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永川监狱服刑人员周某教育转化案例

重庆市永川监狱服刑人员周某教育转化案例缩略图

重庆市永川监狱服刑人员周某教育转化案例

案例内容
【罪犯基本情况】

周某,男,汉族,现年43岁,初中文化,重庆市渝中区人,2012年8月因贩卖毒品罪被重庆市渝中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于2013年4月投入永川监狱服刑改造至今。周某已在监狱改造近七年,对监狱的管理模式较为熟悉,对管理民警的性格特点有一定的了解,自认为已经适应监狱环境,掌握了监狱的“生存法则”,身份意识和纪律意识逐渐淡化,曾为了在其它罪犯中树立威信,彰显自我,私下经常诋毁监区民警的管理以及生产任务的安排,并煽动罪犯与民警的对立情绪;在日常改造中,言行随意,纪律散漫,拈轻怕重,功利思想严重;近期因监区整体生产需要,在统一调配中更换了周某劳动岗位,但周某认为不公平,公然顶撞民警的安排,在生产现场大吵大闹,行为养成和身份意识极差,影响十分恶劣。

【罪犯教育改造方案的制定和实施】

1.犯因分析

(1)思想懈怠,自我约束不严。周某刚进监狱的时候能够遵守监规纪律,服从民警管理,行为养成较好并先后有过两次减刑。随着时间推移,周某渐渐放松了对自己的改造要求,特别是意识到在现行政策下减刑幅度趋小,间隔时间增长。对于剩余刑期该怎么改造,思想上摇摆不定,周某心中逐渐萌生了“混日子”的念头,身上不良习气又开始显现,行为养成越来越差,最终导致了违规行为的发生。

(2)性情偏激,利己主义严重。根据民警观察及收集信息反馈,周某平时与同改相处中,情绪容易激动,时常因为一些小的矛盾与他人发生纠纷,在车间与互监组合成员的关系不融洽。其主要原因在于周某私心较重,既不愿意踏实劳动,又想得到表扬和物质奖励。长此以往,其它罪犯对其也产生了厌恶心理。

(3)目无法纪,身份意识淡薄。周某服刑多年,不断放松自我要求,以得过且过的心态改造,盲目与其他监区、其他楼层的罪犯对比待遇,只看到别人可以休息、别人拿到奖励、别人怎么怎么了……从来看不到他人的长处。心理极度自私,看不到自身存在的不足,总觉得有民警和其他罪犯针对自己。对于民警的安排和对其每天下达的劳动任务,总是喜欢通过各种客观原因来讲条件、谈价钱,服从意识极差。

2.教育转化过程

监区着眼问题,深入查找原因,制定教育转化措施,让周某认识到自身存在的问题,改造表现有明显好转。

(1)面对违规,冷静处置。改造期间,周某无视现场管理民警,与车间生产组长发生争吵,民警立即将其带离现场,控制住周某情绪后,开始详细了解事情的起因经过,并向目击证人、劳动现场互监组合成员及同监舍罪犯等了解情况,确保对情报的全面、准确掌握,为后续妥善处理打下坚实基础。

(2)耐心倾听,掌握内心活动。弄清事实情况后,民警再次找到周某,这时周某的情绪已经完全冷静下来,对自己之前的行为也有一定的懊悔。民警旁敲侧击开始试探性地询问其内心真实想法:“与车间组长是否发生矛盾”“调整工位经常发生,为什么会有这么激烈的反应”。经过谈心谈话了解,民警得知周某之所以和车间组长发生争吵,是认为生产组长和李某平时关系较好,所以怀疑此次调换是生产组长从中作梗,背地里向民警说了自己坏话,最终民警让李某代替了自己原来的岗位,故周某对生产组长产生不满,导致了这场冲突。经民警调查核实,周某的猜疑属于捕风捉影,是其主观臆断。真实情况为:民警根据产线整体需要,对岗位进行统一调配,周某与李某互换工种只是此次众多调换之一。民警之所以作出这样的安排,一是平日在劳动现场观察到周某与周边同改关系并不融洽,时常因琐事发生摩擦争执,故为维护劳动现场管理秩序,民警有意将其调开。二是考虑到周某之前所从事的工种属于生产线上的关键岗位,是一个控制点,直接影响到整条产线的进度和质量。经分监区全体民警评定,认为相比周某,李某改造态度更踏实,劳动能力更强,因此一致同意调换。

