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刑事案件执行 正文

一名五级病残危险犯的转化案例

一名五级病残危险犯的转化案例缩略图

一名五级病残危险犯的转化案例

案例内容
【罪犯基本情况】

倪某,男,汉族,1972年7月出生,浙江磐安县人,2010年因故意杀人罪被浙江省金华市人民法院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2012年减为无期徒刑,2014年减为18年9个月。自减为有期徒刑后,倪某面对自己刑期长,且有五级病残,无法自主积极面对生活,改造信心严重不足,劳动表现消极,因逃避劳动多次受到违规扣分处理。2016年11月至12月期间,因对生产安排不满等原因对抗民警管教,不服从民警管理,受到监狱行政警告处分及扣考核分3分处理,并被监狱列为行凶及防自杀危险罪犯。

【罪犯教育改造方案的制定和实施】

第一步:正确评估

(一)成长过程。倪某出生在磐安县一个农民家庭,上有兄姐5人,自己排行最小。5岁时母亲就去世了,因家庭经济条件较差,读完小学就辍学在家。父亲常年忙于生计,兄姐各自先后成家,忽略了对倪某的成长教育。

(二)社会经历。倪某小学辍学后一直在家游玩,后迫于生活压力,被父亲送去跟随油漆师傅学手艺。学手艺的三年里,辗转流离,尝到了生活的艰辛。直到后来通过自己努力,与他人合伙接装潢工程,生活才有起色。这期间还交了女朋友。但好景不长,2003年检查出心脏病,被迫在家养病。2006年,通过治疗身体才有所好转,但也因手术留下后遗症。治疗期间,女友因其病情离他而去。事业和爱情双重失利的打击下,倪某一度对生活失去信心,曾尝试喝农药结束生命,幸好被家人及时发现,送医抢救成功。之后,倪某身体好转,重新开始与人合伙干装潢,但干了几个月后,工钱却一直结不下来,找其经理理论反而被骂甚至被打。为此倪某怀恨在心,在要求道歉未果的情况下,用事先准备的刀猛刺被害人,致被害人死亡,受到法律的严惩。

(三)心理测验情况。倪某属抑郁质气质类型,个性较偏激、固执,易钻牛角尖,对他人缺乏信任感,不善与他人交流,猜忌心强,具有较强冲动性、攻击性,受外界刺激后反应强烈,很难自我平静,对抗情绪强烈。

(四)教育矫治难点

1.认知存在偏差。倪某小学肄业,知识文化水平较低,缺乏基础的法律知识和监规纪律意识,其次对疾病治疗及康复的认知不足,加之倪某刑期长,岁数偏大,获悉减刑不符预期后,遂产生自暴自弃、混刑期的想法,因此无限放大自己的病残因素来躲避甚至逃避劳动。要转变倪某对病残错误认知及消极想法,首先要通过法律法规宣教,提高其法制意识,树立认罪悔罪意识,其次还需帮助该犯正面积极面对病残情况,制定改造计划,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回归本质改造正途。

2.社会支持薄弱。由于倪某母亲早逝,父亲、兄姐忙于生计,从小缺乏对其关爱教育,加之生病期间女友的突然离去,导致倪某对他人缺乏信任感,戒备心强、思想偏激、以自我为中心,认死理,易走极端,不能接受别人的批评。在教育过程中,倪某有强烈的情绪抵触和行为抵触,出现过自伤自残等过激行为。所以对倪某的教育改造不能简单的采取说教的方式,需要通过社会力量动员亲属的亲情关怀,社会关爱来感化倪某,引起倪某情感上的共鸣,消除改造顾忌和思想矛盾,促使其走上积极改造之路。

3.自信心有待重建。倪某属于偏执类型,对人对事有自己较强的主观判断标准,容易出现固执己见的言论和行为,冲动、偏激,自律性差。性格上的缺陷,使其在改造努力未被民警及时认可或改造受到挫折时,更易丢失改造信心,走上歧路。在教育转化中要更注重挖掘倪某特长、亮点来开展价值观、荣誉感教育,促使其在认识自身不足的同时重建改造信心。

