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大连南关岭监狱服刑人员朱某的教育改造案例

辽宁省大连南关岭监狱服刑人员朱某的教育改造案例缩略图

辽宁省大连南关岭监狱服刑人员朱某的教育改造案例

案例内容
【罪犯基本情况】

服刑人员朱某,男,1964年7月9日出生,汉族,文化程度初中,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于2009年2月17日作出刑事判决,以运输毒品罪判处朱某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三万元;犯非法持有毒品罪,判处朱某有期徒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七万元;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九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并没收财产人民币三万元,罚金人民币七万元。2009年5月19日朱某被投入广东省某监狱服刑,2010年5月12日朱某转投入辽宁省某监狱,2012年12月18日朱某转投入辽宁省大连南关岭监狱服刑。

【罪犯教育改造方案的制定和实施】

(一)犯罪成因分析

1.成长经历

朱某,1964年出生,父母育有两子一女,朱某排行最小,成长过程中父母相比兄姐对其最是溺爱,但朱某父母对其有着严格的教育,朱某的是非观正确、判断力较强。1980年朱某参加工作后也是积极肯干一丝不苟,因为处事不小气,与家人和朋友、同事相处融洽。

2.社会经历

1990年,朱某下岗经商,做个体买卖,后又与几个朋友合伙做生意,赚钱后朱某开始不务正业,后来在朋友的鼓动下朱某学会了吸毒。染上毒瘾后,朱某性格上变的偏执,家庭开始分裂,朱某妻子无法忍受生活的巨大改变,与朱某离婚。后来朱某毒瘾越来越大,生活开始入不敷出,因毒资缺乏,经朋友介绍到南方发展,与他人合伙通过边境运输贩卖毒品,以贩养吸,走上了犯罪的道路。

(二)入监改造表现

朱某在2009年入监,先后在广东省某监狱、辽宁省某监狱、辽宁省大连南关岭监狱服刑改造。朱某自入监后深感自身年龄大、刑期长、身体每况愈下,同时检查出患有心脏病。在广东省某监狱服刑时,朱某就自暴自弃,不仅不参与劳动等改造活动,还经常挑起其他罪犯对监狱的不满,抗拒改造。调入辽宁省某监狱后朱某依然如故,常躲在幕后,以南北方监狱的条件差距激发其他罪犯对监狱的不满情绪。

1.陷入对自身情况的错误认识

朱某在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九年后,深感以自身的年龄和身体状况,人生已经毫无希望,即使减刑也要服刑十几年,假释更是渺茫,就算出去了又能干什么?对监狱改造生活完全失去了信心。同时朱某还抱有我不好也不想别人好的心态,总是集合小部分罪犯不断的在暗地里搞小动作抗拒改造。

2.对自身疾病的担忧

朱某有十年以上的吸毒经历,被抓后经过强制戒毒,朱某身体开始出现各种疾病,心态失衡,焦虑情绪明显,总是感觉自己不能活着出监。在这种情况下,更以自身身体疾病为由不断触碰监狱监规纪律底线,伙同其他罪犯向监狱提出各种不合理要求,与监管相抗衡。

3.家庭带来的伤害

朱某在广东被抓获时,其前妻到看守所探望过他一次,以家属的名义将朱某的所有银行卡及个人贵重物品拿走,价值共计几十万元人民币,并与前妻约定如果朱某有需要就从这些钱中拿取,后来朱某试图与前妻联系,电话号码是空号,至今了无音讯。这件事对朱某的打击很大,朱某自认对家人不错,虽然离婚了,因为女儿和前妻一起过,只要手头有钱就会给她们,并不觉有什么亏欠。后来朱某与其大哥、二姐联系,其大哥到广东监狱探望过他一次,后来就没有联系。朱某二姐曾经常给朱犯寄钱,也曾给朱某送过药,但后来也逐渐开始不再关心朱某。朱某认为以前并没有亏待过大哥和二姐,对于他们现在表现,朱某表示很不理解。

4.自身性格原因

朱某对事物认知总是从坏的一面考虑,为人较为固执,对待事物消极,时有情绪不稳定情况。虽头脑灵活,但善于隐藏自己,比较注重自身的生活质量,不信任他人,如果有人对他较好,朱某会首先认为对方有所求。对于外来刺激抵抗能力较差,有极强的防范心理,渴望他人的关心、关注,对未来生活缺乏信心,同时缺乏生活目标。同时,朱某有一定的是非观和正义感,有一定的回馈心理。

