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犯邹某的教育矫治个案

罪犯邹某的教育矫治个案缩略图

罪犯邹某的教育矫治个案

案例内容
【罪犯基本情况】

邹某,男,1968年生,汉族,高中文化,离异,因走私、贩卖、运输毒品罪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刑期自2014年起,同年2月投入监狱服刑改造。邹某自入监以来拒不认罪,经常脱离互监组,擅自行动,监规纪律意识极为淡薄,脱逃倾向明显,2017年3月被监狱列为危险犯,纳入危险犯管理和教育。

【罪犯教育改造方案的制定和实施】

(一)人生经历及个性特点:

邹某高中毕业,对考取的专业不满意,未去上大学,且未提交申请,不能再次参加高考,多次反映未果,遂对社会产生了怨恨,人生观价值观开始扭曲,并产生报复社会的心理。经历人生挫折后进一步对社会抱有怀疑的态度,做事斤斤计较,易冲动,不计后果。1996年因抢劫、抢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十年,在重庆某监狱服刑,2008年刑释后回家跟家人经商,其父亲早已去世,与家中母亲关系最好,其母亲年老多病,十分挂念家中母亲。

(二)入监后的现实表现:

邹某2014年2月入监接受入监教育集训,2014年5月分流考核合格,被分流至九监区服刑改造。在九监区服刑改造期间经常借口鼻子不舒服、胸口疼、胃疼等理由逃避劳动,并坚持认为自己是被人利用、陷害,自认为无罪,曾连续5个月考核分在12分以下。2016年8月减为无期徒刑,获减刑后改造表现转变不明显。邹某于2016年10月调入八监区服刑改造,自称胃疼,吃不得硬东西,擦鼻子时会带有血块,自认为是得了鼻癌,监区警官将其带至监狱医院检查,未发现异常。邹某认为是监狱医院的仪器设施、技术不够先进,希望能到设施、技术较好的社会医院进行全面检查。日常与他犯沟通较少,防备心理明显,常散布“活不出监狱”的言论。

(三)教育转化突破口

1.邹某平时爱好看书写字,并作有读书笔记,且有写日记的习惯,有较强的学习求知欲望,可以鼓励邹某参加监狱的书画、写作兴趣小组;

2.邹某十分重视家人亲情,并相信因果报应,可以运用亲情因素对邹某进行教育感化。

(四)教育转化中的难点

1.邹某曾入监服刑十三年,对监狱的管理制度较为熟悉,有较强的防御心理;

2.邹某对判决有意见,认为自己是受他人利用、陷害的,不服从判决,入监后一直在写申诉书;

3.刑期长,原判刑期死缓(现为无期徒刑),坚持认为自己得了不治之症,且确实有肠胃疾病,经常发作,易造成心理、情绪上的波动,改造信心不足;

4.家中母亲年事已高,身体不好,给邹某造成一定思想负担,对正常的改造影响较大。

(五)制定教育转化方案

鉴于以上分析,并结合罪犯邹某的现实改造表现,责任警察决定对症下药,制定详细的教育转化方案,让邹某尽快放下包袱,放弃申诉念头,早日认罪悔罪并投入到正常的改造中去。

首先,经邹某认可,为其制定了服刑改造计划:

近期计划(时间为6个月内)

1.督促邹某严格遵守各项监规纪律,认真参加“三课”学习;

2.牢固树立罪犯身份意识,尊重警官、服从管教,讲究文明礼貌,与周围的罪犯和睦相处;

3.调整心态,根据自己刑期制定合理的服刑改造计划,尽快树立改造信心;

4.通过对罪犯邹某女儿的帮助,解决邹某的后顾之忧,缓解其心理压力,使其能安心改造;

5.安排邹某到监狱医院检查,了解身体的实际状况,按照医生的指导服药治疗,根据身体情况不定时地带至监狱医院进行复查,缓解其对身体疾病的担心程度;

6.责任警察做好邹某的个别教育谈话工作,与其加强沟通,详细了解邹某的真实想法,帮助其克服自卑心理,改变易冲动的个性,树立改造信心,增强受挫能力,消除或降低焦虑程度,及时对其进行心理疏导和宣泄,对邹某的积极面给予肯定,鼓励其多参加集体活动。

中期计划(时间为半年至改判有期徒刑后)

1.对邹某适时开展思想教育,对其讲解有关贩卖毒品罪的认定和量刑幅度如何确定,贩毒对社会的危害,以及减刑政策等知识,对其进行积极的法律政策引导;

2.通过在邹某的努力,在得到首次减刑时,借此机会鼓励邹某,帮助其树立改造信心;

3.在经济上为邹某争取困难补助,同时鼓励邹某努力劳动,争取获得更多的劳动报酬,做到自食其力;

长期计划(时间为改判有期徒刑后至刑满释放)

