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刑事案件执行 正文

一例数罪并罚服刑人员的教育矫治案例

一例数罪并罚服刑人员的教育矫治案例缩略图

一例数罪并罚服刑人员的教育矫治案例

案例内容
【罪犯基本情况】

周某,广东揭东人,1993年出生,初中文化,犯寻衅滋事、绑架、强迫卖淫、强奸、抢劫罪,原判20年,无前科,无明显生理和精神疾病,于2013年入狱,余刑12年4个月,减刑2次,累计幅度10个月。

自2013年4月开始, 周某多次违纪扣分。2017年3月20日因不服从监区劳动安排,受到扣2分、单独关押处理。家人为此特意前来会见,父亲批评周某入狱后死性不改,而母亲却要为其出面讨说法。

周某的犯罪事实主要是讲义气替兄弟出头,在社会上寻衅滋事、绑架、抢劫、强奸受害者并逼迫其在发廊内卖淫。

在对话中,周某表现得高度自信,自认为自己的小聪明能让自己立足于监区。心智不成熟,监规纪律意识淡薄,自述主导着自身的考核加减分,想加就加,想减就减。对犯罪处决存在极其错误的认识,声称如果知道自己会被判20年,当初一定会一刀捅死受害者。

为帮助周某纠正错误的思想认识,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矫正人生的“总开关”,做到认罪服法,端正身份意识,理解受害者的痛苦,监区主要采取剖析犯罪根源、精神分析、逻辑分析法矫正错误认知、心理治疗等措施。

【罪犯教育改造方案的制定和实施】

(一)入监初期:评估和剖析周某的人格

1.性格特征

EPQ测验结果显示,周某的气质类型属于胆汁质型,具体表现为性格直率,情绪波动大,做事缺乏思考,容易受到外界的干扰,智商不高,心智不成熟,城府不深,内心敏感,自信心足。

2.家庭状况、成长经历

周某是家中长子,有2个妹妹,4岁开始跟随父母在揭阳与饶平两地奔波逃避计划生育。父母关系不好,母亲脾气暴躁,嗜赌。父亲的性格较温顺,在当地被夸作老好人。父母双方经常为小事争吵、打架。

父亲开了一家装修公司,家庭收入较高,周某从小没有金钱观念,多次偷拿母亲的钱,肆意挥霍。母亲从小教育周某在外打架赢了回家加菜,输了不要喊疼。父母对其成长严重缺乏正确的引导。

周某从小学开始打架闹事,与同学关系差,与老师的关系紧张。小学直至初三,被开除10余次。辍学后,结识了社会上的不良人士,成为一个小帮派的头目,在社会上带着自己的“马仔”从事不正当的生意, 非法经营一间“红灯区”发廊。初三时,为自己的兄弟出头作案曾经被抓。

3.日常改造行为表现

服刑初期,各项改造都不理想。教育改造不积极,月考试不合格,监规纪律意识淡薄,脱离互监组擅自行动等,因不服从劳动管理受到单独关押7天处理。

4.心理特征分析

(1)刑期漫长,改造压力大

周某自述在入监队时感到失落、自卑,脾气暴躁,对漫长的刑期感到沮丧。对很多事情消极、负面对待。加上年纪较轻,从小缺乏正确的引导,错误认知较多,抵触干警,不服判决,不接受改造管理。

(2)爱耍小聪明、心智不成熟

周某对改造生活表现得高度自信,自认为靠着小聪明能很好地立足于监区。心智不成熟,监规纪律意识淡薄,自认为是自身在主导着本人的考核分,与监区无关。

(3)从小缺乏正确的指导,三观扭曲

周某从小就受到父母的宠爱,尤其是母亲的溺爱, 饭来张口衣来伸手,养成了好吃懒做的不良习惯。母亲滥赌,父亲忙于工作。周某的所谓“为人处世”道理源自不良的影视节目、书籍和社会不良人士,习惯以拳头说话,耍滑头、钻空子、常挑事,三观不正。

周某曾经打报告要调走小组内的死缓罪犯袁某,觉得与其性格不合,想尽一切办法要调走袁某。后在包干警察的询问中,周某袒露自己针对袁某,想要把袁某挤走。

(二)确立矫治目标

1.总目标:端正身份意识,正视漫长的刑期,消除不良情绪和行为,树立积极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

