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一例自杀危险罪犯矫正教育个案

对一例自杀危险罪犯矫正教育个案缩略图

对一例自杀危险罪犯矫正教育个案

案例内容
【罪犯基本情况】

罪犯王某,男,1959年2月出生,初中文化水平,已婚。王某与被害人刘某是郎舅和邻居关系,有积怨。1997年3月,刘某在自家门前埋设钉板企图扎破王某拖拉机,王某与被害人发生争执,至刘某重伤(偏轻)。2002年9月,取保候审的王某在自留地与刘某发生争执,王某朝刘某头面部连砍数刀,至刘某倒地身亡。王某因此被判故意伤害、故意杀人罪,原判死缓,2003年07月投入监狱服刑。

2015年12月减刑下达后,王某因民事赔偿未履行,减扣2个月。但王某声称是进行了赔偿的,法院做出本次减刑裁决时,对当时的判决书理解有误,希望申诉。2015年王某申请保外就医,分监区、监区依据实际情况为其进行鉴定并整理材料进行上报,但上级部门在审核时认为王某病情未达标准,驳回其保外就医申请,王某认为监区人为为其设置障碍。王某因为脊柱骨结核进行过手术,自诉时常腰疼,腰部没有知觉。担心不能保外就医后导致病情加重,造成瘫痪;曾多次向他犯自述,如果瘫痪了,就一死了之。 

【罪犯教育改造方案的制定和实施】

(一)定性分级

连续的减刑、保外负面结果导致王某思想上比较偏激,容易走极端。同时因为以上问题,王某还出现过自杀言论:王某害怕自己瘫痪成为家里的负担,在与同改和民警的交谈中曾说:“如果自己瘫痪了,那可能会一死了之,绝不拖累家人。”以此认定王某行为为自杀危险。

虽然王某还能遵守基本的行为规范,但因以上原因长期陷入负面思维,日常改造已经受到较大的影响。

(二)矫正优势和难点

1、矫正优势

(1)王某家庭支持较大。王某有妻子和两个女儿,对他支持较大,大女儿为其保外就医,停止工作,多次从宁波赶回家配合有关部门调查。

(2)王某性格平和,能够和民警进行沟通。王某在反应减刑扣减问题时,与其他罪犯相比,表达不满时还是相对克制,没有大吵大闹。

(3)王某还是很希望能够早日刑满回家。

2、矫正难点

(1)王某的问题是由客观病情引起的,因此有两个问题:一是如何解决病患?二是如何转变对病患的看法?

(2)王某民事赔偿问题可能一直会影响其减刑,因此也有两个问题:一如何解决民事赔偿问题?二如何转化、适应减刑问题?

(三)矫正项目

1、针对王某认为2015年12月减刑下达,少减2个月,是裁定有误的情况,对王某进行耐心的解释和疏导。

2、针对王某保外就医驳回情况进行耐心的解释和疏导。

3、在帮助王某面对现实的基础上,辅助其调整心态,重新制定合理的改造计划。

4、了解王某病情,做到有病及时治疗,对病情进行力所能及的调理,同时改造和生活上适当给予关心和照顾。并对王某开展心理疏导,帮助其改善不良情绪。  

(四)矫正过程

第一次矫正:

第一次将王某邀请到心理咨询室,了解王某现实问题。主要有两个问题,一个是一季度减刑幅度问题:因未完全履行民事赔偿,减刑减少两个月;二是保外就医问题,2015年监区为其上报了保外就医的申请,但至今没有结果,而且很可能是驳回,就这两个问题我首先表示对他的理解和同情,并表示愿意帮助他搞清楚事情的真相。随后我进一步进行了了解,王某说是进行了赔偿的,法院作出本次减刑裁决时,对当时的判决书理解有误,所以少减了二个月;而保外就医他认为自己的病情比较严重,希望得到保外就医机会。我表示愿意就这两件事情向上级科室反映,并给他一个答复。

第二次矫正:

在咨询有关科室相关问题后,我再次邀请王某,对他进行答复。相关科室的答复是现在以法院的判断为依据,如果王某能够拿出相关的已经履行民事赔偿的相关依据,可以进行申诉。对于保外就医,现在还在进行中,但是很有可能会被驳回。王某听闻后有一点激动,我对其进行安抚。王某提出要和家人联系,要申请和相关科室领导谈话。对他这些要求都进行满足。王某与家人联系的答复是没有相关证明依据,同时相关科室也给了明确的答复,导致王某心情抑郁,对其进行安抚,并要求加强包夹。

第三次矫正:

本次矫正主要是零星开展的,目的是让王某的情绪有一个缓冲,能够自我接受。在这个过程中进行相应的关心,特别是其身体上的关心。当王某腰痛时,主动带王某看病开药,寻求医生对其的安抚。同时与其闲谈对话,主要的目的是表达对他遭受的情况的同情和安抚,拉近与王某的距离。王某在谈话中说他的病情由来已久,家人为其病情操心较多,万一瘫痪了,自己也不愿意成为家人的负担,情绪时常比较低落。因此继续要求加强包夹,汇报王某的异常举动。

第四次矫正;

