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犯王某的矫治个案

罪犯王某的矫治个案缩略图

罪犯王某的矫治个案

案例内容
【罪犯基本情况】

罪犯王某,男,1976年生,海南省文昌市人,汉族,初中文化程度。2012年5月7日因故意杀人罪被海南省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其父亲王某某作为同案犯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其妻子邓某作为同案犯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这是一起典型的家庭成员共同犯罪的案件。王犯2013年12月入我狱服刑,因不服管理、抗拒改造,2014年6月被监狱认定为顽危犯。

【罪犯教育改造方案的制定和实施】

1.犯因分析

(1)成长过程

王犯自小家境富裕,且是家中独子,受到家人的溺爱,养成了好逸恶劳,逞强好胜的性格。

(2)社会经历

王犯初中辍学后染上了毒瘾,并将毒品带进了家庭,导致其父亲和妻子也染上了毒瘾。由于三人一起吸毒,让家中债台高筑。2011年4月10日三人与毒贩因毒品交易发生冲突,将被害人殴打致死。

2.入监改造表现

王犯自入监以来,一直抗拒改造,时常因琐事与他犯发生冲突,且有很严重的悲观厌世情绪。2014年6月该犯因琐事与他犯争吵继而动手打架。当班民警处理时,该犯用头撞墙的自伤行为以示对抗改造,随后监狱将其列为顽危犯进行管理。

罪犯王某的矫治个案图片

3.心理行为表现

入监初期对王某进行了一系列的心理测试,SCL-90总分达206分,阳性因子有7个,其中抑郁3.6分、焦虑3.0分、敌对3.0分、偏执3.4分。16PF人格测试中情感性、怀疑性、忧虑性高于8分,稳定性、自律性低于3分。

4.教育矫治的难点

(1)认知因素:刑期较长,改造信心严重不足。觉得前途渺茫,该犯说得最多的是“做什么都没有意义了”。       

(2)性格因素:个性孤僻、暴躁,信任感低。因为交友不慎而染上毒瘾,对他人充满不信任。

(3)心理因素:心理压力大,思想包袱重。对父亲和妻子染上毒瘾并走上犯罪道路带有强烈的内疚感,有自伤自残的倾向。

(4)环境因素:亲情关爱的缺失。其父亲与妻子均在狱内服刑,而在外的母亲与儿子也不愿来会见。

5.教育矫治方案

(1)第一阶段目标:确保监管稳定,保证人身安全。

具体措施:

加强现场管理、落实夹控人员。对王犯的“三大”现场分别安排人员夹控,以确保监管场所的稳定和王犯的人身安全。

(2)第二阶段目标:重建人际信任,消除内心阴霾。

具体措施:

人文关怀建立信任。一方面民警通过谈心,资助部分生活用品等方式对王犯的改造表示关心,另一方面针对王犯长期患有胃病的情况为其申请了病号餐。这些措施使民警和该犯逐步建立了信任关系。

心理矫治重塑心灵。一是使用合理情绪疗法。王犯认为自己的错误无法得到家人的原谅,漫长的刑期也让他没有弥补的机会,觉得人生没有希望。民警对王犯这种糟糕至极的不合理的认知给予了及时修正,并帮助其在日后的改造中,积极反思,不断发现错误认知及时醒悟。二是利用房树人投射测试和沙盘疗法,回顾童年经历,挖掘潜意识内容。多次测试和治疗后,将第一次与最后一次结果作比较。房树人绘画结果对比反映:图一房子没有门和窗户到图二有门窗并且有了路,说明该求助者通过咨询找到了打开自己耐心世界的途径,并且树冠的粗细,很明显的可以分析出该求助的心理能量得到了提升。图二还画了太阳,说明内心阳光程度得到了有效提升。沙盘结果对比反映:图三人物处在一个与人较远的地方,看着其他人,似乎在议论什么,这与该犯疑心重有很大关系,并且表现出该犯的人际关系并不是很好。图四的人物聚到了一起说明,经过咨询,能够坦然的面对周边的人和事,并且出现了绿色植物,象征着内心有了希望,无论是对改造还是对亲人,都有了寄托。

通过人文关怀,王犯逐渐消除了对民警的抵触情绪;通过心理矫治,王犯心理压力得到缓解,焦虑及抑郁的症状大大减轻。

(3)第三阶段目标:打破心防,化解症结。

具体措施:

