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刑人员谢某个案管理案例

服刑人员谢某个案管理案例缩略图

服刑人员谢某个案管理案例

案例内容
【罪犯基本情况】

谢某,男,1983年出生,山西省广灵县人,汉族,小学文化。2003年因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2012年因故意毁坏财物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2016年因绑架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3次犯罪,累犯。

【罪犯教育改造方案的制定和实施】

(一)矫治原因

谢某刑期较长,且已是第3次入狱服刑改造,性格孤僻、冷漠,易冲动,平时郁郁寡欢、少言寡语,很少与其他服刑人员进行交流,也不愿意与民警谈话沟通,在服刑改造过程中因琐事与其他服刑人员发生争执,甚至动手打架的情况时有发生,不愿意参加教育和劳动改造,抗改造情绪较为明显,需要采取有效措施予以干预矫治。

(二)个人史和家庭史

谢某从小生活在一个农民家庭,家境不好, 小学没毕业就缀学回家,早年帮助父母干点农活,时常遭到父亲打骂,自己也经常不回家。该服刑人员17岁时外出打工,2003年因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出狱后结婚,生了儿子。2012年因故意毁坏财物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释放后不思悔改,2016年伙同他人在广灵县绑架了学生,对其家人索要赎金60万元,在拿到赎金31万后放了人质,后被公安机关抓获,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4年。

(三)心理测试

对谢某做了SAS和SDS心理测试,显示中度焦虑和轻度抑郁情绪。SCL-90测试,抑郁、焦虑因子分别为2.5和2.6,显示抑郁、焦虑症状显著,人际关系因子分为1.8,显示该服刑人员有轻度人际关系。

(四)教育矫治的难点

1.性格因素。谢某的性格内向,不善于言语,行为上有放任性、行动上有对抗性。认为自己刑期长这辈子算完了,行为放任抵触改造,行动对抗为所欲为。 

2.认知因素。谢某文化程度低,三次犯罪长期和社会脱离,辨别是非能力差。自己评价过低,缺乏信心。认为自己的犯罪是社会造成的,小时候家里就穷,没有过上一天好日子,不偷不抢没法生活,没有思毫法律意识。

3.家庭因素。谢某家庭经济条件较差,小时候常遭到父亲打骂,家人长年未会见过他,三次犯罪经历让家人对该犯失去了信心与希望,没有很好的社会支持系统。

4.心理因素。谢某犯罪惯性心理、不服管教的逆反心理、生存能力差的自卑心理、丧失信心的悲观心理,致使他情绪焦虑易紧张,对未来悲观失望,对自己评价过低,缺乏信心。改造中有危险性。

(五)预期矫治目标

谢某为暴力犯,刑期较长,改造有一定难度。现根据其具体情况,结合监狱改造工作实际经验,与谢某充分沟通后,为其制定下列服刑改造计划。

1.近期计划

(1)监狱联系谢某家属,进行帮教活动;

(2)接受心理咨询,通过心理疏导和调节,逐渐适应监狱服刑改造生活;

(3)要求谢某理性对待人生逆境,杜绝冲动行为,严格遵守各项监规纪律。

2.中期计划

(1)积极参加“三课”学习和劳动改造,从学习中获取知识,在劳动中培养良好习惯;

(2)珍惜改造时光把,把“刑期当学期”,培养乐观心态;

(3)加强自我管理,进一步增强心理承受能力,学会多角度思考问题,培养同理心,减少矛盾。

3.长期计划

(1)为自己定一个长期的改造目标,争取多挣成绩,早日回归社会;

(2)告别旧我,重塑新生;

(3)在服刑期间学一门技术,为刑满释放以后的生活提供保障。

(六)教育矫治方案

1.与其积极沟通,化解对立局面。

谢某平时心事重,戒备心强,对个别教育有所排斥,不愿意与民警进行谈话沟通,为了让该服刑人员愿意开口沟通,民警多次在与其谈话中,主要是以该服刑人员的家庭情况和个人身体情况为谈话重点,引导其逐步放下戒心。通过民警的不懈努力,与该服刑人员逐渐建立了信任关系。随着谈话次数的增加,该服刑人员话语明显增多,也愿意与民警喜悦和烦恼。通过沟通,民警对其心里的真实想法有了较为深入的了解,该服刑人员的心理压力也得到了一定释放。

2.帮其联系亲属,进行帮教活动。

通过谈话沟通、观察、记录、分析,对他的改造表现失常找到了原因,一方面,该服刑人员多次的犯罪经历,导致他悲观、自卑、焦虑,担心家人的抛弃,有“破罐子破摔”的思想。监区对此及时申请亲情帮教,让该服刑人员的父母、妻子和孩子来监亲情会见,感受家人的温情,提高家庭支持系统;另一方面该服刑人员只有小学文化,认知能力偏低,民警将文化程度较高且年长的服刑人员与他编为一个互监组,结成互帮互助对子,帮助他提高文化素质,对他进行家教式的看管。

