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措并举,共筑积极改造之路——罪犯蔡某的矫治个案

多措并举,共筑积极改造之路——罪犯蔡某的矫治个案缩略图

多措并举,共筑积极改造之路——罪犯蔡某的矫治个案

案例内容
【罪犯基本情况】

罪犯蔡某,男,1979年生,汉族,安徽亳州利辛人,小学文化。2008年5月至12月期间,蔡某持千斤顶手柄、钢管等物品,蒙面窜至蒙城、利辛乡间路上拦截放学回家女学生及村民,使用暴力、胁迫手段,实施抢劫4起、致一人轻伤,强奸4起,均未遂,至2人轻伤。2009年7月22日,罪犯蔡某因抢劫罪、强奸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十年。

蔡某育有一女一子(初中在读),妻子2005年去世,子女现由母亲抚养,但母亲年迈,哥哥至今未婚;不务正业、无稳定收入来源,家境贫寒。由于犯罪类型的原因蔡某感觉无法面对自己的家人,在服刑期间亦一直回避自己的犯罪事实,加上家庭贫困,内心自卑、敏感、寡言少语,存在自伤自残的倾向,2018年1月被监区列为危险犯。

【罪犯教育改造方案的制定和实施】

1.犯因分析

(1)成长过程:蔡某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蔡某父母本身系文盲。常年忙于农活,缺乏对蔡某的教育,蔡某早早辍学打工,缺失成长中应有的教育。

(2)社会经历:蔡某辍学后,打零工、干瓦匠,收入一直不很稳定,婚后育有一女一子,妻子2005年去世,一家人的生活全靠蔡某,由于懒惰,经常入不敷出。因为家境原因无力再娶妻,感觉在村里抬不起头,自卑且压抑。

2.入监改造表现

蔡某于2009年9月30日入监服刑后,监区按规定给蔡某办理了亲情电话,能偶尔联系一下家人,随着子女的长大,对蔡某逐渐疏远不愿接听电话,且后期因为蔡某所在村庄电话线路改造,电话停用,蔡某与家人失去联系。蔡某变得更加自卑、敏感,与他人较少沟通,平时沉默寡言,蔡某同生活组成员多次反映,蔡某性格越来越孤僻、自卑,不愿与他人交往,有时仅因为一点小误会就会闷闷不乐,也不和他人争论,如争论总在讲别人针对他、瞧不起他,在小组打菜过程中无论自己排在前面还是后面总是给自己打的汤多菜少,根本就吃不饱,罪犯生产组组长在协调劳动生产时,总是给他调配的多,还认为由于自身没有大帐款别人瞧不起他(以上事情在民警日常调查中并未有此类现象)。民警在与蔡某谈话教育过程中,蔡某同样表现出自卑多疑。

3.心理行为表现

监区及时对改犯进行心理测试,经人格测验显示:蔡某具有偏执、冲动和边缘性人格倾向。表现为:情绪较低落、郁郁寡欢,戒备心理强,明显缺乏安全感,思想包袱大,是自伤自残的危险人群。

4.预期矫治目标

(1)维护监管安全底线,通过危险性评估和开展针对性的心理咨询,充分发挥教育改造的治本作用。通过调适,使蔡某能够在狱内稳定改造,不出现自伤自残或自杀情况。

(2)建立与家的联系。通过当地政府机关,社会帮扶,重建与家人的联系。

(3)重建内心价值,提升自信。建立正常的人际交流关系,提高爱与被爱的能力,树立正确的价值观。

5.教育矫治的难点

(1)认知因素:错误的金钱观,不能正视自己仅因为自身贫穷而否定自己,内心扭曲。

(2)性格因素:由于蔡某家庭环境影响,性格偏执,爱钻牛角尖,事事以我为中心,同时又沉默寡言,平时不愿与同犯交流。

(3)心理因素:自卑多疑敏感,自我否定,对改造不抱希望,易将生活琐事无限联想放大。

6.矫治方案及过程

家人失去联系仅是导致蔡某出现自伤自残倾向的一个导火索,根本原因还在于蔡某的性格、价值取向、情感缺失等方面,监区民警决定从行为模式教育和认知教育重建蔡某的家庭关系、价值取向、人际关系,具体如下:

(1)情感支持,给予关怀。承包民警在和蔡犯谈话过程中采取“共情”的方法,耐心听其倾诉,给予情感支持与关怀。在此过程中逐步建立了蔡某对警官的信任。后通过适时的谈话教育改变其内在想法,使其重新审视自己与所处环境,为之后的教育转化工作打下基础。