(3)梳理研判,制定措施。在监区掌握了所有情况后,针对周某所存在的问题,监区长、分管改造的副监区长立即组织民警开展梳理、研判等工作并有针对性地制定了对策措施,并确立了短期、中长期、长期改造目标。

(4)指出问题,开展正面教育。主管民警找其谈话,指出其错误行为,予以严厉批评,促使其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主要有两点:一是不服从民警安排,身份意识差;二是在车间大吵大闹,扰乱劳动秩序,属于违规违纪行为,且影响极坏。民警责令其作出书面检讨,并在罪犯大会上做深刻检查,同时按计分考核相关规定进行扣分处理。在事实面前,周某承认了自己扰乱劳动生产秩序的行为,向民警承认了错误,对处理结果表示接受。

(5)学习规范,强化服刑意识。在接下来的罪犯大会上,周某认真地进行了自我检讨,认错态度较为诚恳,对自身存在的问题也分析得比较深刻。根据监规,民警在监区罪犯大会上宣布了处理结果。民警认为,周某此次违规,表明其服刑意识淡薄,规范意识不强,必须强化监规纪律学习教育,巩固服刑改造身份意识。因此,对其制定了一套强化学习方案。一是督促该犯学习各项监规纪律,逐条重新背诵服刑改造行为规范,直至通过民警验收。二是强化行为习惯养成,在每日学习、劳动、生活中,通过小的细节,培养该犯规范意识,对该犯的诸如着装、坐姿、打报告、队列行进、出门报数等一系列细节进行规范,发现偏差及时纠正,直至自觉养成良好习惯。三是定期听取该犯思想汇报,按其思想轨迹,大致分为“痛苦期(不适)—适应期(接受)—固化期(习惯)”。该犯坦言,最开始,周某感觉“浑身不自在”,警官好像时时刻刻都在关注自己,任何异动都逃不过警官的眼睛,包括学习监规、规范坐姿等只认为是自己犯错而受到的处罚,必须忍耐。后来时间一长,不适应的感觉没那么强烈了,慢慢开始习惯。到现在,对行为规范习以为常,固化为自觉习惯,进而“几乎感受不到了”,“服刑改造生活也觉得轻松不少”。

(6)心理辅导,深挖思想根源。随后监区教育干事结合周某的违规,对其进行心理疏导,帮助其进一步认识自己身上所存在问题,分析犯错的思想根源,应该如何予以避免。同时也对该犯一些闪光点给予了肯定,拉近了心灵距离,让周某重新树立改造信心。

【教育改造成效】

通过一次又一次的教育,周某服从意识、身份意识得到增强,积极投入到新岗位的生产任务中,与其他罪犯的关系也得到一定改善,转变比较明显,之后见到民警会主动问好,整个人精神状态好了很多,改造之路又重新步入正轨。在对周某的教育转化过程中,我们有如下收获:

1.遇事冷静处置,在调查研究的基础上制定对策。罪犯之间为琐事争吵,情绪会比较激动,如果此时民警对其直接说服教育或是“硬碰硬”,很可能适得其反。管理民警在处理时,首先要控制现场,把争吵双方隔离开来,并带离犯群,约束至罪犯情绪冷静下来后,开展调查研究,找准纠纷的焦点,分清责任,再根据罪犯性格特点、平时改造表现等对症下药,确保对策的针对性和有效性。

2.学会倾听,注意方式方法,注重教育效果。了解罪犯心理活动、取得其信任,使其愿意向民警袒露心声是开展转化工作的重要前提。因此我们要学会通过各种途经赢得罪犯的信任,让其感受到民警是真心实意来帮助其改造,以真诚换真心。对个别谈话教育,首先需要做的就是善于倾听,引导罪犯把心里的真实想法都说出来,一吐为快后,精神状态更加放松,心理戒备明显降低,思想情绪更趋于理性,此时民警再进行教育疏导,效果更好,事半功倍。其次,处理公平公正,厘清是非对错,把调查的情况和罪犯讲清楚,让其意识到自身的问题,才能对民警的处理心服口服。

3.教育引导要常抓不懈,防止出现反弹。教育转化不可能一蹴而就,尤其是罪犯各类问题多,情况杂,易反复,这就需要民警长期持续关注,一旦发现苗头不对,要及时进行提醒和更正,要有恒心、有耐心,持之以恒地开展罪犯教育引导工作,让罪犯在教育中改造,在改造中成长,在成长中获得新生。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