(三)心理行为分析

通过16PF、艾森克人格测试、EPQ、CCMD的心理测试,结果显示:朱某对事物较敏感,应激刺激反应较强,人格偏向偏执,有焦虑、失眠、易怒,对他人缺乏信任,缺乏安全感,与他人较容易相处,同时有较强的报复心理。

(四)教育矫治的难点

1.认知:朱某有较为复杂的人生经历和长达十年以上的吸毒史。朱某头脑灵活,善于隐忍,但认知偏激,对自己认为对的事情总是深信不疑。对自己是否还有未来持否定态度,甚至认为以自己目前的身体状况无法活着出监,在监狱表现好与坏都无法改变这个结局。

2.心结:朱某一直对前妻将其仅剩的钱财拿走一事怀有恨意,同时入监以来女儿对自己的不闻不问,朱某认为也是前妻引起的。朱某认为自己和女儿的关系是很好的,女儿不可能这样对他。对于前妻的所作所为,朱某一直无法释怀,认为前妻一定是拿着钱和人跑了,还将女儿一起拖走。

3.情绪;一开始朱某的二姐对他比较关心,但后来其二姐逐渐也很少来探望他。朱某本人一直重视亲情,在被抓获之前家人有什么困难其都会伸出援手,而家人渐渐的疏远,使朱某从沮丧到茫然,对家人由爱生恨,后发展成失眠、情绪时常暴躁不稳定,对他人常抱有怀疑的态度,不相信任何人。

4.行为:随着朱某负面情绪、思想不断恶化,其行为表现出消极、不配合,对事物表现出无所谓的态度。以身体不适为由经常拒绝参加劳动和其他改造活动,且常以各种方式试探监狱、监区底线,为达到目的在同犯之间挑拨关系或直接违反监规纪律,影响恶劣。

(五)矫治方案

综合朱某现实表现,为转变其思想,树立改造信心,针对其问题,制定以下矫治方案。

1.矫治初期阶段主要以建立信任关系为主。在矫治初期,民警认为朱某的诸多不良表现主要原因在于不信任,对监狱、监区、队长对他好的方面虽然感受到善意,但却有着怀疑的态度。怀疑别人对他的好是有目的性的,总是认为“事情没有这么单纯”“这些都是我争取来的”或者“也就这一阵,很快就会变了”等诸如这种言论和想法。所以在矫治初期民警首先与朱犯间建立信任关系,这种关系更多的是个人之间的情感维系,让朱犯体会到“队长说的对,监狱这样做的对,我想多了”“看来真的是这样,真的能变好”等感受,奠定矫治工作基础。初期矫治效果较好,朱某开始有良好的变化,并参与到多种改造活动中。但这种传统的矫治方式遇到善于隐忍的朱犯,在矫治中期出现了很多问题,也使得民警认识到个人的情感维系在实际矫治过程中很难影响到其思想层面。

2.借助监狱改革营造良好的改造环境,改变朱某对监区、监狱的错误认知。家是构成社会的最基本细胞,对服刑的罪犯而言,监区就是每一名罪犯的“家”。监区做为罪犯服刑期间的家,应该营造一种团结友爱、相互扶持、积极改造、努力进取的良好氛围。民警认为朱某在生活、行为、认知等方面出现有这样和那样的问题,改造环境也起到了极大的影响,如果不加引导,其问题可能就会放大,甚至出现新的问题。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朱某和其他罪犯之间相处更多的是冷漠、处处算计甚至坑害,朱某在服刑中渐渐隐藏自己好的一面,发挥自身卑劣的一面去处理事情,这就使得朱某的改造情况不断恶化。虽然有监规纪律作为底线,但对朱某教育改造和罪犯矫治无太大作用。监区以“家”的理念创建新的改造环境对朱某矫治工作形成了有力助推。在对朱某的矫治工作中,让朱某与他犯之间从冷漠转变为和谐相处,从坑害转变为相互帮助。在整个家庭中,民警扮演的是“家长”的角色、朱某则是“家人”,民警对朱某既要做到“责之切”、更要做到“爱之深”。监区做为“家”已经成为了朱某净化心灵和重塑灵魂的寄托。