在经过零星数次的交谈后,深入了解王某的疾病史、就医史和家庭对他的关心帮助。王某自诉:最初入监时在生产监区服刑改造,2008年是腰痛,多次拍片检查无果,双下肢消瘦无力,后来通过核磁共振检查为骨结核,在荆州医院进行了脊椎手术,通过恢复能够逐渐走路。后复查发现脊椎手术部位骨头变形需要再次手术,但是条件一直不允许,因此他多次申请保外就医无果,这次也是一样。同时对他的家庭情况进行了解。自述家里有妻子和两个女儿,二女儿在宁波打工时嫁到当地,家庭条件相对较好。大女儿在老家结婚,与女婿带着两个孩子在宁波打工,家庭相对贫困。他还有一个姐姐,侄儿对他的日常生活提供了不少经济支持。女儿为他的保外就医停止工作,多次从宁波赶回家配合有关部门调查。因此家庭对于保外就医期待比较大,对他的支持较大,一家人都希望他能够保外就医,对病情进行医治。现在减刑减少,保外就医无望,心中怎么不会失落灰心?特别是因为保外就医,多次耽误大女儿及家人的经济收入和生活,心中也有不少的愤怒。对此进行共情,表示从某一方面说现在的结果确难以接受,但是会谈结束前留下我的疑问:现在已经这样了我们该怎么办?

第五次矫正:

询问王某这段时间的身体情况,谈论这段时间的心情。王某回答还是在想这前面的事情,但没有那么频繁了。继续表达共情,遇到这些问题,每个人都会心烦意乱的,这是很正常的情况。提问他有没有想以后怎么办这个问题,他回答偶尔想过,但是更多是烦恼,担忧。对其表示共情,能够开始想就是好的。然后留下疑问:减刑减扣,保外无望,生活还要不要继续,如何继续?

第六次矫正:

询问这段时间身体情况,基本稳定,谈论上次遗留的问题,一切都很糟糕,生活还要不要继续?王某没有直接回答。开始谈论起家人对其的帮助,总结道:你有一个好的家庭,妻子、女儿、姐姐等都对你进行着关心和关爱,他们是你最大的支柱。他们所做的事情的目的是希望你能相对健康的回家,在健康的基础上能够早日回家。再次询问他现实的状况是什么,要求他回答,他慢慢的能够承认现实的不可改变性。对他能够认识到给予肯定,继续提问,既然已是事实,生活怎么继续?

第七次矫正:

从上次既然已是事实,生活怎么继续开始本次谈话。王某首先还是担心自己的身体能不能够坚持下去,因此我给予他承诺,保证在他生病的时候及时带他就医,为他疾病的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但提出,身体日常的保养还是在他自己,其中保持心情的愉悦是很关键的一点。希望他在接受现实的基础上对自己的身体首先负责起来。提出和他一起制定生活保健规划。继续提问,除了身体保健外,在力所能及的范围还能做些什么?

第八次矫正:

开始讨论整体的改造生活目标,主要是要他讲,他的目标首先就是调节身体的情况,无论减刑或保外,身体挺住是前提条件,然后他自己也有一些调节的方法,逐渐适应。我对他所说的进行了肯定,同时安抚说不要着急,慢慢来,一步一步来,在日常中进行调整,随着身体情况进行调整。一切的生活的执行都是要以他为主,我只是从旁帮助,为他提醒,自己必须为自己的一切负责。

第九次矫正:

王某提及虽然前面的谈话使自己能够逐渐的调整心态,但对于身体的担心,有时还会出现,因此会就这样就陷入不好的情绪中去。我告诉他这都是正常的现象,服刑有时候就是一种煎熬,何况你的身体不如一般人,因此心情起伏是正常的现象。如果情绪不好,那就默默的坐一下,去感受一下这种情绪,想一想这种情绪的由来是真的事出有因还是自己无端的恐慌。如果是事出有因,那么就安慰自己,找到解决事情的方法,可以找我帮助;如果是无端端额恐慌,那么学会与他和平相处,当你意识到是无端的恐慌时,这种情绪也许就自然会减弱。

第十次矫正:

与王某继续讨论他的负面情绪的来源,总结道主要是对瘫痪的恐惧。帮助他认识总结到这长时间以来他的身体虽然偶有不适,但是在自己的调理下,整体状态还是平稳的。继续巩固、教他学会与自己的不良情绪做朋友,学会体察。同时提出可以做一些力所能及的爱好或劳动,以此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也是一种适当调理。

第十一次矫正:

继续巩固以前的谈话结果,王某提出希望能够申请参加劳动,通过参加劳动获得奖励,从而在最大可能性下减刑。对于王某的要求,给以肯定,提出表扬,并回答会考虑他的要求,并在分监区民警大会上商量。

第十二次矫正:

本次矫正为结束过程,首先回答了他参加劳动的要求:分监区会做适当安排。然后提出要他对这一年的谈话进行总结,并进行归纳展望,最后提出结束这一年的谈话,在今后的改造中,如果还有需要,我会继续帮他。

【教育改造成效】

通过一年的矫正教育的开展,我们对于王某的帮助取得了初步的成效。

1、能够面对现实,接受减刑减扣和保外就医驳回这两件改造负面事件。

2、能够面对自己身体的现实情况,并能够进行自行的调节。

3、初步学会体察情绪的来源,并学到一些面对负面情绪的方法,能够主动尝试运用。

4、有自己新的改造目标,并提出参加劳动获得减刑这一要求,说明他已经重新走上正确改造的道路。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