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某某的矫治个案

胡某某的矫治个案缩略图

胡某某的矫治个案

案例内容
【罪犯基本情况】

胡某某,男,1975年1月出生,43岁,四川省自贡市人,初中文化程度,未婚,家族无精神病史。1990年因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在四川省某监狱服刑,期间因病保外就医,并擅自脱离监管,后冒用捡到的彭某某身份证逃至海南。2001年抢劫被害人财物被抓获,为隐瞒脱逃罪行,未向公安机关供述自己冒用彭某某身份的事实,被以彭某某身份判处无期徒刑,2004年入监,累计七次减刑,刑期至2017年9月。刑满释放前,检察院查明胡某某用假身份犯罪并向法院提出再审建议,法院再审判决将原判被告人彭某某改为胡某某,并追究其脱逃罪刑事责任,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无期徒刑。胡某某眼见重获自由的希望落空,并错误地认为自己的刑期又再次被改为无期徒刑,产生了焦虑、抑郁情绪,劳动不积极、效率低下、抗拒改造,整天浑浑噩噩,伴有严重失眠。经综合分析,咨询师诊断胡某某为严重心理问题,应用放松疗法和认知行为疗法进行心理干预,对其心理与行为问题的形成与发展原因进行探讨,帮助其缓解不良情绪,调整不合理认知,完善其人格。

【罪犯教育改造方案的制定和实施】

一、成长经历:

胡某某父亲是中学教师,母亲是银行职员,家庭条件比较宽裕,又是家里小儿子,父母宠爱有加,对其关注和约束过多,从而形成了依赖性人格。年龄稍大一些便表现出叛逆,初中毕业后赋闲在家,被父母安排到工厂工作,经常出没于歌舞厅,后在舞厅与他人发生矛盾将被害人打至重伤,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在四川某监狱服刑,在保外就医期间脱离监管,逃至海南。后因抢劫罪被判处无期徒刑,服刑至今。

二、主述与个人陈述

(一)主诉:因父母身体不好,想早日回家照顾父母,而刑满释放希望落空,家里又无力帮其申诉,绝望、焦虑情绪持续2个月。

(二)个人陈述:

父母年迈,大哥又因车祸卧床不起,自己却在监狱服刑,不能在父母身边照顾他们,为家庭分担重担,内心很自责;自认为要在监狱度过余生,内心感到绝望;每天晚上都会想到判决的事情,辗转反侧,睡不着觉,感到精神恍惚,十分痛苦。

三、他人观察和反应

(一)同犯反映:

胡某某以前改造表现良好,与人交流也比较随和,在获知不能刑满释放后就跟变了个人一样,不愿和人交流,吃饭也比较少,晚上睡觉经常翻来覆去, 劳动效率极低,精神状态很差。

(二)包管民警反映:

胡某某最近焦虑情绪明显,表现异常,根据他的实际情况已经在管理方面做了调整,帮助减轻其内心的痛苦,我们也多次找他谈话,但效果不明显,情况不很乐观。

(三)咨询师观察

求助者衣眉头紧皱,眼睛布满血丝,像是刚哭过或是几天晚上没有睡觉,情绪激动;且衣服没有换洗、皱皱巴巴的。

(四)心理测试及解释

SCL-90测试显示:

总分大于160分,为265分,阳性项目大于43个,其中强迫症3.8分,焦虑3.8分,抑郁3.38分,敌对,3.17分。

EPQ测试显示:精神质(p)55分,内外向(e)45分,神经质(n)75分,掩饰程度(l)55分。表现为典型的情绪不稳定,对各种刺激的反应都过于强烈,情绪激发后很难在短时间内平静下来,极易焦虑、紧张,睡眠不安。

求助者有失眠的症状,但根据既往病史,可排除器质性病变;产生情绪困扰有明显的原因,强度与现实处境相符合,有良好的自知力,知情意统一、一致,无幻觉、妄想等症状,人格没有明显变化,可排除精神病性问题;内心冲突是趋避式冲突,与现实处境相符,属常型冲突,可排除神经症性问题;社会功能严重受损,不良情绪严重泛化,影响到生活、学习、生产的各个方面,甚至有轻生念头。初步诊断为严重心理问题。

