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理金钥匙打开尘封锁——罪犯吕某个案矫治案例

情理金钥匙打开尘封锁——罪犯吕某个案矫治案例缩略图

情理金钥匙 打开尘封锁——罪犯吕某个案矫治案例

案例内容
【罪犯基本情况】

罪犯吕某,男,1978年生,山西人,汉族,大专文化程度。吕某曾因犯盗窃罪于2006年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2009年刑满释放;2011年又因犯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八个月,2012年刑满释放;2012年再犯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系累犯。2013年入监服刑。吕某自入监改造以来,因打架被训诫处罚两次,记过处罚一次,禁闭处罚一次,因其它违规违纪被扣分处罚14次之多,成为典型的“问题”罪犯,被监狱确定为顽固犯。

【罪犯教育改造方案的制定和实施】

(一)犯因分析

1.家庭变故:吕某生长在一个家庭条件相对宽裕的环境,从小没有吃过多少苦,自吕某父亲参与一起非法集资案,不仅家中积蓄血本无归,还欠了亲戚、朋友、熟人几十万元的外债,断崖式的生活落差和巨大的债务压力,击碎了吕某对美好生活的梦想,给吕某后来的连续三次犯罪埋下了伏笔。

2.社会经历:吕某专科学校毕业后,选择了留在大城市,打工的艰辛和一次次的不如意,伴随着都市灯红酒绿的色彩,刺激着吕某对物资和金钱的欲求,认为拥有金钱就可以拥有一切、占有一切的信条逐渐占领了吕某的精神高地。对货币、金钱的崇拜,诱发吕某无限制的占有欲,最终无视社会公德、不择手段地追逐金钱、利益的拜金思想和不劳而获的享乐主义以及自以为比他人更聪敏的侥幸心理将吕某推上了犯罪的不归路。

(二)入监改造表现

吕某自入监服刑改造以来,人际关系紧张,与同犯相处困难,且争强好胜,尤其是在与他犯意见相左时,不能冷静处理纠纷,导致多次打架事件的发生,包控民警、监区、分监区领导甚至是监狱领导多次对其谈话教育,吕某总是以狡辩、说谎、抵赖的方式拒不承认自己问题,尽管每次因违规违纪受到不同程度的处罚,吕某依然我行我素,周而复始,一派“油盐不进”“滚刀肉”的架势,成为教育改造工作的难题和典型。综合吕某屡次违规违纪发生的事实和现实改造表现,透过现象看本质,民警发现吕某主要存在以下的问题和症结。

1.自身性格缺陷。

吕某自以为是、以自我为中心、狭隘偏私、认死理、报复性极强的性格特征是他与同犯之间摩擦不断,多次违规违纪的主要原因。

2.无视监规纪律。

吕某规范意识、身份意识淡薄;对他人冷漠,行为自控能力差;反复性、报复性、盲目性较大;在违反了监规监纪之后,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我以为”,有时也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但就是不改,依然故我。

3.成长环境原因。

吕某从小受父母溺爱,没有受过苦,没有吃过亏,在家庭中习惯了别人围着他转,形成了得理不让人,没理搅三分的思维习惯。在日常的改造中,总认为自己是对的,别人的言行都是有意针对他。

(三)心理行为表现

监狱对其入监时的心理进行了测试,经艾森克个性测验:吕某为典型的情绪不稳定,对各种刺激的反应都过于强烈,情绪激发后很难在短时间内平静下来,适应环境的能力较差。而且极易焦虑、紧张、易怒、发脾气,由于强烈的情绪反应而影响与他人的交往,容易与人发生冲突,甚至走上危险道路,在与外向结合时,这种人很容易冒火,以至激动,进攻,好偏见,以至错误。90项症状清单显示:吕某性格固执,即使是错误的观点,亦不大能改变。有时会有敌对性,经常有怀疑心,而无法相信别人。

(四)教育矫治的难点

1.认知因素:吕某思想狭隘,认识偏激。看问题绝对化和极端化,固执己见,自己认为正确的就一定是正确的,容不下有悖于自己观点的人和事,稍不如意就生气,受点委屈就耿耿于怀,甚至怀恨在心,缺乏自我反省能力和正确的情绪宣泄方法,易导致情绪上的冲动和行为上莽撞。

2.性格因素:衣食无忧的生活环境,溺爱的教育方法,使吕某养成任性、利己主义的品格,爱钻牛角尖,处处都从自己的利益出发,事事都以自我为中心,不能包容别人的缺点,不能忍受别人对自己无意地触犯,不能以淡然开朗的心态对待问题。

