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例攻击性人格障碍罪犯的心理矫治案例

一例攻击性人格障碍罪犯的心理矫治案例缩略图

一例攻击性人格障碍罪犯的心理矫治案例

案例内容
【罪犯基本情况】

(一)基本资料

袁某,男,1992年2月24日出生,因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无期徒刑,2014年11月19日在广东某监狱服刑,2015年11月调入湖北某监狱服刑,家住湖北武汉,至今没有减刑。

(二)犯罪经历

2014年3月10日上午9时许,袁某上班期间,本来就与他有矛盾的班长陈某要求他携带钢叉上岗,遭到袁某拒绝,随后二人发生争吵,在争吵过程中,袁某拿出随身携带的尖刀在陈某的面部、颈部、背部连刺数刀,致陈某当场死亡。

(三)服刑期间表现

袁某经常违反监规,不遵守服刑人员行为规范。2016年11月20日,袁某殴打罪犯朱某。 2017年5月5日,袁某突然离开机位,敲打监控探头。

袁某多次袭警,严重破坏监管秩序。2018年4月4日,袁某趁民警来车间巡查,突然用水杯砸向民警,并跳上机台欲再次袭警被制止,受到禁闭处分。2018年12月7日袁某殴打民警受到禁闭处分;禁闭期间,对民警进行拳脚袭击。

袁某劳动态度消极,经常完不成劳动任务,个人内务卫生极差。

袁某不服从管理,不接受心理咨询和谈话教育,对民警极其戒备抵触。

(四)心理测试及人格特征

心理测试显示:个性内向、敏感,行为孤僻怪异,冷酷残忍,缺乏同情心,感觉迟钝,对人抱敌意,不惧安危,喜欢恶作剧。

(五)诊断评估

袁某情绪急躁易怒,存在无法自控的冲动和驱动力,行为表现出攻击鲁莽和盲动性。冲动的动机形成有时是有意识的,有时无意识,且行为反复无常。根据其心理行为表现,诊断其为攻击性人格障碍。

【罪犯教育改造方案的制定和实施】

(一)矫治过程中的优势  

袁某年轻可塑性强,学习和接受能力较强,且有较好的家庭支持系统。

(二)矫治过程中的难点 

袁某具有攻击性人格障碍,改造信心缺失,自我放纵,不愿接受教育和改变。

(三)制定心理矫治目标及矫治方案

近期目标:学会自我情绪表达和控制,消除攻击性行为,改善人际关系,自觉遵守服刑人员行为规范。

长期目标:逐步完善自我人格,增强自信和适应能力,提升心理健康水平。

矫治方案:主要运用精神分析和以人为中心疗法进行治疗。

(四)心理咨询及矫治过程

1.消除阻抗,化解敌意,建立良好的咨询关系。

袁某在高戒备监区,咨询老师主动找袁某咨询。老师通过同感理解支持和积极关注,营造温暖安全的咨询氛围,了解其在高戒备监区的改造情况。

袁某说:“老师的关心让我很感动。”咨询师无条件的关注和接纳,消除了袁某的戒备和敌意,咨询师与袁某建立了良好的咨询关系,袁某表示回到监区继续接受老师的咨询和帮助。

2.运用自由联想,让袁某在放松状态下回顾过往,深入了解其成长经历及心路历程。

袁某自述:母亲在我三岁时离家,父亲再婚,有一个姐姐。小时与姐姐关系较好,十岁时随父亲在四川一年,回家后,姐姐到深圳打工,过年也很少回来,后来关系渐淡。

对父亲的感情很复杂,爱恨交织。说到恨,杀死父亲的心都有,恨父亲没有给自己一个完整的家,从小失去母爱。恨父亲经常打我,还对小朋友们讲,打我打到喊救命。小朋友不和我玩,我经常独来独往,没有朋友。父亲变脸很快,前一秒还多么慈祥,后一秒就变成凶狠的模样。

入狱后因打同改、袭击民警而被禁闭,已经是第五次了。袭击民警别人不敢我敢,明知道是错的,我想做的事,也要坚持。

3.释梦,帮助袁某了解自己的潜意识。

在咨询时,袁某说:我做了一个匪夷所思的梦,父亲被蜘蛛妖怪抓走了,我想过去救他,又不敢,最后鼓起勇气去救他,发现妖怪变成了父亲。父亲很慈祥的看着我,可是我还是很害怕,我立刻逃走了,逃到没有父亲管束的地方。

咨询师:从这个梦中,你心中有两个父亲的形象,一个是如蜘蛛怪物般的父亲,让你恐惧;还有一个是爱你的慈祥的父亲,你也爱他。

袁某:确实是这样,小时候经常缠着父亲玩,父亲怕我调皮捣乱乱跑,怕被车撞到。过年的时候父亲在家里准备年货,炸肉丸子、藕夹,这个情景在我脑海中很深刻。

咨询师:尽管你爱父亲,但更多的是恨和恐惧,所以,你没有选择面对,而是如梦中那样选择逃离,现在逃到监狱,父亲终于没有办法管束你,干预你的人生。你终于可以为所欲为,无所顾忌。这其实是你一直所希望的。

