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刑事案件执行 正文

甘肃省武威监狱限制减刑服刑人员马某教育改造案例

甘肃省武威监狱限制减刑服刑人员马某教育改造案例缩略图

甘肃省武威监狱限制减刑服刑人员马某教育改造案例

案例内容
【罪犯基本情况】

马某,男,东乡族,1986年出生,甘肃省东乡县人,文盲。2005年10月14日马某因犯抢劫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2014年6月24日因故意杀人罪被甘肃省临夏州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限制减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2016年2月16日经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核准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限制减刑。2017年1月10日马某被送往甘肃省某监狱执行刑罚,2018年3月转送至甘肃省武威监狱服刑改造。2018年马某自转监以后,情绪低落,抗改倾向严重,对民警的管理教育存在明显抵触,并以自己有严重的肝肾疾病为由,消极怠工,不能完成力所能及的习艺性任务,常常纠缠民警带其看病,要求去社会医院检查治疗,同时,和他犯常常发生口角甚至打架事件,人际关系差,不遵守互监制度独自活动等。鉴于马某的现实表现,监区提出申请,监狱批准将其列为监狱级重点罪犯。

【罪犯教育改造方案的制定和实施】

1.犯因分析

(1)个性原因:马某性格偏内向,不善与他人沟通,固执己见,受挫能力差,对出现的问题不能正确归因,爱钻牛角尖。从小疏于管教,使其养成游手好闲、不学无术的个性,有一定暴力和疑病倾向。

(2)成长过程:马某出生在相对贫困的农村家庭,在马某10岁时,父亲因患严重肝硬化腹水医治无效死亡。家里孩子多,上有两个哥哥和一个姐姐,由于其母亲对他疏于管教,使其过早跟同村较年长的不良青年混迹于社会。2005年马某偷了母亲的一千元钱,和伙伴们到外地挥霍后,在同伴的撺掇下参与了抢劫并被判刑。服刑结束后长期打零工,2009年结婚并育有二女,次女在他案发时患有疾病,后医治无效死亡。其妻在其服刑后与之离婚,长女由其母亲抚养,到现在不肯认他。

(3)社会经历:第一次犯抢劫罪服刑时系未成年犯。本次犯罪系家族矛盾,两个家族因修建清真寺的问题,从爷爷辈就开始不断发生群体殴斗,直至马某这一辈,此次发生斗殴导致两死两重伤的悲惨结果。他认为自己“倒霉”,为家族背了“黑锅”,同时还对判决存有疑义,称起诉时自己是第三被告,到了判决时自己又成了第二被告,因此造成被限制减刑等。        

2.入监改造表现

马某转入我监后,思想非常消极,在罪犯中常常宣称自己是死缓限减罪犯,活着没意思,对民警的教育引导不当回事。由于马某长期完不成力所能及的劳动任务,不认真参加“三课”学习等集体教育活动,并时常违犯监规纪律,监区决定对其施行为期30天的严管集训。第一次严管集训期间,他对自己所犯错误没有正确的认识,认为是监区民警有意针对自己。鉴于此种情况,经过监区及相关科室研判,决定延长严管集训期30天,期间他反省了自身存在的问题,承认了自己的错误并写出了思想汇报和保证书,期满后监区解除了对他的严管集训。严管集训后,马某在遵规守纪、服从管理及生产劳动方面有较大转变,但思想依然较为消极,疑病倾向依旧严重,理由是他父亲是患肝硬化死亡的,因此怀疑自己遗传了该病。

3.心理行为表现

监狱对马某进行了COPI-PA测试,结果显示:马某人格无明显的外向或内向特征,聪明、善于应变,有同情心,有较高较深的主管恶性和反社会意识,有一定暴力倾向。

4.教育矫治的难点

(1)认知因素:马某文化水平偏低,法制观念淡薄,对事物的看法极度简单,对发生的问题往往不能够正确归因,认为家族矛盾不应该判这么重的刑罚,司法机关存在执法不公的情况等。

(2)性格因素:马某性格较偏执,思想单纯,行为自私,与他犯不能和谐相处,觉得互监组成员有意刁难他等,不能较好融入集体环境。

5.矫治方案

针对马某的实际情况,监区成立了包括监狱、科室领导和监区民警在内的教育转化攻坚小组,制定了详细全面的矫治方案,群策群力,集体攻坚。

(1)落实管控措施,掌握改造信息。针对马某消极改造的行为以及存在的轻生言论和念头,对其施行24小时包夹防控,互监组紧密衔接,明确包夹罪犯任务,杜绝其发生自伤自残自杀。包教民警定期不定期与其展开谈话,倾听其真实诉求,掌握其心理动态,提出改造要求,因时因势调整管控方案及措施。安排表现好的罪犯在日常生活中多给予马某关心、帮助和引导,敦促其逐渐转化。

