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刑事案件执行 正文

千里寻亲从“心”开始——文某的矫治个案

千里寻亲从“心”开始——文某的矫治个案缩略图

千里寻亲 从“心”开始 ——文某的矫治个案

案例内容
【罪犯基本情况】

1、基本情况

文某,女,1979年出生,湖北省公安人,汉族,文盲,累犯。2009年3月因犯贩卖毒品罪被判有期徒刑7个月,在广东省某看守所服刑,2009年6月刑满释放。2014年8月因贩卖、制造毒品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50000元。2014年10月进入广东省女子监狱服刑,2015年11月调至湖北省武汉女子监狱服刑至今。入监后,因刑期较长,文化程度低,受从小经历影响,脾气暴躁冲动,常因琐事与其他服刑人员发生争执,甚至动手打架,暴力违纪行为频繁发生,同时封闭自我,对民警的管教流露出较强烈的抵触情绪。入监心理测试结果显示有重大行凶危险,2016年3月被监狱认定为重大危险罪犯。

2、个人经历及犯罪过程

(1)身世离奇,经历坎坷

文某3岁被父母寄养于亲戚家中,13岁被拐卖,16岁养父母相继去世,1996年不到18岁的文某,为生活所迫去深圳打工赚钱。从小寄生于几个家庭,缺乏父母关爱,从未真正感受亲情;辗转于几个城市,产生被抛弃感,对陌生环境有抵触情绪。1998年,文某在打工中结识郑某,郑某对其关怀备至,让她感到前所未有的幸福,对郑某产生信任依赖。

(2)遇人不淑,误入歧途

男友郑某有吸毒史,但隐蔽性强,直至相恋三年后,文某因其毒瘾发作才发现。但她盲目相信爱情,不愿因男友吸毒而分手。随着郑某毒瘾暴露,他引诱文某一同吸食甲基苯丙胺(俗称“冰毒”)。受经济制约,郑某走上毒品制作与贩卖的道路,以毒养毒,文某也参与贩卖制作的毒品。2009年3月文某因犯贩卖毒品罪被捕,判处有期徒刑7个月。

(3)经济困难,重蹈覆辙

2009年文某刑满释放后,在男友怂恿下,她又开始接触毒品。2011年文某和郑某在广东省韶关市定居,同年7月、次年8月文某先后生育一儿一女。2012年9月郑某运输毒品被捕。男友被捕后,襁褓中的儿女还需抚养,文某无固定经济来源,生活窘迫。正值制毒团伙曾某找上门,要求文某交出郑某留在家中的制毒原料和技术,并答应承担文某及小孩的开销,事成后按比例分赃。文某在与该团伙一起制作毒品过程中,被公安人员当场抓获。

【罪犯教育改造方案的制定和实施】

1、改造表现及特征

(1)难适环境,难敞心扉

进入广东女监服刑后,文某在广东省除了两个无民事能力的孩子外,并无其他亲属,考虑到她籍贯是湖北, 2015年11月,文某调至武汉女子监狱。来到武汉后,她表现出极度不适应,十分抗拒新环境,一直封闭自我,不愿她人接触交流,也十分抵触与民警的沟通,态度疏离而警惕,很难敞开心扉。

(2)难控情绪,易走极端

入监心理测试结果显示,文某冲动指数、暴力指数均过高,并有一定的变态心理。冲动易怒的文某,情绪反复无常,喜欢寻事挑衅,入监不久后因监舍琐事与她人发生争吵;个性自私的文某,爱斤斤计较,睚眦必报,易走极端,出现打架暴力违纪行为,多次屡教不改,甚至顶撞民警。

2、原因分析

(1)内在原因

A.性格扭曲,人际关系紧张

遭遇多次被抛弃,文某个格自私冷漠、敏感多疑,遇事冲动鲁莽、脾气暴躁。视同亲人的男友被捕入狱,再次产生被抛弃感;两岁不到的儿女无人抚养不知去向,对孩子心怀愧疚;同时对自己命途多舛的经历心怀怨恨。多种情感参杂,致使其难以安心服刑改造,人际关系紧张,易与她人发生争执,极不合群,总怀疑其他服刑人员向民警“告状”,经常提出更换监舍的要求。

B.价值观缺失

在养父母去世、生活所迫的双重打击下,文某结识男友,将感情重心全寄托于他身上,即使在发现其有违法犯罪行为后,仍义无反顾的参与到男友的犯罪团伙,并协助该团伙作案。成长过程中,文某缺少正确引导,从未接受过正规教育,使得人生观、价值观严重缺失,随群附和,鲜少有自己的主见。