五、制定咨询目标及方案

(一)制定咨询目标

运用放松疗法改善其睡眠,适应正常改造生活;运用认知行为疗法,使求助者学会正确归因,认清自己的罪行,并正确看待法院定罪量刑,增强抗挫折能力,更好的适应环境。

(二)制定咨询方案

咨询方法:认知行为疗法、放松疗法

咨询的次数与时间安排:每周咨询1次,每次50分钟左右,共8次。

六、咨询过程

(一)建立关系、确定咨询目标阶段

咨询师是求助者收到无期判决后两个月,在接到监区的反馈后主动介入。在咨询师说明来意后,求助者就对自己遇到的情况进行了描述,期间咨询师主要采用真诚、尊重、积极关注、共情等心理咨询技术与求助者建立良好的咨询关系,并一起制定了目标,明确了权利和义务,确定了咨询方案及时间安排。

咨询片段一:

咨询师:你现在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可以跟我交流一下,说出来或许会好受一点。

求助者:(比较激动)犯人刚坐完一个无期又要坐一个无期,心里能好受吗?……(开始诉苦)

咨询师:我能理解你的感受,重获自由的希望突然落空了,我能体会这种由希望到失望的心情。

求助者:现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去,父母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大哥去年刚出了车祸,躺在家里,家里面也没有能力帮助我,本来以为要出牢了,谁知道会变成这样,哪还有命活着出去。

咨询师:我能感觉到你的无助!你能告诉我你的眼睛为什么这么红吗?

求助者:晚上老是想这些事情,根本睡不着觉,也吃不下饭,这种事放到谁身上谁受得了啊!

通过咨询已基本建立咨询关系,要求求助者进行呼吸训练,每天至少三次,每次5到10分钟,帮助其调节情绪,改善睡眠。

(二)解决问题阶段

运用认知行为疗法和放松训练帮助求助者改善睡眠和不良情绪,使求助者学会正确归因,认清自己的罪行,并正确看待此次判决。

咨询片段二:

咨询师:最近睡眠怎么样?

求助者:还是经常失眠,这么突然的判决,我怎么可能一下就能睡得着。

咨询师:放松训练有没有按要求做?

求助者:有,但作用不大。

咨询师:那我们现在一起来学习巩固一下放松训练。

咨询片段三:

咨询师:现在除了想什么时候能出监的事情,你觉得做些什么更有用呢?

求助者:没想过,我可能走不出监狱的大门了,也见不到父母了,哎……

咨询师:那你现在想想看。

求助者:(想了几分钟)我也不清楚,判决书都下来了,还能怎么办。

咨询师:你对法律了不了解?

求助者:了解一些,也是入狱后才了解的。

咨询师:那你觉得你的案子该怎样判?

求助者:应该把原来没服完的3年半刑期服完。

咨询师:你愿意对自己擅自脱离监管和冒用他人身份实施犯罪的行为负责,是这样吗?

求助者:(沉默片刻)是。

咨询师:根据刑法一事不再罚的原则,法院会考虑你已经服过的刑期,但法院要遵守法律规定的程序,这个过程需要时间,你要相信法律是公平的。

求助者点了点头。

通过本阶段咨询,胡某某认清了自己的罪行,能够正确看待此次判决,睡眠情况得到缓解,达到了预期目标。

本次咨询主要是对前几次咨询进行回顾,强化其在这些过程中的收获,鼓励在生活中要不断磨炼自己的意志,用积极向上的心态生活,完成好眼下的改造任务。其次是对目前状况的评价,并对今后人格完善树立目标。毕竟完善人格是一个长期的目标,需要求助者自己不断努力才能实现。

咨询片段四:

咨询师:最近情况怎么样?

求助者:心情好多了。

咨询师:那以后再遇到类似的事情你会如何去处理?

求助者:遇到事情要勇敢面对,多想解决办法,犯错误也要敢于承担,以前对父母的依赖太强了,出狱了要好好尽孝……

【教育改造成效】

经过两个多月的咨询,胡某某一方面认识到自己脱逃、冒用他人身份等行为需要付出代价,能理性看待法院判决;另一方面,增强了面对挫折的意志,人格得到完善,几个月后,经法院裁定减去胡某某已经服过的刑期,胡某某顺利出狱。

本案例对刑期长、有人格缺陷、发生重大变故的服刑人员存在的心理问题进行了有效探索。此类罪犯易发生突发事件,存在较大的监管安全隐患。心理咨询师面对此类求助者最重要的是建立良好的咨访关系,让其倾诉内心想法,长期跟踪,才能从根本上消除安全隐患。服刑人员心理问题的诱因各式各样,这就需要我们监狱警察,特别是民警心理咨询师有滴水穿石的耐心和毅力去感化他们。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