3.刑期因素:吕某由于屡犯监规,没有减过一天刑期,现在的余刑也不长了,属于自然刑期期满释放型。既没有刑期难熬的压力,更没有挣分减刑的动力。

(五)矫治过程

综上分析研判,结合罪犯吕某的现实改造表现,监狱决定有的放矢、对症下药,制定详细的针对性矫治方案,采取接地气的教育转化措施,改变其不良认知,矫正其根深蒂固的错误思维,使吕某不致再走入违法犯罪的深渊,成为“四进宫、五进宫”的累惯犯。

1.坚持教育引导和归因溯源相结合的改造手段和方法,春风化雨润物无声。在对吕某进行个别教育的时候,民警问他,你在短短服刑的三年时间里,为什么那么多违纪?吕某抱怨他在16分监区服刑时管理民警苛责他,在18分监区服刑时同犯“欺负”他,民警随即反问:那么你在我们17分监区服刑是管理民警苛责你还是同犯“欺负”你?你为什么仍然违规违纪不断,还与罪犯高某发生冲突,最终升级为打架事件,造成轻伤害二级的严重后果?吕某沉默了一会儿,回答不上来。民警又乘机诘问:你是否意识到这其中有你的过错?每次发生违纪你都认为是他人的不对,你自己反思过没有?你说的你做的难道就都是正确的吗?吕某又一阵沉默,无言以对。看得出问话已经触及到吕某的灵魂深处。经过多次类似于这样的个别教育、谈话、引导和疏导,潜藏于吕某内心褶皱深处的错误认知和思维定势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改变。

2.坚持严格、公正的执法标尺,积极营造健康向上充满正能量的改造氛围。2017年第二批报减刑,吕某符合末次减刑的呈报条件。吕某多次向分监区、监区领导询问、试探,并企图向有关职能科室领导反映,希望监狱能给予呈报减刑。在分监区、监区两级合议会上,全体民警一致认为,吕某不论是从犯罪史上看(三次犯罪系累犯),还是从现实改造史中考量(4年改造中,严重违纪4次,一般性违纪14次),都不具备“确有悔改表现”的减刑条件,决定不予呈报减刑。事后民警与吕某谈话,通过摆事实、讲道理,有理有据有节进行教育疏导,吕某比较诚服。

3.坚持“厌其罪、不厌其人”的执法理念,注重人文关怀,切实解决吕某的实际问题。吕某曾于3月份与同犯高某发生冲突,被高某从脸部击中两拳,致右眼泪小管断裂,虽经眼科专家及时做了微创手术予以接续,但后期还需要进行泪管疏通,随着出狱日期临近,而与罪犯高某民事赔偿诉讼未果,能否在刑满释放前做泪管疏通修复手术,省去几千元手术费成为吕某目前最为焦虑的问题。得知吕某这一思想顾虑后,民警提出让吕某写出书面申请,并积极向上级领导反映沟通,监狱决定给其出资到省城做疏通修复手术,这一蕴含着监狱以改造人、挽救人为宗旨的举措,有效地平复了吕某的焦虑情绪,使其倍感温暖和感动。

4.坚持畅通导之以情,晓之以理,动之以心的疏导渠道,促进其洗心革面痛改前非。随着吕某刑满之日的临近,民警又与吕某多次进行一对一的个别谈话,详细了解吕某的家庭情况和他出狱后的打算,在摸清吕某的真实想法之后,适时进行攻心教育引导:“你已经是‘三进宫’的罪犯了,你难道对在监狱服刑有瘾?你如再不振作起来,这一辈子就玩完了!何况你又不缺胳膊少腿,智商也不比别人低,完全可以凭自己的努力从头再来。更为重要的是家中老父老母需要你赡养尽孝,妻儿弱小需要你抚养照顾,作为一个有社会属性的人,与低级动物的本质区别就是,人是有责任和义务的,人不能自私到除了为自己对任何人都不管不顾,否则就不能算作是真正意义上的人。”多次类似于这样的沟通交流,如醍醐灌顶,促使吕某痛哭流涕,决心出狱后决裂旧我重新做人。

【教育改造成效】

经过分监区九个多月的教育矫治,吕某不论是从心智模式上还是从思维定势上都有了明显改观,与同犯关系也得到极大改善,在一次个别谈话之后,吕某甚至真诚地说为什么没有早在你们的管教下改造!看得出,吕某内心已经充满了阳光,相信他不会再以一个罪犯的身份踏进监狱的大门。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