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省德山监狱罪犯唐某的矫治个案

湖南省德山监狱罪犯唐某的矫治个案缩略图

湖南省德山监狱罪犯唐某的矫治个案

案例内容
【罪犯基本情况】

罪犯唐某,男,1971年生,湖省永州市农民湖省永州市人,因犯故意杀人罪、抢劫罪、敲诈勒索罪于2003年被湖南省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法定期限内没有上诉、抗诉,湖南省高级人命法院核准原判决。2004年,唐某投入湖南省郴州监狱服刑,2006年减为无期徒刑,2007年4月调入湖南省怀化监狱服刑,后又于2008年5月调回郴州监狱服刑,唐某自此长期抗拒改造,于2014年5月16日作为反改造分子交流至德山监狱。唐某调入德山监狱以后,仍然抗拒改造,后调至七监区至今。唐某于2014年5被列为监狱级顽危犯。

【罪犯教育改造方案的制定和实施】

(一)犯因分析:

1、成长过程

唐某小学辍学以后,便混迹于社会,养成了吃喝玩乐、好逸恶劳的不良习气。与此同时,唐某对父母的教育置若罔闻,经常与父母发生顶撞、争执,后发展至多次离家出走。

2、社会经历

唐某辍学时年纪尚在13岁左右,因长期混社会,其人生观、价值观畸形发展,崇尚享乐至上的价值观念,加之文化水平低,不懂法、不知法,常常与社会上的混混搞在一起,偷鸡摸狗,打架滋事,小小年纪沾染上了不少恶习。后来逐步发展至违法犯罪,1992年因流氓罪被判处二年有期徒刑,刑满释放后又于2001年因盗窃罪被判三缓五。缓刑期间重新犯罪,于2003年因故意杀人、抢劫、敲诈勒索等数罪并罚被判处死缓。

(二)入监改造表现及成因:

1、改造表现。

唐某于2004年5月投入郴州监狱服刑时尚能安心改造,2006年顺利减为无期徒刑,但自2008年开始,唐某就开始抗拒改造,主要表现为拒不参加生产劳动,顶撞警察,打架闹事等,2014年作为反改造分子交流至德山监狱。唐某无期徒刑前后共有8年多时间未能呈报减刑。

2、分析原因。

一是法制观念淡薄,对监规纪律视若无物。唐某自幼就法制观念淡薄,多次违法犯罪,可以说是目无法纪。服刑过程中,对监规纪律的约束极为反感,追求我行我素的自在生活。当个人追求与监规纪律相悖时,唐某选择了不计后果地对抗,。

二是家庭原因。唐某虽然有家庭教育,但父母的教育方式不恰当,教育效果不理想,加之过早便脱离了家庭的束缚,在社会上游荡,成为其经常违法乱纪,并犯罪入狱的主要原因之一。

三是自身原因。唐某自小混迹社会,崇尚不劳而获、享乐至上的人生信条,好逸恶劳导致他多次违法犯罪。这也是他在入狱后受不了监狱艰苦生活,并由此而产生抗拒改造,逃避劳动的根本原因。

(三)心理行为表现:

唐某在青少年时期因学校教育的缺失和家庭教育的缺失和不当,并受社会不良习气的影响,走上了违法犯罪的道路。经过几次服刑,仍然不思悔改,被判处重刑,其心理过程具有较长的连续性,心理行为表现具有较稳定的特点。集中表现在与社会规范不符,经常违法乱纪,对人冷酷无情等特点。这种心理行为从13岁左右开始,一直持续到后来犯罪入狱至今。

通过对唐某进行心理量表测验,结合其成长过程和社会经历,及入监后的改造表现,可以确定唐某具有典型的反社会型人格障碍,其主要表现为童年或青少年期就出现了品行问题,成年后习性不改,行为不符合社会规范,直至犯罪入狱。

(四)教育矫治的难点:

1、认知因素。

任何心理障碍都有其认知根源,唐某也不例外。他的不健康心理来源于不健康的认知,这种不健康的认知主要包括他的思想观念、评价是非的标准。唐某的认知以自我为中心,个人利益至上,追求享乐,避免痛苦,不考虑他人的感受和社会的约束。这种不健康的认知标准从唐某青少年时期就形成,可以说是根深蒂固,极难矫治。

2、性格因素。

唐某受早期教育及家庭教育的影响,以及社会不良习气的沾染,对家庭和亲人缺乏信任感和安全感,以致过早形成了孤独、无助的性格。这种性格导致他在家庭以外的社会环境中寻求信任和安全感,并导致他与社会不法分子勾结以至与社会不法分子勾结,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

