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心灵重塑三观

走进心灵重塑三观缩略图

走进心灵 重塑三观

案例内容
【罪犯基本情况】

一、罪犯基本信息

罪犯尹某,男,1991年6月17日出生,朝鲜族,小学文化,无职业,吉林省延吉市人,有两次犯罪前科,又因抢劫罪、强奸罪于2013年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九年,于2013年4月19日入监改造。

二、犯罪事实

尹某于2012年8月21日以租房为由将被害人骗至出租屋内,企图抢劫被害人的钱财,在这过程中由于害怕被害人报警,对被害人拍裸照,言语威胁,并强行将被害人奸淫,同时抢走被害人包内的1.3万余元现金。次日,尹某被当地公安部门抓捕归案。

三、现实改造表现

(一)思想顽固

尹某虽然年纪较轻,但是有前科劣迹,是一名“三进宫”罪犯。在改造中,思想态度不端正,身份意识淡薄,留恋犯罪生活,把“活一天享受一天”作为人生信条,虽然之前经过几次改造,但仍不思悔改,思想上具有一定的顽固性。

(二)行为消极

尹某自入监以来从不参加监狱、监区组织的各类文体活动,性格偏执,消极改造。参加“三课”学习敷衍了事,生产劳动不积极,经常完不成生产劳动,猜疑心重,不信任他犯并经常欺骗他犯,犯群关系紧张。

(三)亲情断裂

具体表现为,长期欺骗母亲为其汇款,导致其母亲对他失去了信心,对其彻底失望,不再与其联系。

(四)不服监管

2017年,尹某因私藏绳索被严管教育,日常改造屡犯监规监纪。

四、顽危性成因分析

结合尹某的现实改造表现,攻坚组对尹某的顽危性成因进行了认真的归纳分析,认为尹某不能正确面对改造的主要有以下三个主要方面原因:

(一)个人因素

从尹某的犯罪史可以看出,尹某属屡教屡犯的惯犯,顽劣性强,受社会不良风气和恶习熏染重,“三观”严重扭曲。文化水平低,认知能力差,凡事以自我为中心,行为处事偏激,自控能力差,缺乏改造信心。

(二)家庭因素

通过了解,尹某在少年时期,由于母亲的过度溺爱而缺乏管教,是非观模糊,没有正确的价值观作为引领,对是非善恶分辨力差。加之年龄较小,过早混迹于社会,没有正当职业,整日游手好闲好逸恶劳,与社会闲散人员呼朋唤友,逐渐染上打架斗殴、抢劫等恶习。多次的服刑经历使其形成了自私、欺骗,对他人缺乏信任等极端的性格特征。

(三)亲情因素

尹某初入监时,其母亲还能够每月按时给尹某汇款,但是很快就会被尹某挥霍一空。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尹某不择手段,采取欺骗的方式,向其他罪犯骗吃骗喝,导致债务缠身,无力偿还。其母亲在得知真相以后,对其失去了信心,多年没有会见。尹某与母亲失联以后对今后的改造更加茫然,失去信心。民警通过耳目反应掌握到一个重要信息,尹某曾有过轻生的念头,所幸排查到位,措施得当,才没有造成后果,一直是监区重点控制对象。

【罪犯教育改造方案的制定和实施】

五、精准施策,合力攻坚

本着教育挽救、治本攻心的原则,攻坚组采取分阶段“四步走”的办法,对尹某进行重点攻坚教育转化。

第一阶段:“破冰”,帮助其树立身份意识

对尹某加大管理力度,使其真正认识到监规纪律的严肃性,同时区队安排了一些积极罪犯与尹某接触,一方面促使尹某逐渐融入犯群当中,与同犯重新建立和谐的人际关系;另一方面发挥耳目作用,密切关注尹某的日常行为,掌握尹某的行为活动及心理状态。与此同时,针对尹某的日常行为及心理状态对其进行有目的的谈话教育,了解其真实的想法。通过分析,了解到尹某主要是因为债务问题而产生轻生的念头,同时其母亲不愿意见他,也在心理上对其造成一定负面影响。为此,攻坚组结合传统文化中经典国学文章、典故教育尹某,虽然尹某初始时不以为然,但攻坚组相信“感情是连心的线,信任是沟通的桥”,逐渐地从尹某的眼神中,看出发生了细微的变化,尹某开始愿意与民警交谈,建立了信任,“破冰”成功。

