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B类重点犯梁某的矫治个案

重生——B类重点犯梁某的矫治个案缩略图

重生——B类重点犯梁某的矫治个案

案例内容
【罪犯基本情况】

梁某,女,1976年生,安徽人,小学文化,因伪造货币罪被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2007年被中级人民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于同年投入安徽省女子监狱服刑; 2009年减为无期。目前家庭条件较差,两个孩子由母亲扶养;丈夫同案被判刑在另一监狱服刑。捕前夫妻二人在家乡共同做案,无家族遗传史。

梁某入狱后无法接受犯罪事实,日常改造中行为怪癖、或喜怒无常或不言不语,服刑生活无法正常进行,具有抗改和暴力行为,仇视民警。监狱将其列为B类重点罪犯加以管控教育。

【罪犯教育改造方案的制定和实施】

一、主述和个人陈述

主述:梁某不服从管理,日常生活中经常发呆、自言自语、莫名的流泪、不自控的笑,具有暴力隐患。监区希望介入心理矫治。

个人陈述:始终觉得自己也没什么可说的;觉得服刑生活太累,自己什么都干不好;自己刑期这么长,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出去了。

二、他人反映与咨询师观察

1、民警反映:

梁某不能服从管理,入监时对民警吐口水,并对他犯有攻击行为。监区常规的学习活动从不参加,监规自入监至今仍不会背,为此民警劝告过,也曾让互监组看着强制性让其每日读监规,梁某以漠视和暴力反抗对待, 均无效而终;

对民警的抵触情绪较强烈:在谈话室面对民警的教育轻则情绪烦躁,重则拍桌子骂民警。

情感淡薄:2009年下半年开始拒绝与家人有信件或电话联系。

2、他犯反映

不愿与她犯接触与交流人际关系紧张。之前对民警管理、监舍成员要求执行监规,异常抵触,为此暴打了监舍号长。每次监区民警谈话教育后,梁某回监舍都会独自大骂。不知何时开始,梁某频繁上厕所、打瞌睡、自言自语或哭或笑。

对前来接见的母亲恶语相对,恨极的样子。

夜间多梦、或哭醒、或笑醒,声称有魔鬼来害自己。

3、咨询师观察

衣着不够清爽;双眼无神、面无表情。咨询师与其交流,梁某也会控制不住的偷笑;谈起父母及孩子反应冷淡;思维迟缓,语言简单;

三、身体状况、社会功能

1、身体状态:

医院检查:初入监时体检显示,其生理、躯体无重大疾病。

日常生活中:梁某频繁上厕所,后通过互监组观察没有发现有疾病的迹象。

2、社会功能

情绪上喜怒无常,但她犯感觉梁某头脑不正常,不与其计较。

行为表现,不愿参加劳动,在车间常一个人坐在一旁发呆,或打瞌睡。唯一的运动就是频繁上厕所。

生活上极端懒散,个人卫生及居室卫生很差 ,衣服被子脏的发黑也不清洗。

四、心理测验结果

梁某初入监时曾连续三次做过卡特尔16种个性测验, 16PF量表对比,低3高8,显示出个性的不稳定性

因子

时间

稳定性

怀疑性

焦虑型

聪慧性

恃强性

敏感性

紧张性

内外

8.2

2.51

7.28

8.6

6.51

1.69

5.61

8.64

2.6

8.30

8.26

4.48

3.69

2.65

6.03

6.19

4.1

7

3.25

4.28

2.8

6.48

4.97

3.62

3.28

6.25

5.1

EPQ量表测试(09年)结果显示:L:55分;E:35分;N: 50分;P:55分;

明尼苏达性别常模剖面图显示,V型假阴性剖面图,有6个或更多量表分数低于或等于56分。

通过量表综合分析,梁某个性极不稳定。

五、评估与诊断

(一)对来访者心理状态的评估

求助者情绪难以自控、意志减退、行为异常,易激惹;人格特点:内向、敏感、多疑、缺乏安全感;应对突发精神刺激的抵抗能力低;自我评价低。

(二)诊断与鉴别诊断

1、根据病与非病的三原则,该求助者的主客观世界不统一,对自己的心理问题无自知力,人格不稳定 ,无逻辑思维的混乱。表现出幻觉、妄想等精神病的症状。

2、对照症状学标准,该求助者初始表现出情感低落、情绪不稳定、焦虑、易激惹、意志减退、有抑郁情绪等症状;从严重程度标准看,该求助者心理问题因现实负性事件引起,反应强度强烈,对社会功能造成很大的影响;从病程标准看,长达三年之久,排除器质性疾病所致。

3、诊断鉴别

核心症状:情感低落,兴趣减退,乐趣丧失。

心理症状:焦虑、自责自罪、精神病性症状、认知症状、自杀观念。(如:认为自己没罪、扬言有魔鬼害自已、刑期这么长处处不如人不如死了算)