3.多面出击,以面攻点。进入矫治中期,朱某开始暴露出前期矫治工作的诸多问题。朱某表现时有反复,除了矫治民警、中队长外,与其他民警相处时极为抗拒,还时有顶撞事情发生。为了转化工作更好的展开,同时与新的改造环境相辅相成,针对朱某性格特点,改变工作方式和侧重点,逐渐弱化在转化工作中个人的作用,从整个监狱层面,将提升整体改造环境确立为矫治工作的根本手段。在过去罪犯矫治工作中,更多的是针对性强、专题性强、攻坚性强和个人性强,这种转化方式主要的弱点是浪费有限资源,对罪犯个人针对性太强影响整体改造环境的公平性。针对朱某的反复情况,中期矫治工作更多的是通过多点网络成面,工作目标不单纯针对被矫治目标,更多的是打造多点集合面,以多人同步矫治,以独立与集合相互穿插的矫治方式,朱某只是其中一个嵌入点。这样调动资源可以被充分利用,同时朱某不会感到突兀,矫治过程更为柔和有效。

4.加强法律等相关知识学习,明确罪犯身份意识。朱某在服刑中并没有认识到自身犯罪带来的社会危害,也没有意识到被法律制裁之后应该付出相应的代价。对监狱的关怀常表现理所应当,缺乏罪犯身份意识,对民警不够尊重,有时顶撞民警,其表现好似自己是受害者。针对这点,安排朱某和其他罪犯一起加强法律和监规纪律的学习,同时了解监狱政策和初衷,明确减刑和假释等法律相关,潜移默化的帮助朱某建立正确的司法认识。

5.重视思想矫治,从根源上解决朱某的问题。在整个矫治过程中,我们分了数个阶段,在矫治初期,比较重视行为约束和个别教育,朱某在行为和言谈中也有很好的改变。当时认定朱某情况很好,矫治工作进展顺利,通过鉴定和其他罪犯供述,朱某与过去不太一样了,开始参加集体劳动,与民警沟通变得很有礼貌,与他犯交流时也不给他人出主意、传小话,预计可以在短期内结束对朱某的矫治工作。但进入矫治中期的时候,朱某又出现异常情况。不仅故态复萌,还经常自言自语,同时脾气暴躁,失眠情况加剧,朱某又开始有违纪情况出现。朱某的主管队长李警官描述朱某近一年家里没有来接见,亲情电话也少,自2017年初朱某心脏病情况开始加重也可能是原因之一。经过与朱某家属沟通,朱某的相应要求家中无力承担,只能尽到一定亲戚的责任。此时,谈话、帮教、学习等传统矫治手段并无明显作用,矫治工作陷入瓶颈。民警发现朱某的情况比较特殊,问题不止限于身体原因,其思想和心理问题也有待解决。后经过协调,联合监狱心理健康指导中心重新制定矫治计划,以期缓解甚至解决朱某的心理问题。

6.发挥心理咨询优势,解开朱某心结。朱某问题的发生、发展,有其家庭环境和教育的影响,更有其不合理的认知、观念和思维方式的偏差。朱某的人格特点表现为比较敏感、高忧虑性、高紧张性等。诊断为应激性情绪障碍。朱某的发病诱因十分明显,主要是因犯罪吃官司前妻背叛,亲人的远离,一时间不知如何处理引发的情绪障碍。针对朱某在婚变及前妻所做所为上的心结,监狱心理健康指导中心协助,对朱某进行心理辅导。监狱心理健康指导中心将重点朱某列入了心理健康矫治名单中,对其采取了心理危机干预、心理咨询等一系列心理矫治措施。

整体咨询过程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建立关系,宣泄情绪;第二阶段分析问题,探寻根源;第三阶段调整认知,促进改造,主要是利用空椅子技术让朱某从前妻背叛和亲人远离的心理阴影中走出来。 

第一阶段咨询:运用倾听、通情达理等技术建立关系、宣泄情绪。在初步接待求助者后,在向朱某作自我介绍后,首先向其说明保密原则及心理咨询的性质,然后通过摄入性的会谈了解了朱某的一般资料,运用倾听,通情达理和重复技术等,一方面给他一个倾诉的机会,倾听其对家庭现状的诉说,对自己走向犯罪原因的探讨,对目前这种情况的无奈,让他把自己近期改造、生活等方面的心理感受及以后发展可能存在的潜在困难或挑战表达出来,在此过程形成的负性情绪宣泄出来,让其感受到被接纳、尊重、信任,为建立咨询关系打下了基础。另一方面有助于咨询员详细了解求助者问题的表现、形成原因、发生的背景和演变过程,尤其是通过运用上述技术,了解朱某对问题的应对方式、主要人格特征、成长经历、家庭背景、社会支持系统情况,特别是入狱以来的经历,与其问题的形成有着重要关联的近期社会生活事件等,对其表示理解与尊重。朱某表示之前女儿长时间不来接见,心情低落,觉得女儿不来都是受前妻的影响,想不通自己对家人那么好,她们为什么这么对我,为什么疏远我,管教民警经常教育自己,也知道这样做不行,但不知道怎样才能扭转目前的状况。

