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犯庄某心理矫治个案

罪犯庄某心理矫治个案缩略图

罪犯庄某心理矫治个案

案例内容
【罪犯基本情况】

一、基本情况

庄某,男,1973年9月出生,汉族,小学文化,已婚。犯故意杀人、强制猥亵妇女罪,判死缓,于2016年9月23日入某监狱服刑改造至今。

二、现实改造表现

入监后因表现较好,曾获得一次减刑,刑期由死缓改为无期徒刑。近期身体疾病较重,家人关系紧张(此前妻子会见时表现出放弃并离家出走的想法,妹妹企图争夺财产等)觉得自己在坐“死牢”,以前牵挂亲人,现在亲人关系闹僵,自己是有罪之人,不想再与外界有任何联系,改造失去希望,且在信件中流露出的消极、悲观情绪,前期因身体原因有自杀想法。

三、原因分析

(一)精神差、情绪低落。

心理测试(scl—90)结果显示,庄某有明显的抑郁、焦虑、负罪感和愧疚感较强、内心痛苦压抑;常伴有烦躁不安的情绪,偶有失眠。

(二)认知能力低下

从庄某前期给家人的书信内容来看,白话连篇,错字百出,反映出其文化水平较低,对法律和道德的认知度低。

(三)性格偏执

性格固执,即使是错误的观点,亦不大能改变。有时会有敌对性,经常有怀疑心,而无法相信别人,偶而认为会被人跟踪。

(四)身体状况差

有双肾囊肿伴结石、膀胱结石。躯体明显不适,一直有做结石手术的诉求。

四、存在的主要问题

(一)家庭因素:2017年父亲去世,给庄某内心造成一定打击;2018年以来庄某一直负罪感强,对家人愧疚感更强烈,去年年底因妻子会见时表示家庭经济困难自己快坚持不住,甚至流露出放弃出走的想法,庄某随后便有调生产监区的强烈诉求,想尽自己最大努力来弥补对家庭造成的伤害,减轻家庭负担,从中看出庄某家庭观念十分强,注重亲情。但是妻子想要放弃的想法其实对庄某的内心造成了很沉重的打击。2019年因家产问题与亲妹妹关系恶化,庄某写信想与妹妹断绝关系。

(二)身体因素:庄某一直身体较差,结石导致经常尿血,剧烈的疼痛影响到睡眠,因目前监狱医院的条件有限,庄某做结石手术的诉求一时无法得到满足。

【罪犯教育改造方案的制定和实施】

一、矫治目标

(一)近期目标(具体目标)

1.改善庄某的焦虑、情绪低落等情绪,使其学会放松心情,从而改善睡眠;

2.缓解与其妻、妹的不良家庭关系。

(二)长期目标(最终目标)

通过一系列矫治,促使庄某能够改变不良心理状态,积极改造,完善人格。

二、矫治方法

放松训练、结构家庭治疗模式

三、矫治原理

(一)结构家庭治疗模式原理

结构式家庭治疗发端于20世纪60年代,是由萨尔瓦多.米纽钦(Salvador Minuchin)创建的,该治疗模式主张不把个人行为问题作为治疗的焦点,而是以家庭作为治疗单位,把改变家庭的交往方式作为治疗的手段和中心。治疗不采用直接的,单对单的谈话方式,而是多元化、多层次的介入到家庭成员的交往过程中。该模式注重此时此地的现实情况,而不注重对家庭历史的回顾与家庭问题的成因的追溯。

根据萨尔瓦多.米纽钦的结构式家庭治疗的治疗程序,将咨询阶段分为以下四个步骤:

1.进入家庭

在这一步骤中,核心是治疗师进入家庭。这既是家庭治疗的开始,更是家庭治疗的基础。但是,这种进入不是指在物理空间意义上的进入,即治疗师本人与家庭坐在一起,而是指治疗师的心灵或情感融入家庭,与家庭成员打成一片。这个过程是治疗师通过适应家庭文化、情绪、生活方式和语言,加入家庭并与他们建立融洽的治疗关系而完成的。

2.评估家庭结构

评估与进入家庭的过程常常是相互重叠的。在这个过程中,治疗师通过关注家庭的组织结构和持续的互动模式来评估家庭,并特别关注功能失调行为得以展现的社会背景。评估的重点是家庭的等级、子系统的功能状态、可能存在的结盟和联盟、当前的界限品质状况,如界限的渗透性、弹性和僵化性。

评估是结构式家庭治疗的一个整合的和持续进行的部分。当治疗师进入家庭后,就不断形成关于家庭结构排列的假设,比较关心家庭怎样灵活地适应发展变化以及危机情境,家庭成员如何联合起来解决冲突等等方面的线索。

3.打破旧的系统平衡

家庭治疗师为了使家庭的结构发生有益的改变,必须首先打破家庭系统中旧有的失调行为模式的平衡状态。这一过程具有高度的指导性。

4.家庭的重新建构

一旦家庭系统平衡被打破,家庭治疗就进入了最后的改变阶段,即家庭结构的重建。这一阶段,治疗师的主要任务就是帮助家庭重新建立支配家庭互动的系统,以取代家庭中功能失效的交往模式。重建包括改变家庭规则、明晰界限和重新结盟,改变支持某种不良行为的模式。家庭治疗师的工作就是经常通过重新框架使每个成员意识到问题属于家庭,而不是属于个体。新的家庭功能互动形式必须取代旧的功能失调模式。并让家庭明白必要的结构改变是解决家庭问题的根本所在。

