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例焦虑情绪罪犯的内观矫治个案

一例焦虑情绪罪犯的内观矫治个案缩略图

一例焦虑情绪罪犯的内观矫治个案

案例内容
【罪犯基本情况】

易某,男,1985年生,湖南省洪江人,汉族,高中文化程度。因故意伤害罪判处死缓,2012年入监,余刑无期。因为新减刑政策的实施,无形中给自己加刑近十年,而自身生理疾病反反复复无法治愈,让其改造比较艰难,这些情况综合在一起让易某内心很焦虑,心理压力很大,近期经常头痛和失眠的情况,面对自己的长刑期担心身体扛不住,存在消极改造的心理。

【罪犯教育改造方案的制定和实施】

1.犯因分析

(1)成长过程:易某是家中长子,小学时成绩还不错,人也比较乖巧,父母在其初中毕业的时候就分开居住,虽然没有离婚,但是给其带来不少的压力,易某变得不爱学习,变得更加叛逆,而身边朋友都喜欢古惑仔,在生活环境的影响下高二就辍学回家。二十岁就来到福建打拼,在老大的教唆下,将人打死,判处了死缓,年纪轻轻就变成阶下囚,给其身心带来了巨大的心理压力。从易某的成长经历看,与父母沟通很少,家人在其成长关键期给予的支持一般,挫折感较强,并产生焦虑、烦躁等不良情绪。

(2)社会经历:易某高中辍学后,孤身一人到泉州打工,跟随一个老板打拼,几年后混出名堂,身边带了十几个小弟,从事组织卖淫活动,吃喝嫖赌样样精通,染上性病,一次冲动的行动,数十人都锒铛入狱,他被判了最重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入监后女友离开自己,身体状态也下降,情绪很容易急躁。

2.入监改造表现

易某于2012年入监服刑改造,在改造过程中,感觉很不适应,首先与同改关系差,因为生殖器皮肤病的事情,号房同改怕传染总是与他保持一定距离;其次皮肤病反反复复不会好,让其很痛苦,痒的时候,一个晚上都无法入睡,药膏涂了很多,没有看到明显的效果;第三如今刑期为无期还没有减刑,新的减刑政策对长刑期的罪犯很不利,无形中加刑了近十年,面对自己的刑期易某感觉迷茫。近段时间易某明显感觉精神状态差了很多,失眠的时间越来越长,想到长刑期和身体疾病内心很烦躁,寝食难安,对什么事情都提不起兴趣。易某对最近的状态觉得很不满意,主动寻求监狱心理咨询师的帮助。

(1)家庭原因

易某父母关系不佳,如今父亲年老体弱,家人对其的物质帮助较少,家庭支持系统受损;入狱后女友离开自己,内心受到背叛;弟弟原本快要结婚,在易某的入狱后不久,弟弟也与其女友分手,如今弟弟一直没有从原来的感情中走出来,易某内心觉得对不起弟弟。

(2)社会原因

易某从小头目变成阶下囚,内心无法适应这个过程,面对长刑期,不敢畅想未来。入监后人际交往与社会支持不足,缺乏内心表达和倾诉的有效途径。

(3)自身原因

易某存在认知错误,认为减刑政策的制定是故意针对判重罪的罪犯,自身无形中加刑近十年,内心无法接受事实;心理调适能力不足,面对自身的皮肤病,无法正确的面对,而是采取消极对抗的方式;在人际交往中经常采取回避的态度,人际关系较差,无法提供正向改造动力。

3.心理行为表现

监狱对其心理进行了测试,经SCL-90测验:总分246,阳性项目76,因子分2分以上的因子:躯体化2.58,强迫状态2.30,人际关系敏感2.11,抑郁3.15,焦虑4.0,敌对3.5,恐怖2.0,偏执2.17,精神病性2.2,其它项目3.14;经过焦虑自评量表测验:标准总分70提示有(重度)焦虑症状;经过抑郁自评量表测验:标准总分66.25提示有(中度)抑郁症状。根据易某临床资料的搜集和整理,综合其相关因素,近段时间易某心理健康状态不佳,焦虑、抑郁、敌对水平偏高,人际关系紧张,存在较强的强迫状态,身体感觉不适,睡眠状态很差,对未来比较悲观。

4.教育矫治的难点

(1)认知因素:由于易某对减刑存在错误认知,从其成长经历来看,易某总体也算顺风顺水,可是入监后,面对长刑期,对未来感到迷茫。而减刑政策的变化让其受到更为严重的情绪困扰,认为减刑政策是故意针对长刑期罪犯的制度,自身无形中加刑十几年,内心无法接受。

(2)性格因素:性格存在缺陷,从家中乖乖子到社会小头目,易某经历了很多,也体验了常人难以体验的成就感。在事业蒸蒸日上的时候,突然入狱,之前所有的努力化为乌有,还要付出数十年失去人生自由的牢狱之灾,内心觉得上天对其不公平,导致其对各种事情的反应比较强烈。一旦在生活中遇到消极事件或挫折时,往往无处倾诉,内心的矛盾冲突和负面情绪无处宣泄。

(3)心理因素:易某属于内向型,受成长环境和家庭环境影响,易某自身解决问题和应对挫折能力较低,入监后面对集体生活,明显觉得不适应,与同改关系较差,缺乏合理沟通渠道,在服刑生活中既缺少家人亲友的支持,又缺乏与其他罪犯的交流沟通。

