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例改善人际关系及情绪低落罪犯的认知行为矫治案例

一例改善人际关系及情绪低落罪犯的认知行为矫治案例缩略图

一例改善人际关系及情绪低落罪犯的认知行为矫治案例

案例内容
【罪犯基本情况】

罪犯杨某,男,汉族,四川人,1995年出生,初中文化水平,未婚,因抢劫罪被判处5年9个月,于2016年入监。父母长期分居,父亲留守家中,母亲在福建打工,家庭经济状况较差。杨某在日常生活中常出现睡眠状况差,情绪控制能力较差且起伏明显(情绪低落情形较多),人际关系处理不善,经常因琐事与他人发生激烈的冲突,甚至动手打架,总认为他人有意针对自己,要害自己。与周围人相处情况较差,生产任务完成情况一般,与其他家庭成员关系较差。

【罪犯教育改造方案的制定和实施】

1.成长过程和社会经历

(1)成长过程:兄弟共2人,系家中次子,父母健在,但长期分居,幼年时期父母关系较差,且父亲经常打骂杨某,教育简单粗暴。

(2)社会经历:杨某未婚,19岁就因抢劫罪入监服刑。自述家族中有两名直系亲属(祖母、兄长)因抑郁症自杀离世。

2.入监改造表现

杨某于2016年入监服刑改造以来,规范意识较差,劳动能力尚可,但存在情绪波动,常有抵触劳动的情况,不善于与他人交流,遇事多疑,认为他人的行为是要害自己,且心胸较为狭窄,易记仇。

3.心理行为表现

运用90项症状量表(SCL-90)对杨某进行心理测试,心理测试结果提示人际关系敏感、抑郁、敌对、偏执等因子分高于常模,提示存在中度异常;SAS测试显示:标准分51,轻度焦虑;SDS测试显示:标准分72,中度抑郁;EPQ测试显示:精神质标准分67.05,内外向标准分38.16,神经质标准分69.6,掩饰程度标准分23.17。结合杨某自述、心理咨询师观察、民警与其他罪犯反应情况,可以据此诊断为严重心理问题。

4.教育矫治的难点

(1)不合理的认知模式:杨某心理问题的发生原因是对“别人都是有意针对我”、“我也会得抑郁症,会死掉”等不合理的认知。这些不合理信念,影响着杨某生活的许多方面,在遇到与他人发生口角、冲突后,让杨某随即产生“别人都是有意针对我”、“我也会得抑郁症,会死掉”等不合理认知。

(2)社会支持系统缺失较为明显:杨某性格较为内向,平时沉默寡言,缺乏与人主动交往的动力,同时也欠缺处理人际关系的能力。自幼不在父母身边长大,缺乏来自于父母的关爱和呵护。

(3)害怕的心理状态:面对来自父亲的粗暴行为,杨某因为害怕无法转移,而出现了“只有用暴力的手段才能保护好自己”的错误认知,加之兄长及祖母因抑郁症自杀离世,杨某担心自己也会因为“抑郁症”而“死掉”等害怕的心理状态没有得到较好的疏导及专业知识的解答,使得杨某解决问题和应对挫折能力较低,在社会生活和改造生活中逐步形成了严重的自卑心理。

5.预期矫治目标

(1)近期目标:减轻抑郁、焦虑情绪,改善人际关系,改变错误认知,做好情绪管理。

(2)远期目标:改变错误认知,重建正确的认知模式,促进来访者心理健康,完善人格。

6.矫治方案

根据以上分析,民警咨询师认为杨某情绪起伏较大,不爱与人沟通,报复心强,戒备心重,情绪控制能力差,对他人及社会存在较强抵触情绪,人际关系处理不善等问题,主要是由于认知出现了明显偏差,最终决定采用认知行为疗法(Cognitive behavioral therapy)对杨某进行矫治。认知行为疗法认为,人的心理问题是源自于一般过程,如错误思维、在信息不足或者错误信息的基础上进行的不正确的推理,以及不能区分现实和想象。该来访者主诉问题均围绕着不合理信念及歪曲的认知发生,在与来访者交流过程中,希望通过与来访者的合作,教会求助者如何识别自动思维的非适宜部分,修改不正确的及功能失调的思维,使求助者学会把他们的想法和现实中发生的事件区分开,让其了解到认知对自身的情感和行为的影响,甚至对环境事件的影响。

第一阶段:建立良好的咨访关系,开展心理评估。在初诊接待及会谈中,民警咨询师运用积极关注、共情等具体技术,努力营造包容、理解、接纳、尊重的咨询环境。运用生物反馈技术、放松训练、呐喊宣泄等技术,帮助杨某宣泄不良情绪。在杨某情绪稳定后,运用心理测试,深入的对杨某的问题进行系统评估。共同探讨,确立咨询目标,介绍所使用的咨询与治疗技术。围绕杨某所呈现的问题,进行认知行为治疗。

