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某某教育转化案例

刘某某教育转化案例缩略图

刘某某教育转化案例

案例内容
【罪犯基本情况】

罪犯刘某某,江西人,42岁,因犯抢劫、盗窃罪,被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22年,被判处罚金5万元,2012年10月入监服刑改造。

【罪犯教育改造方案的制定和实施】

1、犯因分析

(1)成长过程:刘某某出生在江西一个生活清贫的农民家庭,家里共有兄弟姐妹3人,他在家中排行老二。因家境贫寒,刘某某在读完小学三年级就在家帮助干农活。据他哥哥说,刘某某小时候就很会动小脑子,把电器开关反复拆了,又装回去,动手能力比较强。

(2)社会经历:刘某某16岁时,随着同村年龄大的、在外面有打工闯荡经历的人,到浙江宁波打工。经济发达市物质诱惑很大,到工厂打工二年多,嫌打工生活太苦,就坚持不去了,动了歪脑筋,去学开锁的偏门,从开始的偷电瓶车发展甚至入户盗窃、抢劫,最终走上了犯罪的道路。

2、入监改造表现

刘某某在平时的改造中表现一般,此次因为罚金未能履行,且月均消费过高,减刑材料被法院退回,民警让其尽快缴纳罚金时,有诸多的不愿意。

3、心理行为表现

刘某某遇到了一道坎,总认为“自己也付出代价来服刑了,犯罪后果自己来承担就好了,还要向家人要钱连累家人”,始终迈不出这道坎。紧张和着急伴随着他,心里烦乱,睡眠时间常常不足5小时,劳动时还差点睡去,持续时间达3个月,经心理测试,其SAS标准分为70分,属于重度的焦虑。

4、教育矫治的难点

(1)认知因素。由于文化程度低,对于罚金刑的认识存在着误区,想着在以后缴纳也可以,特别是刑满以后,自己有能力时再缴纳,现在法院催的这么紧,担心再被家人责骂。建立对罚金刑的正确认识,突出及时力所能及缴纳的教育。

(2)心理因素。由于罚金没有缴纳这道坎,他始终要迈过去,早迈比迟迈好,可是由于刘某某想通过拖延的方式,达到不缴纳或少缴纳的侥幸心理存在,但又想着对自己刑期影响大,心口不一,焦虑情绪持续蔓延,处理不好,将会导致重大违规违纪的发生,产生一连串的问题。

(3)家庭因素。由于家庭经济条件不好,一时也拿不出钱,加上他平时在亲情电话和会见中,表现出的对罚金缴纳无所谓的情绪,家人对罚金刑的缴纳也产生了较大的抵触情绪,对民警的电话联系也不予理睬。

5、矫治方案

根据刘某某的这一特殊情况,监区与分监区经过召开专门分析会,探讨如何对刘某某进行教育转化。

(1)共同分析,制定稳妥方案。在分监区召开的犯情分析会上,有民警认为刘某某的思维较为狭隘、偏激,不能换位思考,希望能够通过营造具体的场景,不知不觉让他融入角色,实现角色认同后又脱离角色,主动认识到是自己的问题并从内心深处认可缴纳罚金。沿着这一思路,分析会最终达成了一致意见,民警准备组织一次心理情景剧,并让他参演本次情景剧的主人公,通过现场体验,角色带入来达到教育转化的目的。

(2)融入角色,组织排练剧情。监区根据刘某某的实际情况,专门编写了舞台情景剧《罚金》剧本,并安排刘某某作为本剧主演。剧情大致是这样的:父亲由于儿子在监狱服刑,为了帮助儿子履行缴纳罚金义务,他上街卖红薯,儿子得知后,深受感动,浪子回头,并积极改造获得父亲入监亲情帮教的机会为故事主线, 通过参与罪犯的深情演绎,完美地再现了父子之间深厚的感情。而“父亲”在帮教中对儿子的鼓舞,更是感动温暖了在场的大多数的罪犯。

在排演的过程中,民警会指导刘某某去表演不同的角色,其间允许与其他罪犯相互讨论和交流,在《罚金》排练的过程中,民警要求大家就“通过什么样的方式给予主角更多的关心,让其感受到父爱”这个问题进行讨论,罪犯各抒己见,有的罪犯认同和主角进行心灵的对话,直接表明父亲的关心和付出;有的罪犯则认为语言缺乏说服力,坚持用实际的关爱行动去打动主角的心灵,比如说带病卖红薯赚罚金。这样的讨论活动不仅能够丰富情景剧的内容,更重要的是讨论活动让罪犯以自身角度去思考父亲对自己的关怀, 使得罪犯在排练准备过程中已感受到父爱。