5.预期矫治目标

(1)近期目标:与易某沟通,取得其信任,建立良好咨访关系。运用内观疗法和认知疗法,在7天内观训练中,针对三个主题进行细致回忆,在回忆中感受家人对自己的爱和温暖,并分析易某的问题和出现的错误认知,优化其认知结构。增强其社交能力和社会适应能力。树立改造信心,重新规划服刑生涯,以坦然的心态来面对。恢复正常的生活规律,接受现实,树立改造信心。

(2)远期目标:完善易某个性,正确对待服刑改造,提高生活中挫折的处理能力,促进易某的心理健康和发展,完善人格。

6.矫治方案

鉴于以上分析,并结合易某的现实改造表现,心理健康指导中心民警决定对症下药,制定详细的心理矫治方案,进行了为期7天的内观认知训练。

(1)建立良好的咨访关系

采用个体咨询的方式,搜集易某的资料,了解易某的问题和合理的诉求,让易某的焦虑情绪得到宣泄,主要是要取得易某的信任,减少易某的抵触心理。

(2)内观疗法与内观咨询

第一阶段:内观前期准备

给易某介绍内观的方法,发放内观疗法手册,在内观室安静的屏风内,集中时间做内观训练,在内观中让易某按年代顺序依次对家人通过三个主题“别人为我做的”、“我为别人做的”、“我给别人添的麻烦”进行具体事件的回忆和反思。每段内观的回忆和记录时间大概一个半小时到两个小时之间,每段内观结束后,面接师要面接10分钟左右,在面接中与易某一起探讨面临的问题和困境。

第二阶段:内观实施阶段

在第一天来做内观训练时在面接师耐心开导下,慢慢的易某静下心来认真地回顾三个主题。内观一般是先从与自己最为亲密的父母亲开始回忆,在内观中面接师平静地倾听并接受易某的讲述,与易某一起探讨面临问题和困境,一起感受家人对自己的关爱和自身的内疚体验,鼓励易某去寻找自己的内心世界,让易某对自己的某些行为做出一定的改变。

在七天的内观中,易某从过去的种种与父母、家人之间发生的点点滴滴,慢慢在脑海中回放,发现自己为亲人做的是那么少,亲人为自己做的是那样多,这种比较带给他内疚感,在内疚的过程中又让他深刻的反思,因为个人的不成熟和无知,深深的伤害了这些对他这么好的人。易某在内观时说:“刚开始回忆的时候觉得没什么,回忆多了突然有一种很心酸的感觉,眼睛不知不觉变得模糊起来,当看到自己的记录为父母做的是那么的少,而接受的却那样的多,对比一样自己那点骄傲的内心其实只是自欺欺人罢了。如今我就应该坦然面对自己所应该负的责任,过去已经做好的,以后要保持;做的过分的,以后要纠正,去弥补以往对亲人朋友所做过的伤害,不逃避自己的责任,正视自己内心,放弃自暴自弃的内心想法,逆流而上终有一天能塑造自己美好的人生。”

虽然新减刑政策和自身的皮肤病给易某带来巨大的烦恼,自身的改造也一度萎靡不振,在内观中回忆从小到大父母给自己无私的爱,易某发现藏在内心深处淳朴的自我,重温爱、温暖和感动。与家人对自己的爱比较,易某现在遇到的困境都变得渺小,负罪感和羞愧感油然而生。同时内观中易某也正视现实,要用心弥补三十三年来父母的恩情,用行动救赎自己迷失的灵魂。

第三阶段:巩固效果,促进改造正能量

易某回到分监区后,矫治民警将其内观表现反馈给分监区管理民警,要求管理民警多关心其家庭情况和身体状况,多鼓励其与家人进行书信或电话联系,定期带易某去医院检查,在物质奖励上向易某倾斜,矫治民警定期回访巩固内观效果,使其内观感受能持续下去,积极改造。

【教育改造成效】

通过7天的内观,对父母的养育和家人无条件的支持进行了细致回忆,对自己也有了更加全面的认识,面对自己的身体疾病和减刑政策的改变,易某采取了更加积极更加主动的方式去应对,在内观过程中情绪平复了许多,对改造也有了更为明确的目标,处理人际关系的技巧和应对挫折的能力有所提高,促进了易某心理健康发展。

监区警官反映,通过内观学习易某回到分监区后,精神面貌以及状态都有所好转,睡眠和饮食状况都有改善。每月的考核分都在100分以上,2017年10月份,易某无期呈报减刑,分监区民警会密切关注动态。易某对减刑政策的抵触心理明显减弱,开始接受现实,劳动态度有明显好转。

本案中的服刑人员家庭支持较差,情绪不稳定,自我存在感差,还存在生理疾病。面对这类服刑人员,矫治民警体会到:首先就要安抚情绪,掌握服刑人员的基本家庭情况;其次就要取得信任,了解内因,尝试挖掘其内在被爱的温暖的情感体验,帮助其解开心结;最后还要培养感恩情感,修正人格,将自私自利的,对他人怀恨的、对抗的心理转变成充满感恩的心理状态。集中内观的方式可以较为容易的帮助服刑人员重温被爱的感情体验,唤起其受恩要报的义务感,把遗忘的、混乱的、杂乱无章的经历,按照题目回忆整理,以达到自我洞察和理解他人的目的,最终建立新的关系和新的生活。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