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管服刑人员陈某的矫治个案

严管服刑人员陈某的矫治个案缩略图

严管服刑人员陈某的矫治个案

案例内容
【罪犯基本情况】

陈某,男,1963年12月生,上海市人,高中文化,离异,系累犯,曾有10次前科。2012年因犯故意伤害、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9个月,曾在看守所因琐事殴打他人被加刑,2013年5月调入监狱服刑改造。

2018年7月1日中午,陈某因琐事与其他服刑人员发生争执,陈某不听劝阻,用拳头击打同犯,对正常监管秩序造成恶劣的影响。根据监狱规定,对其进行严管3个月。

【罪犯教育改造方案的制定和实施】

1.犯因分析

(1)成长过程。陈某出生在上海黄浦的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经济条件一般。父母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但是却一心想将其培养成才。陈某在父母的殷切希望中成长,只要考试获得好成绩,父母就能满足他的一切要求,但若考得不好,就是一顿打骂。在这样的管教模式下,陈某读书十分努力,成绩也算优秀。这样的成长环境虽然使得其获得了高中学历,但是也养成了其自私、偏执的性格特点,形成了为达目标可以不顾一切的思维模式。

(2)社会经历。陈某高中毕业后成为了房管局的职工,工作轻松但是工资却不高。在80年代全民下海经商的浪潮下,陈某选择了辞职经营饭店,但是在经营期间交友不慎,染上毒瘾,从此无心做生意,最终破产。为购买毒品,陈某走上了以盗养吸的不归之路,并最终导致妻离子散。陈某从此自暴自弃,破罐子破摔,对自己无任何约束和要求,于是有了令人震惊的10次前科。

2.入监改造表现

陈某入监以来,缺乏服刑意识,对监狱的规章制度视而不见,经常违规违纪。性格冲动,经常因为与服刑人员间的小矛盾而辱骂他人甚至打架,狱内人际关系差。对民警的教育不以为然,曾因打架被多次严管,屡教不改。

3.心理行为表现

心理测试显示,陈某为中间型性格,偏执,以自我为中心;情绪不稳定、易冲动,缺乏耐心和同情心;喜欢独处,对他人缺乏信任且敌对心理强烈,不喜欢与他人交流,人际关系较差。

4.教育矫治难点

(1)认知因素。陈某自我认知存在偏差,对自己没有客观、全面、准确的定位,并固执地坚持自己错误的思维模式和行为方式。陈某一直强调自己和其他服刑人员不一样,其他服刑人员是本质坏,而自己是一个好人,只不过是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做了错事。对别人吹毛求疵,却从未反思自身不足。

(2)个人经历因素。从1999年第1次盗窃开始,陈某有过10次前科,均是为购买毒品而盗窃。多次服刑改造并没有使陈某悔过向善,反而在狱中养成了诸多恶习,不断强化不良的思维模式和行为方式,劣根性强,在刑意识和身份意识差,反改造经验丰富,对于自身违纪行为可能导致的后果抱有侥幸心理。

(3)刑期因素。由于剩余刑期不足1年,自认为减刑、假释无望,遂决定让自己在剩余的刑期内过得舒服一些,仗着自己年纪大、身患疾病,对监规纪律置若罔闻,为所欲为。

(4)性格因素。陈某自制力较差,沟通协调能力有缺陷,做事不计后果。对于改造中的琐事斤斤计较,十分注重维护自身权益,但不注意“维权”的方式方法,遇到问题选择用暴力来解决。

5.矫治方案

以陈某再次因打架违纪被严管为契机,落实“评估-管理-矫治”一体化措施,改变其错误的认知和行为模式。将矫治阶段细分为认错、悔改、承诺3个阶段,设立静思室、规训室、知行室、忏悔室、向善室5个矫治室,分别设置相应矫治项目,并实行逐级进阶。

(1)入训阶段

陈某移押至严管监区后,即对其进行了入训评估,结果显示认错态度一般,人身危险度为:暴力倾向中度、脱逃倾向中度、自杀倾向中度。陈某行为规范松散,在刑意识淡漠,对其进行违纪矫治针对性矫治的同时,需加强行为规范训练,矫治其不良的思维模式和行为方式。

通过查阅档案和狱政信息系统了解基本情况,同时与原监区主管民警做好犯情交接,掌握陈某入监以来的服刑改造情况,结合对其谈话、现场巡查、视频巡查、耳目反馈等各种途径,掌握其真实想法和当前状态。监区集中骨干力量进行集体会诊,制定针对性、分阶段的矫治方案。

(2)认错阶段(静思室)

