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障碍服刑人员易某某的矫治个案

精神障碍服刑人员易某某的矫治个案缩略图

精神障碍服刑人员易某某的矫治个案

案例内容
【罪犯基本情况】

易某某,男,1968年出生,汉族,辽宁省沈阳市法库县人,高中文化程度,离异,育有1女。2012年易某某因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6个月,剥夺政治权利3年,同年底入监服刑改造。易某某入狱后一直情绪低落,不愿服从管理,人际关系紧张,并且对判决有异议,认为法院量刑过重,后因言行出现异常被精神卫生中心鉴定为分裂样精神障碍,但抗拒服药。鉴于易某某“大错不犯,小错不断”,且具有自伤自残的倾向,监狱将其列为危险犯。

【罪犯教育改造方案的制定和实施】

1.犯因分析

(1)成长过程。易某某出生在一个贫寒的农村家庭,父母文化程度不高,对于他来说生活的一切都要靠自己,所有的东西都是靠自己去争去拼,这使得他比同龄人更早地接触社会,也养成了他争强好胜和以自我为中心的的性格。

(2)社会经历。易某某虽然学习一直很努力,但并没有考上大学,高中毕业后,他进行了多次的创业尝试,有成功也有失败。这期间,他结婚生女,但又因性格不合而离婚。2007年至2009年间,不甘于“小打小闹”创业的他,经“朋友”介绍,终于发现了快速赚钱的“门路”,于是易某某伙同他人通过制作虚假材料、培训包装等方式,先后多次组织60余人偷越国(边)境,从中获利,直至事发被抓。

2.入监改造表现

入狱后,易某某改造积极性一直不高,对民警的管理也比较抗拒,甚至拒绝参加劳动,平时人比较沉闷,不愿与他人过多交流,人际关系较为紧张。分析原因主要包括以下两个方面。

(1)性格原因。易某某性格古怪、脾气大、对他人疑心重,对自己的量刑也不完全认同,自感与他人有别,因此同监组的服刑人员也常常选择与其保持一定的距离,但也很难避免同他发生一些小冲突,易某某也因此“大事没有,小事不断”。

(2)疾病原因。易某某入监不久便出现行为异常,如半夜有时会坐在床上不睡觉等情况,一段时间内,其精神波动较大,时而亢奋,时而低落。后经市精神卫生中心诊断,诊断结果为分裂样精神障碍。确诊后,易某某起初能够遵循医嘱按时服药,一段时间以后,就以头晕难受、肠胃不适、看东西重影、走路无力、有人在药里做手脚等理由拒绝吃药。为防止意外发生,监区加强了对其的看护,落实了相关防范措施。2014年6月4日凌晨,易某某精神病发作,先是起床在监内走动,后又突然拿起凳子砸向电视机,被其他服刑人员及时控制。

3.心理行为表现

易某某由于受精神疾病的影响,脾气暴躁、易怒,自我约束能力较差,改造中反复性较大,容易被即时环境所影响而产生冲动和鲁莽,做事不计后果。

狱内危险度评估也显示:易某某在身心疾病(精神病)、家庭环境(成长经历)、生活经历(个人交际)等方面存在较高的危险性,狱内危险性评估结果为高。

4.教育矫治的难点

(1)认知因素。由于易某某对法律了解不多,法律意识淡漠,导致他偏执地认为自己的犯罪没有对任何人造成伤害,算不上重罪,法院量刑过重,再加上性格缺陷和疾病原因,使他一直对民警和其他服刑人员持不信任态度,戒备心理较重,沟通比较困难,也很难融入正常的改造生活。

(2)家庭因素。易某某的老家在东北,离沪路途遥远,加之其父母年纪较大,又极度不认可易某某患有精神病的诊断,在信件和电话中反复强调易某某只是心情不好等理由,坚决要求监狱不要使用精神类药物对其治疗,而其女儿家庭条件也不好,一对儿女尚小,所以寻求易某某家人来监帮劝困难不小。

5.矫治方案

科学地认识服刑人员、管理服刑人员,才能使服刑人员自觉接受教育改造。在此过程中,监狱的管理者要认识到服刑人员不是被动的受教育者,而应该是主动的受教育者。他们在接受教育的过程中具有选择性、有表达的需要,因而对服刑人员的教育改造应该体现针对性、渗透性、可接受性,对于易某某这样一位患有精神疾病的服刑人员,采取的矫治措施也要因材施教。

(1)加强沟通教育,拉近警囚距离。精神病犯因担心受到歧视,内心大多比较脆弱、自尊心比较强, 对民警的态度和言行较为敏感,稍不注意就会引发他们的情感波动,加重病情, 甚至引发意外。鉴于此,在平时对易某某的教育管理中,民警采取严格管理和人文关怀相结合原则,一方面加强看护和纪律执行,防止出现安全隐患;另一方面主动放低身段,本着平等和相互尊重的原则,对易某某坦诚相待,拉近了易某某与民警的心理距离,使易某某逐渐放下了戒备心,愿意向民警吐露心声。在此基础上,为改变易某某对自身犯罪行为的认识,民警利用各种机会对易某某开展法制教育,灌输法律知识,讲解法律原理和典型案例,还主动为易某某申请了法律援助,请社会律师来监对其进行帮教和答疑解惑。