躯体症状:行为异常、医院检查、躯体无疾病。(如:频繁上厕所、无法自控的偷笑、自言自语)

根据以上依据诊断为:情感性精神障碍

(三)来访者出现上述问题的原因

1、生物学因素:躯体无病症、女性34周岁,无生理性功能改变。

2、社会学因素:

重大负性事件的影响:(1)夫妻二人均被判重刑入狱,财产被充公。母亲为其请了律师未起到任何作用。(2)两个孩子由母亲扶养。

3、心理因素:

(1)存在错误的观念:法律意识淡薄,对法律认识不清,心存侥幸,因此无法接受现实。(2)行为模式:缺乏解决问题的策略和技巧,用封闭自我、逃避和退缩、排斥他人和暴力言行来解决问题。(3)个性特征:内向、敏感、多疑、缺乏安全感

六、制定心理矫治目标

近期目标:消除梁某对民警对监规的抵触情绪。

中期目标:消除梁某抗拒改造和突发的暴力言行,确保改造的稳定性;

远期目标:增强改造的信心,能主动参与劳动,争取减刑回归社会 。

七、制定矫治意见书

由于梁某的个性受暗示性强、发病期的不确定性,加上对监狱民警的排斥,因此本案在心理矫治过程中,注重两个方面氛围的营造,一是交流氛围的营造,二是改造氛围的营造。重点将心理学的知识和技术慢慢渗透到梁某的日常管理和教育中去,以实现矫治目标。

(一)实施策略

1、给予支持性或疏导性心理治疗。

要营造宽松的谈话氛围,咨询师要引导对方去思考、去交流,谈话以对方宣泄的内容为主。

2、阳性强化法

发挥梁某的主观能动性,通过转移注意力,将消极的思维和退缩的行为模式转移到积极的思维和适当的行为模式上。

3、认知疗法。

加强法律知识教育,同犯改造的现身说法,发挥群体的感染性,营造积极的改造氛围。协助梁某建立面对现实勇于承担观念。

4、其他事项

由于梁某情绪不稳定,尽量减少周围的环境,特别是语言和行为上的刺激。加强民警与咨询师之间的沟通,结合矫治情况及时修正矫治意见书。

5、矫治时间:一年半,结合梁某改造情况及认知发展情况进行不定期约谈。

(二)咨询过程

沟通贯穿于整个咨询过程,其中建立良好的求咨关系极为关键(本案求咨关系的建立用了半年时间)。

(1)营造谈话氛围。梁某对民警抵触情绪强,由于监区的咨询师同时也是管教民警,在收集资料期间病情诊断期间,咨询师避开与梁某的正面接触,以免影响后期求咨关系的建立。摄入性谈话的地点始终选择在车间梁某长期居坐的地方。咨询师事先选择梁某视线范围内的押犯进行谈话,逐步围绕梁某缩小范围,将劳动现场谈话变成常态,营造谈话氛围,后期通过观察梁某开始注意咨询师和周边人谈话,咨询师借机与梁某沟通,由开始的一句关心的语言到两句三句,但最长不超过二十分钟,时间长了梁某会有明显的情绪变化。再后来梁某见咨询师会主动的起身搬凳子请咨询师坐,求咨关系逐步稳定下来。

(2)在劳动中谈话,引导梁某参与劳动。后期谈话时咨询师引导几个押犯围在梁某边上做一些简单的劳动,如一起扣扣子,咨询师约梁某一起参与到随手扣扣子整理衣物等简单又不用跑路的劳动中。谈话中咨询师建议梁某参与劳动改造,为后期减刑做准备,梁某以什么都学不会为借口推脱,咨询师让梁某参加搬运货物劳动,只出体力不用学,而且还锻炼了身体,并强调这样的劳动必须经过队务会研究,领导同意才可以。……梁某在咨询师当班时第一次参与了搬运货物劳动,感觉良好。此后,开始离开了坐了很久的小板凳。后来咨询师引导梁某参与固定工序劳动,这样工序分高还有工缴费,并提供了两种工序让梁某选择,梁某选择了叠衣服,并维持至今。

(3)咨询师陪同梁某想办法学监规。求咨关系稳固下来后,咨询师结合梁某有文化的特长,引导梁某抄监规的方式背监规。最后顺利通过减刑考试,同年监区三课考试梁某考了86分,此后,梁某的应知应会考核均能正常参加。

【教育改造成效】

通过教育矫治基本实现阶段性目标。对民警的仇视及戒备心理慢慢在消除,在言语上知道用,“感谢民警关心”“我会努力的”来回报民警;抗拒改造的言行基本消除;行为表现上,语言开始丰富。每天晚上抄写监规,抄好的稿纸有一本七八公分的书那么厚;个人卫生和集体卫生均有改善,但不能接受她犯对她的指责和命令性语言。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