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省马鞍山监狱服刑人员冯某的教育改造案例

安徽省马鞍山监狱服刑人员冯某的教育改造案例缩略图

安徽省马鞍山监狱服刑人员冯某的教育改造案例

案例内容
【罪犯基本情况】

冯某,男,汉族,1997年4月出生,宿州人,小学文化,无业。2018年10月17日冯某因与KTV服务生发生小费纠纷,以故意伤害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两年,2018年12月19日投入马鞍山监狱服刑改造。

冯某自述最近干什么都不自在,别人无意间的一个动作都会让自己很不舒服,感觉自己和弟弟的症状有点相似。其弟弟患有自闭症,没有家族病史。

咨询师观察:冯某心思沉重,左手臂上有六个刀疤,经询问都是自己砍的,最长的一个缝了十八针,只记得有两个是2018年的,别的都忘记了。最深的一处是和朋友一起过生日,想不起来什么事刺激自己,就砍了,其他小的都是在和女友相处时形成的,大部分是喝过酒后。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伤害自己,只是感觉自残后得到一种释放,舒服多了。

监区反映冯某性格孤僻,不太合群,与他人交流较少,入监以来经常因琐事与他人发生口角,甚至有动手行为。

根据COPA-PI心理测试显示:冯某比较固执己见,达到重度危险程度,且改造难度较大。

初步诊断为边缘性人格。

【罪犯教育改造方案的制定和实施】

一、犯因分析

(一)成长经历。冯某家庭贫困,父亲兄弟姊妹六个,一个姑姑、一个大伯、三个叔叔,父母在整个大家庭中自我感觉地位较低,与兄弟姐妹的关系较差。母亲是外地人,性格暴躁,认为丈夫家的亲戚都欺负他们家,夫妻之间经常吵架。冯某有个双胞胎弟弟,兄弟二人也常常受到来自亲戚的欺负。

(二)社会经历。冯某小学毕业后就外出打工,经人介绍认识了女朋友,但却排斥与女友有亲密动作,不牵女朋友的手,女朋友牵他的手也不行。当冯某与他人发生冲突无力解决时,会用自残的方式来证明自己。

二、入监改造表现

冯某入监服刑改造后适应性较差,人际关系一般;十分在意别人对自己的看法,内心自卑;情绪波动较大,与他人发生口角,偶尔会动手打人。

三、教育转化方案

(一)深入收集资料。民警通过查阅档案、个别谈话等方式充分了解冯某的基本资料,从成长经历到家庭背景,从性格特征到生活习惯,从病情状况到思想动态,做到全方位掌握。

(二)运用房树人人格测试摸清心理状况。为摸清冯某性格特点及心理状况,除常规的心理测试外,民警尝试让他做了房树人的心理绘画测验。结果显示:从人格特征上看,冯某性格比较内向,固执,情绪波动较大;具有攻击性,既封闭自己又渴望理解;比较自卑,喜欢直来直去;自我迷失,有严重逃避心理。据了解冯某日常在与民警谈话中,也只以“是、对、不知道”等简单回答逃避干警询问。经分析,我们认为冯某有严重心理问题。

(三)制定咨询方案。根据以上背景资料,心理咨询师制定以下矫治方案:

1.鼓励冯某主动接受心理矫治;

2.运用认知行为疗法对冯某进行系统矫治。

(四)咨询过程。针对冯某的家庭背景、成长环境和认知方面存在问题,以人格修复为重点展开治疗,让其自我觉察、自我改变,过程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理解冯某的心理困境,以尊重、开放的态度建立咨询关系,了解冯某的基本感受,初步获得冯某的信任,之后以引导的方式从心理学的角度展开分析、讨论。

第二阶段:根据冯某陈述,其母性格暴躁,父亲较老实,对自己上学之前的事都记不起来了,据此推测冯某极有可能存在童年创伤,这个创伤可能来自母亲,自我感觉不能表达的长期压抑最后以病态的形式释放。通过真诚、积极关注,咨询师与冯某进一步探讨其产生心理问题的原因,帮助冯某认识到其自卑情绪的产生,是由自己不正确的观念引起的,从而引导其改变错误认知。冯某不合理的观念有:认为自己个子矮小让母亲没有面子,所以母亲不爱自己;认为一旦和女友发生牵手或者其他亲密行为,女友就会离开自己;认为服刑过程中线长故意针对自己。