3、心理因素。

唐某的心理因素在青少年时期就已经定型,历经几次犯罪入狱,其反社会的心理愈加加深。对法律和监规的漠视,是导致他犯罪及长期不能获得减刑的深层心理原因。对这种心理进行矫治,必须长期坚持才能取得成效。

(五)矫治方案:

1、加强法制教育,从懂法、知法、守法的法制观念上对其进行教育。

唐某犯罪的根本原因是不懂法,不守法,所以对其进行法制教育时必不可少的。监区充分利用教育日时间对唐某进行法律常识的普及教育,使其了解哪些行为会触犯法律,会给自己带来严重的后果。同时还对其进行认罪服法教育,促其认清犯罪危害,深挖犯罪根源,加速知罪、认罪、悔罪,强化法律意识和纪律观念,做到服从判决,承认犯罪事实,自觉遵守法律、法规和监规纪律。

2、开展心理咨询,加强心理疏导。

唐某具有反社会型人格障碍,所以,对其进行心理咨询和心理疏导是矫正唐某不健康心理的重要手段。在与唐某进行谈话的过程中,我始终保持和唐某平等的谈话关系,积极诱导他敞开胸怀,如实地反映自己的心理诉求,并有针对性的对其提出合理化建议。在交谈过程中,我诚恳地指出唐某存在的一个认知错误,那就是把自己多年未曾减刑的原因归咎于当时的管教警察,认为是警察故意整他,让他没办法安心改造。对于他的这一错误认知,我帮他分析、指正。告诉他首先要从自身找原因,是不是自己违了规,是不是自己态度不端正?。如果是自身原因,那么就要从自身做起,做好,只有这样,才能正确认识问题,才能正确地、看待自己的过去所走的弯路,才能回到正确的改造道路上来。与此同时,我对唐某加强心理疏导,劝慰其要接受现实,积极改变自己,积极改变现状,帮助他树立自我改变的信心,及时肯定他在改造中的积极心态和闪光点,鼓励其有改造困惑和心理疑问时主动寻求帮助。

3、加强亲情帮教。

积极与其家属取得联系,寻求通过亲情帮教来促进唐某的转变。唐某服刑十多年,亲人逐渐对他丧失了信心,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来看望唐某。了解这一情况后,我积极与唐某家属取得联系,给他们做工作,劝慰他们不要放弃唐某。毕竟,亲情血浓于水……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反复做工作,唐某的亲人终于为情所动,不但来监狱看望了唐某,还定期给唐某寄来生活费,这让唐某极为感动。最终,唐某幡然醒悟,决心重新做人。

4、加强行为养成教育,矫正不良恶习。

唐某自幼混迹社会,不良习气很多。为此,在日常改造中,我还对其从行为养成上加强教育,让其明白自己的身份,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来这里干什么。通过教育,促其懂规范,守规范,并用规范来指导自己的言行。如唐某以前与警察谈话时,总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甚至有时还把手插在裤袋里。经过一段时间的行为养成教育,唐某的这一不良习气得到了改变,能尊重警察,礼遇警察,行为养成有了很大的提高,不良习气日益减少。

(六)预期矫正目标:

1、通过矫治,使唐某能够正确认识自我,合理评价自我,增强其法制观念和遵规守纪意识,改变不合理认知,摒弃犯罪心理,逐步培养其家庭责任感和社会责任感,努力增强控制自我行为的能力。

2、通过矫治,使唐某树立改造自我的正确目标,让他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去争取减刑,弥补过往自己所走的弯路,真正实现自我价值。

【教育改造成效】

通过近两年的心理矫治,唐某的错误认知得到矫正,反社会型人格障碍得到缓解,改造心态得到调整,能够遵守监规纪律,两年来无一次违纪扣分现象,其劳动态度和行为养成也有了明显的改变,能服从劳动安排,积极完成警察交代的各项改造和劳动任务。此外,唐某还能积极学习思想、文化和技术知识,并自学一些相关的法律知识。同时,唐某还在改造之余自动承担起监区绿化带的绿化工作,除草、松土、栽花、浇水、施肥,他经常干得满头是汗,却从无怨言,在劳动中找寻乐趣,陶冶情操。2016年12月,唐某顺利减为有期徒刑19年。如今,唐某对自己过去曾往经走过的弯路悔不当初,下决心真诚悔过,从头再来。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