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闭锁的心扉,抚慰受伤的灵魂——暴力犯张某矫治案例报告

打开闭锁的心扉,抚慰受伤的灵魂——暴力犯张某矫治案例报告缩略图

打开闭锁的心扉,抚慰受伤的灵魂 ——暴力犯张某矫治案例报告

案例内容
【罪犯基本情况】

张某,男,28岁,汉族,初中,农民,未婚。2018年7月,张某无故用砖头将驾驶车辆的司机头部打伤,并将该车开离胡同,在倒车过程中将车辆右侧撞坏,被判刑1年6个月。经查阅张某的医疗病例,与其亲属联系,对其精神疾病发病历程、治疗经历和主要症状有一些了解。2015年在河北省第六医院诊断为精神分裂症状,进入看守所一周后出现幻觉状态,自言自语,无故发笑,晚间无法正常入睡,民警带其就医后,情绪有所稳定。转所后再次出现自言自语、无故发笑等症状,同时伴有记忆力减退、时而哭泣、无法正常入睡等症状,经社会医院会诊,鉴定为精神异常(妄想状态),后入院治疗,病情有所好转接回。

【罪犯教育改造方案的制定和实施】

一、初期观察和危险评估

(一)初步印象

张某在入所资料上显示其社会功能受损,有泛化的趋势。收容当天他就给民警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年仅28岁,个子不高,微胖,整个人看上去比较阴郁。他的目光呆滞,不看人,面无表情,对什么都没兴趣,反应迟缓、情绪控制能力差,因值班员在组织如厕的过程中,拽了他的衣袖,出现了急躁情绪,被民警及时制止。对民进提出的要求能服从,但行动比较木讷,初步观察具有自知力。整体逻辑思维正常,可以开展矫治工作。

(二)风险评估

张某来到班级以后,就作为工作的重点进行观察和了解其情况,张某患有妄想型幻觉状态,在看守所期间曾出现幻觉状态,总是能听到别人辱骂自己的声音,自己无法控制冲动情绪,感到痛苦的时候,想结束自己的生命,与班内成员出现了争执的情况。

通过前期的初步观察,张某情绪不稳定,有幻听情况,行为不受控制,记忆力较差,有攻击人的冲动,具有较高安全风险。

二、犯因问题分析

(一)愤怒的家庭氛围,造成其压抑、懦弱的性格

张某1989出生在河南一个小村子,童年时期家庭并不富裕,母亲身体一直不好,经常生病住院。5岁时,跟随家人来到北京大兴,加了为了增加收入开始买早点,每天起早贪黑,生活的很辛苦,父母因为忙于生计缺少对张某的教育,他一直与姐姐和弟弟为玩伴。几年后,由于口碑较好,早点生意越做越大,家里买下了门面,不用摆地摊了,但是父亲此时开始赌博。这件事给张某带累了很大影响,因为父亲没完没了的赌博几乎不管家里,母亲发现后就与父亲争吵不休,面本和谐的家庭,慢慢充斥的愤怒的情绪,甚至后来母亲在生病期间,父亲还在玩牌。对于张某来说,父亲的不务正业,无疑是雪上加霜。

(二)不良的暴力示范,埋下暴力的种子

8岁那年,姐姐因为照顾两个弟弟一直迟迟不能入学,经过与母亲的反复交流,最终比同龄人晚了两年入学,与姐姐感情很好的张某,一直以为是因为自己才耽误了姐姐的学业。对姐姐有恒强的愧疚感。他说到现在想起这件事情还是觉得很悲伤。

8岁那年还发生了一件影响张某的事件,房东家的侄子在放学的路上欺负自己的姐姐,因为年纪小,他拼命的呼喊用树条打人,可是最终还是没有用。面对自己的姐姐被人欺负,自己却无能为力,他当时觉得自己太懦弱了、太无能力。反而是赶来的父亲,那一记响亮的耳光,让张某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痛快感觉。他说这件事给他带来了很大的伤害,一方面是自己的软弱、一方面是父亲的强势,中间还交叉着房东侄子的欺凌和姐姐的眼泪。他觉得为什么自己要被人欺负呢?为什么家人要被人欺负呢?

(三)生活压力大、爱情受挫,自我封闭,思想走偏

小学时光就此过去,来到初中后,家里的经济逐步好转,但就在此时母亲却突发脑溢血,从此卧床不起。一向懂事的张某,一下子心理压力大了起来,他想“我们的家怎么办啊?”而此时的父亲却不顾经济上的拮据还在玩牌,他对父亲真是又气又恨!

