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刑人员张某的严管矫治个案

服刑人员张某的严管矫治个案缩略图

服刑人员张某的严管矫治个案

案例内容
【罪犯基本情况】

张某,男,1991年1月出生,河南省长葛市人,汉族,小学肄业。2008年9月因盗窃罪被新郑市法院判刑1年,2009年10月因盗窃罪被新郑市法院先判劳教2年,后转为判有期徒刑2年,2013年1月4日因盗窃罪被禹州市法院判处有期徒刑8年10个月,并处罚金3万元。2013年1月入狱后,张某思想认知上幼稚,心理上扭曲,行为养成差,恶习较深,表现为好逸恶劳,我行我素,不服从监狱管理和教育,不正常参加生产劳动,经常性寻衅滋事、无理取闹、扰乱正常的监管秩序,期间两次吞食铁丝头进行自伤自残,先后被六次严管,2015年被定为顽危控制对象。

【罪犯教育改造方案的制定和实施】

1.犯因分析

(1)成长过程。张某出生在农民家庭,幼年父母离异,在不懂世事的时候随母再嫁到中牟县生活,后因母又生一子,张某被无情遗弃在郑州市一饭店门口,幸被好心人收留转送至长葛农家。养父家在农村,家境亦十分贫寒,经常忙于生计而疏于管教张某,加上张某自小顽劣,小学三年级肄业,经常跟社会闲散人员混吃混喝,在两次入狱后,养父母也终于失去耐心,不再多管张某。期间,张某也曾找过生身父母,但因各自成家不被接纳、收留。  

(2)社会经历。张某小学三年级肄业后,一直在社会上到处流浪,在不良人员的教唆和指引下,逐渐沾染了抽烟、喝酒、玩电子游戏等不良习惯,在外面混吃混喝,未成年时就走上了盗窃—入狱—释放—再盗窃—再入狱的恶性循环中。2008年9月因盗窃罪被判刑1年,2009年9月刚刑满释放,又因盗窃被判劳教,后转为入狱服刑2年,再次释放不足一年,张某疯狂入室盗窃多达9起,又第三次犯罪入狱。

2.入狱改造表现

2013年1月24日张某入狱后,两年时间内多次违规违纪,不服从劳动分配,经常性装神经病,与他犯争执吵闹,不服从监区警察的管理和教育,对抗管教,而且还两次吞食废铁丝头进行自伤自残,逃避劳动、希望博取同情和关爱。在张某本次被严管期间,管理警察在强化张某思想教育的同时,更全面地了解、分析张某的个性特点和心理状况,进一步掌握张某不断违规的动机和目的。

(1)家庭原因。家庭因素一直是影响张某改造的一个最大因素。张某自幼因父母离异而遭遗弃,本是令人唏嘘之事,被好心人收留后,因疏于教育,加上张某生性顽劣,学业不成,逐渐被放任自流,浪迹于社会。随着一而再、再而三地犯罪入狱,其养父母对其也完全失去了耐心和最后的希望。缺失了亲情,没有了关爱,张某像断了线的风筝,陷入了孤独无助和迷惘之中,张某的异常行为、自伤自残才有了诱因,其是希望通过一些过激行为,引起养父母的关注并能再次接纳、关心他。经过侧面了解,张某在以前服刑时也发生过这样的行为。

(2)认知浅陋简单。张某小学肄业,不认识几个字,思维简单,不知法不懂法,不知道礼义廉耻,不懂得父母的辛劳,对事业和前途懵懂无知,交往的圈子就是那些社会闲散人员,在张某的狭小世界里,各种认知是模糊的,浅陋而简单,主观犯罪恶习较深,改造的难度很大。

(3)个性年轻逆反。张某年轻,性格偏外向,但因三次判刑多次出入监管场所,思维有一定局限性,而又自认为什么都知道、都懂得,对别人的好言听不进,往往说着说着就动起手来。对警察的管理认为故意找他的麻烦,言行上容易发生对抗。其他服刑人员接见、打亲情电话、购奖励餐,张某又眼红心馋,加上自己又不接见,没有钱,久而久之,就产生严重的逆反心理,破罐子破摔,违规违纪也就成了家常便饭。张某因为年轻,也有想表现、想出人头地的想法,但不愿受人指使和约束,具有双重的性格特点。

3.心理行为表现

心理咨询矫治中心对张某进行了心理测试,测验表明:张某属外向性格,因家庭结构复杂,嫉妒心较强,认知能力和认知水平有限,易受环境影响和他人教唆,主观犯罪恶习较深,无潜在的危险因素,但个性不够稳定,不能接受各种刺激,容易与他人发生冲突和矛盾。

4.教育矫治的难点

(1)认知因素。张某文化程度很低,自幼缺少管教,对中国传统文化几无所知,更不用说法律知识,其思想世界里除了吃、喝外什么都没有,所以要改造好张某,必须要深入细致,一步一步引导张某,让其知道礼义廉耻,增强法制观念。

(2)个性原因。由于张某的复杂家庭关系和出身遭遇,导致张某个性叛逆,已经走到破罐子破摔的地步,对社会、家庭关系既充满渴望、又充满怨念,在日常改造中常表现为言行抵触、动手打架、寻衅滋事、无理取闹、自伤自残等,希望和绝望不时交替影响着张某的改造行为和思想认识。

