐观心态。

【教育改造成效】

经过民警一年多耐心努力的教化引导,郭某性格变得和和气气,经常帮助他人,学会自我反省,不断改正自身的缺点与不足,与同犯能够和睦的相处,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了极大的信心。郭某由于改造表现突出,2016年二季度获减刑一次,2017年8月获得监狱表扬一次。

通过该案例,民警深刻体会到:在当前监狱监管改造的新形势下,一味地空口教育或者以政策强压,只能够让罪犯表面言听计从,并不能够使罪犯真正的从心态上转变到行动中来。因为,每一个罪犯的生长环境和成长经历不同,导致性格、文化水平、思想道德等参差不齐。要达到当下时代现行教育改造的目的,就必须针对他们每一个人不同的情况,一对一的进行个性化矫治,使他们主动学习,改变固有的思维模式,形成新的人生观、价值观。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