心情不好的张某,在学校里无心学习,经常与同学打架,后来考虑到家里的经济条件,自己主动退学,把学习的机会留给了姐姐和弟弟。自己则选择跟父亲一起买早点维持生计。在做生意过程中,其父亲脾气暴躁,对其看顺眼非打即骂,使其性格受到极大扭曲和懦弱。

2014年他交往了一个女朋友,这是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谈恋爱,但是好景不长,女友选择了不告而别。张某把这次分手的原因归就给了自己,“是因为我很不好吧,我的条件不好,以后也找不到女朋友了吧。”成长经历中他还写道,自己的记忆力不好,脑子可能坏了,但是他觉得这是上网时间太长的原因。

(四)亲属揭示问题的本源,给予个案矫治建议

为了进一步了解张某的发病具体诱因,民警及时联系了张某当医生的姐姐,从其姐姐处了解到了更多的成长信息、发病诱因和干预建议。

张某在2015年出现了发病的情况,那段时间他的情绪非常不稳定,在一次无故将房东打伤后,家人带其到当地的精神病院进行检查,诊断为精神分裂症状,之后持续服药。张某对自己的病情不是十分了解,也不接受自己精神出现问题的事实,曾以为医生在治疗的过程中,说其患有精神病,将医生病例撕毁,将办公桌推翻。抗拒服用药物,后家里一直瞒着其说是降压药,张某才服用。

张某有家族遗传病史,爷爷患有精神分裂症,在张某入所不久后,张某弟弟也诊断出患有精神疾病,长期离家出走。(张某并不知道弟弟已经得病)

三、循证检索,查阅相关资料

为了能更好的帮助张某,民警进行了大量医学资料的收集和整理同时总结出了一些科学性的建议:

治疗干预方法

针对妄想型精神分裂症的病人可采取药物疗法与心理疗法相结合的方式。

第一药物疗法:根据医生诊断和治疗,服用抗精神疾病药物。

第二心理疗法:(1)对理智和兴趣没有完全丧失的患者采用文娱疗法,让其多参加文娱活动,如:爱好音乐可采取音乐疗法;爱好体育就让其多参加体育运动;爱好交流可以带其进行广泛交流等;引导患者的妄想注意力转向其他方面。这对改善患者的病态症状,提高社会适应性有极大的帮助;(2)对丧失理智的患者,应及时使用镇定和压制类药物,减缓病情恶化;(3)不要为了稳定患者发病时的情绪而特意迎合患者出现的妄想状态,这样无助改善病情,反而会巩固妄想状态;(4)周围人员应尽量避免在患者面前低声交谈,以免引起患者的猜疑,强化妄想症状。当有人员、物品涉及妄想内容时,应当及时分开,避免再次接触防止发生意外;(5)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可进行心理干预,同时也可适当参加社会活动;(6)基本要靠自身的潜意识,来修复左右脑。

综合上面的证据进行综合的分析:

(一)生理性因素

患有精神异常(妄想状态),未发病时能进行正常交流,但是记忆力较差;身体较胖、动作迟缓,注意力不集中。

(二)心理性因素

张某存在入所的适应性问题,有一定的焦虑情绪和压力。人际沟通上存在问题,睡眠质量差,存在情绪不稳定的状况。

(三)社会性因素

存在创伤性事件,1.母亲瘫痪在床;2.父亲赌博酗酒;3.家中经济上困难,有房贷压力;4.被女友抛弃,对自己产生质疑。

结合询证信息、家属建议、医学建议和实际工作,针对张某民警设定了以下矫治目标:保证安全稳定是前提,心理康复是基础第,社会功能修复是提高,就业能力指导是延伸。

针对个人情况继续加强对他的了解和关心,力图使张某尽快适应改造生活。为防止影响所管安全稳定的问题发生。民警对张某周围的罪犯做好教育,让他们多关心和接纳,不歧视张某。

四、矫治过程

(一)通过对张某的关心、关爱建立信任关系

本着关心、尊重不歧视的原则,民警安排专人每天照顾他的起居,鼓励班内人照顾他、理解他,防止因为他的病情发作,引发危险。同时鉴于他入所时间不长,缺少一些必要的生活物品,民警积极的帮助他解决了困难。每天进班的时候,民警都要问问他有身体有无不适,遇到什么困难,取得什么进步没有。民警得知他比较怕吹电风扇,便给他安排到靠窗下铺床位和桌子。渐渐的,张某对民警的态度有了变化,有一次他打电话的时候跟家属说:“我们的管班民警人很好,感觉他真心在帮我”。在日常管理教育过程中,民警坚持少一些批评和指责,多一些夸奖和赞扬,多看他的优点,看到他的进步及时鼓励、表扬,张某每次听到民警表扬就会很开心。通过这些正向的鼓励和强化,张某感受到了队长的关心和接纳,渐渐融入了新环境。

