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用现实疗法干预反复违纪的服刑人员的案例分析

运用现实疗法干预反复违纪的服刑人员的案例分析缩略图

运用现实疗法干预反复违纪的服刑人员的案例分析

案例内容
【罪犯基本情况】

崔某某,男,汉族,1981年8月出生,小学文化,盗窃罪,2009年1月入监,原判刑期12年(刑期起止2008年1月27日至2020年1月26日),余刑为1年4个月。崔某某在服刑期间,曾因私藏手机受到禁闭处分,后因消极劳动、多次对抗管教被处以禁闭处分。

【罪犯教育改造方案的制定和实施】

一、犯因分析

(一)成长史调查。崔某某虽然只有小学毕业,但家人对其要求较为严格,且父亲脾气较为暴躁,崔某某犯错时常对其进行打骂式教育,其母亲对其较为溺爱,虽是农村家庭但对崔某一般诉求均能够满足,崔某某在父亲的打骂、母亲的溺爱下渐渐长大。成年后崔某某与妻子结婚,生活上以自我为中心,缺少生活目标,无稳定工作,现实中烟瘾、酒瘾较大且时常迫于生活压力出现不满情绪,经常与妻子争吵,脾气暴躁。

(二)改造现状调查。崔某某在服刑期间,于2011年1月因私藏手机受到禁闭处分,2011年8月因消极劳动、对抗管教再次被禁闭处分。后因疑似精神问题于2012年9月19日于淝河监狱住院观察,同年10月9日经合肥市精神病医院司法鉴定所认定为缄默状态,因不配合,无法了解其感知,思维等内容,无法做出精神病的诊断。崔某某在2012年12月从淝河监狱回监后长期在监狱病区住院,直到2015年6月22日回到监区。回监后改造表现一般,当年10月份帮助其他服刑人员向外界私传信件,并多次在车间号房私藏打火机,受到记过处分。

(三)心理测量情况及结论。艾森克个性问卷(EPQ)测验:  E:34(标准分);N:68(标准分);P:81(标准分)显示其人格倾向为内向不稳定型。 Scl-90测验结果:其人际、抑郁、焦虑、偏执、敌对因子分偏高,达到中等症状程度。抑郁自评量表(SDS)测验分(标准分)69,达到中等抑郁程度。焦虑自评量表(SAS)测验分(标准分)68,达到中等焦虑程度。

二、诊断评估情况

(一)与精神病相鉴别。崔某某心理活动主客观上一致,思维具有逻辑性,对自己的心理问题有自知力,有主动求助的行为。无幻觉、妄想等精神病的症状,因此可以排除精神疾病。

(二)与神经症相鉴别。根据许又新关于“神经症”的论述,神经症具有与现实处境无关联,不带有明显的道德色彩的特征。而本案崔某某心理明显受到外界的刺激,导致其心理和行为的反应;其次本案具有道德问题,心理冲突是常形的。因此可以排除神经症。

(三)崔某某的问题是一般的适应性问题导致的报复心理和攻击性。崔某某因为违纪,被除消了成绩,导致减刑受阻,产生了不满和焦虑。因为情绪管理上的欠缺导致行为失控而违纪,因为违纪受到禁闭处罚,打破了原有的改造计划,心理失去平衡,不合理的归因认为这一切都是别人造成的,从而敌对情绪强烈,有报复心理和攻击性。崔某某有焦虑和抑郁等情绪,有认知偏差,且时间较长,内容已经泛化,属于严重的心理问题。

三、改造难点

崔某某由于私藏手机被处以禁闭处分,之前所取得的一个表扬,一个记功被消除。崔某某没有从自身找问题,更没有从中吸取教训,而是采取了破罐子破摔的想法,消极劳动,对抗管教,这些无效不当行为使得该犯在错误的改造道路上越走越远。

四、教育矫治可利用的资源

崔某某十分牵挂自己的女儿,担心其生活和学习情况,努力想尽一份父亲的职责,殷切地期望着女儿考上一所理想的好大学,能够有出息。为此,我们可以此为突破口,运用亲情的力量,让崔某某在女儿心目中中树立起父亲的高大形象,促使其该犯能够痛下决心,改正恶习,努力改造,早日回归家庭,承担起父亲应尽的职责。崔某某由于不合理的认知,导致其产生一系列无效行为,关键是运用现实疗法,帮助其建立合理认知,重建有效行为,杜绝违纪行为,引导其走上正常积极改造之路。

