蜕变——吸毒顽危罪犯廖某的心理矫治个案

蜕变——吸毒顽危罪犯廖某的心理矫治个案缩略图

蜕 变 ——吸毒顽危罪犯廖某的心理矫治个案

案例内容
【罪犯基本情况】

廖某,现年39岁,男,汉族,已离异,赤壁人,初中文化程度,2010年3月因贩卖毒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2011年10月刑满释放。2013年9月因运输毒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2014年5月投入云南省临沧监狱服刑,2014年12月4日调入孝感监狱。

1.犯因分析

小时候由于父母的溺爱,走上社会后,廖某没有正确的是非观念,追求贪图享受,认为贩毒来钱最快,也没有什么自制力,离婚后更无所顾忌,仗着自己曾经在部队受过训练,在缅甸边境线上成为贩毒雇佣军,并且染上毒瘾。

2.入监改造表现

廖某多次打架斗殴,有自杀自残行为,身份意识不强,对民警安排的任务常有应付、敷衍现象,劳动完不成,对部分民警很抗拒,是反改造尖子。

2015年2月15日因殴打他犯受到禁闭审查,2015年3月14日解除,同年5月8日又以自伤自残方式威胁民警受到禁闭,同月22日解除,2015年10月被定为监狱级顽危犯。监狱成立顽危攻坚小组,咨询老师随之介入。

3.心理行为表现

廖某自我评价较低,曾经长期吸食毒品,对身体伤害比较大,食欲不振,经常焦虑不安,心身疲乏,伴有失眠、噩梦,常有幻听、幻觉但不自知,总认为同改在其背后指指点点,对他人敌意很强,人际关系紧张。廖某心理素质和承受能力偏弱,自我保护意识明显,遇事常以自我为中心,加上有军警经历,身体素质不错,整天像个刺猬和炮弹,随时准备扎(炸)别人一下。

4.评估与诊断

心理测量显示:较戒备,易冲动,焦虑感强、暴力倾向明显,情绪容易急躁不安,起伏不定,有较强的变态心理,为人武断,解决问题偏爱暴力,气量狭小,睚眦必报。有较高的人身危险性,有自杀倾向。

生物原因——廖某吸毒后遗症对身心负面影响很大,但他自己没有意识,反而长期疑神疑鬼,认为自己很不正常,惊恐烦躁,寝食难安,对身心造成了非常大的伤害。

性格原因——不安守本分,恃强霸道,报复欲很强。为人武断,充满力量,与人冲突时决不退让,易走极端。

心理原因——对自己的将来或前途缺乏信心,沮丧悲观,认为自己就是父母最大的累赘,自己一死父母就轻松了。

【罪犯教育改造方案的制定和实施】

一、目标:短期目标是通过一年的时间,找到他躯体症状明显的原因,缓解焦虑情绪和负面心理,改善睡眠质量;助其认识到亲情的可贵;矫正错误认知和行为,重新鼓起生活的勇气,形成健康人格,步入正常改造行列。

二、矫治过程

(一)初诊、寻找有价值资料和信息,并建立信任关系(2015年10-11月):

1.咨询老师在第一次与廖某见面的时候,他比较紧张,眼神躲闪,咨询老师面带微笑和他寒暄,他才慢慢放开了,讲起自己的过往,说起自己曾经的军营生活,十分怀念,提起自己的女儿,眼睛都亮了,说既很想她,又怕见到她。

当说起父母时他非常愧疚,认为父母不仅要帮他抚养女儿,而且父亲很大年纪还出去找工作,想为他多存点钱,提起这些,他觉得无地自容。

咨询老师告诉廖某:父母这么做,依然是在向你表达自己的爱,爱应该成为动力,而不是负担。你给他们做儿子这么多年,不是一死就能解决问题的,记忆不能抹杀,亲情不能割舍。父母年龄这么大了都这么拼,你这么年轻有什么资格放弃?如果真的有什么意外,你不是在你父母心里挖一个大洞吗?

廖某当时非常震动,沉默了许久。

2.两次咨询后,确定廖某心理与行为问题的关键点——吸毒后遗症,对他影响很大,躯体化症状明显。

3.情绪不稳定,看谁不顺眼就想把别人暴打一顿,经常处于爆发边缘。

4.睡眠差,精神不好,劳动跟不上,人际关系不好。

目前,这三个方面的问题对他困扰很大,经过老师两个月的定期咨询,廖某对老师也逐渐信任,特别是知道那些声音是因吸毒引起的幻听、幻觉后,他非常高兴,明白自己不是得了不治之症。

老师告诉廖某有时想打别人也是一种心理宣泄,不要过于恐慌,让他认识到危害,鼓励他建立信心。只有弄清楚了原因,心才会安定,睡眠才会好起来,休息好了情绪就稳定了,身心协调平稳,人际关系才会缓和。