袁某听了老师的解释,沉思半刻说:现在,我也在思考,爱父亲多一点,还是恨父亲多一点,直接影响到我今后的路怎么走。我不想一直活在怨恨和恐惧之中,我不想再逃了。

4.帮助袁某了解自我人格形成原因及对自我生活的影响。

通过列举袁某在狱内的系列违纪行为,分析解释其人格属于攻击性人格障碍,并进一步帮其分析其人格形成的原因主要有两点:

一是家长不恰当的教育方式,是导致袁某产生攻击型人格障碍的最重要原因。袁某童年时,袁某父亲过于严厉,袁某不敢违背父亲,不敢说出心中想说的话,行动上不敢越雷池半步。长到青年时,袁某就采取偏激的行为方式来与父亲和社会规范对着干。
    二是袁某学习成绩差,老师、家长、同伴都瞧不起他,久而久之,袁某心里便产生了自卑心理和抵抗情绪,表现在行动上就易出现不合作、破坏欲强、懒惰散漫,甚至出现暴力攻击他人的行为。

袁某认可老师的分析和解释,领悟到自己的犯罪也可能是自己的人格障碍和不良的心理问题造成。

5.引导袁某了解自己的内心冲突,指导袁某学习用恰当的、有益的方式表达自己不愉快的情感体验。

袁某称,提父亲的不是,总是比较阴暗的,不太愿意提及父亲,不愿意带着怨恨和恐惧去生活。每天想着这些,太痛苦了。父亲一直照顾我,很爱我,儿子必须要孝顺,入狱后,他都70岁了,还来照顾我,让我不敢对父亲说任何“不”。但是父亲对我的伤害,让我恨不得杀了他。

咨询师向袁某解释:袁某的“超我”是不允许自己有一丝的违抗父亲,其“本我”则是不要伤害,要快乐自由。袁某的内心冲突是其内心压抑极其痛苦的根源。

采取角色扮演的方式,引导袁某用恰当的、有益的方式表达自己不愉快的情感体验。如果自己有不满和怨恨的情绪,就用语言表达出来,而不要采取只有自己才清楚的、将事情越弄越糟的“宣泄”方式获得心理平衡。

6.探寻狱内袭警行为背后的心理因素,促其思考和领悟自己的心理行为问题。

咨询师:你父亲管你,你敢怒不敢言。是否因为父亲的原因,一旦有人从严管理,你就会产生一种不愉快的体验呢?

袁某:可能是的,民警管我,我就很烦躁,也很害怕,担心如我父亲一般,可能会伤害到我,我不敢对抗父亲,但我可以对抗管我的民警。

咨询师:因为父亲带给你的恐惧,让你无法释怀,所以你把民警当做你的父亲,去对抗,你的犯罪中的被害人,就是管你的班长,当时的感受和想法是否也是这样呢?

袁某:现在想想,我确实当时对他很反感。当时我内心非常自卑,因为有些事情总是做得不好,他就要求我,我感觉压力很大,很害怕。

咨询师:过分自卑,压力过大而又长期压抑的人,常常会因为内心恐惧,反而先发制人,用暴力行为去攻击他人。

袁某:现在我终于知道了我变成现在这样的原因了。

7.理解父亲,原谅父亲,接受父亲的不完美。

2019年8月,监区组织亲情进监帮教活动,监区通知袁某父亲进监帮教。帮教会之前,咨询师先与其父亲沟通,让其父亲知道自己过去的教育方式,虽然是出于爱护孩子的心情,但是却严重伤害到了孩子,建议袁某父亲和孩子交流时不要采取强势的训斥态度,尽量和孩子平等交流,让孩子知道因为自己没有文化,没有教育方法,所以伤害了孩子而不自知。还要当着孩子的面,对孩子说声“对不起”。袁某父亲采纳了老师的建议。  

亲情帮教结束后,袁某主动要求咨询,表达了三层意思:一是感谢老师对自己的关心和帮助;二是没有想到父亲变得这么和蔼,特别是当父亲说出“对不起”三个字时,自己所有的愤恨都没有了,现在能够接受父亲过去所做的事情,也原谅了父亲;三是要向曾经被自己袭击的警察道歉。

当天晚上,袁某主动向监区长和分监区长道歉,表态今后不再动手殴打他人,不再袭击民警。

袁某与父亲和解,也与他有管理关系的人和解,更是和陷入愤恨情绪难以自拔的自己和解。
    8.发展兴趣爱好,充实改造生活。

监区根据袁某的兴趣爱好,让袁某参与独唱或合唱表演节目,专门找来电子琴和琴谱,让他练习弹琴,通过发展他的兴趣爱好充实改造生活。袁某创编一首歌词《再》,表达了不能继续再沦陷,要彻底蜕变,重新做人的强烈愿望。

【教育改造成效】

咨询师评估:袁某在后期的谈话中没有了对父亲的怨恨,能够和父亲进行良好的沟通,理解父亲的不易,情绪比较稳定,有感恩之心,感谢咨询师让自己不断成熟和成长。

民警反馈:袁某服从民警管理,自觉遵守行为规范,没有违规违纪行为,没有发生袭警和殴打他人的暴力攻击行为,积极参加集体活动,人际关系得到明显改善。 

袁某的人格障碍是长期形成的,矫治过程中容易反复,矫治难度较大。咨询师及民警必须始终坚持不抛弃不放弃,运用科学的方法和温暖的态度,为袁某营造良好的改造环境,帮助袁某完善人格,树立改造信心,促其稳定改造,积极改造。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