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城监狱服刑人员盛某教育改造案例

江城监狱服刑人员盛某教育改造案例缩略图

江城监狱服刑人员盛某教育改造案例

案例内容
【罪犯基本情况】

盛某,男,60岁,初中文化,家住吉林省磐石市吉昌镇。盛某系累犯,1980年(21岁)因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1981年因非法制造枪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同年因抢劫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1996年因盗窃罪、盗窃弹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九年;2005年因盗窃罪被劳动教养三年;2008年因抢劫罪、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2016年因盗窃罪、制造枪支爆炸物罪被判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现在江城监狱服刑,余刑三年七个月。盛某前妻带女儿出走多年,始终没有联系。盛某由于多次服刑,也从不与亲属联系。

盛某曾在吉林省六所监狱劳教机关服刑改造,自21岁起近四十年基本上都是在监管场所度过的,从未获得过减刑。反改造手段多端、经验丰富,在以往的服刑经历中有过多次自杀、自残行为,曾多次以吞食刀片、针等异物的手段威胁监狱抗拒改造。盛某自分入江城监狱三监区服刑以来,反改造气焰十分嚣张。在罪犯中“炫耀”自己服刑历史,大肆散布反改造言论。以自己身体不好为由,拒绝参加生产劳动。多次顶撞民警,编造虚假信息恶意检举民警。盛某的行为严重影响了监狱正常改造秩序。2017年11月7日,盛某在与专管民警谈话过程中,对民警指手画脚,言语侮辱民警,并意图动手攻击民警。被及时制止后,又将桌子上的书扔向民警,扬言“我进监狱就没打算活着出去!赶快送我上小号吧,要不我今天就自杀!”盛某行为性质十分恶劣,监狱对其予以禁闭处罚。盛某禁闭解除后被调至八监区,初期身体极度消瘦,精神状态萎靡,但抗拒改造情绪不减。拒绝与民警谈话,拒不参加生产劳动。在监狱内,民警视他为“烫手的山芋”,罪犯视他为“不定时的炸弹”,人人避而远之。久而久之,盛某对所有人都怀有戒备之心,觉得所有人都瞧不起他,厌恶他,没有人真正关心他、在乎他。盛某觉得生活看不到希望,“破罐子破摔”的心理越来越严重,曾多次表露出轻生念头。

【罪犯教育改造方案的制定和实施】

一、 制订转化方案

监区成立攻坚转化小组,群策群力,对盛某顽固根源深入剖析,制订转化方案,落实责任人。

(一)通过罪犯包夹,密切掌握盛某的言行和心理动态。监区将其列为重点人员,进行严密包夹管理,做到二十四小时严密监控,确保不出问题。

(二)广泛深入了解盛某在入监监区、其他监区时期的改造表现,探寻反改造根源。

(三)加强对盛某生活上的关注,帮助其解决生活上的实际困难,用行动感化盛某。

(四)由教育改造科心理咨询师对盛某进行心理危机干预,利用心理疏导、心理矫治等手段排解其负面情绪。

(五)积极与盛某居住地司法、公安机关联系,做好盛某亲属的寻访工作,为其争取家人的关怀和鼓励。

二、转化过程

(一)对症下药,初见成效

攻坚小组发现,盛某最根本的“病因”是因为缺少关爱,所以生活没有希望,产生悲观厌世情绪。民警“对症下药”,尝试从医疗和饮食方面对盛某予以关照。

由于吞食异物所致盛某胃部、肠子做过多次手术,他经常以体弱多病为借口拒不参加劳动。有一次盛某胃痛难忍,监区民警带领盛某到监狱医院检查治疗。检查结果为外伤性肠粘连、胃肠消化功能减退。由于监狱没有适合盛某病情的药物,监区长多次自掏腰包为盛某购买药物,并详细吩咐盛某如何用药以及禁忌事项,嘱咐专管民警经常询问盛某身体情况。

盛某的情况得到了监狱领导的高度重视。监狱长和分管改造副监狱长多次了解盛某情况并对盛某进行谈话教育,当了解到盛某因多次自残,肠胃消化功能严重受损这一情况,及时协调配餐中心调整改善了盛某的伙食,解决了盛某的实际困难,使盛某的身体情况得到了明显改善。盛某感觉到了监狱对他的关怀和爱护,对民警的态度也逐渐转变。