三、矫治过程

(一)第一阶段矫治

1.任务:

(1)了解基本情况,收集一般临床资料。

(2)建立良好的矫治关系。

(3)对求助者情绪进行干预和处理。

(4)确定矫治方案和目标。

2.方法:

主要是运用摄入性会谈法、心理测验法。

3.过程:

(1)填写咨询登记表,询问基本情况,介绍咨询的有关事项与规则。

(2)通过积极关注、共情等技术与求助者建立良好的咨询关系,耐心倾听求助者的倾诉,了解其成长过程和基本情况。

(3)完成SCL-90自评量表,了解罪犯目前的心理状况。

(4)将测验结果反馈给求助者,与求助者共同商讨咨询方案和目标。

4.小结:

在该阶段,咨询师与求助者建立了良好的咨询关系,了解了求助者的基本情况及内心的需求,引导该犯一定程度释放压力,缓解压抑的情绪。此外,咨询师针对该犯迫切想要争取劳动报酬的想法,多方面鼓励、帮助该犯提高劳动技能等方法提高该犯的劳动报酬。

(二)第二阶段矫治

1、任务:

(1)引导求助者初步了解放松训练的过程和方法。

2、方法:

播放视频引导学习,同时咨询师示范、指导

3、过程:

(1)准备工作:帮助来访者先学会这一程序,进而自行练习。找到一个舒服的姿式,这个姿式使来访者有轻松,毫无紧张之感受,可以靠在沙发上。要在安静的环境中进行练习,光线不要太亮,尽量减少无关的刺激,以保证放松练习的顺利进行。

(2)放松的顺序:手臂部→头部→躯干部→腿部。

4、小结:

通过多次的放松训练,罪犯想对能够学会在紧张、焦虑时通过该法控制不良情绪,也改善了睡眠状况。

(三)第三阶段矫治

1、任务:

(1)结合结构式家庭治疗模式治疗罪犯的心理困扰,缓解罪犯与其妻、其妹的不良关系。

2、方法:

运用结构式家庭治疗模式

3、过程:

(1)进入家庭:在第一阶段的咨询过程中,了解了罪犯与其妻、其妹的矛盾后,咨询师分别电话与罪犯其妻、其妹做了沟通,了解了三者各自的实际情况。

(2)评估家庭结构:在多次的与罪犯的会谈以及与其妻、其妹的沟通后,了解到罪犯与其妻的最主要矛盾是罪犯入狱,其妻需要照顾3名子女,但无任何经济来源,因此压力大,想要放弃照顾并且出走;而与其妹的最主要矛盾是其妹想再次变卖家中房子,罪犯觉得妹妹自私,不顾及他的家人。在多方沟通过程中,咨询师了解到三者都提到在日常生活中,大家比较尊敬罪犯的大伯,觉得他做事公道,能信得过,因此在该家庭结构中,大伯是结构式家庭治疗模式成功的关键。

(3)打破旧的系统平衡:在了解了大伯是结构式家庭治疗模式成功的关键后,咨询师电话与大伯进行了沟通了情况,询问他是否愿意介入协助,在征得他的同意后,引入了大伯这一家庭因子对原有的家庭进行补充,打破原有的家庭结构。

(4)家庭的重新建构:在该模式的实践过程中,咨询师与大伯达成一致协议,大伯动员家族其他成员,在日常生活中关心、帮衬罪犯其妻与孩子,同时做其妻、其妹与罪犯的思想工作;而咨询师在过程中作为一个中介者,沟通、促进咨询完成;家庭成员定期将家庭发生的变化通过信件、通电话、会见等途径反馈给该犯。

一方面,咨询师需要继续对罪犯做心理辅导工作,引导他积极与其妻、其妹的沟通以及对罪犯进行心理调适,另一方面,咨询师利用帮助罪犯提高劳动技能等方法提高该犯的劳动报酬,间接提高其妻与孩子的生活质量。

4、小结:

通过多次的咨询,最终罪犯妻子暂时打消出走、放弃家庭的念头;而其妹在大伯的劝解下,也答应不变卖现有房子。

【教育改造成效】

一、本人评价

通过咨询,罪犯自诉现在紧张感比以往减少,晚上也能较好入睡,原先的头晕头痛心烦症状基本消失,其妻现在取消了出走念头,其妹也没有再变卖房子的打算。

二、他人评价

咨询师评价:罪犯抑郁、焦虑感降低,对人相对友好,交流增多,烦躁情绪消失,失眠症状消失。

干警评价:罪犯最近睡眠相对好,内心相对平和,身体疾病产生的不适感相对较少,改造动力增强。

三、心理测试

经治疗后,咨询师对罪犯进行了SCL-90测试。经前后测对比,罪犯目前情绪相对稳定,各方面状态明显有所缓解,睡眠相对好,心理咨询取得一定的成效。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