(2)消除疑病心理,树立改造信心。马某因其父亲死于肝硬化,自己长期腰腹部有胀痛感,自称患有严重肝肾疾病,怀疑自己遗传了肝病。监区报告经监狱审批同意后,及时带其到监狱驻地三甲医院进行诊断,确诊为胆囊炎。病情明确后,一方面对其生理疾病予以积极治疗,一方面重点消除其“心理病灶”,通过心理疏导打消其疑病心理,鼓励其排除疑虑,踏实投入服刑改造。

(3)强化教育改造,彰显教育功效。充分利用日常教育,提升马某自身文化素养和懂法学法用法能力,将现实表现较好、文化水平较高的罪犯组成同一互监组,在劳动之余和休息时间帮助其提高文化水平,使其认识到知识的重要性,逐渐养成爱学习、主动学习的习惯。在法制教育方面,根据其文化水平和理解能力,采取以案说法的形式帮助其理解掌握基本法律知识,在其懂得法律在生活各个方面的应用和影响后,教育其深刻理解法律的威严及惩罚作用,使其能够正确面对自己被判处的刑罚,增强身份意识,彻底悔罪认罪。

(4)严格公正执法,惩教相结合。由于马某被判处死缓并限制减刑,使得其自认为和他犯不同,以为民警会在执行监规纪律方面对他网开一面,这种错误思想影响了其自身的正常改造。教育管理中监区民警秉持不能因为他是重点关注对象,怕出事就放松对他的要求的原则,在其违犯监规纪律后严格依法依规处罚他的错误行为,以实际行动清楚地向其表明了监狱严格执法、公平执法的理念,让他明白违法违纪就会受到惩罚的道理,教育其敬畏法律,遵守监规,踏实改造。

(5)运用亲情帮教,达到真情感化。马某与民警谈话中提到其母亲已经70多岁,年迈体弱,大女儿和母亲在一起生活,来会见时不和他说话,不认他。鉴于此种情况,监区与教育科及时沟通,采用远程会见和请其母亲与女儿等直系亲属到监狱里参加帮教活动。并积极动员其亲属协助民警共同对他进行转化教育,让他们面对面进行交流,通过亲情的力量,在他心里种下善良与希望的种子。通过亲情帮教,使其感受到监狱对他的关心帮助以及家人对他早日回归家庭的盼望,使其重拾生活的信心,彻底杜绝轻生念头。

(6)化解不良情绪,重塑健康人格。监区积极与服刑指导中心联系,请监狱专业的心理咨询师针对马某人际交往能力一般、以自我为中心、有反社会意识和一定暴力倾向等特征,制定详细的心理矫治方案,及时掌握其心理动态,做好心理危机干预、情绪疏导及行为预警管控的工作。

6.预期矫治目标

(1)短期目标:提高马某的认知能力,使其逐步对自己周围发生的事能进行简单辨证分析,换位思考,基本达到正确归因;进行普法教育,使其对刑事法律、民事法律等有一个基本的了解,建立法律的红线意识、底线思维,树立真诚悔罪信念。

(2)长期目标:制定教育改造计划,使马某完成脱盲教育、小学教育、初中教育,逐步掌握文化知识,提升个人素质;从职业技术教育入手,积极参加劳动改造,掌握一技之长,为回归社会后做一个合格公民打好基础。

【教育改造成效】

经过近两年耐心细致的管理教育,马某的改造有了较大的转变。在思想上,马某逐步接受了自己的刑期现实,对自己的改造生活有了较为清醒的认识。在心理上,马某心态趋于平稳,日常遇事能够平和对待,疑病心理基本消除,剧烈波动次数大幅减少,能较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与民警交流顺畅,与他犯关系比较融洽,对民警的各项管理要求及指挥调配能积极配合落实,让家人积极履行财产刑判项,不再发表消极悲观言论,逐步跟上改造节奏,步入改造轨道。

通过对马某的教育转化,民警认识到:对罪犯的教育转化一定要深入了解其各种情况,做到事无巨细,不放过任何一丝与改造有关的信息。要根据罪犯的改造情况、家庭结构、心理特征、性格特征、犯罪经历、案件性质等制定详细的、操作性强的教育转化方案,并随着矫治工作推进中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适时调整方案。在教育转化中,既要体现法律的严肃性、惩罚性和强制性,也要注重宽严相济,对行迹恶劣者要坚决以重拳击之,对性格刚直者要以柔化之,对灰心丧气者要以心扶之。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