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顽固服刑人员陈某的矫治个案

老年顽固服刑人员陈某的矫治个案缩略图

老年顽固服刑人员陈某的矫治个案

案例内容
【罪犯基本情况】

服刑人员陈某,1954年8月2日出生,浙江省台州市人,初中文化,已婚,育有1子1女,有过1次前科。2008年2月因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被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无期徒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妻子是本案同案犯,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目前在上海市女子监狱服刑。陈某于2008年5月23日调入上海市提篮桥监狱服刑。

【罪犯教育改造方案的制定和实施】

1.犯因分析

(1)成长过程。陈某出生浙江农村,父母都是农民,家中兄弟3人,其排行老大,因家庭比较贫困,从小就担负起照顾家庭的重任,养成了强势、独立的性格特征。艰苦的家庭条件使得陈某非常渴望得到物质满足,总想着有一天能挣到很多钱,改变自己和家人的处境。

(2)社会经历: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但头脑灵活、努力上进,认为付出努力总会得到回报。经商经历丰富,对金钱相当重视,年轻时在生意场上遭到过合伙人欺骗,合伙人卷钱跑路。自此以后,为人谨慎小心,认为万事只能靠自己,不再轻易相信别人,对别人有较强防备心理。由于具有不错的生意头脑,后来生意又做得顺风顺水,便盲目自信,不断放纵自己的欲望,喜欢铤而走险,自以为做事稳妥,万事牢靠,对法律的无视最终使其走上了犯罪道路。

2.入监改造表现

入监初期,陈某尚能服从民警管理,各方面表现都不错。但随着年龄增长,身体状况逐渐变差,出现多种慢性疾病。监区多次带其去总医院就诊,医生明确告知其是属于老年慢性病,但其认为医院敷衍了事,与监区串通一气,不肯给予充分治疗。陈某从此就以身体状况恶化埋怨监狱没有很好地给其医治,导致如今疾病缠身,每每谈及此事便咬牙切齿,急火攻心,对民警的处事态度不满,拒绝民警的教育谈话,并在周记中表露出轻生的想法。

3.心理行为表现

陈某的心理测试表明,其敏感多疑、偏执、以自我为中心,人际关系较差,且有中度的抑郁焦虑情绪。在改造生活中,陈某喜欢独处,经常怀疑同犯说自己不好,很少与其他服刑人员沟通交流,对民警也充满不信任,在与民警谈话也不愿表露真心。

4.教育矫治难点

(1)认知因素:陈某将自身慢性病的产生归因到监狱,自认为走到这一步皆由监狱的故意刁难造成的。随着反复遇到一些改造上的挫折,陈某的臆想开始泛化,认为监狱在有意的针对他,致使其对监狱有较强的敌对情绪。

(2)性格因素:陈某性格偏执,对事物自有一套自己的看法和说辞,且防备心理强,不轻易相信他人,对监狱和民警的不信任感较强。

(3)社会经历因素:陈某社会经历丰富且有过服刑经历,对周围事物观察透彻,消极改造的方式方法多样,懂得自我保全,其以身患疾病为由,不断出各种求医诉求。

(4)刑期因素:随着刑事政策的变化,陈某的减刑间隔期延长,减刑幅度减小,导致其减刑预期落空,陈某的心境变差,难以调动改造积极性。

5.矫治方案

鉴于以上分析,制定详细的教育矫治方案,循序渐进对陈某开展矫治,以达到良好的矫治效果。

(1)严格管控,消除监管安全隐患。限定陈某的活动区域,加强对劳动现场的管理,不准其从事零星劳动,禁止接触危险工具。重点检查陈某书信来往,对亲情电话,每月会见实行实时监听,随时了解想法,判断思想动态。同时通过与陈某关系较好且积极改造的服刑人员王某,及时了解陈某的思想动态并适时进行劝导。

(2)破解危机,建立良好的信任关系。陪同陈某去卫生所,总医院就诊,请医生为陈某详细讲解其病情、病因、治疗过程和结果,使其得到信服的答案,从而消除对监狱的误解和疑虑。考虑到老年服刑人员心理特点,从关心其身体和刑期的角度入手,并寻找一些陈某感兴趣的话题,拉近与陈某的心理距离,使其感受到民警对他的关注,从而逐渐产生信任感。