(2)适时鼓励,重树信心。为了使蔡某树立起改造信心,充分调动起蔡某的主观能动性,小组为其设立改造进步的阶梯性方案,每当其前进一步,监区警官便会给予其相应的奖励,在适当的场合对其进行口头表扬或物质奖励(如生活必需品),使其内心得到满足。

(3)提高技术,形成优势,重新定义。蔡某在被捕前干过建筑工人,蔡某自述在工地上技术很好,以此为切入点让蔡某认识到自己是有能力的,鼓励蔡某加强自身服装技术提升,树立能干难工序、大工序的目标,从而形成自身的技术优势,提升蔡某的成就感,改变单一凭金钱定义自己的意识。

(4)安排蔡犯做监区服务性工作。警官在对蔡某的教育转化过程中,为了加强蔡某与同犯的交流与接触,走出自身孤独的世界,安排蔡某负责给同犯打饭,客观上制造与他犯接触的频率,提高蔡某与他犯正常交往的能力,并积极鼓励蔡某参加监区组织的各项活动,使其心情得到放松。

(5)心理干预,重塑内心。体验丧失——全部失去。有自伤自残想法的服刑人员想的只是解决问题,而忽略掉自己所失去的。此方法目的在于使其体验、感受失去的滋味,引导其从新的角度看待自己所拥有的生活。具体做法:首先,和蔡某做一个假设,假设其所拥有的一切全部失去,成为一个没有身体、没有记忆、没有朋友、家人和没有任何财产的人。其次,引导蔡某要回自己的东西。最后,在这样的过程中,蔡犯开始关注被自己忽略掉的那些拥有,使其越来越多的思考自己现在所拥有事物的价值,从而降低自伤自残的可能性。

(6)亲情感召,融化内心。由于蔡某的犯罪类型,子女内心在一定程度上有排斥的心理,蔡某家中由于没有电话,不能与家人正常联系,在矫治监区的帮助下与蔡某的邻居取得联系,得知蔡某家中近况,并和当地司法局进行细致的沟通针对蔡某情况进行一次家访,司法局反馈当地政府已对蔡某子女进行了精准帮扶,后期又与蔡某一个远房亲戚取得联系,该亲属表示愿意开车在春节前带蔡某的母亲、哥哥、子女来监会见。监区将相关信息告知蔡某,鼓励蔡某通过自身改造成绩向家人表达悔过之意,努力使自己在家属会见时展现出更好的自己。会见前,监区和蔡某家人沟通,做好情绪引导,告知会见的相关规定及蔡某的近况,会见时,蔡犯获得了久违的爸爸和儿子的称呼。会见后,蔡某强烈表示要积极改造,早日减刑回家,挑起家庭的担子。

【教育改造成效】

1.蔡某多方面都发生了一些变化:能够帮助别人了,在吃饭现场在他犯递东西的时候,能够主动搭把手;有了自己的兴趣爱好,开始看书了,不再自己一个人在那想事情;劳动改造分开始上升了,排名在中上游;蔡某开始有了诉求,开始跟民警反应自己劳动工时低,开始跟民警反应自己劳动报酬是不是能够提出寄给自己的子女;他走出了自己的世界,从只专注自身跟自己较劲,有了自己的目标。通过危险性评估蔡某危险性从中度降为低度。

2.民警深刻体会到:(1)在确定危险罪犯方面。监狱民警不仅有确保监管安全的责任,同样有着改造罪犯的重担,我们珍视每一名罪犯的生命健康,但不排除有个别罪犯在反改造过程中总结出监狱民警对自伤自残这一方面的的重视,利用民警的重视逃避改造,所以在甄别罪犯过程中,不仅要摸排出危险罪犯,同样要筛出为了逃避改造而自我表演的罪犯,确保改造与安全两手都要硬。(2)在教育转化方面罪犯的思想意识不是一朝一夕所形成的,罪犯儿时成长环境的潜移默化,他们的某些意识早已根深蒂固,转化过程中,不仅仅要传播正确的思想,更重要的是要发掘产生扭曲思想的症结,像本案例中,蔡某感觉自己没有大帐款,别人瞧不起自己,这就是蔡某自幼家境贫寒所形成的只有钱才能定义自己的错误认识。(3)积极寻求社会支持,充分发挥科室和监区的协同效应,夯实基层基础工作。危险犯的转化必须通过科室和监区的协调作战,在科学的方案实施过程中适时寻求社会支持,不断改善罪犯的认知才能逐渐向既定的预期矫治目标靠近。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