(3)心理状况。张某虽属外向性格,但因成长历程过于悲悯,使张某的个性受到压抑,话中时有隐藏,不愿内心完全示人,有时为达目的,不惜采取自伤自残等不计后果的极端手段,反映出个性倔强和不珍惜自己生命的一面。

5.严管期间的矫治个案

为了提高张某的思想认知水平,促进心理健康,消除顽劣习性,让其今后走上正常的改造道路,成为知法、守法的合格公民,根据以上的分析,结合张某多次严管期间的现实改造表现,管教警察吸取以往对张某矫治过程中的经验和教训,深入细致地的观察、分析、谈话,制定了详细的矫正方案。

(1)加强文化知识教育。针对张某文化基础薄弱,管教警察和罪犯教员分别以广播和个别教育相结合的形式为张某补习文化,让张某每天分三个时段背《三字经》、《弟子规》,学习国学中的小案例,在认字识字的基础上,采用提问、鼓励、激励等措施,引导其学习中华民族优良的传统文化,并从中受到启发,懂得礼义廉耻,学会热爱生活和学习、懂得感恩,提高思想认识,增强改造信心。

(2)加强法制教育。重点引导其知法、懂法。管教警察每天通过直接授课、电教、请专业人士办讲座等形式进行法律法规知识讲解,结合典型案例,不断给张某灌输遵纪守法的概念以及违法违纪的后果。承包警察每周进行重点教育谈话两次,了解张某的学习情况、遵规守纪意识,结合其犯罪情况进行答疑解惑,督促张某树立遵规守纪的意识,强化守法守规的理念,逐步纠正恶习,养成良好的行为养成,走上积极改造的道路上来。

(3)加强心理疏导教育。为帮助张某尽快走出心理误区,消除心理障碍,警察制定了三层疏导机制:一是通过服刑人员心理互助员,以同身份的角度来进行劝解、引导;二是通过管教警察有针对性的疏导,让服刑人员了解狱中违规的危害性,帮助其建立改造信心,必要时与其所在监区警察结合共同做其思想工作;三是监狱心理健康辅导中心对其进行心理干预和矫治,并做阶段性评估。根据产生的效果,及时调整对张某的矫治方案。

(4)加强亲情帮教。张某极度渴望亲情,之所以自暴自弃,反复违规违纪,甚至不惜自己的生命,被亲人遗弃是非常重要的原因。因此,严管警察结合其所在监区警察,想尽方法联系张某的收养家庭,介绍了张某的情况,劝说收养人重伸关爱之手,和政府一道共同挽救一个浪子。养父母被警察诚心打动,终于又重新给其关爱和探视,安慰其听政府的话,爱他的家人在外支持他,等待他早日回家团聚。通过监狱和家属的共同努力,张某的思想情绪转变很大,改造渐渐有了热情,逐步向正常的改造道路上转变。

(5)规范日常行为的养成。对张某采取宽严相济的策略。严管期间对张某严格管理和要求,规范其一日生活行为规范的养成,根据张某易冲动的个性,在严的同时,从感化的角度帮助张某逐渐改正恶习。其严管解除后,管教警察与其所在监区警察相结合,有针对性地强化张某的管理和教育,让有一定阅历、文化程度高、性格温和的服刑人员与他组成互监小组来督导、帮助他,锻炼其自食其力的能力,逐步让其融入犯群生活,感受到他人的关爱,温暖张某曾经遭受遗弃和孤独的内心,严管警察不定期的对张某进行跟踪回访和督导。

(6)学习劳动技能,加强劳动改造。根据张某易冲动、想表现的特点,管教警察向张某所在监区警察建议,在生产劳动中,督促其学习一些生产技能,让张某负责一些小事情,做一些个人力所能及的生产劳动,在强化劳动观念的同时,通过锻炼再适时加码、施压,使张某在逐渐适应劳动改造的过程中,发现并体现自己的价值,逐步树立起新生活的希望和信心,最终督促张某走上正常的改造道路。

6.预期矫治目标

(1)通过严格管理和教育,增强张某的知法、守法意识,减少违反监规狱纪的情况,不再频繁被严管;

(2)修正张某的缺陷,增强其自控能力,帮助其走上正常的改造道路;

(3)增强对未来生活的信心,督促其不断学习文化知识和有关技能,为其日后回归社会打下良好的基础。

【教育改造成效】

通过对张某的矫治方案不断推进和后续跟踪教育,张某逐渐改掉了入监前两年的毛病,自2016年起至今没有再被送严管,且在监区表现积极,改造态度端正,能自觉遵守监规狱纪,服从管理,积极参加学习和劳动,还做了监区的服刑人员骨干,能带领一些服刑人员独立完成警察交办的劳动任务,多次受到了监区的口头表扬,并受到了减刑奖励。随着张某收养家庭的不间断探访,张某的责任意识和感恩意识也大大加强,内心纠结的疙瘩也已解开,通过不断的回访了解到,为能够早日实现出狱与家人团聚,张某正在不懈努力着,张某的改造生活已充满了阳光和朝气,对于未来的新生活也充满了希望和信心。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