2.阶段目标:

(1)剖析犯罪根源,重现成长创伤。

(2)使用逻辑分析法重建认知,直面改造生活。

(3)正视漫长刑期,做到遵规守纪、积极改造。

(三)剖析犯罪根源, 重现成长创伤

1.剖析犯罪根源

按照精神分析学派的观点,人的成长历程中, 6-12岁的潜伏期是最关键的时期。纵观周某的成长历程,剖析犯罪根源,主要有以下三个影响因素:家庭的不良影响,没有形成正确的三观;深受社会不良人士和影视影响,养成以恶制恶,以暴制暴的不良习气;严重缺乏自控、自省能力,从小辍学多次,走上违法犯罪道路。

2.角色表演,重现、体验成长创伤

在心理咨询中,通过共情和开放式提问,诱导周某说出童年时期印象最深的事情是父母吵架、打架。然后,与周某以角色扮演的方式重现父母吵架的情景,引导周某再次体验和细化分析当年害怕,无助,受创的心理过程。

其次,模拟重现周某如今与他人吵架的情景,分析周某的吵架方式与当年父母吵架的情景,抓住共同点,引导周某认清自己的口吻、语气、措辞与其母亲极为相似。进一步分析处于弱势的“父亲”角色想用武力解决争吵的动机,折射当年父亲动手打母亲的原因。接着分析周某经历了这次吵架后的心理变化,内心变得愤怒、仇恨、无助、内疚。

最后提到孝顺父母,周某始终觉得自己已经无能力孝顺他们,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妹妹身上。面对漫长的刑期,甚至产生仇恨父母的想法,父母已经无力帮助他,甚至嫌弃父母拖累自己。

(四)逻辑分析法重建认识,直面改造生活

1. 灾变祛除,重新归因

周某的改造不良表现主要有监规纪律意识淡薄,身份意识不正,始终认为自己主宰着考核成绩,强化主观意识,弱化客观因素。结合周某的日常表现,对其受到单独关押处理的经历进行多米诺骨牌效应分析:不服从劳动管理——枪打出头鸟——反应过激,顶撞警察——硬碰硬,威胁警察——受到单独关押处理,循序引导周某认识到受到处罚的归因是客观的监规纪律,而不是主观上对考核的掌控。

2.心理治疗,认知重建

采用罗杰斯的求助者中心疗法,帮助求助者恢复真正自我。其主要变化过程是:(1)较为开放,能够较为流畅地,客观地表达自我。(2)较为协调,能够更加自由地表达个人情感,但在表达当前情感时还有顾虑。(3)更加信任自己,能够自由表达当时的个人情感,接受自己的感受,但是仍然带有一些迟疑。(4)更加适应,能够接受过去被阻碍,被否认的情感,他的自我与情感变得协调一致。(5)愿意使其生命过程成为一个变化的过程,个体得到自我成长,自我实现。

在建立良好的咨询关系的基础上, 按照佛洛依德心理结构,引导周某抑制快乐的本我,正视现实的自我,要当道德的超我,重建周某在自我概念与经验之间的和谐。以“孟母三迁”的典故强调环境塑造人格的重要性;以监区王犯知错不改连续送禁闭的案例强化遵规守纪的重要性;以同小组罪犯彭某积极改造,屡获嘉奖,评为劳动能手先进事例巩固深化积极改造的成效性。

(五)正视漫长刑期,做到遵规守纪,积极改造

通过“镜我”折射,对比周某过去、现在给人的印象,以“标签作用”阳性强化周某遵守监规纪律、服从管理、积极改造意识,引导周某正确面对漫长的刑期,以实际行动,一步一个脚印,分阶段分目标进行改造。

【教育改造成效】

周某在监区的努力改造下,性格比以前更加乐观,改造更加积极。周某给警察和服刑人员的印象是比以往成熟,劳动能力提升,责任心较强,能够引导好新入监罪犯。自2017年3月以来,周某的劳动改造和教育改造表现逐步改观,没有违纪扣分,每月均有劳动超产加分。截止到2018年5月,自第二次减刑后,周某已经获得2个表扬外加14分的良好改造成绩。基于这种良好趋势,干警鼓励周某再接再厉,争取更多更好的改造成绩。周某也意识到自己有能力做到,在日常的表现中,带头遵规守纪,积极投入到多项改造活动中。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