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固罪犯陈某的矫治个案

顽固罪犯陈某的矫治个案缩略图

顽固罪犯陈某的矫治个案

案例内容
【罪犯基本情况】

罪犯陈某,男,1981年生,河南人,汉族,初中文化,已婚。因犯抢劫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并处罚金人民币40000元,2012年调入某监狱服刑。陈某因性格偏激,暴力倾向严重,多次违纪动手打架,不服从管理教育,被监狱设为顽固犯。

【罪犯教育改造方案的制定和实施】

(一)犯因分析

陈某出生在一个闭塞的乡村,母亲体弱多病,父亲沉默寡言、做事简单粗暴。陈某从小缺少关爱,不善与人交际,有较强自卑心理。喜欢用暴力的方式发泄内心的不满,15岁时,因不服母亲管教曾对母亲大打出手,虽然事后后悔万分,但当时头脑发热,情绪和行为都难以自控。由于文化程度不高,又贪图享乐,总想一夜暴富,于是走上了违法犯罪的道路。

(二)入监改造表现

陈某入监以来服刑改造态度消极,自我评价较低、对前途悲观失望,整天心神不定,不能按照要求完成各项服刑改造任务;同时由于其情绪控制能力差,多次因琐事与他犯发生争执,在同犯群体中人际关系较差,经常被孤立。

(三)心理行为表现

从入监时COPA心理测试报告显示:陈某情绪极不稳定,易冲动,报复欲强,其入监后的行为表现,也印证了其心理特征。

(四)教育矫治难点

1.强烈的焦虑不安心理。陈某入狱服刑后,照顾家庭的重担落到妻子身上,其深感愧对妻子,且非常担心妻子因无法承受家庭的压力而离他而去。由于整天被这种焦虑情绪笼罩,且孤僻不合群,不愿与他人谈及家人,焦虑情绪不断积累,导致心理压力越来越大。

2.较突出的冲动性人格倾向。陈某遇事易冲动、易怒,自我情绪和行为控制能力较差,虽入监时间不长,但已经多次因琐事与他犯发生冲突,而且总是先动手打人而造成矛盾激化、冲突升级,事后虽然很后悔,但仍无法控制自己的冲动,为此陈某也感到十分苦恼。

3.改造信心不足。由于刑期较长,并且受到暴力罪犯减刑从严的政策限制,再加上改造表现较差、孤僻不合群,使得其感到改造前途十分迷茫,陈某在心理上已经做好了“破罐子破摔”的准备。

(五)矫治方案

鉴于以上分析,并结合罪犯陈某的现实改造表现,民警决定对症下药,制定详细的矫治方案,让陈某尽快适应监狱生活并投入到正常的改造中去。

1.摸清陈某近期思想变化和改造经历。此时通过调阅档案资料、心理测试、谈心谈话、同犯反映等方式全面掌握陈某个人成长经历、家庭关系、改造实际困难等情况,做到知己知彼。为防控陈某冲动暴力倾向,将其列为监区重点关注对象。2013年11月份陈某接连违反监规纪律,民警抓住教育陈某的主动权,在处罚教育中逐渐引导陈某说出自己的真实感受,不断拉近彼此的心理距离,为今后的矫治打好基础。

2.注重矫治方法的针对性,快速实现罪犯心理转变。罪犯在不同时期有不同的心理需求,这种心理需求为矫治罪犯提供了契机。主要采取 “应时、应景”的教育手段对其开展针对性矫治,在巩固信任关系的同时,进一步提升矫治效果。

“应时”的做法:在陈某生日的当天,民警以给其庆祝生日为由,消除其戒备心理,对其进行谈话教育。并借助送他生日礼物,植入积极的信念,激励陈某改造。陈某在监区被严格管理期间,民警精心准备了一本《傅雷家书》,推荐其阅读,共同探讨教育孩子的方式方法,引导其认识自身存在的错误观念,学习为人处世之道,真正为孩子着想,保持克制,追求上进。

“应景”的做法:进入农历马年,陈某对调往外地服刑一事十分的迫切。民警了解到其是想到外地服刑争取多减刑,早日回到家人的身边。这一想法让陈某对能否顺利调往外地服刑焦虑不安,以致整日闷闷不乐、郁郁寡欢。为此民警提醒陈某要顺其自然,客观环境很难改变,能改变只有自己,努力去适应不能改变的客观环境。民警建议陈某每天对着镜子中的自己说“我能行”,发挥积极的心理暗示的作用。

3.做好矫治效果巩固工作,固化工作成果。为防止陈某在思想“空闲”之余出现情绪上的波动及行为上的松懈,民警在教育过程中采取了一些灵活多样的形式,比如推荐其阅读《于丹庄子心得》、《平凡的世界》,鼓励其参加“改造勿忘妈,心中自有家”母亲节主题教育活动等,既分散陈某的注意力,又进一步植入积极的信念,引导陈某积极面对生活。

