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例暴力型罪犯的心理矫治个案

一例暴力型罪犯的心理矫治个案缩略图

一例暴力型罪犯的心理矫治个案

案例内容
【罪犯基本情况】

1.人口学资料:徐某,男姓,1985年生,身高1米9,身强体壮,精力旺盛、充沛,小学文化程度,汉族,浙江人,职业农民、曾个体经商,离异。

2.家庭情况:家有一个妹妹,关系一般,较少联系;一个儿子(15岁)判给前妻抚养;前妻与其2015年协议离婚;父母双亡。

3.成长经历:3岁时,母亲因病去世;8岁时,父亲因犯罪坐牢,17岁时,父亲刚刑满的第二年触电而亡;成长中基本上随爷爷、奶奶生活长大;12岁读书期间,曾瞒着爷爷、奶奶跟别人到赌场打杂赚零花钱用;14岁辍学后,开始真正进入社会,曾学过修车、理发、开网吧、卖饮料等杂务。2011年,因贩卖毒品被判刑六个月,在温岭看守所改造。2012年4月,因贩卖毒品、故意毁坏财物、容留他人吸毒罪,被判刑十五年,2013年8月21日,投入浙江省第一监狱改造。2014年、2015年,被分监区列入顽危犯(行凶类)及重点教育转化对象。

4.身体状况:总体上身强力壮,徐某目前比较关注自己有轻度的慢性颈椎疾病。

【罪犯教育改造方案的制定和实施】

1.全面了解罪犯改造表现

遵规守纪意识、改造态度、环境适应能力差,不良习气重,言行缺乏自控、自律,情绪波动性大,易怒、易冲动,常因生活琐事与同犯争吵,劳动较懒散,怕吃苦、好安逸,以身材太高为由,不愿在车位上劳动,只愿在流水线上打杂、剪线头等。2014年1月13日晚,大家在分监区大厅看电视新闻时,徐某曾突然快速走到同犯蒋某身后,挥拳打其脸部、后脑数拳,他犯劝解拉开过程中,徐某仍有动手、冲打蒋犯。他犯反映其调疆改造意向强烈。2014年、2015年均被列入分监区重点控制和教育转化对象。

2.了解罪犯主观世界

(1)心理测试:2013年9月18日罪犯个性测验(1.0正式版)测试报告:内外倾51分、同情心57分、从属性60分、戒备心57分、冲动性63分、变态心理59分,其它正常分。表明徐某无明显内外向特征,同情心较高,易受感动,且依赖性较强,性情冲动,易感情用事,且戒备心较高,有较强的变态心理倾向。

(2)入监心理评估(2010版):徐某不良习气较重,脾气暴躁,暴力倾向明显,自控意识和能力较差。

(3)徐某自述:自小母亲去世,父亲除了打骂,无更好的教育方式,8岁时父亲坐牢,刑释的第二年触电身亡,对父母的印象自称不深,谈不上有感情。成长中,多与爷爷、奶奶生活一起,他们比较溺爱,约束较少,这也造就了自己不好好读书而过早的混入社会,养成诸多不良习气。兄妹情感小时较深,但自己混入社会后,忙于自己的事情,对其不太管,后来觉得她也养成一些不良习气时,管了也收效甚微。自己这次犯罪入狱后,不知其去向,无音讯、无联系。夫妻关系一般,相互间信任度缺乏,与岳父母关系尚可。1月13日之所以违规打架,一是前几天,妻子来信说:岳父近日因病突然去世,内心深感痛苦和难受,觉得自己无能,帮不上忙,心理烦躁;二是当天晚上吃年糕,新犯金某不够吃,杂务犯蒋某却不愿加给他,有欺负新犯行为,而自己在入监初期也曾遇到类似情况,所以触景生情,产生愤恨想教训他。对于调监改造意向,徐某称:主要是自己系累犯,减刑中卡幅度较多,听说新疆那边不卡幅度;另外,是想远家远点,到更艰苦的环境中去锻炼。交流、沟通中,徐某曾流下忏悔的眼泪,表示愿向蒋犯当面道歉。

3.谨慎地分析评估

通过多次交流、沟通及阅档、观察、他人了解等资料收集,经分析认为徐某不良习气较多,脾气暴躁,暴力倾向明显,自控意识和自控能力较差的根源主要成因为以下几点:1、徐某的心理年龄较明显滞后于他的生理年龄,俗称“大小孩”,遇挫折易出现退行行为,以儿时的处理方式去处理生活中的问题和矛盾;2、徐某过早的离开父母,缺乏来之家庭的温馨和正确的教育引导,且文化程度低、读书少,其认知和处事及化解问题能力较差;3、过早的进入社会,所结识的朋友层次低,属“酒肉”朋友、不务正业多,养成不良习气和哥们义气;4、成长中负性事件多,父亲坐牢、母亲早死、读书成绩差,被人轻视,养成人格缺乏和过于自卑心理;5、人高马大、身强力壮,不易受他人欺负,久而久之,产生内心优越感强,遇挫折和问题时,过于自尊和逞强好胜心理占上风,出于面子易强势而发生冲动行为;6、作为累犯、毒再犯受减刑政策影响,造成其不能安心改造,产生调疆想法,并受别人影响,易选择非正常、非理性的手段来达到自身目的;7、夫妻不和,亲情支持和社会支持系统欠缺等因素所造成的烦躁情绪和不良心理,所造成的冲动行为。