(2)督促配合治疗,提高治疗效果。针对易某某的病情,民警在管理中要求易某某严格遵循医嘱,积极配合医生治疗。对于他日常的自闭心理以及消极情绪,在谈话教育之余,主动为其寻求监狱心理咨询室老师的专业指导,通过定期心理咨询,开导易某某,帮助易某某从心理误区中尽早走出来。在治疗中,监狱和监区还主动与社会精神病医院加强合作,了解其病情变化,及时调整治疗和用药。

(3)鼓励适当劳动,培养积极情绪。为防止易某某平时过于沉溺于病人角色而加重病情,在加强对其治疗的同时,民警采取措施主动引导,不断转移其注意力,给其安排适合其身体状况的岗位参加适度劳动,通过劳动,提高其肌体免疫力,增强抵抗力。在劳动过程中通过与其他服刑人员接触,让其慢慢适应他人并融入正常的人际关系中去,进而培养其与人交往的能力与自信心,培养积极情绪。

(4)加强情感施教,鼓励积极改造。为发挥亲情帮教的作用,民警多次积极与易某某家属沟通,动员亲属协助做好帮教工作,借助亲情力量唤醒易某某内心深处对生活的向往、对真善美的渴望,让他在希望中改造。这期间,易某某女儿多次从东北千里迢迢专程赶赴上海看望他,给他带来了极大的精神支持与帮助,其后情绪逐渐趋稳,对人态度转好,与人相处也更加融洽。平时,对易某某的每点进步,民警都及时予以肯定并在公开场合进行表扬和鼓励。

(5)借助学习平台,开展艺术矫治。易某某喜欢书法,钢笔字写的也不错,民警就鼓励他日常多加练习。2014年,监狱为了加强监区文化建设,专门引进浦东新区宣桥镇彩豆画制作,对服刑人员进行艺术矫治。彩豆画是用家常所食谷物在木板上做画,需要作画者极大的耐心。民警利用此机会,引导易某某参加彩豆画学习。开始阶段他有些为难甚至有些抵触,经过老师的耐心施教与民警的不断鼓励,他慢慢地掌握了制作工艺,并成功制作出了一些好的作品。通过彩豆画学习,进一步锻炼了其心性、磨炼了其意志。

6.预期矫治目标

(1)基础目标。能够配合医生进行正常治疗,减轻病情,稳定情绪,减轻抑郁,避免出现自伤自残与其他违纪行为;

(2)最终目标。消除戒备心理,能够与他人正常进行交往,实现正常改造和彻底认罪悔罪。

【教育改造成效】

1.通过1年多的教育矫治,易某某进步比较明显,基本上达到了预期的矫治目标:

(1)易某某能够做到配合医生进行疾病治疗,每天做到按时按量服药,个人病情得到有效控制并逐渐好转。

(2)在病情得到控制的同时,通过监管、教育、亲情帮教、艺术矫治等,易某某情绪逐渐稳定,较以前更加开朗,遇到矛盾能够克制自己,学会了与他人沟通与交流,能正确处理狱内人际关系。

(3)这期间,易某某能遵守各项监规纪律,日常还能参加力所能及的劳役,年度内未出现过违纪行为。

(4)经过攻坚教育,易某某最终实现认罪悔罪,2015年2月22日易某某首次上交了认罪书,并在2017年1月获得了6个月的减刑。

2.回顾对易某某的教育矫治过程,民警有以下心得体会:

(1)真诚待犯,踏实做事。对于像易某某这样的重点矫治对象,如果要真正改造他、教育好他,首先要真正走近他的内心,这就需要民警有颗诚心。易某某对人素来戒心就强,只有让其打开心扉,才能真正有机会去解决他存在的问题。实际上,这在日常教育中也是通用的。

(2)把握尺度,掌握分寸。易某某是个精神病患者,怀疑心重,自尊心强,对事物十分敏感,过于接近会给他造成压力,那么对他的教育就要掌握好尺度,既不能过远,更不能过近,得保持一定的距离。这就提醒所有的主管民警在个别教育工作中要把握分寸、把握火候,防止“过犹不及”。

(3)小处着手,用心做事。无论是对于像易某某这样的重点罪犯还是其他普通罪犯,工作中一定要用心。走近服刑人员个体、解开问题症结大多不是依靠发生在改造中的大事,往往是小事,周记中的寥寥数语、亲情电话中的几句话,这些才是需要民警时时关注的,因为细节之中往往隐藏着教育转化的突破口。

(4)集体协作,团体作战。单个服刑人员成功改造的背后往往不是某一个民警个人的功劳,他的背后一定站着一个团队。监区领导、主管民警,还有监区心理咨询师,以及日常带罪犯劳役的民警等,他们都是教育的直接参与者、施与者,没有他们的参与,教育是单薄的、平面的和低效的。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