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犯马某的教育矫正案例

罪犯马某的教育矫正案例缩略图

罪犯马某的教育矫正案例

案例内容
【罪犯基本情况】

马某,男,1963年1月出生,高中文化,吉林省吉林市人,出售假币罪,刑期5年, 现在重庆市某监狱服刑。

马某父亲于2014年2月去世,家有母亲、妻子及两个儿子。马某曾因出过车祸手脚有一定残疾。

马某入狱后能服从管理,但不服从法院判决。马某因2011年8月27日,从贵州省遵义市将面值总额为12.82万美元的假币运输至重庆市渝中区出售时被公安机关抓获,认为自己并不知道那是假币,只是帮别人带到重庆,且未将假币卖出,是被别人陷害,所以对法院的判决不服。 

2013年7月,马某向重庆市第五中院上交了申诉材料,之后五中院到监狱来了解了马某的基本情况后,再次审查驳回了马某的申诉。直至父亲去世,想家心切,马某又重生了申诉的想法,于是给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上交了自己无罪的证据。马某一直对其申述的情况比较关注。监区将马某列为关注对象。

因为申诉,马某经常叫妻子这里那里递交各种材料,东奔西跑,妻子明显表示厌烦。从最开始的积极协助,到现在的失去耐心,对马某也不大理会,家庭矛盾尖锐的时候,甚至达到要离婚的程度。

【罪犯教育改造方案的制定和实施】

1.犯因分析

(1)个人成长:马某出生在工人家庭,家境不是很好,从小比较崇尚金钱,高中期间就外出打工找钱。婚后要养家糊口,更加渴望金钱,又不愿踏踏实实去挣钱。

(2)个人性格:内向,不喜欢与人交流,平时比较沉默,思维面比较窄,自私、固执、偏执,一根筋,对于认定的事情不容易转变看法。

2.入监改造表现

(1)入监初期,申诉思想强烈。刚调入三监区时,向民警表现出强烈的申诉欲望,对法院的判决不服,自诉自己是被陷害的,一直未放弃申诉的念头。

从向第五中院递交申诉材料到未收到中院的裁定通知期间,能够基本遵守监管制度,基本完成警官下达的劳动任务,没有自杀及严重违纪等事件。但改造思想不稳定,如晚上睡梦中曾说过类似“救救我,我要死了”的梦话。                 

(2)改造期间思想在申诉与获得奖励之间摇摆。2013年11月,马某计分考核达到记功一次的条件,马某向警官自述对申诉一事已看淡,能够面对自己因犯法被判刑的事实并做到认罪服法,于是写出了认罪悔罪书,希望获得记功奖励。

2013年12月,马某收到了中级人民法院维持原判的终审通知书,随后又表示对申诉未完全死心,于2014年1月向高级人民法院提交了申述材料。同月,马某见同监区其他罪犯周某假释出狱,也想假释出狱,被告知不符合假释条件。    

马某向警官自诉自己心里压抑、发慌,晚上失眠,劳动过后四肢无力等。时常用手锤自己胸口。劳动方面主要负责打扫监内过道卫生,已获得记功两次奖励。

3.相关原因分析

马某入监后,对重庆的炎热天气感到明显的不适,刚调入三监区改造时,申诉意愿强烈,对法院的判决不服,经过民警多次教育,了解到马某申诉,一是认为自己并不知道那是假币,只是帮别人带到重庆;二是自己没有将假币卖出,是被别人陷害。  

家庭方面:马某父亲去世,母亲家住吉林省老家,大儿子已参加工作,但无法联系大儿子;小儿子5岁,由丈母娘帮带,面临上学。妻子在贵州省贵阳市某医院当护士,家庭较为困难。

自身原因:马某手脚因车祸有一定残疾,在完成劳动任务上有一定困难,且自身拈轻怕重,不愿参加车间劳动,只想在卫生组打扫卫生。

4.心理行为表现

马某在申诉期间表现出心情压抑、心里发慌、劳动后腿脚软弱无力、晚上失眠等问题,而无法正常宣泄自我情绪,经常自己用手捶胸。分析认为马某情绪控制能力差,心理健康存在问题。

