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杀未遂罪犯张某的教育矫治个案

自杀未遂罪犯张某的教育矫治个案缩略图

自杀未遂罪犯张某的教育矫治个案

案例内容
【罪犯基本情况】

罪犯张某,男,1990年出生,小学文化,广东普宁人,曾因合同诈骗罪在未管所服刑一年六个月,因盗窃罪服刑两年九个月。2014年因抢劫罪被判12年在阳春监狱服刑,服刑期间自己主动揭露还有余罪没判,并因此被普宁公安提审,加刑后数罪并罚判17年。在看守所等待宣判期间,打断他人肋骨,再加判两年六个月。自诉在看守所打人是想让法院判决其死刑立即执行,但最后只判了十九年六个月。由于宣判结果达不到预期,遂在看守所吞食大量药物意图自杀,但被及时送院救回,自杀未遂。2015年7月送到阳江监狱,至今家人无通信、无会见、无汇款。

张某入监以来,自称经常头痛,时不时全身抽搐,吃止痛药后症状并无明显好转。有时候觉得忍得很痛苦,出现过自杀的念头。有时候觉得控制不了自己,特别是在出收工和同改推撞时,有冲上去打人的冲动。改造期间对奖励毫不在意,对减刑漠不关心,觉得自己没有希望了,没有想着能活着出去。

【罪犯教育改造方案的制定和实施】

(一)相关资料

1.家庭情况:张某成长环境复杂,自称三岁时被拐卖,对拐卖时的情景印象深刻。由于记忆中家乡的环境和自己样貌的特殊,张某怀疑自己是外国人,曾尝试寻回自己亲生父母但感觉希望渺茫。七岁时养父曾答应给他买心爱的单车又没买,自己就在家拿了三百块去买,养父发现后就把张某吊在马路边的树上打。此后无论他有没有做错事都会被吊起来打,再后来就出现了全身抽搐的躯体化症状,送去医院又检查不出异常,因此医生怀疑其有癔症,但没去精神科确认。养母对其很不好,但早几年已出世,养父母家里还有两个姐姐一个哥哥。

2.社会经历:十三岁时曾离家出走,有一年吸毒史;曾远离家乡到深圳开手机销售及维修店,跟社会上的混混一起胡作非为。曾因合同诈骗罪在未管所服刑一年六个月,因盗窃罪在惠州监狱服刑两年九个月。在看守所实施过两次自杀。判决书中有记录张某抢劫只获得少量财物,并曾在第二天又还给受害人。

3.改造表现:张某入监后没有违规违纪,但劳动积极性低,经常完不成劳动任务。消极参加教育改造,对改造成绩及减刑漠不关心。经常以头痛及身体抽搐为由找卫生员拿药吃或去医院门诊,但吃药后症状无明显好转。有自杀的念头,觉得人生毫无意义,看不到希望,觉得很痛苦。入监以来无顾送款及会见。

4.心理测评:90项症状清单 (scl-90)结果显示,张某的焦虑及抑郁指数高于标准值。

(二)原因分析

1.不幸的成长史导致其人格的扭曲

张某从小被拐卖,并受到养父的毒打及养母的冷眼,感觉不到爱的存在,缺乏安全感,抢劫并不是为了获得财物而是享受所有人都要听命于他的快感。过早辍学导致其缺乏良好的思想文化教育。进入社会后,受到社会不良风气的影响,不务正业,法律观念非常淡薄。

2.不合理的认知

张某到阳江监狱服刑后认识了一个爱好文艺的服刑人员,两人相处不错,也跟同改学了吉它,后来这位同改调走,而且没有告诉他,答应送吉它给他又没送就走了。因此,张某认为监狱没有好人,每个人都是骗子,不愿意与人交往,过一天算一天,认为每天都是人生的终点。

