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例因亲情缺失引发抑郁心理问题的矫治个案

一例因亲情缺失引发抑郁心理问题的矫治个案缩略图

一例因亲情缺失引发抑郁心理问题的矫治个案

案例内容
【罪犯基本情况】

陈某某,44岁,文盲,安徽人,因犯强奸幼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于2011年3月投入蚌埠监狱服刑,余刑7年3个月。2015年初妻子来监离婚,同年3月份以后,短短一年时间内,先后多次因不愿参加劳动等受到扣改造分、严管集训等多次处理。

【罪犯教育改造方案的制定和实施】

一、服刑人员基本情况

(一)陈某某成长史

陈某某自小父亲去世的早,母亲改嫁,陈某某排行老小,自小随爷爷奶奶在一起,没有上学,自小在农田里劳动,闲时随大人一起逮鱼摸虾,填饱度日。家中兄弟姐妹多,均成家单过,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姐姐(曾因盗窃被判刑过)。因家穷,近三十岁才经人介绍找了个残疾女子结婚,且是入赘女方家。2011年3月因强奸邻居家智障女孩被判刑,2015年初妻子来监离婚,2个孩子跟着母亲走了。没有人关心他,自入监以来,只有姐姐开始时每年来会见一次,近几年无人会见。

(二)陈某某自述

陈某某自称身体有病,肝脏、肺现在都出现严重问题,曾在看守所被殴打过,认为自己不能活到释放那一天,家人对自己不管不问,认为参加改造没有意义,对监区民警的批评教育无所谓。

(三)民警观察

陈某某平时基本上独来独往,对其进行个别教育谈话时,也是不声不响,偶尔会表现出不耐烦,在劳动车间有时脱离互监小组,对自己连累小组成员扣分也觉得无所谓,思想上认为自己这辈子算完了,改造没有动力。

(四)同监服刑人员反映

陈某某不与监区任何人来往交流,自己一个人为所欲为,平时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喜欢一个人静静发呆,经常双目无神的盯着一件事物,口中喃喃说自己不能活着走出监狱等。

二、成因分析

(一)家庭因素

陈某某自小父亲去世,母亲改嫁,缺乏家庭关爱,家中兄弟姐妹多,家人没有文化,对子女的关心、教育严重缺失,家庭成员中多人有犯罪经历。这些原因导致陈某某自小亲情缺失,成年后对家庭亲情有着强烈的渴望。犯罪入监后妻子、孩子成为其情感寄托,但妻子来监离婚,2个孩子随母亲生活,家庭的解体,孩子离他而去,对陈某某打击很大,成为他失去改造动力的主要诱因。

(二)自身因素

陈某某性格内向,经常闷闷不乐,喜欢独处,很少与他人打交道,没有文化,法律意识淡薄,认知存在偏差,加上又没有什么技术特长,劳动技能差,劳动改造成绩落后,久而久之,造成劳动积极性差。

(三)环境因素

监狱环境封闭、压抑,劳动改造的强制性,负性压力不断影响,陈某某的躯体不适症状显现并逐步加重,加上其妻离婚这一事件,陈某某思想上出现亲情希望破灭。改造受挫后,理性思维缺乏的弊端显现出来,因不能正确认识自身情况,加上监狱规范管理与陈某某散漫行为的冲突最终使其反复出入监狱严管集训队。

三、罪犯教育改造方案的制定和实施

(一)开展心理评估

针对陈某某自述身体有病,监区民警多次带其到监狱医院和社会医院进行检查,结果均显示陈某某身体状态正常,无器质性疾病,排除身体疾病因素。但陈某某对医院的检查结果不相信,仍坚称自己肝脏、肺有病,活不长了。

为评估陈某某当前的心理健康状况,对其开展了COPA-PI和SCL-90测验,通过心理测试,得出陈某某个性固执,情绪波动易变,自卑,心境忧郁,对前途忧心忡忡,个性偏执,爱钻牛角尖,脾气暴躁,控制能力差,人际关系不良,不能自控,报复心重,有较高的人身危险性。

评估陈某某当前所存在的抑郁情绪,对其又开展了SDS量表测试,量表得分65分,为中度抑郁。

从以上三个量表的评估结果来看,与陈某某的日常改造表现基本一致。

(二)初步诊断

按照病程、症状标准、和有无泛化,并结合陈某某的成长史、犯罪史及改造史,陈某某被诊断为神经症性心理问题。

(三)矫治方案

近期目标:端正思想改造态度,减少对民警的抵触情绪;表达自己真实的想法和感受;服从民警的教育管理。

远期目标:接受现实,愿意以积极的态度进行改造;改善人际关系,能够融入到集体生活中去,性格有所转变,愿意将自己的真实情感与他人。

(四)具体实施

每周定期开展一次个体心理咨询,重点掌握陈某某的真实想法、细节变化、精神状态和想要表述的涵义。该项工作由监狱专职心理咨询师、监区管教责任民警以及心理互助组共同完成。