3.心理疏通引导,化解思想症结。

(1)运用合理情绪,改变认知修通信念。

一是向谢某介绍合理情绪疗法的ABC理论,指出情绪和不良行为(C)并非由外部诱发事件(A)本身所引起,而是由于个体对这些事件的评价和解释(B)造成的。二是引导谢某自我探索,找出存在的不合理信念:犯罪这辈子就完了、家庭经济困难就偷抢、家人没接见就改造无望了等“糟糕至极”的不合理信念。三是运用与不合理信念辩论的技术,帮助谢某以合理信念代替不合理信念,帮助学习建设性行为,消除不良情绪和不适行为。四是帮助谢某使新的观念得以强化,用学到的心理知识、方法技术应对今后生活中遇到的问题,能更好地适应监狱生活。

(2)开展阳性强化,矫正暴力倾向调控结果。

针对谢某的童年经历及当前的违纪行为,指出其情绪的根源在于服刑改造带来的焦虑,而其多次发生打架行为其实质是自身产生的防御机制-迁移,即将自己对当前服刑改造的负面情绪转移到了其他服刑人员的身上。以及其童年时遭遇父亲打骂,引发防御机制压抑与延续,即对被殴打导致的焦虑情绪进行压抑,通过殴打他人转移焦虑。两种防御机制引发了同一种暴力行为,即暴力违纪,殴打他人。运用阳性强化法矫正具体情境下的暴力行为,通过情境模拟的形式,帮助该服刑人员在遇到易激惹的情景时,学会更加合理的控制自己的情绪和行为。一是要求谢某每天进行放松训练,情绪明显好转,身心比较轻松,心境也更加平和。二是认真分析谢某心理状况结合实际,对其行为给予赞赏和表扬。三是采取阳性强化法,将矫正目标具体化,遇到容易激怒自己的情形时,控制自己的情绪,当成功控制时,将予以奖励。四是根据日常观察,在发生撕扯、辱骂等违纪行为时,及时给予惩罚,比如暂时剥夺该犯抽烟、让其参与打扫公共卫生等。五是同时告知三种预防复发的方法: 预见困难情景、调整思维与情感、调控结果。

通过有效的心理干预,该服刑人员性格开朗了很多,和其他服刑人员交流也融洽了许多,脾气上改变了不少,再没有出现与别的服刑人员打架的事情。

4.心理辅导感化,培育常怀感恩。

2018年5月在母亲节来临之际,监区组织了“忏悔与感恩”团体心理辅导活动,在“感恩母亲节、爱就大声说”环节,通过彩色小卡片,参加学员发自肺腑的感慨给远方的母亲送上了深深的祝福,并要求大声说出来。大家都群情激动,在争取话筒喊出“妈妈,我爱你”的时候,我关注到该服刑人员满含热泪,已经被母爱的力量打动了。

有一次在监区的心理健康教育课上,我播放了《生命列车》视频,令服刑人员深受触动。在交流体会时谢某这样说到:“以前自己不懂得珍惜,做了很多伤害父母和其他服刑人员的事。看了这部短片,让我重新审视了过去,更让我体会到了生命的短暂和珍贵。今后,我一定会常怀感恩之心,倍加珍惜生命和身边的每一个人。”当时,我作为活动的发起和组织者,听了此话后,感觉谢某的心理得到了疏导。同时我有意识的肯定他的存在价值,超越其自卑的心理,激励积极改造。

5.摒弃恶习,培养劳动能力。

民警在与谢某谈话中,谢某流露出“想减刑,但缺乏自律能力”的想法,鉴于谢某近几个月现实情况和改造表现,民警提议将该服刑人员提做流水组组长。目的是增强其责任感,并在劳动中抑制恶习,磨练品质,彻底与旧我决裂。事实证明,该服刑人员各方面素质都在提升,其带的组多次被评为了“监区月先进小组”。流水小组长逐渐培养了该服刑人员劳动的责任感,树立了一个新的自我。随后,该服刑人员在思想汇报中写到,自己为曾经犯下的罪行深感后悔,并表示一定痛改前非。鉴于其逐步有了主动改造的决心,经监区研究决定将其安排为生产小组组长,使其获得成就感和责任感,并在劳动中更好的磨练品质,为日后增强就业能力打好基础。对于该服刑人员的进步,我及时给予了表扬和肯定,并提倡向该服刑人员学习。

6.树立良好人生观,巩固改造成果。 

随着监狱开展五大改造新格局和“善”文化教育,以及“学雷锋、做好事”等一系列的道德教育活动,种植善念、学做善事。该服刑人员能自觉遵守改造规范,主动用道德观念规范自己的语言和行为,树立正确的三观,更好地巩固改造成果。

【教育改造成效】

本案中,对于谢某这一屡犯监规、对改造充满抵触情绪的服刑人员,本人在认真分析其人格特性的基础上,尝试重点运用心理学上“积极关注”的方式,引导其与他人交流、沟通、合作,注重挖掘服刑人员怪异行为背后隐藏的深层次原因,有意识地安排其参加监区集体文娱活动。同时加强心理健康知识教育,想方设法地通过循序渐进地布置劳动和学习任务。在多项措施的作用下,一步一步地为其创造表现的机会和发挥的舞台,使其看到了自己的进步,重燃生活的希望,增强了改造信心和动力,增强悔罪意识和感恩意识,积极走向新生之路。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