3.缺乏社会支持系统

张某与家人关系不好,又曾多次服刑,家人早已放弃他。入监以来家属无来信、会见及顾送款。

(三)教育矫治的难点

1.张某虽未形成严重人格障碍,但其成长史过于坎坷,又有吸毒史,还出现躯体症状,矫治难度较大。

2.张某与家属关系差,家属如果过来亲情帮教路途遥远,难以重建社会支持系统。

3.张某不完成劳动任务难以取得奖励,且刑期长,加刑后减刑间隔期长,减刑幅度小,有财产刑难以履行,未婚,无任何牵挂,人生缺乏动力及目标。

(四)教育矫治方案的实施

针对张某的高危自杀风险,监区成立了专门的攻坚转化小组,制定详细的教育矫治方案,与分监区有关警察密切配合,及时跟踪张某每天的思想、情绪和行为表现。

1.对张某性格形成进行重新归因,改变不良认知

咨询师通过认知疗法,让其明白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要有人际边界和独立意识,使其意识到要从原生家庭走出来,处理好与家人的关系,不能把自己的喜怒哀乐与家人绑在一起,大家都有独立的空间,与现在亲人是否有血缘关系不重要,重要的是跟他们的关系。经咨询师疏导,张犯得到了成长,设想以后出监要组建自己新的家庭,有自己的生活。咨询师引导并改变其人际交往中出现的不良认知,要求其多看别人的优点,主动与人交往沟通,避免猜疑误会。

2.鼓励其寻找自身内部动力,发展兴趣爱好

监区抓住张某爱好音乐的特点,鼓励他继续学习吉它,并在活动室配给他一把吉它。当得知监区配送吉它给他时,张某一下子眼睛发光,整个人都有精神了。监区继续抓住他的内在动力和需求,让其感到人活着的意义,鼓励他在分监区的晚会上表演,使他能在音乐中感受到存在的价值,感受到带给周围的人的快乐。然后从消极中走出来,让其不再缺乏存在感,找到成就感,消除其想死的念头。

3.加强“三课”教育和技能培训,完成考核获得奖励

随着张某改造积极性提高,分监区安排他参加小学及初中文化教育,提高他文化水平;加强其思想道德教育,完成考核任务,获得奖励;加强对其劳动技术的培训,让其能完成劳动定额任务。

4.重建社会支持系统

由于张某的家属对其比较失望,并且感情不好,故分监区干警协助其联系到感情较深、曾帮助过并且愿意继续帮助他的朋友,鼓励其多书信来往,并协助张某履行财产刑。

(五)预期危机干预目标

1.短期目标:努力改造,不违规违纪,人际关系变好,社会支持系统得到完善,兴趣爱好得到发展,每个月获得奖励。

2.中期目标:消除其自杀念头,对问题能正确归因,获得减刑。

3.长期目标:使张某能正确看待人生经历的挫折,性格得到成长,人格得到完善。

【教育改造成效】

经过近三年的教育矫治,张某在监内无违纪扣分,积极参加劳动改造及“三课”教育并每月获得奖励。未再出现头痛及全身抽搐等躯体症状,心理测试结果焦虑及抑郁分数达到正常标准。已完全放弃自杀的想法,努力学习吉他,并能弹奏多首作品,并在分监区晚会上演出。人际关系变得良好,性格得到成长,学会了感恩。曾向心理矫治中心投稿,把自身的改变及其中的心路历程写出来,希望能帮助到跟他有一样经历的同改。接受南方日报等媒体采访,讲述自己的故事,鼓励大家正确看待人生坎坷,并勇于成长,热爱生命。保持与朋友书信来往,社会支持系统得到巩固。近期,张某已获得了足够的成绩和履行了部分的财产刑,并向分监区申请减刑,希望能早日回归社会,回报帮助过他的人。

上述案例让我们认识到,在对罪犯的心理矫治中,社会支持系统、亲情帮教很重要,对于有人格障碍的罪犯,要有足够的耐心和信心,咨询师要定期跟踪回诊并不断提高完善自己,才能更好地帮助求助者。此案例已进行两年多,虽然取得了良好的效果,但监区并没有因此而放松,依然按计划持续实施推进,并不停调整矫治目标,争取把张某矫治成为一名性格完善,人格完满,对社会有益的良好公民。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