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刑人员阎某个案管理案例

服刑人员阎某个案管理案例缩略图

服刑人员阎某个案管理案例

案例内容
【罪犯基本情况】

阎某,男,1980年出生,山西人,汉族,小学文化程度。2010年因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1万元。累犯。2013年获减刑十个月,2016年获减刑一年五个月。2017年得知父亲患有腰间盘突出住院治疗有很深的内疚感,流露出轻生的想法,有较强的自杀倾向。

【罪犯教育改造方案的制定和实施】

(一)矫治原因

阎某2010年入监服刑改造,入监以来,表现积极,监区民警按排其打扫卫生。有一次民警找其谈话,阎某声泪俱下,说父亲患有腰间盘突出住院治疗,自己犯罪给家人带来严重负担,活着真没意思,还不如死了算了。民警发现阎某整个人的精神状态倦怠,痛苦,烦躁,焦虑无奈。经同监舍的服刑人员反映,平常阎某沉默寡言,喜欢独来独往。最近阎某一晚上三到四回厕所,在监舍有小声抽泣等反常现象。

(二)个人史和家庭史

阎某出生于农村。1992年,阎某12岁时,母亲患哮喘病去世,当年阎某小学未毕业,辍学在家,父亲身体不好,还得照顾年迈的奶奶,家庭经济状况较差。阎某长大后一直在外打工,2007年因犯盗窃罪判刑1年1月,出狱后一直在外流浪,2009年先后4次入室盗窃获刑10年。

(三)心理测试

对阎某做了SAS和SDS心理测试,显示中度焦虑和轻度抑郁情绪。SCL-90测试,抑郁、焦虑因子分别为3.2和2.4,显示抑郁、焦虑症状显著,人际关系因子分为1.4,显示阎某有轻度人际关系障碍。 

(四)教育矫治的难点

1.性格因素。阎某的性格内向,不善于言语,遇到事情,总是把事情想的很坏,不做客观分析,性格偏执,爱钻牛角尖。在教育过程中,可以感到阎某情绪上的抵触,需要逐步多次谈话教育,渐渐与阎某建立良好的关系,引导教育。

2.认知因素。文化程度低,辨别是非能力差;刑期十年,两次犯罪长期和社会脱离。虽然在他入监前都年龄不小,但文化层次太低,没很深的社会经验,观念陈旧,思维不开阔。教育过程中要耐心和细致,深入浅出的教育阎某。

3.家庭因素。阎某12岁时母亲去世,一直与父亲相依生活,对父亲有浓厚的亲情。入狱的残酷现实,使其产生了强烈的困惑和自卑。他时常自责,也因此懊悔,担心亲情关系疏远,担心家庭经济困难,当知道父亲有病住院的负性生活事件,更是雪上加霜,进而形成心理疾病。

4.心理因素。阎某自卑心理严重,喜欢从阴暗面看问题,出现负性生活事件时焦虑不安,缺乏自我纠错的能力,在改造过程中习惯以自杀相威胁。

(五)矫治方案

根据阎某心理、犯罪经历、家庭背景、人际关系和现实表现等综合分析,制定了心理矫治方案。

1.加强教育,稳定思想防范意外。对其采取严谨的包控措施,并要求互监组成员及时汇报阎某的情绪和行为表现,不给阎某自杀提供任何机会。谈话中让阎某充分宣泄情绪,缓解阎某的心理压力,我耐心倾听,并给予其情感上的支持,表达理解和关怀。阎某的情绪暂时稳定,适时进行生命观的教育。

2.心理干预,改变认知修通理念。

第一步:心理诊断。向阎某介绍合理情绪疗法以及有关的“ABC”理论的原理。根据ABC理论,诱发事件A:父亲患有腰间盘突出住院治疗,家庭经济的困境;不良情绪C:活着真没意思、心烦、焦虑;不合理信念B:父亲病重就不想活了,这真是太糟糕了。依据“ABC”理论,分析阎某内心存在两种不合理信念:第一,过分概括化。当生活中发生了几件不如意的事时,阎某便认为自己犯罪给家人带来负担,活着真没意思,感到生活没有意义。第二,糟糕至极。阎某面对父亲患有腰间盘突出住院治疗、家庭经济困境等问题,没有作理性的分析,努力想办法解决问题,而感到是一场灾难,进而转向对内攻击——选择自杀,他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解脱自己,以达到逃避现实的目的。