五、预期矫治目标

(一)近期目标:正常改造,无违纪行为发生。表达自己的真实想法,服从管理。

(二)远期目标:建立有效的行为模式,接受现实,愿意以积极的心态面对人生中的困难和挫折。合理归因,建立良好的人际关系。

六、矫正方案和实施过程

(一)矫正方案。监区召开专门会议,研究对策,制定方案,成立攻坚转化小组,小组成员各司其职,明确职责,并编排转化时间表,确保按期成功转化。运用现实疗法,以问题为中心,通过现实合理的途径求得问题的解决。对崔某某行为进行探索分析和评估,从而达到建立积极有效的行为模式的目的。并运用亲情的力量,教育感化崔某某,让其承担起父亲的责任,积极改造,早日回归社会。

(二)实施过程

1.开展心理矫治工作

(1)建立良好的咨访关系。建立良好的咨访关系是成功进行心理矫治的前提条件。在与崔某某的接触和交流中,咨询师表达了对其的理解和关切,让其感觉到咨询师不会刻意去影响他改变他,就是他受到影响有所改变,也是他自己的需要。坦诚的态度使崔某某放下了先前的戒备心理和不信任,渐渐地也愿意表达他的真实感受。在以后的谈话中,咨访关系得到了进一步巩固和发展,变得友好和信任。

(2)运用现实疗法,矫正无效行为,构建有效行为。心理学中的现实疗法的核心就是“矫正无效行为,构建有效行为”。崔某某坦言:“当时想急于减刑,早点回家,好不容易拿到一个表扬和一个记功,没想到因为私藏手机受到禁闭处分,而被取消了成绩,减刑也泡汤了。我的愿望被打破了,我感觉我的努力白费了,心理不平衡,窝着火。想到年幼的女儿,想到妻子又要离婚,内心的痛苦和煎熬一直折磨着我。我一般不愿意和其他服刑人员多交往,本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要犯我,我是不能吃亏的想法”。通过崔某某的讲述,可以看出崔某某人际关系紧张,体验着痛苦,有改善的愿望。崔某某用无效非负责的行为满足其控制感与民警的对抗,意在于“你要我这样,我偏要那样,我想怎样就怎样”的逆反心态。以这种扭曲方式回应着“失败的统和感”。回应着“对生活失去控制”的焦虑。

咨询师没有对崔某某过去的行为进行过多的探索和分析。只是想让崔某某理解他的行为是无效的不负责任的,没有满足他的需要,他自己要为此负责,他可以做到很好控制自己的行为。咨询师设法让其关注现在做了什么?在做什么?可以做好什么?

通过咨询师与崔某某共同探讨交流,改变其错误的认知,从而改变其错误的无效行为。让其明白:“第一次违纪,受到禁闭处罚,失去了第一次减刑机会,第二次违纪后,你失去了第二次减刑机会。后面还有第三次减刑机会,所以你要珍惜最后一次减刑机会,做到努力做到积极改造。当然改造不仅仅为了减刑,之前,你在为你的过错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你如果认识不到这些,继续这样走下去,你将会失去更多,知道吗?你走到今天的境地,你自己是有责任的,对吗?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不管客观环境怎样,不要给自己任何借口。”通过交流询问帮助作自我评价的目的,让崔某某认识到他的行为的无效性,不能满足其需要,强化他改善的愿望,从而帮助其努力做出负责、有效的行为。

咨询师与崔某某协商制定的第一个计划:“停止与民警的对抗,停止与同犯发生争执”。引导其遵守监规队纪,与民警相处要文明礼貌,要与其他服刑人员和睦相处。崔某某通过对所定计划的实施,发生了改变。咨询师肯定崔某某的改变,并给予了表扬。倾听崔某某实施计划后的感受:“其实我也没必要和这里的民警发生冲突,更没必要恨他们”。这时咨询师及时地进行引导:“只要你愿意,你可以做得更好,你可以很好地控制自己,并得到改善”。积极鼓励赞赏其取得的进步。

