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成年犯汪某的矫治个案

未成年犯汪某的矫治个案缩略图

未成年犯汪某的矫治个案

案例内容
【罪犯基本情况】

服刑人员汪某,男,1972年9月生,湖北省长阳土家族自治县人,高中文化程度,于2014年11月19日因放火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2015年6月17日从北京调入湖北省未成年犯管教所服刑。在湖北省未成年犯管教所服刑期间,不能认罪悔罪,认为自己是受害方,且不是故意犯罪,法院判决过重,认为湖北省未成年犯管教所与北京监狱差距太大,不适应新的改造环境,时常闷闷不乐、独自发呆,妻子一心与其离婚,加上身体情况较差,经服刑指导中心测验评估,汪某有自杀危险,2015年8月被定为监狱级顽危犯。

主要社会经历:

1992年06月01日 - 1998年08月01日 湖北省长阳土家族自治县某公司工作

1998年08月01日 - 2008年07月01日 在家务农

2008年08月01日 - 2014年03月01日 宜昌当厨师

2014年03月01日 - 2014年05月01日 北京打工直到被捕

【罪犯教育改造方案的制定和实施】

1、犯因分析

(1)家庭因素:汪某家庭关系复杂,自小父母经常吵架,母亲离家出走,父亲再婚后还是经常吵架,并将不良情绪发泄到他身上,自己婚姻又面临破裂,汪某长期生活在不和谐的家庭中,心理上产生了较强的抑郁倾向和悲观心理。

(2)成长经历:汪某父母常年分居,爷爷奶奶因年纪大无力管束,他过早混迹于社会,为了讨生活,在多地做过多份低收入工作,法纪意识淡薄,缺乏认知力和自制力。

2、入监改造表现

(1)认识扭曲,法律意识淡薄,抗拒改造
    汪某世界观扭曲,法律意识淡薄,认为自己如今的境遇,是老板的刻薄和政府不公造成的。老板不该拖赖他工资,还对其打骂,其只是在惩罚他的错误,放火也是因为政府不作为,只能用自己的方式解决,不认为自己存在错误的认识与行为,并且坚信自己的观点,不容许任何人质疑,因此抗拒警官对其的纠正教育及其改造工作。
    (2)自我封闭,不适应监内生活
    汪某身体情况较差,体格较小,生存能力比较差,性格内向,经常闷闷不乐,独自发呆,自我封闭,很少与他人打交道,表现出来的自卑心理比较严重,借由车工技术差,做不了现下的工种,曾在与民警交谈中多次提出想更换工种和调换车间的请求。
    (3)具有悲观情绪,并且放任自流

汪某丧失前途希望的悲观心理,多次流露出“谁都不能拿我怎么样,大不了一死了之”的情绪,经常在劳动车间想睡觉就睡觉,随意走动,并且脱离三人互监小组,连累改组成员扣分而觉得毫无所谓。

3、心理行为表现

依据个性分测验报告,显示汪某思维略显迟钝,焦虑感较强,暴力倾向较强,有很强的变态心理倾向,犯罪思维程度严重,表露出轻生思想,可能存在未检出的抑郁情绪。比较固执己见,改造难度大,可能具有较高的人身危险性,尤其在面临冲突事件或存在潜在隐患时,可能具有较高较深的主观恶性和反社会意识,加强预防监控与矫正力度。

4、教育矫治的难点

(1)汪某对判决不服,认为自己放火是事出有因,老板拖赖工资在先,对其拳打脚踢,自己也曾向相关部门投诉,但收效甚微,从与其个别谈话中可感觉出仇视法院、仇视社会的扭曲心态。

(2)汪某体质较差,又因病住过院,自认为符合老弱病残犯的条件,多次申请调老弱病残犯监区改造,不安于现状。

(3)家庭经济困难,妻子坚决与其离婚,女儿的生活和学习没有保障,没有会见和汇款,狱内生活比较清苦,对前途感到悲观失望,有亲生厌世思想。

5、改造中的优势

(1)汪某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但爱好看书,特别是对我国古代名著感兴趣,在“三本”中也常写出自己的理解。

(2)汪某十分重感情,自诉自己现在面临妻离子散,女儿生活都没着落,马上要上高中,很担心会辍学,自己不能照顾好女儿,感觉很伤心,对女儿十分牵挂,可以从帮助汪某女儿入手,对汪某进行感化。