第二步:领悟阶段。让阎某对自己的不合理信念进行认真思考,目的是领悟自己的问题和不合理信念的关系,使他痛苦的并不是父亲患有腰间盘突出住院治疗、家庭经济的困境、欠了其他服刑人员两条烟事件本身,而是他对事件的看法和信念。通过多次交流后,帮助阎某分析:(1)想自杀是一种逃避责任的行为,是不想承担起做儿子的责任;(2)父亲患有腰间盘突出住院治疗,跟前有弟弟和妹妹照顾,你的孝心父亲能感觉得到,你的犯罪给家人造成了伤害,你要做的是现在和将来用自己的行动去补偿;(3)你不仅有父亲,还有弟妹,父亲盼望你早点回家,早点承担起做儿子的责任。 

第三步:修通阶段。通过与阎某的不合理信念辩论,逐渐使他认识到影响自己情绪的因素并不是发生在自身的不幸经历和事件本身,而是自己对事件的看法和态度,使阎某的症状得以消除,从而接受这一理论。

3.亲情帮教,理顺冲突事理澄清。

让阎某与父亲和妹妹联系,进行亲情帮教。教育阎某,第一,要正视现实,既来之则安之,面对现实,悔过自新。第二,父亲病重,你要做的是现在和将来用怎样的行动去补偿?第三、对其实施了“感恩父亲节,爱就大声说”计划,安排其在父亲节当日与父亲亲情通话,教育阎某做孝心表达以及自己内心想法,向父亲做未来的人生规划,使其尽展人生希冀和梦想,取得父亲交口称赞,这个计划使其获得了改造动力。

4.团体心理,寓教于乐平复心灵。

利用团体心理辅导活动,调适心态,缓解阎某压力。第一,结合沁水监狱“与善同行”教育系列做“做善操”环节,通过“感恩”、“国家”、“重头再来”手语操使阎某得到感化,内心深处得到触动。第二、2017年监区组织“调整心态、牵手和谐”心理健康教育活动,通过“大风吹”、“招呼可以这样打”、“影响轮”和“爱就大声说”四阶段的活动,及时调整阎某的改造心态,扭转自己单向的“不看好、不积极”的消极观点。第三,结合省局“认罪、悔罪、赎罪”在刑意识教育活动,监狱开展了心理情景剧创作,阎某作为剧务人员参与其中,所编演情节剧《回头是岸》获得省局二等奖和最佳指导奖,他在这个活动中深刻认知了犯罪的危害和积极改造的前途。

5.辅助教育,改变自我快乐前行。

第一,结合监狱一监一品“善”文化教育,给阎某下发“善”文化读本,辅导其学习《论语》、《孟子》、《了凡四训》、《百家姓》、《弟子规》,使其充实自己,将刑期当学期。第二,学会倾诉。遇到心情不好时找同犯或监狱心理咨询师倾诉,建立起自己的安全系统,保持良好的心态,积极投入改造。

第三,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制定切实可行的改造计划,当你实现自己制定的一个又一个计划时,你就会变得自信、成熟,心情自然就会变得轻松愉快。 

6.表扬鼓励,指明方向演绎新生。

通过这一系列心理干预和思想教育,一向抑郁懒散、消极悲观的阎某脸上出现了久违的笑容,在完成自己劳动任务的基础上,还能够帮助他人干一些活。我敏感地捕捉到这些细微的变化,对阎某的所有进步都适时地当众给予表扬和肯定,每当此时他都表现出了腼腆和对新生的渴望,我又及时提议在奖惩会上给予了加分奖励,把给他的鼓励和信心持续跟进。

【教育改造成效】

通过一步步鼓励和多次心理辅导,阎某有了明显转变,能主动向他人表达自己的不良情绪,不再采取压抑的方法,每天过的较充实,心情愉快多了。在对阎某进行正面积极鼓励的基础上,进一步引导其将此次的认识转变扩展到生活的其他领域中;鼓励自己正确对待改造问题,深刻领会“人不是被事情本身所困扰,而是被其对事情的看法所困扰”的含义,矫治目标基本达到。

通过教育改造手段治本施策重在攻心、矫治施教细化因人的新实践,从罪犯的心理层面缓解其抑郁的心态,改变其恶性和惰性,发掘其善性和良性,才能达到监狱从根本上改造人的宗旨,真正实现教育改造目标。我认为把教育改造目标化、个性化、综合化、批量化,才能达到教育改造的最大化、最优化,为监狱的安全稳定作出贡献。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