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刑人员兰某的矫治个案

服刑人员兰某的矫治个案缩略图

服刑人员兰某的矫治个案

案例内容
【罪犯基本情况】

兰某,男,1995年生,云南省人,汉族,初中二年级肄业文化程度。2014年12月18日因抢劫、故意伤害罪被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兰某因悲观厌世,希望立即被执行死刑,但其父母不服,提出了上诉。2015年6月15日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做出终审判决:鉴于兰某刚满18周岁,且其亲属积极赔偿被害人亲属经济损失,酌情从轻处罚,判处兰某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得知法院重新裁定,兰某不服法院判决,强烈要求立即执行死刑。入狱后,兰某轻生倾向严重,不服管理,抗拒改造,曾预谋在生产劳动期间借用工具时,使用改锥捅死其他服刑人员,造成狱内再犯罪,以达到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的目的,被监狱警察及时发现,并采取果断措施,未酿成后果。2015年12月被监狱设为危险犯。

【罪犯教育改造方案的制定和实施】

1.犯因分析

主管警察从多方面收集该服刑人员信息,查找分析兰某的思想根源。

(1)自身性格原因

一是法律意识淡薄,道德养成匮乏。兰某自幼系留守儿童,缺乏父母关爱,与父母沟通不畅,家庭教育方式过激,造成兰某叛逆、偏执、自我为中心的性格。加之只有初中肄业文化,对法律常识匮乏和对法律置若罔闻,导致兰某价值观扭曲,对自身行为和后果缺乏正确的认知和评判。

二是年少冲动攀比,易受他人蛊惑。兰某初中辍学后,曾多次离家出走,为离开家庭的管束,过早的外出打工混迹社会。父母自此更是任其发展,不再管束,每月仅提供少量生活费。因在打工期间挣钱有限,以及虚荣心和攀比心理,最终受他人蛊惑滑向了抢劫的犯罪道路。甚至教唆自己的亲弟弟兰某甲(因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目前在未成年人管教所服刑)和初中同学罗某共同作案。

三是亡命之徒,手段残忍。兰某在作案时,丧心病狂,不计后果,手段非常残忍。在抢劫过程中对被害人实施疯狂的伤害行为,并致被害人死亡。同时,兰某作案时就有被抓获判处死刑的思想准备,不惧怕自己死亡,因此兰某在抢劫犯罪过程中,也就成了亡命之徒,直接造成被害人死亡。

总体上,兰某性格偏执,价值观扭曲,爱钻牛角尖,固执己见,固执的认为自己被父母抛弃,心理失衡,实施犯罪时多采取更加过激的暴力行为,以达到发泄抑郁的目的,自暴自弃,明知自己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但仍故意而为。

(2)家庭和社会原因

在家庭方面,兰某出生于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家境贫寒,父母外出打工常年不归,自幼和弟弟妹妹一起随奶奶生活(爷爷早逝),系留守儿童,且奶奶体弱多病需人照顾,弟弟妹妹年幼无知,家庭负担过早的压在该犯肩上,因长期得不到父母关爱,过早的背负家庭负担,而对父母心生怨恨。同时因成长过程中缺乏家庭的温暖和良好的教育管束,性格出现偏执缺陷,遇事易钻牛角尖。兰某13岁那年,父母在外打工时打伤同事,纷纷辞职逃回乡里,从此断绝了经济来源。兰某作为家中的长子,被父亲责令退学帮家务农。在教育方式上,也多采用“棍棒教育”,缺乏沟通,致使兰某多次离家出走,最终父母放弃管束,每月定期提供少量生活费。兰某也借机前往外地(天津)打工。父母的过激教育手段和家庭冷漠,在兰某幼小的心中埋下了失望和怨恨的阴影。

在社会经历方面,兰某自幼外出打工,艰难的生活,父母每月提供的少量生活费又不能满足兰某的日常生活所需,且羡慕别人高消费,自卑感油然而生,随后结交了一些社会闲荡人员,被引向歧途,自此沉迷其中无法自拔。后组成了自己的犯罪团伙,教唆自己的弟弟和初中同学共同作案。被捕后兰某深感是自己连累了弟弟和好友,而产生强烈自责感,甚至想以死来逃避现实。

2.入监改造表现

兰某于2015年11月3日入监服刑改造后,就表示对法院终审从轻判决不服,提出申诉,申请改判死刑并立即执行,悲观厌世的轻生倾向非常明显,称如果法院不判我死刑,我就在监狱里再犯罪,反正是不想活了。

3.心理行为表现

监狱对其入监时的心理进行了测试,经COPA-PI测评:兰某有较强的戒备心理。通常对人多加采集和怀疑,疑神疑鬼。对周围世界持明显的敌视和排斥态度。为人刚愎自用,固执己见,思维迟钝,缺乏逻辑性,对前途充满悲观失望。

4.教育矫治难点

(1)认知因素。由于兰某缺乏正确的人生观,对法律置若罔闻,价值观扭曲,心理疾患严重。因此,教育过程中要耐心细致,注意品德熏陶,教导兰某重新树立正确的世界观和人生观,树立正确的道德行为和法律意识。

(2)性格因素。兰某性格属于固执倔强型,行为偏执偏激,冲动鲁莽,不计后果,遇事无法做出正确的判断和处理,以自我为中心,爱钻牛角尖,缺乏同情心,处理问题倾向于使用暴力。在教育过程中要注意该服刑人员情绪变化和行为反常。