第二阶段:维护有益的咨访关系,识别自动思维。与杨某就近阶段所遇问题进行探讨,帮助杨某分析他的人际关系处理不善和认知模式之间的关系。让其认识到心理问题的发生原因是对“别人都是有意针对我”的不合理认知。合理运用思维记录表及家庭作业,引导杨某理解事件的触发情境,自动化思维,情绪,行为之间的联系。从日常监狱改造生活中的小事着手,帮助杨某识别在生活中存在的自动化思维,并用更为合理、适宜的思维进行替代。

思维记录表(截取片段)

时间

情景

自动思维

情绪

适合的反应

结果

05月

02日

我那个组的组长,我又没给他惹麻烦,我踩车也很快,质量也不差,有时候还帮别人做很多,他还一直嫌弃说我做不好,经常在那里唧唧歪歪,骂骂咧咧的,听了非常不爽

“组长肯定是看我没有奉承,故意针对我”

??????????????? 相信程度100

不爽

程度95

 

愤怒

程度95

组长当时好像不是在骂我,好像是说我旁边机台的那个新犯,我以为他指着我,就是在骂我

自动思维45

不爽 40

愤怒 50

05月

24日

组长换了一个,他给我重新安排了一道工序,我们又换单换的很频繁,我不太熟悉怎么做啊,一直完不成生产任务,天天就被叫出去学习谈话

“新组长肯定是因为我没有请他抽烟,故意针对我,要打压我”

 

相信程度90

愤怒

程度90

 

着急

程度80

新组长看我平时生产做的比较好,把比较难的步骤交给我

自动思维50

 

愤怒

程度50

着急

程度40

家庭作业包括: = 1 * GB3 * MERGEFORMAT ① 回顾前次咨询中所讨论的记录表; = 2 * GB3 * MERGEFORMAT ② 每天和别的号房的一位同改(每天不同)谈一次今天让自己开心的事情; = 3 * GB3 * MERGEFORMAT ③ 参加心理健康指导中心组织的积极心理学团体心理训练; = 4 * GB3 * MERGEFORMAT ④ 每个月参加至少一次监狱或监区组织的集体活动; = 5 * GB3 * MERGEFORMAT ⑤ 继续完成三栏表。

第三阶段:重建正确的认知结构,扶正核心信念。采用苏格拉底式提问技术,辅以共情、积极关注等技术,纠正杨某的不合理信念。引导杨某审视自己的信念,深层挖掘信念背后所产生的不同行为及反应,并将一个更为适宜的信念替代原本不合理的信念,发展更加健康有益的行为。同时,以专业的角度为杨某讲解抑郁症的相关知识,打消杨某对于自己肯定患有“抑郁症”这一想法,积极鼓励其面对剩余补偿的刑期,努力修复与父母之间的关系。

第四阶段:结束咨询关系,评估及巩固咨询效果。在原有良好的咨访关系的基础上,评估咨询效果,同时回顾咨询过程,对杨某的每次领悟及感触进行适宜的肯定,给予一贯最大的尊重、积极关注、共情,让其从回顾中正视自己的以往,增强自信,协助杨某建立对未来的规划及希望。杨某刑释离监后,能陪伴在父母的身边,尽到一个儿子的责任,不再缺席彼此成长的过程,承担起这个原本支离破碎的家,和这个家对未来的梦。同时理清咨询中所学所想,让杨某学会如若再次发生情绪低落、人际关系处理不善时,如何运用咨询时所掌握的技巧和方法。如果情况严重,可以再次寻求专业的心理咨询与治疗的帮助。

【教育改造成效】

经过四个阶段的心理咨询与治疗后,心理测评(SAS、SDS)结果显示杨某的焦虑和抑郁等消极情绪明显好转,不合理的信念和认知得到了较好的扶正,人际交往能力明显改善,与他人交流增多,自信心得到提升,笑容渐多,与号房内其他同改相处较为融洽,基本学会如何面对事物及他人,改造态度、积极性明显提升,能遵守监规纪律,无违规记录。

案例启示:家庭,作为社会最基本的单位,承载着不仅仅是抚养子女、赡养老人这些最基本的功能,更大程度上的,是架起与构建彼此之间的关系,是组成彼此相处的方式与模式。“坏孩子”的诞生,从来不是这个孩子天生带有的特质,而是缺失了来自父母适合的教育与约束,内心恐慌却又无法倾诉之后产生的保护自己的本能。该案例中的杨某就是因为这样的原因,造成了明显的不适宜认知的形成与发展。而情绪,作为人类表达自己的一个重要方式和呈现渠道。服刑人员的情绪则是在监狱心理健康工作不可忽视的重要组成部分。个体情绪不良,容易导致人际关系处理不善、增加监管安全风险、增加服刑人员自身安全风险等系列问题。而对于由于情绪不良等因素诱发的服刑人员心理问题,运用认知行为治疗的方法进行咨询与干预,是确实有效的。我们的工作,就是帮助服刑人员学会如何识别自动思维的非适宜部分,修改不正确的及功能失调的思维,学会把想法和现实中发生的事件区分开,改善不良情绪所带来的困扰,同时提升自身情绪管控的能力,强化人际关系处理的技巧,从而更好的适应监狱改造生活,最终以一个全新的姿态重归社会。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