(二)面对反复,“冷”静处理

心理咨询师对盛某进行艾森克个性测试和90项症状的心理测试,结果显示盛某性格偏执,脾气暴躁、易于冲动、情绪多变。

现实中往往因为一些小事,盛某就能做出过激行为。一次,在监区收工集队过程中,因为进入夏令时,监区民警要求全体罪犯不准携带热水回监舍,盛某立即情绪失控,将手中的暖瓶摔碎,来宣泄自己的不满。面对这种情况,监区民警对盛某采取了“冷”处理措施,对盛某进行了集训教育处理。不与其正面接触,留给他一定的时间和空间进行自我反省,让其头脑冷静。同时暗中加强监控,使其一言一行都在民警的掌握之中,防止出现意外情况。在此期间,盛某心烦气躁、坐立不安,经常在集训室内大喊大叫,多次报告要找民警谈心。但民警都不予理睬,让盛某摸不清底细,在心理上产生一种无形的压力。

(三)审时度势,正面交锋

经过一段时间的“冷”处理,盛某的情绪逐渐开始稳定,基本能遵守集训教育纪律。“冷”处理措施产生效果后,攻坚小组分析决定与盛某正面交锋。对盛某的教育采取刚柔并济的方法,一方面对其进行监规纪律、身份意识的教育,对其不服从管理的行为进行严厉的批评;另一方面从了解其家庭状况、关心日常生活入手,辅以人文关怀,让他感受到民警的关心,缓解其对立情绪。在民警的不断教育和关心下,盛某也清醒的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集训教育结束后,盛某在监区所有罪犯面前进行了深刻的检讨。

(四)治本攻心,点燃希望

监区领导和专管民警对盛某一点一滴的帮助,不断感化着盛某,使其感受到了亲人般的关心。在和专管民警的一次谈话中盛某吐露出了内心的真实想法:“队长,我现在想明白了,我确实罪孽深重,应该赎罪。可是,我是真活够了,活着没意思。我在监狱蹲了一辈子,一天刑也没减过,出去生活也没有希望。家里的亲人我一直都没脸联系,孩子在3岁的时候就离开我了,到现在我都没见过,我真想见见她啊。”

盛某想见家人的愿望与攻坚小组的亲情帮教方案不谋而合。攻坚小组通过联系盛某居住地派出所、司法所等部门对盛某的家庭情况已经摸排清楚。虽然盛某和前妻女儿失联多年无法确定准确地址,但经过多方的积极协调,攻坚小组与盛某的侄子取得了联系。当盛某的侄子接到民警的电话时,表现的又惊诧又激动:“我以为我叔叔已经不在了,他和家里已经十几年没有联系了。”当民警说明盛某的情况后,盛某的侄子表示一定积极配合监狱的工作,帮助盛某安心改造,早日回家。

当盛某接到会见通知的时候,盛某感觉到紧张无措,十多年来没有见到亲人,突然的相见让盛某感觉像是在梦里。盛某的侄子带着孩子一起来看望了盛某,当见面的一刹那,盛某冰封几十年的心瞬间融化,眼睛不自觉的留下了热泪。接见回来后,盛某第一时间来到了监区长办公室,对所有监区领导鞠躬致谢。盛某说:“人心都是肉长的,监区领导这么对我,将心比心,以后我一定好好干。我今天看到了亲人,看到了我们盛家的后代,我的侄子说让我好好改造早点出来,他给我养老。我想早点回家,就是减一天刑也是对民警和家人的交代。”

自此以后,盛某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劳动中积极主动,脏活累活抢着干,时常帮助其他罪犯,在生产工艺上时常提出自己的创新想法,提高生产效率。改造中,积极靠近民警,经常汇报自己的思想和其他罪犯的动态。

【教育改造成效】

清代著名学者沈家本说过,“监狱者,感化人而非苦人辱人者也。”教育改造罪犯需要具有悲天悯人的情怀,再罪大恶极的罪犯,都有内心的软肋。恰当的运用教育感化手段,是对顽固犯转化最好的进攻方式,亲情和民警的关爱,往往使这类罪犯难以抵挡和拒绝。个别教育工作离不开面对面,但更需要心对心。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治本在治人,治人在治心,只有用真心对待罪犯,才能找到打开心灵枷锁的钥匙,教育感化他们。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