(3)心理因素。系留守儿童,缺乏父母关爱,尤其父亲的棍棒教育和勒令辍学,使兰某彻底失望的同时更多的是失落和怨恨,造成叛逆心理,离家出走,心灰意冷,随着生活和工作压抑的日益积深,自暴自弃,轻生倾向日渐强烈。要从感化其心灵入手,让其体会到关怀和温暖,逐步消除其轻生念头,重新建立生活希望和目标。

5.矫治方案

结合兰某的实际情况,需要对症下药,找准突破口,瓦解其不良的心理结构,让兰某面对现实,重新树立生活信心和勇气,投入到正常的改造中去。

(1)亲情感化

家庭环境影响是兰某犯罪和轻生的主要原因。父母与兰某缺乏沟通和关爱,缺少家庭温暖,认为自己是一个多余的人,以致心灰意冷、自暴自弃。要让兰某重新感受到家庭的关爱和温暖,让其明白当年其父母的无助和无奈,体会到父母的难处和苦衷。一是监区警察积极做好其父母的思想工作,取得其父母的信任、支持与配合。使其父母认识到自己当年没有尽到责任,愧对孩子,才耽误了孩子的一生。要从感情上和生活上积极的进行补救,每月通过信件、电话或接见等多种方式,表达关切之情,规劝兰某切勿轻生和伤害他人,积极改造,争取早日出狱与家人团聚,父母永远等着他。二是加强对兰某的孝道教育,让其感受到过去父母也是望子成龙,“恨铁不成钢”、劝其辍学也是走投无路。特别要让兰某清楚,父母为了他四处借债,用于偿还被害人,才使其改判死缓。为此要更加艰辛的打工偿还,使兰某感受到父母为自己的艰辛付出和最朴实的爱。三是监区与其弟弟所服刑的未成年人管教所取得联系,为二人安排一次特殊的亲情电话,其弟弟也积极疏导兰某情绪,鼓励其勇敢面对,积极改造,早日减刑回家。

(2)加强人文关怀

自幼缺乏关爱,成长经历坎坷,性格叛逆,从另一侧面所反映出的是兰某渴望关爱、渴望被认可的心理状态,这正是主管警察对其教育转化的切入点。在日常教育管理工作中,对其进行人文关怀,加强感情投入,从衣食住行等细节上进行关心关怀,解决生活困难。另外,针对兰某年轻气盛易冲动、争胜好强等心理特征,加以正确引导,使之转化为自强不息、顽强拼搏的进取精神,不断注入积极改造的正能量,促使其发奋进取,刻苦改造。

(3)强化法制教育

加强兰某的法制教育,强化遵纪守法意识。将行为习惯的养成教育融入到兰某的日常生活中去,从认罪、悔罪、赎罪教育入手,帮助兰某算清自己的犯罪给社会、给家庭、给被害人造成的伤害和损失,从中受到心灵的震撼和谴责,从而发自内心的进行忏悔和赎罪,以达到教育效果。

(4)发挥“以文化人”的教育功能

兰某初中学习成绩较好,也曾有着强烈的“大学梦”,却初中辍学,后又走上歧路犯罪服刑。监区以此为突破口,帮助其重新找回“梦想”。一是督促兰某参加监狱组织的文化课学习,从补习初中知识入手,直到参加监狱组织的国家开放大学---大专班学历教育,把刑期变学期,圆其大学梦。二是平时多组织开展读书活动,引导其读书学习,用书本占用其闲暇的时间和精力,用知识净化其心灵,使其不再浮躁、不再冷漠、不再固执,重新认识世界、重新认识人生。

(5)心理矫治与阶段评估

在教育转化过程中,要坚持耐心、恒心和细心,认真观察掌握每一阶段的思想动态和心理变化,梳理分析该犯异常行为的原因、类型和程度等,及时做好情绪疏导和行为管控,适时调整教育转化方案。

6.预期矫治目标

随着教育转化措施的逐层实施,预期矫治目标分为三个阶段:

(1)暴力及轻生念头的削弱以致消除。在亲属与监狱的配合下,化解兰某的轻生念头,稳定改造情绪,增强其自我控制能力和行为规范意识,生活上多关心照顾,让其感受到政府的贴心关怀和温暖。

(2)树立身份意识,严格落实服刑人员一日行为规范,强化规范意识和身份意识,强化法律常识的学习,引导其学法、懂法、守法,逐步养成自觉遵守监规纪律的习惯。

(3)重新树立改造和生活自信心。彻底消除轻生念头,以积极的态度面对人生,面对挫折,对将来的人生有足够的信心,并为早日回归社会而刻苦改造。

【教育改造成效】

经过监狱警察近两年的辛勤努力,兰某思想转化明显。目前,兰某每日收工回到监舍后,都会手捧初中课本进行自学,不懂的地方向警察请教。思想上积极乐观,遵规守纪,劳动积极,参加文化、体育等各项活动积极踊跃,已明确表示不再申诉,不再轻生。对父母的态度也明显亲切,每次会见都嘘寒问暖,生活上省吃俭用,以减轻其父母的经济负担。近期得知妹妹生子,该服刑人员感到非常高兴,也憧憬将来自己和弟弟也要成家,也能有自己的孩子,对未来的生活充满希望和信心。

通过这个案例,我们深刻体会到:罪犯也是人,思想都是可以转化的。新中国的监狱改造好了末代皇帝,改造好了日本战犯。今天,面对一些顽固思想和有一定危险倾向的罪犯,我们一样能将其改造好,只要方法正确,带着感情去工作,不怕付出,就一定能取得良好的教育效果,一定能把他们教育成遵规守纪、积极改造的服刑人员,为维护监狱持续安全稳定做出我们的贡献。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