1.通过裁定减刑后,帮助邹某树立改造目标,激发动力,积极参加劳动,并努力完成劳动任务,多获表扬记功,争取多减刑,早日回归社会,回到家人身边;

2.通过思想教育,使邹某彻底与旧我决裂,认清形势,改掉自身陋习和错误的思想认识,用辛勤劳动的汗水洗涤心灵的污垢,满怀新的希望,走向新生;

3.督促邹某提高自身素养,培养健康的心理,加强学习法律知识和职业技能,为刑释后的生活奠定基础。同时,化解邹某对法院和社会的仇恨,做到把刑期当学期,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其次,针对罪犯邹某制定具体的教育转化方案

心理测试情况及分析:

人身危险程度检测(RW)测试情况:得分55分,危险程度适中,改造难度适中;结合其日常表现,虽然邹某对犯罪认识不尽到位,但人身危险程度总体处于相对稳定状态。

艾森克人格测验(EPQ)测试情况:内外向E得分55分,神经质N,得分61分,精神质P得分44分,掩饰性L得分44分。主要个性特征表现为性格内外向倾向不明显,但对自己要求过于严格,情绪稳定性低,易出现焦虑、抑郁情绪。

90项症状清单(SCL-90)测试情况:邹某的躯体化、强迫症状两个因子得分较高,分别达到了2.25和2.3。表明邹某在躯体方面容易出现心血管、肠胃道、呼吸不适等症状,在强迫症状方面会因过于追求完美造成行为和思想上的困扰。

根据对邹某的分析,结合邹某改造计划制定具体措施并组织实施。

1.积极开展心理咨询,利用身心放松训练,使邹某身心得以放松,减轻其对警察的防备心理,作有针对性的个别谈话,了解其真实想法,帮助其疏导心理的困扰和担忧;鼓励邹某加强学习,提高自己的法律素养和认知水平。

2.关心邹某的病情,用行动感化邹某。邹某反映自己肠胃不好,吃了过硬、过冷的东西就会胃疼,目前监狱每天的早点为面条米线,吃了会出现胃不舒服的情况,希望可以使用自己在监狱物资供应站购买的麦片等食品。根据邹某现实身体状况,其所提想法属正常范围,经监区同意,责任警察带邹某到监狱超市购买到了其需要的物品。以帮助其解决实际生活中的一些问题;另外,加强对邹某的监规纪律要求,严格按照监区就餐时间就餐。

3.采用倾听法,使邹某“顺其自然”的表露自己的真实想法。通过与邹某的多次谈话了解到:邹某十分关心家中母亲的身体状况,只是家人在四川,距离太远,来亲情会见太不方便,联系只有通过亲情电话和书信,希望能及时收到家人的来信。责任警察在邹某家人前来会见结束后,与家人将其现阶段的改造情况做了沟通交流,希望家人能够多与邹某多有书信往来,利用亲情的力量帮助其安心改造,家人也表示会积极的配合监狱做好关于邹某的教育转化。有了亲情的关怀,邹某逐步走出了自我的“封闭”,人也乐观了许多。

4.邹某坚持认为自己是被人利用了,才从事犯罪活动的,就是因为自己太轻易的相信别人,所以现在不愿轻易相信他人,觉得别人不会平白无故的对自己好。针对其此种极端想法,警察在日常的管理过程中,尽可能的关注邹某的思想动态,照顾其内心感受,做一个忠实的“听众”,并在合适的时机开展针对性的个别教育谈话。在日常谈话中,用政策进行教育、用真情去感化,逐步建立对警察的信任。

【教育改造成效】

经过7个多月的教育转化,罪犯邹某的改造积极性有了较大的转变,在监舍能与他犯主动交流,据邹某监舍成员反映,邹某能够乐观接受别人的意见,平时爱看书,还喜欢和他犯自己的收获。现阶段罪犯邹某能够积极遵守监规纪律,努力完成日常劳动任务,与他犯关系也得到极大的改善,他希望通过自己的积极改造争取多减刑,早日回归家庭。目前,经监狱评估,邹某教育转化成效显著,已符合危险犯转化(撤销)条件,并于近期对其危险犯管理进行撤销,纳入正常罪犯管理教育。邹某表示对未来的改造充满信心。

通过这个案例,警察深刻体会到:教育转化罪犯,如果只是空洞讲道理或谈政策,只能得到罪犯表面上的服从,并不能真正地让其转变态度,心服口服。要想达到预期的教育效果,就必须通过耐心地劝导说服、亲情感化和普法教育等多种手段,了解罪犯真实的想法,站在罪犯的立场上,从他们的角度来看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教育罪犯就是要去帮助他们更清楚地看待问题,进一步做出理智的选择,这样的教育方式,罪犯才更容易接受,态度和观念变起来也才更快,教育转化成效才会更显著。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