第二阶段咨询:运用解释等技术来分析问题,探寻根源。 在建立关系和了解情况的基础上,运用解释和面质等技术向朱犯说明他的问题是情绪困扰,原因一方面是对自己服刑改造的不正确理解,不能积极面对事实;另一个原因是对人际关系过分担忧。亲人在其入监后,疏远自己,对其打击太大,在这特殊的人际环境中,情绪不能得到合理的宣泄,心理压力越来越大。 

朱某认可了咨询师的解释。咨询师又向朱某解释:要慢慢地改变自己,适应周围的环境,不要只将注意力集中在入狱对自我带来的负面影响上,努力让自己保持一颗平常心。对自己的认识要正确,要有勇气面对将来的所有问题。由于这些问题他自己部分认识到了,还有部分没有认识,因此他也就不能很好解决它,于是常常陷入这种焦虑矛盾的心境中,以致影响到他的生活,导致失眠。朱某似乎更加明白咨询师的解释,点头表示赞同。 

第三阶段咨询:借用心理咨询中的“空椅子”技术调整认知,实现改变。

经过前期的咨询,了解到朱某的症状与前妻背叛和家人在其入监与其疏远有关,矛盾主要集中在前妻背叛上。针对朱某以自我为中心,不能或者无法去体谅、理解或者宽容前妻和家人,适合采用他人对话式的空椅子技术进行干预。

先让朱某摆好三张椅子,把写上自己的名字、“前妻”“二姐”的标签放在三张椅子上。让朱某坐在写有自己名字的一张椅子上,另外两张椅子当作朱某入监前时的前妻和二姐,引导其进入当时的事件状态,并与她们对话。为了营造真实的气氛,诱导朱某投入其中,咨询师告诉朱某,她们就坐在这张椅子上,详细描述她们的表情、动作、声音等。让朱某感到她们是真实地坐在他面前,使朱某有话可说。咨询师还提醒朱某要设身处地地站在她们的角度去思考问题。让朱某在扮演角色时,不要用第三人称的口吻讲话,而要用第一人称说话,并且要尽量去模仿她们的声音和动作。让朱某深入体验,获得比较深刻的领悟。

咨询师:现在请你轻轻地闭上眼睛,做深呼吸,让自己的呼吸越来越慢。你感到非常舒服。现在,去想象你的前妻和二姐就坐在你对面的椅子上,看清楚她们的样子,看清楚她们的发型、她们的穿着、她们的身体姿势,看清楚之后就示意我。现在,把你的全部感觉都沉浸在自己的内心。在心里,你有很多很多话想对她们说。等你想好后,就用“我”和“你”来对话。你可以把你心里想说的话,全部对他们说出来。

在咨询师的有效引导下,朱某一次次地与她们进行着对话沟通,多次的角色互换后,朱某逐渐地认识到良好的婚姻和亲情关系,靠的是爱而不是金钱,多年来自己一直认为只要给家里钱,给二姐钱,就是爱她们,她们也应该爱自己、关心自己而没有想到在生活中、在家庭中关心她们,其实是错误的。同时他也深刻认识到,当初为了钱他无视法律法规,锒铛入狱是罪有应得,他的违法犯罪给家庭和亲人造成了无法挽回的创伤。最后咨询师对朱某的合理认识进行了肯定。

在完成第三阶段咨询后,朱某情绪得到了宣泄,神情变得轻松了许多。通过上面一系列的方法和咨询后,朱某的心结解开了,改造也变得越来越积极了。

7.树立改造目标,重拾改造信心。在朱某完全解开心结之后,矫治工作进入后期阶段,主要工作是帮助其明确改造目的,大致分三个步骤:一是自立,二是自信,三是自强。首先,通过对病残犯的劳务费调整,提升朱某的改造积极性,同时其劳务费基本满足其在监消费,做到经济自立。其次,通过经济自立达到对改造的自信心和对未来生活的自信心,让其不仅感觉到监狱和社会的温暖一面,同时使其认识到自身作为社会个体对社会仍可以发挥积极的作用。再次,通过激发改造自信,明确长远目标,逐渐摆脱以刑期长、年龄大、身体不好的消极影响,能够更积极的面对生活和未来,达到自强的目的。