(六)预期矫治目标

1.提高陈某罪犯身份意识、规矩意识、自律意识,努力增强其自我控制能力,积极融入监组改造生活。

2.改善家庭关系,获得家庭支持,解除陈某改造的后顾之忧。

【教育改造成效】

在对陈某开展矫治后,民警逐渐取得了陈某的信任。具体表现在陈某书写思想汇报十分认真,每次谈话也十分投入,愿意表达真实想法,并能接受建议和提示,更为重要的是在思维上逐渐摆脱了以暴力解决问题的行为方式。在集体生活中能够与他犯和睦相处,并且陈某还能坚持看书、练字,充实了自己的改造生活,并从中吸取成长的动力。在八个多月的矫治周期里,其冲动性得到有效控制,没有发生违反监规纪律的事件,其所在监组的改造氛围也因他的改变而变得和谐、融洽。总之,经过8个多月的矫治,罪犯陈某的服刑改造状态总体稳定,实现了最初制定的矫治目标。

尤其让民警感到欣喜的是,在民警外出挂职锻炼期间,他特意写了一封信给民警。信的开头就称呼民警为“老师”,这让民警很意外,信中他感谢民警给予他的帮助,表示自己“有决心去修行、完善自己”、“一定要好好做人”。这一字一句的话语,对他是一次总结,对民警则是也极大的鼓舞。

通过这个案例,民警深刻体会到:面对现实的考验和矫治对象心理不稳定的状况,要做好罪犯矫治工作,就必须做到“以人为本、授之以渔”。以人为本是平等、真诚、积极的关注;授之以渔是要传授有效的方法,使其受用。具体把握以下几点:

1.注意教育谈话的时机和技巧。

(1)平时多关心和交流,建立良好的信任关系。罪犯受减刑政策的影响,是无法改变的,出现问题时,其心理往往十分脆弱,但不代表其天天都要承受巨大压力。这需要民警找准教育时机,不仅是在其遇到问题时进行谈话教育,更要在平时多关心,让罪犯感受到民警时刻在关注他,罪犯会逐渐对你产生信任,在危机事件发生前就会主动找寻求民警的帮助,这样民警就会掌握应对危机的主动权。

(2)当危机处在萌芽状态时要及时谈。具有冲动性人格倾向的人很容易受到外部刺激的影响,当其冲动性无法控制时,就可能导致危机事件的发生,所以在危机事件发生的萌芽期就要积极介入。一方面在教育谈话中充分运用倾听、共情等心理咨询技术,引导其说出内心的真实感受,帮助其宣泄负面情绪;另一方面,与其共同商讨解决问题的方法,例如采用“厌恶疗法”,为其解决冲动性无法控制的问题。

(3)当危机发生时要经常谈。在陈某违反监规纪律被严格管理期间,这也是他改造的低谷时期,内心渴望得到他人的关心和引导。一方面民警每天都与其进行教育谈话,让其感到民警没有放弃他;另一方面以亲情为切入点,通过推荐其阅读《傅雷家书》,鼓励其模仿写家书,用亲情去感化他,促进其自我反省。

(4)在特殊意义时间点要深入谈。过生日对每个人来说都是具有特殊意义的,民警以陈某生日为契机,特别注重运用好这个生日。民警为此特意调整值班,并精心准备生日礼物,在谈话室给其过生日。这一刻陈某完全被触动了,彻底袒露了心扉,民警借此机会与其深入交谈,这让他对民警更加信任,也让民警对其进行了充分的了解,为今后的矫治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5)谈话方式要注重灵活多样。教育谈话是矫治罪犯的重要手段,在谈话中要善于采用灵活多样的方式。例如针对违反监规纪律事件的处理要在谈话室内进行,且需使用规范、严肃的语言进行谈话,可以对罪犯产生心理震慑;对于劳动改造中出现的问题,可以选择在罪犯劳动工位边上谈,则会更有针对性;对于罪犯日常生活的关心谈话,可以在监房里、洗漱室等生活现场采用聊天式的谈话,拉进与罪犯的心理距离,让罪犯感到亲切温暖。

2.抓住机会进行积极心理暗示。

在建立稳定的信任关系后,民警要抓住对其进行积极心理暗示的机会。比如,民警在“以案说法”普法课上讲到法律的刚性,暗示陈某要对法律敬畏;在世界读书日活动教育中,深入讲解读书的好处,启发他;在母亲节主题教育中,民警讲百善孝为先,给罪犯们看母爱奉献的照片,唤醒他们对母亲的理解和感恩之情。

3.对突发事件要有针对性预案。

教育不是万能的,罪犯受政策、环境、人际关系、家庭变故等多种因素的影响,尤其是受到打击又束手无策时,可能出现一些过激的行为和举动,这不仅需要民警的未雨绸缪,提前掌握罪犯的心理动态。而且需要民警积极应对,运用针对性的管理手段来实现对罪犯的管控,采取必要的保护性关押措施。民警要在熟悉监狱突发事件处置预案的同时,根据不同特点的罪犯设计出针对性的预案,维护刑罚执行的严肃性,确保监管秩序稳定。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