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亮希望的灯——一例自杀危险罪犯的心理矫治个案

点亮希望的灯——一例自杀危险罪犯的心理矫治个案缩略图

点亮希望的灯 ——一例自杀危险罪犯的心理矫治个案

案例内容
【罪犯基本情况】

(一)基本信息:

马某,1973年9月出生,46岁,文盲,已婚,育有一儿一女,因强奸罪,被判有期徒刑12年,现余刑10年。2018年2月投入监狱服刑,因其存在自杀危险,被确定为危险罪犯。

(二)家庭背景与生活史调查情况。

马某从小父母双亡,没有上过学,和姐姐、弟弟相依为命长大,从小到处流浪,讨过饭,在煤矿挖过煤,出过事故,腰椎受过伤,后来日子慢慢好转,到了结婚生子的年纪,找了一个同样身世波折的女子结婚,生育一子一女。女儿即将高考,儿子上小学,妻子一人在当地医院打扫卫生,每月工资仅1200元,入狱前马某做电焊工,每月可以挣4000左右,服刑后家中经济支柱垮塌,妻子一人的微薄收入支撑全家开销,生活十分困难,属于当地政府精准扶贫户。

(三)主诉症状和咨询原因。

马某被分入我所管辖的某监区没几天,分监区包管民警就向我重点介绍了他的异常情况,在民警的安排下,与马某进行了远程视频咨询,镜头中的他,失声痛哭地诉说,一是入狱后妻子带着两个孩子,生活异常艰难,儿子在亲情电话中诉说已经很久都没有闻到肉香味了,女儿今年(2018年)参加高考,即使考取了大学,学费也没有着落,对自己也充满了愤怒和敌意,认为父亲的犯罪行为非常不齿,对自己的前途影响很大,妻子也在亲情电话中多次流露出轻生的念头;二是想到家人现状,认为如果不是自己入狱,家人也不会如此艰难,一切都是自己的错,每天夜晚哭泣,感觉生不如死,无法面对目前的困境。

(四)心理测量情况:

1.SDS心理测试:结果显示马某为重度抑郁,一级自杀危险。      

2.COPA-PI量表测试结果反映:自卑、焦虑感较强,忧虑抑郁,忧心忡忡,对自己的将来或前途缺乏信心,沮丧悲观。缺乏安全感,心身疲乏,伴有失眠、恶梦、恐怖等现象,有较强的心理变态倾向。

(二)民警和寝室长反映情况:马某比较老实,劳动任务基本能够完成,但回到宿舍后经常哭泣,动不动就泪流满面,食欲很差,夜晚也经常偷偷哭泣,问他,也不说话,只知道哭泣。

(三)心理咨询师行为观察情况:马某精神萎靡,眼神暗淡无光,双肩下垂,整个人很懈怠,没说几句话就不停摇头,哭泣不止。

(四)心理评估及依据:通过对马某的心理咨询、心理测试、心理评估分析,马某知、情、意统一,自知力完整,有改变现状的愿望,无明显的感知觉异常,家族无精神病史,其本人状况也可排除精神病。综合分析,可以评估马某为:应激障碍导致的自杀危机。

【罪犯教育改造方案的制定和实施】

(一)矫治目标

1.近期目标:消除抑郁、焦虑情绪,给予有力支持,打消自杀念头,度过心理应激的高危反应期;

2.中期目标:改善认知、建立新的行为模式,缓解抑郁、焦虑情绪;

3.最终目标:提高心理健康水平,以积极方式应对生活事件。

(二)矫治方案

1.第一阶段:调整认知,解除自杀念头,建立信心和希望;

2.第二阶段:构建支持系统;

3.第三阶段:学习新的方法,巩固思维和行为模式,形成积极心态,获得成长;

4.第四阶段:梳理,告别。

(三)矫治过程

1.第一阶段:从建立信任、澄清认知、消除自杀念头,树立信心和希望四个步骤展开干预。

首先,进行自我介绍,说明心理咨询保密原则,咨询师无条件关注、接纳,对其流露出的痛苦,进行深层次共情,获得信任,建立良好的咨访关系,使其内心压抑的情绪得到有效宣泄。

接下来,咨询师使用了开放式、封闭式等摄入性谈话以及内容反映、情感反映、解释、面质等技术实施干预,得以捕捉到其不良认知导致的自杀原因:A、家里穷得快揭不开锅了。B、女儿对自己的不原谅。C、妻子也有轻生的念头。D、自我评价过低,对现实的无能为力。