第二阶段:“消融”,帮其树立改造信心

攻坚组在教育转化中,找准切入点,与其建立起信任关系。同时注重恩威并济,在加强个别谈话教育力度的基础上,对尹某进行耐心的心理疏导,针对尹某亲情缺失这一特点,以亲情为突破口,通过拉家常的谈话方式,拉近彼此情感,帮助尹某制订改造规划。教育其做有责任担当的人,解决其因逃避债务而选择轻生的问题,并以此对其进行法律法规教育,教育尹某做人应有敬畏心和道德底线。引导其在学习和劳动中做到:学习有人帮、技术有人教,以真情换真心,教育感化尹某,促尹某建立与人正常交往、和谐相处的能力,融入到集体生活之中。

第三阶段:“暖心”,促其积极改造

攻坚组在教育转化中,了解到由于尹某不知悔改的表现,让母亲对其失去了信心,也不再来会见,不再给其存款。监区研究决定通过其他渠道帮其寻找母亲,在辗转了四五个地方以后,终于找到尹某的大姨,并且让其拨打亲情电话,知道了母亲的下落,尹某表达了悔改和愧疚之情。久违的亲情唤醒了尹某对亲人的愧疚,尹某第一次流下了感动的泪水,感到民警确实可以依靠和信赖,开始主动汇报思想,乐于接受管理教育。接下来在日常的劳动改造、学习生活中,民警多次肯定尹某的改造成绩,及时给予鼓励,使其逐渐习惯并接受正常的改造生活,增强了集体荣誉感,在劳动中找到存在感和成就感,“暖心”完成。

第四阶段:“重塑”,利用不同的环境和事物,增强尹某心理承受能力,建立正确认知。

对尹某进行鼓励和表扬,提升尹某的改造积极性,使尹某认识到只有和善待人、踏实劳动、积极改造才会得到别人的认可。另外适当安排尹某参加一些文体活动,逐步消除其惰性,培养他进取精神和人际交往能力,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坚持定期与尹某进行谈话教育,及时掌握尹某的思想动态和心理变化,维持良好的警囚沟通渠道。在犯小错误时就及时的让其认识到错误的本质,从自身方面去戒掉不良的习惯。

【教育改造成效】

通过对尹某的转化,使我们体会到,顽固犯的教育转化是一项长期的工作。在这个过程中,所有攻坚组成员都得到了成长,为今后的顽固犯转化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提供了宝贵的经验:

(一)顽固犯的形成是有原因的,不能操之过急,要有计划、有目标、制订方案、循序渐进的实施,根据顽固犯的心理和行为上的变化,合理运用法律法规、道德教育、心理疏导等多方面的知识,深入了解罪犯内心的真实想法和潜在的心理问题,进行有针对性的教育和转化。

(二)尹某的转化工作,虽然已取得了预期的效果,但在转化的过程中,我们总结了很多经验及教训,在接下来的工作中,要借鉴此次转化工作的经验,注意后期巩固工作落到实处,充分发挥每个攻坚民警的专业特长,密切配合,取长补短,不断增强我们攻坚转化小组的“攻关”力量。

(三)“雄关漫道真如铁”“战斗正未有穷期”。教育转化顽固犯不仅需要攻坚民警有着坚强的意志和顽强的毅力,还要有智慧胆识和必胜的信心,我们坚信改造人的强大力量,并期待取得更多的成果。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