(2)外部原因

A.家庭不幸,悲惨经历

家庭和亲情对孩子起着耳濡目染的作用。文某出生于偏僻乡村,当时农村思想较为封闭,因家中子女众多,重男轻女思想严重,经济困难等因素,父母将其寄养于他人家中。后被拐卖至甲子县,该地地处偏远,信息传输难度大,人口失踪查询困难,父母终放弃寻找。文某被迫背井离乡,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对她的性格和行为养成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

B.环境改变,适应力差

来到武汉女监后,文某很不适应相对陌生的环境。一方面,在广东生活了二十多年,她对家乡湖北仅有童年模糊的记忆,需重新适应口音、习惯等。另一方面,我监的监管环境及管理要求和广东女监有一定的区别,尤其是具体制度的落实方面,她文化水平低,接受、学习新事物能力差,很难在短时间适应新的监管环境。

3、矫治方案

面对这样一名多次违反监规队纪的服刑人员,民警如何走进她的内心世界,帮助其正确认识自我、重塑自我,成为此次矫治的重难点。根据综合分析后,民警决定从心理矫治出发,打开文某的心门,让她真正感受到温暖与关怀。

(1)心理矫治,打开心门

面对文某紧闭的内心和仅有的档案资料,民警通过心理疏导中的“沙盘游戏治疗法”,让她在游戏中表达出内心深处不愿触及的想法和潜意识内容。以沙盘模型为媒介,民警构建一个安全的受保护的空间,让文某在沙盘中展现出自己内在的心灵花园。几次模拟游戏后,反映出文某经常受“孤独、情感、压力”困扰,分析得出她对亲人有强烈的渴望,希望获得关怀与温暖。民警以“孩子”、“亲人”为切入点,在沟通交流中与她建立信任关系;以心情日记形式,跟踪了解她的心理动态,考虑到她的文化水平,布置其用简单的字、画表述每日心情。通过几个阶段的心理咨询,对文某实施心理干预及矫治。民警采取合理情绪法,最大程度地消除其潜在的焦虑不安与心理压力,引导其适当调节、控制自身情绪;采用认知行为法,帮助其学会甄别、摆脱不良认知,鼓励其重新建立正确的价值观。

(2)千里寻亲,温暖人心

亲情与家人一直都是服刑人员改造的支撑动力,民警在关注文某的同时,积极帮助她寻找亲人。从监区民警到监狱领导,对她都十分重视,给她多方面帮助与照顾。监狱领导多次找文某谈话,节日时不忘为她带来礼物和问候,并发动监狱全体民警及社会媒体,帮助她找寻家人。通过多方反复联系,2016年10月民警终于核实到文某的儿女被广东省韶关市民政福利院收养,文某得知孩子的下落后,激动地落泪,不停地重复“谢谢”,表示自己会积极改造,争取早日新生见到孩子。2017年4月,民警经多方渠道联系上文某亲哥哥,进而与她亲生父母取得联络,文某父亲得知女儿的境遇,对文某感到十分愧疚,想赶往武汉市,看望多年未见的女儿,经身份核实、领导批准,6月9日下午,文某与生父亲情会见。民警坚持不懈的努力与发自内心的关怀终于打动了文犯,改造周记中,她用歪歪扭扭的字写到“谢谢你们让我找到家人”。

(3)培养爱好,学习技术

矫治过程中,民警注重对文某特长能力的挖掘和培养。观察发现,文某在监区组织的节日联欢上提出想法和创意,取得了很好的表演效果,向其反复询问后,她才羞涩的谈到曾在歌舞厅打工,有过学习跳舞的经历。民警鼓励其参加监区舞蹈兴趣小组,利用休息时间重新练舞,重拾兴趣爱好,丰富自己改造生活。

文某入监不久后就意识到自己文化低,民警特意安排有文化的服刑人员当她的“老师”,教她学习写字,现在文某已经能够认识基本的汉字,能够自己动手写完整的周记,每周的湖北监狱“云课堂”学习,她都会写下听课后的收获与感受,提高自己的书写水平、语言表达能力。同时在劳动方面,安排其学习不同工序,从易至难,引导其学到更多的技术,成为多面手。

【教育改造成效】

经过民警近两年的教育矫治,文某有了明显的转变,从暴力违纪、顶撞民警到遵规守纪、感恩政府;从难控情绪打架闹事到现在能与她人和谐相处,积极主动与民警交流沟通;从不识字的文盲到现在会写完整的短文周记;从抗拒抵触劳动现在成为劳动技术骨干;从无亲去故无依无靠到现在找回孩子、父母定期探望,焕然一新的文某对未来生活充满渴望和向往。2017年12月,文某减去有期徒刑三个月,截止到目前,文某共获得监狱表扬七次,原有危险因素已基本消除。在这场矫正的过程中,我们从“心”开始,用心理矫治的钥匙,开启文某心门,为她千里寻亲,赢得信任、唤醒良知,帮助她克服性格弱点、战胜自我,重新开启人生新篇章。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