心理测试显示,测试结果:SDS测验为75,属于高度焦虑;SCL-90测验:F3人际关系敏感2.7分;F5焦虑3.3分;F10睡眠和身体状况3.0分,有明显症状。

5.对马某的综合分析

(1)马某对父亲过世及自身婚姻关系“亮起红灯”并未产生较大的情绪波动,反而更关心自身申诉问题,分析认为马某性格极为自私。

(2)马某收到五中院的终审通知书后,仍对自己的申诉抱有希望,分析认为马某性格固执、偏执、一根筋,对于认定的事情不易改变认知。

(3)马某经常在警官找其谈话时,谈及到自己“辉煌”的过去,可见其爱面子的思想较为重。

(4)马某每当自己快要记功期间,表现都较为稳定,向警官表达能够认罪悔罪。而当行政记功奖励审核通过后,马某情绪总有反复,可见两面性强。

6.教育矫治的难点

(1)认知因素:马某文化程度低,对法律知识了解较少,只是根据社会经验以及一些歪道理来认为自己是冤枉的,觉得自己并没有贩卖假币,是别人栽赃陷害,说得振振有词,而对于法律的相关规定理解方面,还停留在相当粗浅的水平。   

(2)心理因素:马某说“救救我,我要死了”之类的梦话,自诉心里压抑、发慌,晚上失眠,劳动后四肢无力,常手锤胸口,释放压力,说明马某有严重的心理疾病。

7.矫治方案

(1)加强法制教育、认罪悔罪教育,让其懂得法律的基本常识和法律的威慑作用,了解法院的定罪和量刑标准。请监狱法制科来对马某进行法律讲解,促使马某走出法律误区,走上认罪悔罪、积极改造之路。

(2)列为近期关注的对象,由2名民警主要负责教育,保证相关措施落到实处。建立科学、合理的教育转化方案,及时疏导情绪,防止马某因情绪压抑过久出现自伤自残甚至是自杀情形。

(3)建立关于罪犯马某的专项资料文件夹,对马某的会见、电话录音、信件进行搜集,保证相关信息不遗漏。

(4)积极与教育科联系,邀请二级心理咨询师谢警官对罪犯马某进行心理辅导,引导马某正确面对自己的刑事判决。

(5)直接管理民警与其家人联系,向马某家人说明马某改造情况。争取家人的支持,更好感化马某。帮助马某能够踏实改造,树立正确的改造目标。

【教育改造成效】

1.及时作好法制教育。对马某安排文化程度高的罪犯,及时与他讲解刑法对犯罪的相关规定。直接管理民警及时关注情绪变化,并邀请法制科工作人员,解释马某关注的法律知识问题,消除思想疑虑。

2.监狱心理咨询师及时心理干预。采用心理学的方法,对马某的心理状态进行关注,及时疏导不良情绪,转变认知模式,建立健康的认知模型。

3.监狱做好家访。民警积极与其家人联系,沟通相关改造表现,缓和马某夫妻间的矛盾,并让其大儿子及时与马某写信联系,让更多的人参与对马某的关心和鼓励。

4.监狱领导的关心。针对马某递交要与监狱长谈心的事件,经监区及时协调,监狱分管改造的副监狱长,也及时对马某作了个别谈话教育,指出马某法院的判决是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公正公平的。教育马某必须在接受法律惩处的前提下,才能争取获得行政、刑事奖励。

经过民警一年多的教育矫治,马某终于开始写思想汇报和谈话心得,并愿意按照警官的要求去做,对家人也表现出了关心,能和其他罪犯正常交流,睡眠正常,不再感觉心慌,劳动也不再有无力感。

心理测试显示,SDS测验为56;SCL-90测试出马某焦虑、抑郁等情况已明显下降。马某已明确了自己争取减刑早日新生的改造目标,写出了认罪悔罪书,表示遵守监规,努力完成劳动任务,并和家庭建立了良好的关系。最后马某终于如愿以偿获得减刑十个月,回归社会。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