对此,心理咨询师逐一进行了心理分析。其母亲的性格急躁,争强好胜,因远嫁安徽在整个大家庭中自认为被大家看不起,所以想在孩子身上找到认同感,孩子稍有不听话,她就会严厉惩罚,同时不允许他们和堂兄弟玩耍,这就导致其思维模式和行为方式的变化,遇事选择用极端的方法处理,自伤自残行为即是一种操控,是一种表达情绪的方式。同时内心天然渴望亲情,导致了纠结,自伤也是为了证明自己还有感觉,不冷血。母亲回贵州老家因路途遥远,两个孩子都年幼,所以她只能选择带一个,母亲选择带弟弟,这让其产生了被抛弃感。冯某对女友的态度实质是对母亲态度的泛化,对母亲想亲近但又不敢亲近,在与女友相处过程中,将年幼时母亲给自己造成的创伤转移到女友身上。牵手意味着亲密关系,而亲密关系可能会带来伤害,这是冯某的经历和体验,认为一旦和女友亲近了,女友也会像其母亲一样对待自己,害怕女友会跟自己分手。冯某反映,前几天线长让他填生产考核数字,他不填,线长再次提醒,他一直不写,后线长骂了他一句,他随即在交涉过程中与线长动手。线长提醒本是正常的事,可冯某却认为线长在故意针对自己,小组的其他罪犯说他精神有问题,可是自己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咨询师指出这是特殊成长环境养成了其好斗的性格,对抗导致孤独,这是其不自在的根本所在。冯某比较接受咨询师所做的分析,同时也听取了咨询师的建议:一个人在未成年时成长往往是被动的,成年后成长应该是主动的。

在咨询中,冯某说了一个梦:梦到有一天他回家了发现家人不在了,弟弟也不在了,感觉家人不要自己了。这其实是一个成长的梦,是自我在改造中得到提升,是和旧环境的告别、旧我的告别。通过咨询师的解读,冯某豁然开朗。

针对这一系列问题的分析,冯某学会了多角度看待问题,比如理解了母亲的难处,正确认识了与女友的关系。进一步明白人的一生中会经历很多不同的环境和事物,在处理事情时不能将情绪和事情本身混为一谈,只有具备合理信念才能立足客观实际,对服刑改造中发生的矛盾进行理性分析,在心情郁闷或焦躁不安时,可以采取转移注意、正确避开刺激因素、主动找警官谈话等方式及时进行排解,以积极正面的心态,安心投入改造。

第三阶段:在治疗后期,咨询师对其使用了空椅技术和角色扮演进行了情景再现,帮助其进一步修复与母亲的关系,告别创伤,向好向善。冯某已经意识到产生一系列不良情绪体验是因为自己错误的认知造成的,积极改变自己错误想法,建立合理的观念,认识到什么样才是正确的改造之路。最后说了句“话说开了就没事了”,表达了自己的释怀。

【教育改造成效】

经过心理治疗,冯某已能认识到自身存在的心理问题,能正视并改善这些问题,能够正确对待负面情绪。监区民警及服刑人员反映,其改造状态有了明显转好趋势,危险程度明显降低,心理情绪基本稳定。

通过此案例,我们有以下几点体会:一要找准攻心治本的关键。要善于找准心理治疗的突破口,大多数服刑人员在性格方面存在很大的缺陷和障碍,民警就不能用简单粗放的方式管理教育,而是要了解导致问题出现的根本原因,寻找到切入点,找准突破口,这样原本举步维艰的教育过程可能会变得势如破竹。二要适时调整矫治方案。每个服刑人员都有其独特的个体性,不仅要深入了解其真实信息,为其制定针对性的教育策略,同时还要不断思考,根据进展情况及时调整完善策略,只有这样才能有的放矢。三对疑难案例一定要善用会诊,为了更好的帮助冯某,咨询师将案例提交咨询师例会讨论,大家的发言为咨询明确了方向,也为最终实现良好的治疗效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真正帮助冯某主动挖掘问题根源,正确认识自我,改变自我。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