指导并督促陈某通过静坐、静站等行动受限的思考方式来反省错误,对本次违纪行为进行全面、深入的思考。严格按照《严管罪犯一日行为规范》和《严管监区严管罪犯作息时间表》进行学习、训练和生活。从细节入手,每天对陈某进行内务卫生、文明礼貌、着装规范等方面的日考核。加强现场巡查和视频巡查,通过其外在行为表现,分析其思想活动。遇陈某动作不标准时及时提醒,并立即进行规范动作示范和教育。

经过为期两周的教育,陈某能够认识违纪原因和所造成的影响,书写内容较为深刻的认错悔过书。在陈某书写阶段小结和进阶申请书的基础上,监区进行集体评议,同意陈某由静思室进阶至规训室,进入悔改阶段。

(3)悔改阶段(规训室、知行室、忏悔室)

在规训室,强化以《监狱服刑人员行为规范》、《罪犯改造一日规范》等为主要内容的行为规范学习,开展以“四操”(板凳操、内务操、广播操、队列操)、“四歌”(《文明礼貌歌》、《行为规范歌》、《回归路上》、《天湖之歌》)、“七相”(站相、坐相、跑相、走相、吃相、睡相、蹲相)为主要内容的行为训导,并提高对陈某内务包质量的要求,督促陈某认真书写 “四书”(认错书、悔过书、承诺书、保证书)、“二体会”(日体会、周体会)和当日民警布置的思考题,力争做到每日都有所思考,有所进步。

在知行室,要求陈某在完成规训室学习、训练的基础上加强自我约束,不断提高对自我的要求,做到知行合一,把所学监规监纪真正运用到服刑改造生活中,做到内化于心,外化于行。督促陈某进一步学习并背诵《罪犯日常行为奖罚细则》,通过情景模拟等方式提高其沟通协调能力和自制力。

在忏悔室,加强自我反省、学习、队列训练、内务卫生、行为规范和服从民警管理等方面的教育和考核,不断强化陈某的罪责意识、身份意识、服刑意识。

(4)承诺阶段(向善室)

考虑到陈某错误的思维模式和不良的行为方式较为固化,结合其入监后表现的反复性,在积极巩固前期教育矫治成果的基础上,鼓励其参与现身说法、公开剖析和每周日进行的监组互评等集中教育活动。对于陈某在严管期间取得的成绩及时进行表扬和鼓励,不足之处立即批评劝诫,及时纠偏。结合陈某的年龄因素和个人经历等,主管民警尤为重视对陈某教育的方式和方法,做到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在法律和政策的范围内切实帮助陈某解决实际困难,为其回归向善创造良好的条件。经过教育引导,陈某能够结合自身实际情况制定切实可行的个人改造计划,书写内容深刻的承诺书和保证书,阶段性评估合格。

(5)准出阶段

通过监狱评估中心的准出评估,表明陈某在训诫期间经过一系列教育矫治措施,能够对违纪行为做到认错、悔过,并公开承诺遵规守纪、积极接受教育和服从管理,评估合格准予解除严管。

6.预期矫治目标

(1)引导陈某对违纪行为深刻认错、悔过,并做公开检讨,避免类似违纪行为再次发生。

(2)强化陈某在刑意识和服从意识,做到遵规守纪,服从民警管理,提高自制力,养成遇事找警官的习惯。

【教育改造成效】

1.矫治成效

(1)陈某对自身违纪行为有了深刻的认识,能深入剖析违纪的原因及其危害,书写内容深刻的认错悔过书,并做公开检讨.

(2)服刑意识、罪责意识和身份意识得到加强,熟背各项监规纪律,做到内化于心,外化于行。“四操”、“七相”、“四歌”符合标准。

(3)沟通协调能力有了显著的提升,能较为理性的处理严管生活中遇到的各种问题,学会换位思考和多从自身找原因的思维方式,和同犯之间相处融洽,思维模式和行为方式得到了有效的转变。

2.矫治体会

(1)教育矫治工作要从实际出发,制定针对性的矫治措施,按照循序渐进的策略,监区民警形成合力,多管齐下,做到“四个结合”,即坚持严格管理与以理服人相结合,坚持政策原则与解决实际问题相结合,启发疏导与情感交流相结合,表扬鼓励与批评劝诫相结合。“四个注重”,即注重从平时入手、小事入手,注重服刑人员行为反复性与反复性教育相统一,注重教育形式与方法的综合运用,注重做好仔细观察与深入分析。

(2)高度重视严管罪犯的评估工作。民警应当主动研究罪犯评估工作,根据工作需要,积极开展严管服刑人员的认罪悔罪评估、再犯风险评估、危险度评估等,为科学认识服刑人员、管理和教育矫治严管服刑人员提供专业和针对性的参考,力争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