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例严重心理问题罪犯的矫治个案

一例严重心理问题罪犯的矫治个案缩略图

一例严重心理问题罪犯的矫治个案

案例内容
【罪犯基本情况】

罪犯王某,男,汉族,1987年生,广西人,小学文化,捕前无职业,未婚。因抢劫、抢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6个月,2014年入监,现剩余刑期为1年。入监以来,未能得到家人帮助,感受不到亲情的温暖。平时较为自卑,喜欢吹牛说大话以引起其他罪犯的重视,却因此经常受到嘲笑和歧视。该犯认为其他罪犯老是怀疑他和取笑他,心里很痛苦,近四个月心情压抑,无法平复,感觉孤单无助。与周围人相处关系紧张,完成工作的情况差。

【罪犯教育改造方案的制定和实施】

1.犯因分析

(1)成长过程

王某自小父母均过世,父母均为小学文化程度,无离异。父母过世后由大伯照料,后再与大哥二哥生活,亲情关系差,缺乏亲情体验,自卑心理、不安全感强烈。

(2)社会经历

父母去世后王某兄妹4人就跟着大伯一起生活。王某小学未上完便辍学,长大后在哥哥的工厂里打工。2009年认识老家在云南的老婆,认识后就一起住在岳母家,住了有2年多。2010年底女儿出生。2013年初前往某市打工,2013年10月被捕,2014年因抢劫、抢夺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3年6个月。

2.入监改造表现

王某于2014年5月入监服刑,在改造中与周围人相处关系紧张,喜欢吹牛和占小便宜,欺软怕硬,言行不一致,和其他罪犯关系紧张,基本无人理睬。对工种尚满意,劳动任务常完成不了。家庭成员间的关系差,入监后家人不管他,目前没有家人的接见、汇款和通信,无家庭接济。开始有向其他罪犯借过一些生活用品等,后来有借无还就没人搭理。分监区日常给予适当生活救助。分监区民警反映该犯有两面性,在民警前装老实和可怜,在罪犯中哄骗,与他犯人际关系差,基本无人理睬。该犯2015年因胃出血住院治疗病愈,出院后总反映胃痛、胸痛、腰痛、腿痛等,但经医生查看并无大碍。近四个月以来出现自卑、焦虑、遇事易激动及人际关系不良等问题。通过收集资料和对现实改造情况进行分析,导致王某问题产生可能存在如下因素:

(1)个性原因

性格自卑一方面导致畸形自尊,喜欢获得关注和肯定来显示自我;自卑另一方面导致其敏感脆弱。该犯企图通过吹牛引起外界对其的重视却适得其反,所以产生痛苦、焦虑情绪。

(2)社会原因

早年父母的离世导致其在成长过程中父母的关爱和家庭教育缺失,安全感不足,对亲情渴望。长期由伯父照顾的寄人篱下,自我感低,内心比较脆弱,容易受外界影响。文化水平较低,家庭支持系统不足,缺乏沟通的途径。

(3)生理原因

因胃出血住院治疗病愈,出院后常觉胃部不适,身体虚弱等,对身体健康担忧。

(4)生活事件

爱吹牛、占小便宜导致人际关系差。缺乏人际交往和沟通协调的能力。入监后家人和妻子都未来接见,生活上较拮据,缺少亲情关怀。

3.心理行为表现

运用SDS(抑郁自评量表)、SAS(焦虑自评量表)对王某进行心理测试,心理测试结果显示王某有中度的焦虑,无明显的抑郁症状。

结合王某自述、心理咨询师观察、心理测评、民警与其他罪犯反应情况,该犯由于自卑导致人际关系紧张,遇事易激动,企图通过吹牛引起外界对其的重视却适得其反,产生痛苦、焦虑情绪,痛苦情绪间断或不间断地持续时间四个月。冲突为常形,情绪多数情况下会感觉强烈,单纯靠“自然发展”“非专业性的干预”难以解脱,对生活、工作和社会交往有一定程度的影响。

依据综合评估结果诊断为:以自卑为主要表现的严重心理问题。

4.教育矫治的难点

(1)自卑心理

早年父母的离世导致其在成长过程中缺乏父母的关爱,受到的保护不足,常遭同伴欺负和嘲笑而产生自卑的心理。长期寄养在伯父家里,缺乏亲情沟通与家庭教育,对亲情渴望,常感到孤独,自我感低,安全感不足,内心比较脆弱,希望获得外界的认可。

(2)偏差认知

王某的自卑心理导致其希望获得他人的认可又敏感多疑。在其成长的过程中,由于缺乏教育和在自卑心理的影响下,形成了“我要让自己显得有能耐才不会受人看轻”、“我是一个笑料,没有人会看得起我”、“我怎么努力都没用”等非理性想法。这些不合理的信念使得王某的改造处处受影响,让其陷入焦虑和痛苦的情绪中而不能自拔。

(3)支持不足

因吹牛和爱占小便宜与其他罪犯的人际关系不良,他人不爱和其交往。亲人无探视、打电话和汇款,缺少家人亲友的支持,无沟通的外界渠道。

5.矫治方案

根据以上分析,民警咨询师决定采用认知疗法对王某进行矫治。认知疗法强调,一个人的非适应性或非功能性心理与行为,常常是受不正确的认知而不是适应不良的行为。通过矫正这些不合理的认知,从而使病人的情感和行为得到相应的改变。