第二步:对症下药

基于以上分析,并根据倪某现实情况,民警制定“宣教提认知,亲情暖人心,亮点促改造”的矫治方案,促使倪某尽早回归正常的改造生活中。

(一)法律政策宣教与监规纪律教育相结合。针对该服刑人员放大病残因素来躲避劳动的心态,监狱民警在个别教育过程中注重政策宣教引导。通过监狱科室借助社会力量给予法律援助,邀请相关法律专家与监狱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成员对病残犯劳动能力鉴定的法律依据、鉴定标准、鉴定流程等进行一对一的法律知识的宣教,使倪某明白法律严肃性及执法的规范性,彻底打消该服刑人员以病残因素来躲避劳动的心态,认识到只有通过劳动改造才能真正做到认罪悔罪。同时监狱民警有针对性的宣讲老病残犯的考核制度,按照不同的劳动能力安排不同强度的劳动任务,体现监狱法律法规的人性化一面。其次通过病残犯个别典型案例教育使其有所领悟,从正面典型案例对其进行监规纪律教育,达到强化身份意识、监规纪律意识的目的。种种努力使倪某深刻认识到,只有通过自己的努力,积极主动面对困难和阻碍,才能取得好的改造成绩,重新树立改造信心。

(二)亲情帮教和个别教育相结合。民警在对该服刑人员进行个别谈话教育中发现,该服刑人员对于亲情既期盼又恐惧。期盼的是能像其他服刑人员一样,可以听到亲人嘘寒问暖的话语,可以了解家乡的近况,可以有一个寄托情感的港湾;恐惧的是家人的态度,担心家人埋怨、斥责、冷漠。民警了解该服刑人员的心理诉求后,经过监区研究后,将其列为百警助百囚圆百梦重点帮扶对象,积极帮助倪某架起和其家属的心灵沟通之桥。监狱民警主动联系倪某家属,向其家属表达该服刑人员思念家人之情、认罪悔罪之心。同时通过与当地司法局沟通,告知其倪某的劳动、学习、生活保障情况,解除亲属对经济负担的担忧。倪某亲属在监狱民警和司法局工作人员的反复劝说下,表示感谢监狱民警对倪某的挽救,并配合好监狱开展对倪某的改造工作。亲人相见,泪眼汪汪,在亲情的感化下,倪某扭转改造心态,重拾改造信心,向民警表示一定好好遵规守纪、积极改造,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回报家人和民警的帮助。

(三)个人亮点和监区文化活动相结合。监狱民警在对倪某进行综合分析后,决定重点重塑倪某价值认知培养。结合监区文化建设,根据其原先在装潢上的经验、特长和个人诉求,建立折纸小组,并宣布由倪某负责。监区民警积极联系监狱,寻求专业化的支持。折纸小组在监区民警的引导下,通过设立创作主题、目标方向,较好地激发了倪某创作积极性,接连创作出“修心塔”“祥龙迎春”“辽宁号”“涅槃”“雄鹰展翅”等折纸作品,其中“修心塔”参加监狱文化艺术比赛获得一等奖。成绩的取得让倪某重新认识到自己价值,在获得荣誉的同时,也收获了自信,增强了改造的动力。

(四)合理安排劳动改造岗位和严格管理相结合。针对倪某属病残犯,其身体状况不适合从事高强度服装加工岗位,因此将倪某分配至强度较低的看护岗位上,明确该岗位的具体要求和岗位职责,要求认真完成任务。规范、科学的改造任务安排,使倪某认识到通过努力能够完成改造任务并得到民警的肯定,得到相应的考核奖励。其次医院也将该服刑人员病情纳入三级预警机制内,加强对该服刑人员病情监测,从疾病治疗上给予该服刑人员关心。疾病的有效控制使倪某进一步安定改造之心。在监规纪律方面,从倪某日常行为养成入手,使其明确身份意识,认识到遵守监规纪律是改造前提,只有遵守监规纪律,才能有效完成改造任务。从而也树立法律意识,自由是建立在法律基础上的。

【教育改造成效】

一年多来,通过浙江省第三监狱民警的合力教育矫治,倪某在监规纪律及行为养成等方面得到显著提升,遇事能控制住情绪,及时向民警汇报,未发生过违规违纪行为,逐渐融入监区改造要求。在劳动方面,能按时完成民警布置的任务。在完成劳动之余,发挥个人特长,积极组织折纸小组创作折纸作品,在丰富监狱文化氛围的同时,在创造中慢慢领悟人生哲理。倪某向民警忏悔道:“曾经我对生活也充满梦想,失去自由成为阶下囚的那一刻,生活变得黯淡无光,幸好民警的教育挽救,让我重燃希望,慢慢修复我梦想的翅膀。就像那首歌一样,我有一双隐形的翅膀,终会有获得自由的那一天,重新翱翔在蓝天之上。”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