1.通过认知行为疗法,纠正不合理认知模式。使其认识到是由于焦虑、抑郁等情绪导致躯体不适的出现,并在家庭关系方面引导陈某某站在妻子的角度思考问题,逐步放下心中的包袱,帮助他重新构建正确的认知。

2.不断开展心理疏导,灵活运用宽严相济的管理手段。逐步小幅提高陈某某的每周劳动量,让其先参加改造,然后再逐步纠正其劳动心态,最终实现完全正常参加劳动改造。

3、辅助亲情帮教。监狱通过当地司法局,与陈某某的家人联系,让其有时间多来看看陈某某,多与陈某某写信,通过亲情帮教感化陈某某,让陈某某感受到家人的关心,家人对其的期待,恢复对生活的信心。

(五)主要教育矫治方法

1.采用认知行为疗法改变其不良认知

(1)改变陈某某的非理性思维认知,尝试新的行为方式运用到改造中去,重新认识与民警以及其他服刑人员的关系。

(2)学会换位思考,用“假如我是他,我也会……”的语句经常提醒自己体验别人的情绪和做法。

(3)针对失去改造信心等生活事件分析,端正对挫折的认识。布置咨询作业,主动与他人交往。

2.运用阳性强化法增强其改造信心

针对陈某某缺乏改造自信心的问题,使用阳性强化法加以转变。积极主动肯定陈某某在改造中的点滴进步,对出现的积极转变及时予以强化。如公开表扬陈某某劳动态度的进步,肯定他能够改正恶习。此外,还将表现较好的罪犯与他编入一个互监组,结成互帮互助对子。

3.采用亲情帮教,帮助陈某某重新树立改造信心

鼓励陈某某给儿女打电话,写信,要求帮教陈某某的服刑人员多对其进行帮助和聊天,温暖陈某某的内心,促使其转变。

同年六月,监区民警带着监狱领导的关心,驱车400多公里辗转陈某某原籍和前妻改嫁的多处地方,找到陈某某的2个子女,送上就学救助金,并且让孩子们录制了一段给父亲的视频。

“爸爸,你还好吧!你看我和弟弟都长高了……你在里面要好好听话!好好干!离你那里太远了,弟弟小,我要照顾他,我和弟弟心里是爱你的!…你要好好的,我们等着你回来”

当陈某某看着视频中15岁的女儿和10岁的儿子喃喃诉说着与年龄不相称的体贴话语,落泪了。当他得知监狱与当地政府一道,还解决了2个孩子的低保救助、减免学杂费等,他深深地向民警鞠了一躬。

4.采取宽严相济的管理手段,促其端正在刑意识

在日常管理上采用了宽严相济的策略,一方面加强对其思想的谈话教育,在生活上尽量照顾,安排民警问寒问暖,相关服刑人员主动帮助解决小困难,让他能够感受到人际间的温暖。另外一方面结合陈某某的犯罪进行法律常识教育和认罪悔罪教育,结合陈某某社会阅历进行传统文化教育以及道德教育,以及监规队纪、刑罚政策教育。

【教育改造成效】

一、量表结果对比

为确定攻坚效果,了解陈某某的个性心理特征及心理状况,再次对其进行了SCL-90检测,结果显示强迫、人际关系、抑郁、焦虑、偏执、敌对6个因子得分与教育转化前对比明显下降,与陈某某实际情况相吻合。抑郁自评量表(SDS)测验分(标准分)50,抑郁程度明显降低。

二、民警评价

陈某某现在已经能与民警正常沟通,遇到事情也主动向民警汇报,对民警安排的劳动任务现在能完成,对于监区组织的集体活动,陈某某不再是一个“看客”,而是能够主动参与。

三、同监服刑人员观察

陈某某现在脸上笑容比以前明显多了,也不再是一个人独来独往了,对一些事的看法也愿意与我们交流,变的好相处了。

四、实际改造表现

陈某某现在现能够服从监区民警管理,生产劳动任务基本完成,内务卫生符合要求,一年多来未发生一起被扣分行为,改造态度端正,改造状态更加积极、稳定。

五、咨询体会

世界上没有一座城堡是不可攻破的,更没有一块冰是不可融化的,关键在于找到弱点和坚持不懈。处于监管状态下的服刑人员,普遍心理紧张、压抑,极易产生各种心理问题。教育转化工作不是一件事、一个人在几天之内就可以完成的,没有任何捷径可寻,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切忌急于求成,必须踏踏实实做好每一步具体工作,遵循改造规律,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充分了解掌握罪犯情况,制定一系列的改造策略和措施,运用科学的理论和方法因人施教,坚持不懈,才能促其转化,达到让罪犯弃恶从善的目的。我们深切体会到,狱政管理手段、劳动改造手段和教育矫治,三者齐心协力,才能唱出监管安全的和谐歌声。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