(3)心理辅导,缓解焦虑并重构合理认知。陈某长期处于疑病的焦虑状态,其日常改造的焦点放在“感知病痛”上,导致焦虑情绪明显并伴有失眠症状。利用监狱心理健康指导中心的身心反馈系统以及冥想系统,进行一个阶段的放松治疗,使其能够熟练掌握和运用放松方法,达到缓解焦虑的作用。

基于陈某防备心理强,很难向咨询师敞开内心的客观事实,运用沙盘疗法,了解陈某的心理活动,通过对沙盘的探讨,拉近心理距离,为开展认知重构打下基础。通过前期的铺垫,在取得陈某的信任后,开始探讨陈某在改造中遇到的问题和困扰,以人际交往中与民警的沟通为例,假设多种情境,让其回答在这种情境下的自己可能出现的态度,看法和处理方式,找出其不合理认知并进行质疑,以使其改变负性核心信念,进而重构合理认知。

(4)真诚相待,化解误会,实现矫治突破。

陈某在与民警的交流中表达了不解和失望。他觉得以前的改造一直循规蹈矩,从来没有做过出格的事情,怎么突然就变成了监狱重点关注的对象,民警处处都盯着自己。通过他的讲述民警明白其对于监狱的对抗情绪是如何产生的。随即告诉他,监区当时是出于保护你的想法才把你作为重点对象对待,因为知道你的病可能无法得到根治,但是只要护理得当,并不会给以后回归社会造成太大的困扰。陈某听完眼中也有些许湿润,默默点了点头。

民警让其去仔细回想,过去一年是不是因自己疑心太重,缺少与民警进行沟通交流,才导致了现在的局面。陈某回到房间里坐着一言不发,大约半小时后又主动找到民警表示:“警官,谢谢您,我的病情是不是真的没有大问题?”民警回答道:“病不能说肯定没有问题,但是医生的诊断结果表示问题不大,所以请相信自己的身体,也相信我们民警的执法。”陈某一听心理防御崩溃,眼泛泪光说道:“谢谢您,您放心,在我接下来的改造中,只要您在,不对,不管谁在,我都会好好改造的,您放心。”

(5)亲情帮教,因势利导,巩固矫治效果

陈某与其女儿关系较好,但由于女儿工作较忙,一年可能也就接见一次,在其女儿接见后的那段时间陈某改造积极性明显上升,心态好转,对未来充满希望。因此,民警通过联系其家人,希望其女儿能够定期来监会见,帮助陈某矫正不良心态,树立康复信心,重燃生活期望。同时在其女儿接见后,加强沟通交流,进行积极暗示,在信任关系稳固的基础上,民警的教育会潜移默化的影响罪犯心态。

6.预期矫治目标

(1)建立与民警的信任关系,改善与其他服刑人员的人际关系,明确在刑意识,遵守监规纪律。

(2)帮助陈某正确认识自身身体状况,消除其对疾病的过分担忧心理,加强身体锻炼,提高身体素质,积极投入改造。

(3)缓解负面情绪,重构合理认知,建立健全人格,正确认识今后生活,增强对未来生活的信心。

【教育改造成效】

陈某目前表现良好,遇到问题能够主动与民警沟通,在改造生活中与其他服刑人员的关系也得到显著改善,对于身体疾病有了正确的认识,能够按照医嘱服药和康复,身体和心理状况都有了一定的改善。同时也认识到了之前的消极改造行为的错误,现在能够按照监狱的各项要求完成改造任务,对于减刑以及回归社会后的生活充满期待。

从最初拒绝与民警交流到最后的互相信任,我用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看到陈某从起初的情绪异常波动到现在的和谐稳定,内心深处还是非常欣慰的。在目前的改造形势下,服刑人员非常容易受到社会外在因素的影响,而且维权意识比社会人更强、更直接。特别是一些身体上患过病或正在患病的罪犯对于自身的健康状况尤为看重,当得不到明确的医疗结果时,负面情绪容易蔓延到日常改造生活中。如何让服刑人员相信监狱医疗机构的诊断?如何使得服刑人员在疾病中情绪得到适当的发泄?这对于此类服刑人员的教育管理至关重要。民警在开展此类服刑人员的教育矫治工作中,一定要抓住要点,加强关心,建立信任,针对性的进行教育疏导。服刑人员虽然曾经违法犯罪,但是他们也有自己内心那块柔软的地方,我相信只要民警用自己的真诚去寻找,终将会找到那块地方,唤醒其藏在内心深处的善良。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