(3)正式出演,实现角色代入。当探讨心理问题而陷入从理论到实际的困境时,当试图采取行动来探索刘某某的心理问题的解决方法时,采用心理情景剧的方式就能让罪犯处于开放的地位,由于不同的角色相互之间存在很多的互动,使得参与角色的罪犯不得不随机应变而不是预先计划好地采取措施。罪犯的感觉和想法会随着情景的变化,真实地、自发地浮现出来,此时他们的理性和情绪合二为一,会通过直接用当下的角色去和其他的罪犯进行互动的方式表现出来。

演出的过程中,民警协助表演者在他们所表演的行动中去表达他们的感受和心情,或者启发他们找到一种新的处理问题的方法,心理情景剧的演出可以让罪犯在当下的情景中直接表露和感受在真实生活中无法完整真实表现的内在感受。所以应该让表演者直接将情绪表露出来,尝试新的方法,例如在《罚金》的表演中,让刘某某学会如何站在认错悔过的角度看问题,理解父亲的一番用心良苦,也允许他在表演感觉孤独时有自己的独白,发泄自己的不良情绪。

(4)演出之后是,使罪犯有时间宣泄自己并相互整合。开始反思,同时通过整个心理情景剧中的相互学习,知道刚才的演出与自己的连接,以及其他罪犯的感受,并与自己生活中相似的经验联系起来,而一个罪犯的往往会触发其他同犯一些新的觉察和感受。

在阶段要求罪犯自己的感受和经验,而不要分析或者评论同犯的演出,在过程中不鼓励对事件进行分析,但鼓励认同。那些融入团体最多的成员的意见在这个时候都会被听到。同时,每名罪犯都能发现自己跟主角的异同。就是要抓住这个学习的过程,让罪犯去宣泄自己的情绪或反思,的目的也是在倾听别人的过程中将主角的经验一般化。

【教育改造成效】

在《罚金》演出之后的中,罪犯刘某某不断反思自己的改造表现,对改造中的不足进行悔过,对自己辜负父爱的行为进行忏悔,并在今后的改造中要努力劳动,争取多拿劳动报酬,以劳动报酬来缴纳罚金,争取早日出狱回归社会。这样的发言还启发了其他的罪犯,进而与自己以前和现在的经验联系起来,民警点拨大家反思自己在与父亲交往中存在的问题,并找出回报父亲的方法,并鼓励大家发表意见,相互探讨和交流。

参加演出情景剧后,刘某某的心理起了很大的变化,他在演出后主动向民警承认错误,表示将主动联系父亲,请求他的原谅,又要给他增加负担,但是,自己会通过努力劳动来争取监狱的劳动津贴,待父亲缴纳罚金后,再通过监狱寄回家里,减轻家庭的经济负担。他父亲也筹措了钱,到法院缴纳了部分罚金,并表示在后续继续履行。随后,刘某某的减刑案件经法院裁定,被依法减刑8个月。

通过对该案例的回顾,我们认为,随着罪犯焦虑、抑郁等心理问题的逐渐凸显,尤其是重刑罪犯,由于长时间的服刑生活,他们自觉不自觉地产生了监禁的人格,如果不及时采取有效措施进行干预、教育,必将产生严重的心理问题。严重的心理问题如同定时炸弹般随时爆发,不仅时刻影响着他们的心理健康,而且也对监管安全构成了严重的威胁,因此,要求我们在罪犯的教育改造中日益关注罪犯的心理健康。监狱在不断思索服刑改造这个特殊人生阶段发生的心理现象,民警也在努力地寻求和不断地探索针对有心理问题罪犯的团体辅导,也包括近几年逐渐流行的心理情景剧。

监狱的教育改造民警开始将心理情景剧运用到教育改造中,已经形成了一种有效、生动的对罪犯更有教育影响力的心理健康教育的方式,这不能不说是监狱教育改造工作发展中的一项创新之举,要继续努力使用好心理情景剧这一有效平台,在罪犯的教育改造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