(二)运用咨询技能,取得廖某信任后开始实施教育改造方案(2015年12月-2016年3月):

1.廖某认识到了问题的关键点——吸毒后遗症,廖某反倒轻松了一些,知道那些幻听、幻觉不是别人对他的议论和否定。

咨询师挖掘他在部队的辉煌经历,要他让这些成为生命里的闪光点,照亮今后的人生路。鼓励他多想想曾经的军旅生活以及对孩子的责任,一个坚强的人不应该受药物的控制,反复对廖某鼓励和支持。

2.教他一个促进睡眠的简易方法,长时间坚持,睡眠会明显改善,休息好了,心情也会好。

廖某每天坚持,在半个月后小有成效,睡眠改善了,情绪也稳定多了,没有以前那么容易冲动。

3.鼓励廖某确定目标、积极劳动,增加身体的承受力和协调力,做一个有担当的人,争取早日出狱,为孩子和父母尽责、表孝心。

廖某在这一点上成长很快,民警也经常鼓励,他逼迫自己在劳动上狠下功夫,不到半年的时间,廖某的产值冲到了分监区的第一名,他非常有成就感,感觉“站到一定的高度看问题就是不一样了!”

4.由于有幻听、幻觉,引导廖某正确认知,不要疑神疑鬼,要放松心情,没必要计较他人言论,用宽容的心态看待周围的人和事,自己也会轻松许多。

鼓励廖某不停地调整心态,他也慢慢地能融入到犯群中去,能被他人接受和认可,他的情绪也稳定多了,很少有波动大的时候。

2016年3月,监区给了廖某参加“共同托起明天的太阳大型帮教活动”的名额,邀请他母亲来监一起参加活动。廖某和咨询师谈起这次活动时说,当时自己内心触动很大,觉得义工和民警都很有爱心,值得信赖和尊敬,整个活动也比较真实,都是真情实感自然流露,没有丝毫作秀,让他感受到了社会和监狱的温暖。以前在社会上闯荡,就是吃喝玩乐,不能信任他人,也没有安全感,这一次活动让他对未来有了信心和力量,特别是和母亲一起参加活动,觉得亲情血浓于水,少了谁都不行,即使不能一起生活,但只要活着,就是对亲人最大的鼓励,一定会积极改造,让家人安心。

(三)强化巩固阶段(2016年4月-7月):

廖某以前毒瘾很大,言行都会受到影响,即使是有了新的想法和行动,不可避免会出现一些反复,这个阶段是寻求稳定的阶段。

廖某也的确出现一些反复,每次咨询都要实事求是地找问题、好的就给予肯定、针对问题给予力量和支持,并要求民警适当给予关心和肯定,通过这些激发他的意志坚持好好改造,廖某也越来越有兴趣和信心,逐步行走在通向积极改造的路途中。

(四)稳定和跟踪阶段(2016年8月-2019年3月):

廖某逐步稳定下来,在随后几个月中,陆续得到多个层面一些正面信息的反馈,和亲人的感情感觉也比以前亲厚了,这些让他更自我肯定,更有信心。再和老师说话的时候,廖某整个人的精神面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完全没有以前的负面气息,精神状态良好,言行有礼貌,有了羞耻感。说有一次自己好像做得并不对,但民警没有指责他,他都不好意思看民警了,以前绝对不会有这种想法和表现,他说自己都不可思议。

廖某进入到这个阶段之后已经主动摒弃并远离以前的自我。民警和老师依然坚持积极关注,让廖某更有成就感和价值感,督促他继续保持积极改造的态势。

【教育改造成效】

咨询师主要采用了精神分析和认知行为疗法,引导廖某找到形成自身现状的原因,改变思维模式,让自己以更有效状态面对家人和改造生活。经历一年的咨询后,廖某逐渐有了对生活的信心和勇气,以全新的姿态投入积极改造的行列。

2016年10月份,廖某心理测量结果趋于正常值。为防止廖某出现反复,咨询老师坚持不定期地回访。2017年10月,廖某看见咨询老师很高兴地打招呼,主动汇报自己最近的改造情况,说“状态越来越好,很感激老师!”2017年11月底,在监区团体辅导活动中,廖某第一个走上前,满面笑容地握住咨询老师的手,笑得真诚、开心!2018年底,鉴于廖良好表现,监区让他担任监督岗;2019年春,咨询老师在监区偶遇廖某,他表示自己心态平和,很喜欢监督岗这个岗位。

经过多方共同努力,本案例逐步实现了咨询目标。廖某的家庭、社会责任感被唤醒;转变了错误的认知,人格逐渐完整,三观已接近正常人,睡眠改善,躯体症状明显减轻,自控能力增强,情绪稳定,心态良好,自我觉醒迹象出现并茁壮成长,呈现出良好的精神面貌。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