4.咨询、干预过程

(1)收集资料。了解徐某的成长史、犯罪过程,并结合罪犯个性测验(1·0正式版)测试报告加以分析,从而更加科学、全面地认识徐某,理解徐某其不良行为、个性特征所形成的深层原因。

(2)建立良好的咨询关系。为了更好地与其建立良好的咨询或教育转化关系,本人运用心理学参与性技术,通过倾听、共情、真诚等技能与其交流、沟通,让其感受到自己被尊重、被接纳,彼此间有一种温馨和信任的体验,从而拉近彼此间心理距离。过程中,对徐某生活上给予关心,管理上要求从严,及时提醒徐某的不足之处、促其修正,并积极关注徐某的闪光点,予以强化,促其言行中正能量的提升。

(3)提高其认知,促进其正确地面对现实。采用“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方式,一方面用情感唤醒其良知,软化其心肠,使其懂得如何做人,如何跟人交往等;另一方面以事说理,提高其认知水平,帮助他澄清一些不合理信念,建立其新的合理信念和生活、改造目标。如:徐某为了不卡减刑幅度,想调新疆改造,所以,在此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对于调疆改造,本人在理解的基础上,肯定其这种想法的积极一面,说明其对自己是负责的,但在新疆改造也需要遵规守纪,否则事与愿违、得不偿失,徐某称:到那边自己会好好改造的。我说:作为警官,我们希望每一名犯人,都能通过自身努力,早日新生。你说到了新疆,就会好好改造,那为什么不能现在就好好改造,再通过正常的途经来反映自己的想法呢?你这样做,如偏不给你调,怎么办?或既是调了,但你为此所付出的代价,值得吗?这与你想多减刑的初衷相符吗?况且,调监改造,不是你我,甚至监狱所能决定的,这是国家行为…。通过这种情感式交流和探讨,让徐某逐步认识到自己原有的想法和做法的不可取性。

(4)建立新的社会支持系统。改造中,徐某亲情上缺乏支持,跟亲人缺乏联系,其妻虽有信件来往,但其内容责怪成份较多,还常带有与其离婚之想法,这也给加重了他的情绪波动和悲伤、痛苦感。另外,徐某的粗暴脾气、消极行为和不良习气也造成了自身的人际关系紧张,同犯中较少人愿意主动地与其交往,有的甚至避而远之。为促进其心理支持系统的重新建立,更好地让他融入到分监区改造集体,在平常集体教育和点名中,尽可能的给予其支持,及时肯定他积极面,并要求骨干犯和心理互助组成员多与其接触,做好劝导和监督,增强其归属感和安全感。

(5)加强情绪管控。咨询和疏导中,运用合理情绪疗法,让其理解和明白:人的情绪不是由某个诱发事件的本身所引起,而是由经历了这一事件的人对这一事件的解释和评价所引起的。理论的不断灌输和探讨,逐步让徐某在人际矛盾或心理冲突中能冷静和理性,懂得包容和礼让,避免偏激和冲动行为发生。

【教育改造成效】

1.咨询效果评估

徐某经二年多,共计十一次的心理咨询或咨询式谈心教育,目前能安心改造,情绪稳定,劳动积极,主动要求参加分监区的公益劳动,改造信心有了明显增强,在去年与妻子离婚中,能理性对待,并站在对方角度思考问题,在去年监狱组织的“立标杆、树典型,平安护航G20”劳动竞赛中,因进步明显、成绩较好,无违规违纪行为发生,被监狱评为“劳动标兵”奖励。

其身边同犯反映:徐某已从过去不懂事,令人头痛的“傻大个、大小孩”变成了现在有一定责任和担当的改造积极分子。

2.民警的思考与体会

(1)通过该案例的成功转化,让我更深刻地理解了“世上没有不可救的生命,也没有不可教的人才,只有教育是否得法。方法选对了,不管是什么样的人,都可以教育成才。”这句话的含义。懂得了再难转化的犯人,只要自己用心、方法对头和对自己有信心,都能迎刃而解。

(2)要富有爱心和耐心。徐某恶习深,不良习气多,要转化他,转化他确实有较大的难度。如果缺乏爱心和耐心,患者就不会感受到你的诚意,就可能事倍功半,坚持不下来,从而半途而废。记的有一次咨询式谈心中,徐某很真诚地跟我说:汪警官,以前你跟我说的话,我有时不以为然,甚至觉得好笑,但现在想想,其实都是有道理的…。他能当面跟我说出这样的心里话,说明自己的努力和爱心已换取了他的真心,也说明了他已从我的谈话中领悟到一些真谛。

(3)积极关注和中立原则的重要性。改造中,徐某由于表现较差,自控能力和自律意识,常有违规违纪,与同犯发生争吵,造成人际关系紧张,是个令人讨厌的“家伙”,但作为心理咨询师一定要保持自己看问题的中立性,要用积极的心态和目光去看待每一个个体,要有同理心去站在对方的角度去思考和理解其行为背后的深层原因,不能人云亦云、随波逐流。咨询过程中,本人始终觉得:徐某虽然恶习较多,脾气粗暴,但其本质并不坏,只是过去缺乏正确的教育与引导,在做人的理念上和认知上有较大的欠缺而已。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