王犯家中三人同时入狱,仅余年老多病的母亲和未成年的儿子。王犯对母亲、儿子的牵挂和对父亲、妻子的内疚是其内心症结所在。

罪犯王某的矫治个案图片1

墙外亲情破心防。在对王犯的家访中,民警了解到其母亲的药费和孩子的学费让这个已不富裕的家庭陷入了更加窘迫的境地。民警一方面努力说服家属协助王犯的思想工作,另一方面联系当地民政部门为其申请特困救助。民警的行为终于打动了王犯的家属,当民警搀扶着步履蹒跚的老母亲出现在王犯面前时,他用坚硬外表所伪装的心防被顿时打破,王犯跪在母亲的面前,流下了悔恨的泪水。

墙内亲情化症结。得到母亲谅解的王犯,思想上有了一定转变,但能不能得到父亲和妻子的原谅仍是他最大的心病。民警原本计划通过王犯的父亲做其思想工作,却发现王犯的父亲在其他监区也存在抗改行为,王犯的抗改行为和矫治期间出现的反复情况均有受其父亲的影响,虽然其妻子在琼山监狱改造表现较好,但对王犯之前的行为耿耿于怀,入狱后从未与其联系。于是民警一方面控制王犯父亲消极改造对其造成的影响,另一方面通过省局的协调和琼山监狱的配合,对王犯妻子开展了思想工作,最终成功说服其妻子参与王犯的帮教,并专门为王犯和妻子开通了亲情专线——视频电话,电话中其妻子开导王犯:“以前你不是个好儿子、好丈夫、好父亲,但我希望你以后会是。再过几年我就刑满释放了,到时候我和儿子在外面等你!”通过妻子与王犯几次深情的交谈,王犯彻底放下心病,对改造重新燃起了希望。

(4)第四阶段目标:重塑改造理念,建立改造信心。

具体措施:

重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在开展传统文化教育过程中民警运用“开小灶”的方式一对一辅导王犯,在一问一答里,将传统文化的精髓印入王犯心中。王犯曾主动问民警:“《了凡四训》里讲到人的命运是自己掌握的,而我在这里服刑,还能掌握自己的命运吗?”民警笑着说:“你在这里服刑,是因为你违反了法律,而以后如果你能遵守法律,积极改造,就可以争取减刑提早刑满释放,这难道不是掌握自己的命运吗?”王犯连连点头:“是啊,只有好好改造才是我掌握自己命运的唯一出路!”

开展书画矫治教育。漫长的刑期带来的是沉重的心理压力,孤僻的性格和暴躁的脾气也让王犯的改造之路举步维艰。在开展心理辅导的过程中,民警发现王犯在绘画方面很有天分,便鼓励其参加了监狱的书画兴趣班。通过一段时间的习练,王犯喜欢上了绘画,一有空便提起画笔,还帮不少犯人画了肖像画,这让许多犯人对他的印象大大改观。谈起绘画,王犯表示:“画画是一件让我身心愉悦的事情,它让我心气平和,让我不再对这漫长的刑期感到枯燥。虽然以前吸毒也能让我感到快乐,但那是短暂的、虚幻的、代价沉重的,而绘画的美好却是永恒的,利人利己的。”

优秀传统文化教育让王犯在改造中找准了方向,而书画矫治教育则为其找到了通往彼岸的船。

6.预期矫治目标

(1)使王犯放弃抗拒改造的念头,配合民警教育管理。

(2)化解心理症结,通过帮助其获得家人谅解来激发改造动力。

(3)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以积极改造来弥补对家庭造成的伤害。

【教育改造成效】

经过一年多的教育矫治,王犯的改造有了明显的转变。

现实改造表现方面,王犯目前能够遵规守纪,服从管理,思想稳定,改造目标明确。在积极参加劳动改造、“三课”学习之余,还辅导他犯习练书法绘画。不但王犯本人担任了监狱书画兴趣班辅导员,其绘画作品还入选了省局组织的服刑人员书画作品展。

心理行为表现方面,从SCL-90、SAS、SDS三个量表前测与后测结果上看,王犯心理状态发生了明显改变。焦虑、敌对、偏执因子分都降到了2分以下,抑郁程度得到了有效降低。

罪犯王某的矫治个案图片2

对罪犯的个别教育矫治是一项系统的工作,采取的方法需要具有很强的科学性、针对性和成效性, 如亲情帮教,心理矫治,文化熏陶,兴趣培养等等。如何准确地使用这些方法,则需要民警做好大量的前期情况摸排工作,找准罪犯的心理结症,才能对症下药,达到预期的转化目标。王犯的案件是一起典型的家庭成员共同犯罪的案件,作为家庭成员的同案犯在改造过程中会有较强的相互影响性,甚至出现共同抗改的行为。在这个案例中,民警面对罪犯错综复杂的亲情关系,选准切入点,选好帮教人,消除同案犯抗拒改造的负面影响,扩大同案犯积极改造的正面影响,为王犯的教育转化取得了一锤定音的效果。而下一步我们将以王犯为突破口开展对其父亲的教育矫治工作。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