(二)对同班成员进行普及教育,避免歧视,营造良好班级氛围

针对张某的情况开展了“关心身边的人”班会,并针对张某的情况逐人谈话教育,化解矛盾,规范张某的不良行为。因为他晚上睡眠不好,经常起夜,民警就告诉他如果睡不着,可以与看护人员一起,去大厅坐一会,避免影响班级人员睡觉,在班会上鼓励他讲一讲自己的故事,同时教育班内人员理解他,通过教育和民警每天关心张某的示范作用,班内人员都通过磨合逐渐的和张某建立了感情,帮助他,保护他,张某也表示4班很好,每次新班入队需要调班的时候,他总是问班长:“咱们班不拆吧,谁都不走吧。”

(三)针对冲动易怒,开展愤怒控制矫治

张某最大特点就是情绪不稳定,不良的状态随环境和心情变换,随时切换,只是药物治疗不好控制,必须增强其情绪的觉察和控制能力,配合药物控制,心理康复难度很大。其家属也有希望帮助其提高稳定情绪能力的意愿。

为此民警通过愤怒训练课程,帮助张某学习新的控制愤怒的方法、疏解不良情绪的办法和非暴力解决问题的方法。

愤怒就像压力锅中的蒸汽,不发散出来就会不停的郁积,直至爆炸,愤怒是引发攻击行为的前导关键因素,为了避免愤怒失控引发攻击行为,我们必须学习制怒的方法。不能有效的管控自己的愤怒情绪从而导致攻击行为问题是张某的主导性犯因问题,在咨询中心的指导下,自己制订了愤怒情绪管理系列团体活动,团体训练共设计10个训练单元,首先让罪犯,按照10个矫治单元,按照团体形成、激发因素、愤怒的ABC模式、线索与减弱、提醒话、自我评价、事先思考、愤怒循环、综合评价、结束团体的顺序,由远及近、由浅入深的帮助罪犯认识自己的情绪、了解自己的愤怒表达方式和控制方式、学习控制愤怒的基本技能,学会并熟练掌握愤怒控制基本程序和方法。

(四)社会功能康复的工作

鼓励参加活动,稳定情绪状态。根据医学建议对理智和兴趣没有完全丧失的患者应当一定的文娱疗法,张某未发病是思维正常,经过了解后,民警得知他对电影有十分浓厚的兴趣,因此民警主动将自己的电影杂志借给张某来观看,并经常与他沟通电影的知识。后来还以张某为中心,专门开过多次电影主题的班会,在发言时民警都鼓励张某主动。在这个过程中,张某每次都很激动,为大家讲解电影时常常神采飞扬,而且还能主动与他人互动。

在大队组织的演讲比赛中,民警也鼓励张某参加,刚开始特有一点胆怯,民警对他说:“不用着急,你先把演讲稿写出来给我看看,要是不行我帮你修改,如果稿子没问题你就参赛”。他在书写时有吃力的情况,但是他都能自己克服,问同班罪犯,自己查资料等等,最终自己完成了很流畅的演讲稿。在参赛时,他表现得很好,还获得了成绩,这对他是很大的鼓励。

【教育改造成效】

通过大队民警的齐心努力,张某在大队和班级中逐渐的适应了改造生活,成为了大队和班级特殊又普通的一员。张某的身体健康和环境适应上有了明显的进步,个人卫生和规范有所提高,积极参加班内和生产中力所能及的任务,没有发生违反纪律和影响所管安全稳定的事情。病情稳定,近三个月未出现发病情况。目前张某和班内人员相处较好,班内人都能够帮助他。张某和家人沟通较好,打电话时对自己的姐姐表示:现在睡眠质量提高,晚上睡得着了,对服药没那么抗拒了,感觉这个要确实有效果,班里人员很和谐,队长对自己特别好。感到自己的精神状态好很多,没那么多烦心事。

张某在所内适应、人际关系、文化学习、身体康复都有了进步,表现较为稳定,没有发生违纪事情,和家属没有发生矛盾和社会事件。这和张某在看守所的经历有了很大的对比。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