8.运用情感帮教,改善认知。某日朱某说自己心脏不舒服,监狱医院的药服用后没有什么效果。主管民警李警官考虑到朱某实际情况,用自己的医保卡为朱某购买药品,朱某开始是拒绝的,后来因身体原因接受了药品,并对民警李警官表示感谢。为了表示自己的感激,向分监区申请担任室长工作,表示想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在这件事后朱某从反复对抗,开始渐渐的接受干警对其的关怀和期望,朱某在改造表现中开始有了明显的改善。同时因为创造“家”的改造环境已经初现成效,除了民警对朱某的关心、关怀外,其同犯之间也不再是冷眼旁观,开始关心朱某的身体健康,其同寝罪犯开始主动帮助朱某打扫分担区,还经常陪朱犯聊天、谈心,为朱某的矫治工作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9.团队攻坚,让矫治工作面面俱到。在朱某遵守监规纪律的前提下,每一名民警都起到了很好的作用,对朱某的疑问耐心解答,对其困惑可以逐渐疏导,使得朱某意识到监狱的不同,也意识到自身的价值和努力的方向。2018年5月30日,朱某因心脏病发由多名民警押送外诊进行治疗。在诊断过程中,医院建议住院治疗,与往常不同,朱某与当时急诊医生商量不想外院治疗,开些药就想回监狱,同时向看押民警表示自身情况已经缓解,能够回监狱。在医院医生的同意下,将朱某押回监狱。回监狱后按医嘱准备为朱某办理监狱医院入院手续,但朱某表示住院耽搁干活儿,不用住院。这成为朱某矫治成功的重要标志。

【教育改造成效】

对朱某的矫治工作时间长、分段多,从2016年7月开始,面对过很多困难也在工作中出现过很多问题。现将整体工作做一总结。

一是朱某的矫治工作是一个从个人魅力向管理魅力转化的过程。过去的工作更倾向于个人能力,凭自身的工作经验和工作方式对罪犯进行管理和转化。但在朱某的矫治案例中,更多的是从整体上改变罪犯改造环境,以面攻点,以大势扭转朱某的思想认知,使其得到真正的矫治。可以看到在这个过程中,朱某从一有事就找中队长或领导,提要求要待遇,到后期经常与其他民警积极交流,或减缓思想压力,或对某些问题进行咨询,朱某基本上都会得到一个相对满意的答复。

二是合理的奖惩制度是促使罪犯转化的有利保证。在与朱某进行深入交流的过程中,经常会听到朱某说“我相信”,这种情况在过去是很少有的,在很大程度上是由合理的奖惩制度带来的。过去的工作更注重惩罚,而奖励情况较少,奖励内容更倾向于精神奖励,奖励方式比较单一。现在不再单纯的进行考核分等奖励,更加的侧重物质奖励、金钱奖励,而且是能够解决罪犯很大问题的金额。“仓廪实而知礼节”,这使得监狱工作有了更实际的物质保障,更容易的与罪犯建立信任关系。

三是矫治手段的可复制性强。由于对朱某有效的矫治工作主要是由更加先进合理的制度带来的,所以对其他罪犯的矫治工作有极强的借鉴作用。在监区中还有很多罪犯得益于这种改变,有的罪犯明确表示就算没有家人支持,也能靠自己,靠政府;有的罪犯平时将劳务费攒下,隔一段时间准备寄回家里;有的罪犯考虑将劳务所得的一部分寄给受害人。这种转变不仅限于认罪服法,在认知、性格、行为等多方面开始向好的方面发展,这在过去的工作中是很难达到这种效果的。

四是在矫治过程中的心理干预,在矫治工作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通过心理辅导找出了朱某消极改造的原因和顾虑,同时在经过一系列心理治疗之后,能够达到过去谈话教育、情感维系都达不到的效果。通过对朱某心结的暴露和渐渐开解,找到了朱某表现异常的主要原因,为矫治工作提供了理想的切入点和解决方向。为监狱罪犯矫治工作拓宽了一条新路,同时也使得矫治工作从经验摸索向科学矫治方向发展。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