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犯曾某的教育改造案例

罪犯曾某的教育改造案例缩略图

罪犯曾某的教育改造案例

案例内容
【罪犯基本情况】

罪犯曾某,男,31岁,汉族,中专文化,未婚,身高168cm,体型偏瘦,五官端正,体态正常,因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6个月,现余刑7年。

曾某出生在农村,10岁左右,父母外出躲债,将其托付给亲戚,但经常独自生活,受到欺负,感到无助。中专毕业后,在江西跟随他人做木工,后来到海口。在某酒店工作期间,与经理发生矛盾,欲辞职,又怕拿不到工资,便想偷一辆汽车,看到值班室没有人,便拿走一把车钥匙,让代驾帮其开到指定位置,在学会基本操作,准备驾车离开时,被警方逮捕。

【罪犯教育改造方案的制定和实施】

(一)服刑改造表现

该犯在年初出现皮肤过敏症,监区按规定为其治疗,并多次调换劳动岗位配合治疗,但病情一直反复,并出现不能完成劳动改造任务的情况,受到监区强化学习的处罚。曾某认为是监区针对自己,导致皮肤过敏越来越严重,在裆部出现过敏症状后,有同犯取笑他,导致不愿与人交流,人际关系紧张,同时劳动改造任务更加难以完成。最后,监区以消极劳动改造对其进行处罚,该犯不服,找监区民警理论并顶撞民警。

(二)心理与行为表现

1.咨询师观察:求助者衣着随便、眉头紧皱、情绪激动,存在敌对、焦虑情绪。

2.心理测试结果:

16PF测试结果:

乐群性

8

兴奋性

6

怀疑性

9

实验性

6

聪慧性

5

有恒性

4

幻想性

8

独立性

6

稳定性

3

敢为性

8

世故性

4

自律性

3

恃强性

8

敏感性

7

忧虑性

7

紧张性

5

SCL-90测试结果:总分为272分,阳性项大于43。

躯体化

强迫症状

人际关系敏感

抑郁

焦虑

敌对

恐怖

偏执

精神病性

其他

3.67

1.5

3.89

3.38

4.2

4

3.14

2.5

1.7

2

(三)原因分析

1.生理原因:皮肤过敏症发作,病情反复,难以治愈。

2.心理原因:缺乏家庭支持,强烈的被抛弃感,不信任他人;遇到问题习惯性外归因,存在偏执的心理防御机制;对自己缺乏认知,不能严格要求自己,又非常想得到认可。

3.社会原因:身患疾病后和不能完成劳动改造任务,得不到监区民警的理解和帮助,并进行严厉处罚,同犯中也开始疏远。

(四)评估与诊断

综合临床资料,对求助者的初步诊断是严重心理问题。诊断依据如下:第一,根据心理正常与异常三原则,该求助者主客观世界统一,精神活动协调一致,人格相对稳定,无幻觉、妄想、感知觉障碍,自知力完整,因此排除精神病性问题。第二,求助者内心冲突为常形,可排除神经症性问题。第三,该求助者的心理问题由现实因素引起,不良情绪发生泛化,持续4个月左右,社会功能严重受损,符合严重心理问题的诊断。

(五)心理矫治难点

1.心理行为问题是身体状况和现实事件综合作用的结果,对监区民警有敌对情绪,建立咨询关系难度较大。

2.长期养成的行为习惯,明显的外归因思维模式,缺乏自省能力,容易出现反复。

(六)矫治目标

1.近期目标:缓解焦虑、敌对情绪,促进躯体疾病的治疗。

2.中期目标:改善人际关系,适应正常改造生活。

3.远期目标:增强适应环境的能力,促进人格完善。

(七)矫治方案的制定和实施

1.建立关系、确定咨询目标阶段

第一次咨询:该犯认为受到不公平待遇,情绪非常激动,并对自己遇到的问题进行描述。咨询过程中,咨询师通过就坐、倒水等举动,让该犯感受到咨询师的尊重和热情,形成良好的第一印象;通过认真倾听该犯的述说,并及时反馈,让该犯感受到咨询师的积极关注。例如,在说到监区对其的处罚时,关切地询问处罚造成的后果;在该犯谈到儿时经历和体验时,咨询师应用共情技术,让该犯感觉到是被理解的。如下:

曾犯:小时候,我想做一个好孩子,但是父母把我一个人丢下,总是被人欺负,感觉无助,不能理解,甚至恨他们,为什么就不带我一起走,我还是一个10岁的孩子。

咨询师:你儿时确实遭遇了很多事情,在最需要父母呵护的年龄,要独自一个人去面对生活,而你很想把遇到的问题都处理好,但又感到无能为力,因此非常苦恼。

本次咨询,针对该犯焦虑、敌对等的情绪特点,应用尊重、热情、真诚、共情、积极关注等技术,帮助曾犯进行情绪宣泄,取得信任,并建立良好的咨询关系。

第二次咨询:在咨询的前十几分钟,曾犯仍然对自身存在的困难进行强调,并表达对今后改造生活的担忧。

曾犯:我认为监区应该带我去大医院看病,不能耽误病情,万一造成后果,还是我自己承担。再说了,我都是一个病人了,还让我劳动,还有那么多任务,真的是不考虑我的感受。

咨询师:你对监区的做法感到失望,认为应该受到特殊照顾,特别是对病情和劳动任务,感到无助。

曾犯:是这样的,其实我是一个不愿受约束的人,但又渴望得到别人的认可。这些想法都是想引起监区民警的注意,让他们知道我是一个积极改造的人(沉默1分钟)。也许这都是小时候没有人管,养成的习惯吧!

咨询师:你对自己的行为进行了分析,对自己的一些习惯难以接受,但又感觉到很无奈。

曾犯:是这样的,我很想改变,可是又不知道怎么做。

接下来,咨询师和曾犯一起制定了计划。并让曾犯回去后,回想遇到这些问题的详细想法和经过。

本次咨询,咨询师采用“求助者中心疗法”,应用了鼓励技术、情感反应技术、参与性概述等参与性技术,与曾犯进行会谈,使得其认识到自身的问题,调动了解决问题的内在动力。

2.解决问题阶段

第三次咨询:经过完成家庭作业,该犯认识到认知的偏激和不合理。为了进一步矫治,邀请该犯参加以“学宽容、能理解”为主题的人际关系类团体心理辅导活动。活动中,咨询师通过心理情境剧模拟和再现情境,促进了问题的解决。

团体心理辅导活动中,该犯主动参演情景剧,在模拟犯人和民警的冲突中,分别扮演犯人和民警,通过体验不同角色,感受思考、解决问题的方式方法。在扮演民警时,犯人扮演者的“顽固不化”“屡教不改”,让其很头疼。除了亲身感受,在其他罪犯表演过程中,曾犯也认真观察、思考。在环节,曾犯分别从不同的角色进行了分析,整理了自我认知,达到了促进自我概念与经验的和谐和重建人格的目的。

环节:

曾犯:通过这次活动,体验了不同的角色,思考问题有了新的角度,之前一直对监区有诸多要求,现在看来是不切实际的。

咨询师:在活动中,你收获了很多,也成长了,对自己的过去有了更清楚的了解。

曾犯:是这样的,要不是这次活动,我还一直生活在自己的世界中。原来想一件事容易,做好一件事就难上难了,就像对监区警官的要求一样,自己都很难静下心来,耐心细致地解决问题,更何况,警官每天有那么多事情要做。

3.巩固阶段

第四次咨询:本次咨询主要是对前三次咨询和团体心理辅导活动的回顾,强化其在这些过程中的收获,鼓励在生活中要时刻用积极向上的心态与人交往,并树立自我完善的目标。一是在认知方面,更加客观和具有辩证性;二是人际交往方面,能多角度思考问题;三是正确看待遇到的困难和挫折;四是对身体健康和心理健康的重要性和相互作用认识的强化。

【教育改造成效】

经过咨询,曾犯在认知、情绪、行为等方面发生了积极的转变,一是能够服从监区管理,正常参加服刑改造,基本消除了焦虑、敌对情绪;二是人际关系得到改善,朋友多了,适应能力得到提升;三是积极参加各项活动,主动为他人着想,与他人和睦相处;四是和家人取得联系,关系得到缓和。

这一成效还体现在心理测试结果上,如下表所示:

躯体化

强迫症状

人际关系敏感

抑郁

焦虑

敌对

恐怖

偏执

精神病性

其他

1.33

1.2

1.44

1.62

1.8

2.17

1.29

1.67

1.3

1.14

SCL-90测试结果:总分为132分,阳性项小于43,减分率为51%,咨询效果明显。

小结:本案例对出现人际关系紧张、焦虑、敌对等情绪罪犯的教育改造进行了有效的探索。这类罪犯具有涉及面广、改造难度大、易反复等特点,我们必须在尊重和信任的基础上,注重每个罪犯的个性特征,全面了解罪犯的心理过程,制定有针对性的教育改造方案,同时也要帮助其自我成长和完善,才能在改造中达到有的放矢,事半功倍的效果,从而达到教育改造罪犯的目的。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