6、矫治方案

要分析汪某能力的差异性来确定教育的内容、方法和目标,趋利避害,有的放矢。结合汪某的现实改造表现,对其量体裁衣,制定了有针对性的矫治方案。

(1)确立以改造人为宗旨的理念,消除对立情绪,达到沟通互动的目的。

从汪某周记中可以看出他存在着对法律、社会的抵触情绪,这种情绪如果不消除,任何教育都难以渗透进去。汪某目前虽无大病,但胃溃疡、痛风等病史导致其体质差。管区根据其身体情况,合理安排就诊的同时,在生活上也给予汪某优待,在制度允许的范围内尽量给予满足,用行动感化汪某。在个别谈话中,以倾听他的想法为主,经过几次交谈,逐渐了解到汪某是如何一时冲动走上了犯罪的道路,以及对家人的牵挂和愧疚,谈到入监后监狱的严格管理让其很不适应,心情十分压抑,久而久之变得悲观和封闭;然后,和汪某开始相互交流,对其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用政策进行教育,用真情进行感化,汪某认识到警官的工作不是为了私利,而是在帮助他、拯救他。经过多次接触,汪某理解了警官的良苦用心,建立了对警察的信任。
   (2)确立法律至上的理念,运用法制理论,帮助其分析犯事实,达到认罪服法的目的。

认罪服法是改造罪犯的前提。汪某被判刑后,归因客观,主动认罪的意识淡薄。罪犯除了需要懂其他知识、道理外,最重要的就是明确法律的普遍性、强性、正当性和人民权利的保障性,权利义务的对等性,树立“法律神圣不可侵犯”的明确意识。通过监狱局“云课堂”和所部的分类集体教育,结合民警对其的个别教育,对其进行法律知识专项教育和心理辅导,深入分析犯罪根源,纠正其归因客观的错误观点,消除其仇视社会心态。让汪某认识到自己的行为是种严重的犯罪,并树立规则意识,确定法律神圣不可侵犯的观念。

(3)通过监狱的“帮扶行动”为其女儿的学习和生活提供帮助,解决其后顾之忧,达到感化汪某的目的。

通过监狱的安排及汪某的同意,所部派出家访专项小组来去到汪某老家进行家访,同时送出慰问金,并且还联系当地司法所对汪某女儿进行帮扶,保障她的上学问题,为汪某解决了实际困难。通过矫治小组成员的努力,汪某增强了对管教民警的信任,表示要安心改造,争取早日回归社会报答好心人。
     (4)扬长避短,发掘汪某身上的闪光点,消除其自卑心理,达到增强改造信心的目的。
    教育学中的赏识教育主要是运用人的尊重需求,采用必要的形式对其进行肯定,帮助树立自信心,激发积极向上的潜意识。自卑往往和自暴自弃相联系。从汪某的经历看的到,他经常受到挫折、打击,缺乏自信心和内动力,所以要发掘他身上的闪光点,肯定他的存在价值。汪某有看书的爱好,帮其借阅喜爱的书籍,并且鼓励其多投稿到所部的希望报,而且在管区晚点评中表扬其周记和读书笔记,并宣读他写的好文章。通过不断的鼓励和表扬,会发现汪某语言和笑容明显增多,久而久之,他会认为自己可以成为一个对社会有价值的人,并建立起比较积极的人生态度。
      (5)树立良好的人生观,巩固改造成果
     结合社会热点新闻事件及热门节目,如《朗读者》、“博士生高铁霸座事件”等对汪某开展个别教育,使其在学习和遵守《罪犯改造行为规范》的同时,提高辨别是非的能力,主动用道德观念规范自己的语言和行为,帮助其树立正确的道德观、人生观、世界观。汪某自从做了卫生员和图书管理员,各方面素质都在提升,不再是从前那个独自发呆,情绪悲观,对改造不负责任的人了。特别是作为卫生员,必须毫无差错的完成同改们日常吃药打针的辅助性工作,对繁杂的病情要保持充分的耐心和责任感。

7、预期矫治目标

通过分阶段、分步骤教育:

(1)汪某能够正确对待服刑和漫长的刑期,积极融入监区这个集体,处理好与同犯的关系,树立改造目标,激发动力,争取超额完成劳动任务,多获奖励分,早日减刑回归社会。

(2)汪某通过思想教育,能积极配合民警,转变思想观念,树立法律意识,正确地认知自己,认清并改掉自身陋习和错误思想,告别旧我,用辛勤劳动汗水洗刷心灵的污垢,走向新生。

(3)汪某能够自觉提高自身素养,培养健康心理,学习法律知识和新技能,从而化解对法院和社会的仇恨,把刑期当学期,逐步转变遇事急躁、冲动、偏执、易走极端的性格,凡事尽量做到三思而后行,等重返社会后,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教育改造成效】

通过我们的不懈努力,汪某改造态度大有转变,能信任民警,配合警察进行个别矫治工作,对政府和社会的仇视、敌对心态得到纠正。纪律意识极大增强,不仅能够自觉遵守各项行为规范,还能劝阻同改违纪违规。通过管区给予的平台,能够积极发挥自己的才能,也一定程度上消除了自卑心理,坚定了改造信心。总体上看,汪某在转化期间没有出现明显的违规违纪情况,改造表现较好,并在教育转化期间获得五次行政奖励,于2017年6月减刑五个月。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