咨询师与崔某某协商进行了“角色扮演”,咨询师分别扮演了监区民警和其他服刑人员对其进行批评、指责、挑衅,要求其不能发怒,并设法寻找出有效解决问题的方式,每一条写在纸上,一起探讨分析,气氛轻松愉快。

在对崔某某进行主动的干预过程中,主要运用现实疗法的理论和方法。同时也配合运用“角色扮演”、“系统脱敏”、“放松训练”等一些其它治疗方法,帮助其消除不合理归因,改善人际关系和增强责任感,让其领悟到他的违纪行为的无效性,民警不能满足其不合理的需求的,从而建立积极有效的行为模式,接受现实,积极改造。

2.亲情帮教。通过摸排崔某某与家人关系,对可控矛盾及时进行调处和疏导,尤其是缓解崔某某与妻子之间的矛盾,并根据崔某某诉求,结合实际,帮助解决其女儿亲情电话的录入,安排特批亲情会见、家庭走访等。由于崔某某家庭情况一般,又长时间无人接见和汇款,在政策允许的条件下,积极帮助申请帮扶基金,并根据劳动情况可以把劳动报酬适当提高,解决崔某某日常生活问题。

【教育改造成效】

一、咨询效果评估

(一)自我评价。感觉自己现在遇事冷静了,能够与人和睦相处,自己想通了,没必要和民警对着干,自己走到今天的地步也是自己的责任,虽然失去了以前的减刑机会,再争取下一次机会,准备平平安安度过刑期,不想再折腾了,再说我女儿都考上大学了,我想早点回去陪她,以弥补我对她的亏欠,想想原来的自己,真是不应该。

(二)同犯评价。认为崔某某从前和现在简直就是判若两人,过去的他好逸恶劳,装病躲避劳动,不参加队列和学习,而现在的他改造积极,组内劳动是标兵,还热心帮助同犯。

(三)民警评价。崔某某从入监到现在已有九年半了,可以说崔某某的情况在监狱也是很出名的,是挂上号的顽危犯,现在他的转变是彻底的,发自内心的想去改好,分级处遇也从严管降为了普管,每个月都能给女儿打一次电话,内心起伏也较平稳。不论从劳动改造,还是思想改造上,都能充分认识到自己曾经所犯下的错误,并决心踏实改造,争取早获新生。

(四)量表测试。Scl-90测验结果:崔某某人际、抑郁、焦虑、偏执、敌对因子分较前都有所降低。抑郁自评量表(SDS)测验分(标准分)53,焦虑自评量表(SAS)测验分(标准分)55,抑郁、焦虑情绪症状均呈下降趋势。

二、转化后的思考

服刑人员是个特殊的群体,他们因触犯法律而被监禁,对生活失去控制感,不同程度地体验着“失败的统合感”,失去人身自由意味着某些需要得不到满足,许多服刑人员在行为上表现出无效性、不负责任的特点,心理上也有一定程度的扭曲,对待事情往往存在不合理的归因。现实疗法的理论以问题为中心,以现实合理的途径求得问题的解决。它注意思维和行为,较少直接针对情感和情绪。它强调现在和未来,而不纠缠于过去,重视“怎么办”,而不是“为什么”,强调人的自主自立,自己对自己负责的作用。让来访者认识到自己的无效行为不能解决问题,责任在于自己,只有放弃这些无效行为,面对现实,重新建立新的有效行为模式,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在日常改造中,我们会经常遇到此类难以改造的服刑人员,他们对任何的惩罚没有畏惧,抱着无所谓的心理,服刑改造态度不端正,混一天少一天,反正就是你又不能把我怎样。对于这样的服刑人员有时我们是无解的,在心理咨询中他们往往不配合,采取阻抗的方式或者沉默的方式不予以理睬,让心理咨询无法有效的开展。对于这样无所畏惧的服刑人员我们必须要严肃处理,但又不能处理后就放任不管,还需要善于观察,找出问题的症结和原因,一击命脉,把握火候,就像文中的崔某某一样,在民警教育转化的同时,打好女儿这张亲情牌,让其真正的去悔悟自己所犯下的罪行和错误,发自内心的认识到自己给家人带来伤害和痛苦,进而踏实改造,认罪悔罪,早日奔向新生。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