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刑事案件执行 正文

运用其他方法教育转化服刑人员的典型案例

运用其他方法教育转化服刑人员的典型案例缩略图

运用其他方法教育转化服刑人员的典型案例

案例内容
【罪犯基本情况】

应某,六十岁,已婚,浙江人,大学本科学历,因挪用公款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十一个月。于2017年6月投入监狱改造。

应某出生于知识分子家庭,从小接受传统礼仪教育,受传统伦理及道德观念的影响较深,家庭观念浓厚,提倡夫唱妇随、男主外女主内的家庭观。在此观念主导下,家中事务多为妻子打理,本人缺乏必要的生活自理能力,依赖性较强。婚后育有两个儿子,现均在事业单位上班,生活稳定。其本人任教育局下属教育培训机构法定代表人。多年的教育行业深耕,以及社会对教育的推崇等,让其拥有较广的人脉资源及较好的社会认同,建立了良好的身份认同。案发后,面对落差,一度不敢相信可能面临的身份转变及角色转换。终审判决后,面对漫长的刑期及身份改变,一度悲观失望,对未来充满了忧虑,内心极度恐慌及绝望,常流露出自暴自弃的思想。

入监后,上述状况并未得到有效改善。面对新政对职务类罪犯的影响,以及减假排名在同类罪犯中较为靠后的情况,其表现出较为悲观的改造情绪,改造消极,加之年龄较大,在不良情绪的影响下,其身体每况愈下,并发高血压、高血糖等症。这进一步给其改造心态造成不良影响。

【罪犯教育改造方案的制定和实施】

考虑到应某刑期较长以及身体原因,从有利于应某改过自新,有利于推动其由被动改造向主动改造转化,结合应某过往经历、文化程度、性格特点等,制定教育改造方案及实施步骤,具体如下:

一、疏缓焦虑情绪,提升改造适应能力

通过与应某的深入沟通,发现其存在潜在的焦虑迹象,遂安排其进行焦虑自测评(SAS)测试,结果显示有轻度焦虑症状,结合与其谈心时的情绪反应及日常表现等,判断该症状似有加重趋势。

于是,安排其参加《应对挫折压力》的主题心理团辅,通过心理沙龙的形式开展治疗,以期找到症结所在。沙龙以轻松的话题切入,引导参与者针对入监初期的心理困惑与压力等各抒己见。同时辅以沙盘游戏等新颖、轻松的治疗手段,观察其在活动中的参与度及情绪变化反应。团辅活动共进行了四场,前后跨度近一个月时间,安排在周一学习日进行,连续四周,每周的内容循序渐进,不断深入。每次参加完活动回来,监区民警均及时对其进行了效果跟踪,以个别谈话的形式让其谈谈参与活动的收获,以及想法。

进一步帮助其建立情绪输出通道。一来及时为其排解了压力情绪,二来通过民警细心的教育和引导,让其进一步明确身份,达到身份的认同。经过观察发现,其产生焦虑症状及影响其自我身份认同的主要障碍在于其原有社会角色定位和监狱改造环境的相对封闭之间的冲突。其从入监监区相对单纯的改造环境转换至生产监区快节奏的改造环境中,一时难以适应,加之一定的心理落差,加重了这种不适应,出于自我保护,其本能地表现为逃避的心理。为此,在改造岗位的设定上,进行了针对性的安排。考虑到年龄等各方面的客观因素,安排其从事切拉链的辅助工种。一者该岗位劳动强度较小,其身体素质完全可以胜任;二者该岗位处于厂区靠角落的位置,人员流动相对较少,环境也相对单纯及安静;三者流程协作程度较低,受其他业务流程、工序的影响较小,且接触的岗位也较为简单,其可根据业务需求灵活安排时间,业务压力较小。这样的岗位设计给应某初入生产监区的改造创造了一个相较于其他罪犯而言较为宽松的改造条件,让其脆弱的内心得以有一个相对平和的休整空间,有利于其自我疗愈。本阶段对其教育改造的主题是“破”,将其置于相对单纯的环境中,最大程度上减少外部环境对其造成的影响,逐渐解除其防备心理及逃避心理,使其由被动接受转为主动接受。

二、身份转换与角色认同

“破”是清空过去,扫清阴霾。在一段时间的“休整”后,应某已经慢慢适应了监区的改造生活节奏,对于日常改造任务也不再逃避,对一些活动的参加也表现出了一定的参与热情,此时时机恰好成熟。于是,结合应某文化水平较高的特点,以及其原有教育领域的从业经历,鼓励其积极向《归航报》《浙江新生报》《心理导刊》等刊物投稿,帮助其找到改造的方向,重建自信。同时,建议其在教育改造上寻求突破,为自己争取更多的考核加分。针对当前职务类罪犯减刑假释择优排名的情况,为其加以分析,帮助其树立信心,找到动力。

在应某前期的稿件文字中常伴有消极情绪,反映出其心态并未调整到位。针对这种情况,监区民警对其进一步进行心理教育,帮助其调适心态,并且让其加入到报道组中去,学习写作技巧。安排个别文笔较好罪犯对其进行一对一的对口帮扶,从文章立意、版面要求、题材选择等入手,逐步提高其写作水平及中稿率。慢慢地,其文章渐被监区黑板报等刊用,并有一篇文章被《浙江新生报》采用,这极大地鼓舞了应某,考核奖励也大大弥补了其生产考核上的短板。分数有了“长进”,心情也逐渐开朗,渐渐地,应某看到了改造的希望,无形中也渐渐地接受了当下的角色,内心形成了初步的角色认同。

三、角色代入与身份再造

上一阶段教育改造方案的实施让应某看到了改造的希望,逐渐树立起了改造的信心,其也从被动改造逐渐向主动改造转换,处于下一个目标寻找的过程。在解决了基本的“生存”需求之后,其开始追求被尊重和自我价值的实现,即社会认同和自我认同。稿件的发表在一定程度上为其带来了其他同犯的认同,可谓是社会认同的基础,却不能给其带来足够的自我认同。源于其原有的社会地位,应某对自己的角色职能要求较高,且潜意识里不希望被他人视为“事业上”的失败者。

了解到这点,结合其原有经历,监区推荐其协助民警教师做好监区文化技术教育。对于这样的安排,应某表现出少有的积极态度,这正给了他一个“施展才华”的平台,在整个监区的罪犯中,他是唯一一个有过教学经验的,且其擅长的文史类课程受大部分罪犯所欢迎,这是他独一无二的优势。由于其他同犯对于应某的角色认知带有一定的过往经历烙印,且其授课能力出众,易于被大部分服刑人员接受,因此由他协助民警开展课程辅导起到了很好的效果,这给了他正向的积极回馈,促进应某进一步适应改造生活,激发改造信心,顺利地完成了角色代入,改造的积极性与主动性日渐提高,到此,方案的实施达到了预期的效果。

【教育改造成效】

归根结底,改造是一个内在的行为,通过外部的力量最终作用于内心,由内心生发出改变的动力及意愿付诸行动,再通过行为获益赋予自己改变的能量,形成一种良性循环。如此,外界方可感知到其改善的信号,效果自然显现。通过先“破”后“立”的方式,从细微处入手,攻其心、成其行。让应某于改造中重新发现自我,找到自我,最终认可自我。这是一次拯救灵魂的行动,也是一场重塑生命的旅程。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