该个案的来访者由于早年的成长经历,形成自卑的人格特征,缺乏安全感,导致对他人的行为极度敏感,一方面以讨好模式来取悦他人,一方面在讨好受挫时又产生反向的畸形自尊,导致改造上的人际紧张等问题,加重了孤独感,产生了焦虑等情绪。拟通过认知疗法寻找其存在的自动化思维,在此基础上寻找合理认知并进行替代,引导来访者在日常改造中践行并进行评估,促使其逐步转变。

第一阶段:收集资料,建立互信

采用摄入性会谈技术了解来访者的存在问题及持续时间;通过测验法了解来访者的情绪性质和严重程度;以倾听等方式对来访者的焦虑等情绪进行共情,使来访者的情绪得到缓解,初步建立信任关系。

进而通过采用倾听、共情、反馈等技术对来访者的陈述的内容进一步了解和梳理,让来访者在倾述的过程中能初步清晰目前困扰自己的问题,了解自己的烦恼,并在商讨的基础上确立咨询工作的目标。

第二阶段:识别认知歪曲

通过共情、倾听了解来访者存在的孤单无助、自卑焦虑的感受,帮助来访者逐步认识到导致其自卑及焦虑情绪的认知模式,寻找其存在的歪曲认知。使其意识到因为其成长过程中家庭(双亲)教育的缺失,形成较为自卑心理,形成反向补偿,产生喜欢吹牛、说大话的毛病,企图引起外界对其的重视。而这种模式招人反感,更加使其孤立,结果适得其反。

在此基础上帮助来访者归纳出自己所形成的错误认知造成不良情绪和行为的一般影响规律。帮助该犯认识其焦虑、愤怒的情绪与自身不合理的归因方式如主观臆断、选择性概括等密切相关。在这种错误的认知模式主导下,求助者认为自己是最悲惨的人,想获得别人的同情,但是又怕别人看不起自己,从而出现的自卑、焦虑等负性情绪。通过采用倾听、共情、面质等技术,让该犯认识到歪曲认知导致其负性情绪和行为的产生的内在过程。

在和来访者共同寻找歪曲认知和了解认知错误模式的基础上,引导来访者反思自身的情况,通过与求助者不合理的信念进行辩论,从而使他认识到自己先前思想中不合理的地方,来动摇和改变其不合理的信念。使该犯意识到自己的情绪和行为不适的根本原因不在事件本身,而在于自己的认识和信念与现实不协调。通过想象练习,和来访者探讨原有歪曲认知的导致后果,对原有的认知模式产生质疑。

第三阶段:寻找和检验新认知

在找出这些歪曲的信念后,结合来访者的问题作进一步的分析,通过和来访者探讨一起寻找面对问题的所有可能认知模式。对所有寻找到的认知模式进行轮替以判断在认知过程中优选项,从多次验证的结果来反思自己的认知模式是否存在问题,从而引导该犯逐步建立新的归因模式。

在寻找优选认知模式的基础上,指导来访者通过想象带着新的认知回到原有情境,通过检验新认知对情绪和行为的影响,了解新认知对现实的影响。

第四阶段:认知重构及演练

通过采用认知疗法、指导、训练等方法,指导来访者培养新旧观念的竞争,让来访者在日常生活中寻找重要事项,通过练习来提高对事物建立新认知观念的能力,以用新的认识对抗原有的认知。

引导来访者在放松的状态下,通过想象方式来体验用新的认识观念来处理日常问题时的感觉,经过模拟练习来使来访者意识到不同观念所形成的差异,通过训练来培养此种能力。

第五阶段:监察行为和自我重评

指导来访者在重新认识认识自我的认知改变后,时时注意觉察当下的看法和相应的行为,通过对比前后不同认识所导致的结果,强化了解观念改变的差异。

经过一段时间的咨询后,与来访者回顾咨询工作的过程,对照之前的情况,来访者的自卑、无助的感觉有了明显的好转,对生活和改造的信心也有所提高。通过回顾总结来促进来访者建立积极自我。

6.预期矫治目标

(1)近期目标:提供心理支持,建立来访者与咨询师的信任关系,缓解焦虑不安等情绪。

(2)远期目标:帮助来访者修正原有的错误归因方式和行为模式,代之以合理的归因方式和行为模式。促进来访者社会适应能力,提升心理健康水平。

【教育改造成效】

经过五个阶段的咨询后,该犯改变了原有错误的看法,自觉轻松了很多,意识到自己并不是以前认为一无是处和糟糕透顶,而是能通过努力改变现状。在谈及目前遇到的困难时有比较积极的看法和态度。

管理民警反映该犯平时的言语、行动变得比较自然,对他人的话语没有过度敏感,比之前好接触了。该犯的哥哥有前来接见,与家人的关系得以改善。其他服刑人员反映该犯不像以前那样神经兮兮的,也没有像以前那么整体愁眉苦脸和长吁短叹的,比以前好相处了。

再次进行的心理测试结果显示该犯经过咨询后焦虑和抑郁情绪均得到明显改善。

案例启示:在人的成长过程中,完整的家庭结构和积极的教养方式对一个人的影响是巨大且深远的,在童年期形成的安全感会相伴每个人去触及生活中的各种事件。这种核心的信念产生的自动化思维往往深刻的影响着我们的情绪和行为。当我们能正视这些并进行相应的调整时,我们便获得了改变的机会。作为罪犯,不少人有着特殊的成长史和由此导致的错误认知,如果能帮助罪犯学会认识到这一点并积极努力,便可达到提升自我的良好效果。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