然后,咨询师通过与马某展开深入探讨,将消极情绪作为咨询重点引导他自己思考,澄清不良认知,找出问题的症结:马某自责、绝望,无法面对现实困境,从而选择逃避,想了此残生。咨询师与其一道对现状进行分析:家庭困难、女儿的态度、妻子的想法,这些都是马某自己的猜测和解读,也许现实并不像其诉说的那样,再说,即使有这些现实问题,通过民警、社会及其本人的努力,也都是可以得到有效解决的。

第一次咨询结束后,咨询师迅速将咨询情况与监区包管民警进行了通报,在征得监区同意、完善好相关手续后,咨询师与马某妻子和女儿分别进行了通话,目的是介绍马某的改造表现,了解马某家庭现状,马某女儿及妻子对马某的评价等。咨询师对马某家人进行了同情、安慰、鼓励,设身处地站在他人角度为他们解决实际困难。比如:与当地司法部门联系,尽快落实精准扶贫政策,解决马某家庭生活拮据现状,促使马某妻子放弃自杀念头,拟发动捐款,为马某女儿解决上大学的学费。与其女儿单独谈心谈话,希望能原谅父亲,给父亲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等等。

在第二次的视频咨询中,咨询师告知了马某家人的情况,妻子和儿子的生活费、女儿大学学费有了着落,一家人特别是女儿原谅了马某的行为,愿意给马某一个机会,大家都说马某是家里的顶梁柱,都盼着马某早日回家团聚,随着现实问题的解决,笼罩在马某心头的乌云渐渐散去,自杀念头迅速破除,马某生产效率大幅提升。

树立信心和希望。第三次咨询时,向马某传达这样的信息:同改对其非常关心,听说他家庭经济困难,都抢着要捐款(虽然监狱有规定,对类似强奸罪等社会影响恶劣的罪犯,监狱不予救济,但同改的爱心值得马某铭记在心,温暖一生),并有个别积极层罪犯主动要求帮助马某学习文化和法律知识,监区民警对马某关怀备至,经常找其谈心谈话,让马某感觉到太阳每天都是新的,自己置身于互帮互助的大家庭中,生活是美好的。在一次咨询中,马某对咨询师说:“我要擦干眼泪,一定要好好活着,不辜负大家对我的关心和帮助。”

一位自杀倾向的罪犯心理危机终于得以控制,每次咨询过后,咨询师迅速向监狱相关部门和监区做出反馈和建议,共建支持系统,使其能顺利度过自杀危机后的反应期。

2.第二阶段:调整认知,构建支持系统,尝试行为改变。

在之后的四次、五次咨询中,咨询师采用了空椅子技术的宣泄倾诉式,消除自责心理,引导马某缓解压力,轻松改造。同时,咨询师与马某妻子电话沟通,鼓励其多来监狱会见,2018年的5月,马某妻子在马某弟弟的陪同下,来监狱进行了第一次会见,这无疑给马某一剂强心针,劳动上劲头更足了,表示要用优异的改造成绩感激所有人的关心、鼓励和帮助,还说将来好好改造,挣得了“低工资”,一定会寄回家补贴家用。

3.第三阶段:跟踪咨询,巩固新的认知方式和行为方式,获得成长。

第六、七次咨询每隔一周进行。主要就近期的心理状况进行探讨,鼓励马某参与集体活动,锻炼身体,增进食欲,提高身体抵抗力。

之后,咨询师放缓了脚步,重点帮助其巩固和发展新学到的应对技巧和解决问题的方法,使其学会“举一反三”,第八次、九次咨询每两周进行一次。

4.第四阶段:梳理、告别。

通过民警及寝室长的反馈,咨询师了解到马某情绪稳定,睡眠正常,食量正常,积极参加监区活动,按月会见,按时给家人拨打亲情电话。

三个月后,进行了第十次咨询,马某全程放松,面带微笑,对改造生活充满了信心。

【教育改造成效】

在监狱、社会、家庭等多方共同努力下,马某的现实困难得到成功解决,马某自杀念头彻底消除并取得新的健康心理和行为,对未来充满希望,改造劲头十足,并将挣得的第一笔“低工资”寄回家中,此案在犯群中反响较大,收到了“转化一个,教育一片”的良好咨询效应,教育改造成效显著。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