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柳林监狱服刑人员李某教育转化案例

北京市柳林监狱服刑人员李某教育转化案例缩略图

北京市柳林监狱服刑人员李某教育转化案例

案例内容
【罪犯基本情况】

服刑人员李某,现年46年,汉族,初中学历,离异。李某因信用卡诈骗罪,被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2019年1月转入柳林监区八监区服刑。

【罪犯教育改造方案的制定和实施】

1.犯因分析

(1)成长过程:李某是独女,父母离异,随父亲生活,但是父亲对其管教严厉,让她产生了逆反心理,认为母亲不要我,父亲也不爱我,会感到自己是一个多余的人。

(2) 社会经历:李某16岁时就放弃学业,当上了个体户,认为这样自己可以做自己的主,也可以养活自己,谁也不用靠,于是大量的结交社会闲散人员,感受到他们才是生活中的伙伴,同时灯红酒绿的生活让她觉得找到了人生的乐趣。

(3)自身原因:因为很早就在社会上混迹,又贪图享乐,安于现状,又因父亲转手给其的市场被大队强拆,李某无收入来源,为了养活自己和孩子,想到了投机取巧的方法,便透支信用卡来维持生活,触犯了法律。

2.入监改造表现

(1)李某入监后,在改造中,表现出积极性不高、有消极、懈怠、应付的情绪,个人物品定置数量随意填写、扣分随便、爱谁是谁的表情,对监管的各项要求持有无所谓的态度。

(2)沉默寡言、与他犯沟通较少,除了有必要的沟通外,把自己封闭在的自我的世界里,经常在一张纸上重复写同样的文字、自己反复唱一句歌词“这个世界很无奈”。

(3)心理很抵触对警官关心与管理,对班组成员的提醒,李某认为她们是有目的的,进而采取变相拒绝的态度,甚至采取无视的状态,参加个别谈话时,一个字回答警官的问题。

3.心理行为表现

(1)李某生长在离异家庭,自认为从小缺乏母爱,自我认知性差,凡事多以自我角度为出发,常常不顾及她犯的感受。

(2)改造生活中,忧患意识比较重,悲观沮丧,对监区的管理经常是漠视的态度,因为对自己触犯法律,而造成今天不可控的局面,李某的一直背负着沉重的思想包袱。

(3)因为在违法犯罪期间,李某长期处于四处藏躲的生活,对安全感极具匮乏,甚至在班内形成一种敏感、偏执状态,自我保护意识特别强,对她犯的帮助与关心,都用独特的眼神审视。

4.教育矫治的难点

(1)李某这种长期缺爱的自我意识,根深蒂固,不能正视家人的关心,以至于怀疑没有真正的“爱”,对这样的集体生活从内心中是拒绝的,混日子是她现在座右铭。

(2)因为背负着较大的债务,每一次她在日记中都表示出,以后怎么办?现在怎么办?孩子又怎么样了?无数的问题,判断出李某的心理压力大、思想包袱重。

(3)经行为表现分析,李某是主动放弃改造,认为改造是无效的,无意义的,无法正视改造生活,消极被动接受改造。

5.预期矫治目标

(1)教育李某不将自身的过错,责怪父母以及她人,要清醒的认识到什么才是“亲情”。持续不断地提升了李某的自我认知性,做任何一件事情不能单独从自我角度为出发,要站在她人的角度想问题,增强集体荣誉感、凝聚力。

(2)激励李某能遵守各项监规纪律,积极参加监区组织的各项活动,并发挥自己的特长,主动的去参与,改变了回避和逃避的行为模式,由消极改造到主动改造,再到积极改造,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

(3)引导李某学会自我检视,正视自我问题和解决问题的方式方法。学会从她人的角度检视自己的不足,从她人的角度学会长处,更加包容、理解身边每一个人,将正能量化为改造生活的动力。

6.矫治方案

鉴于以上分析,并结合李某的现实改造表现,干警决定以情感入手,借心理引导,强政策解读,精准治症结于一体的矫治计划。

(1)以情感助教,加强个教,打开罪犯心扉。

李某自入监以来,干警结合李某的实际情况,在个别教育谈话时,深入与询问李某的真实想法,从多角度帮助她分析父母亲情的距离,讲述亲情到底是什么,不应该将自己的错误抱怨在父母的婚姻中。在她触犯法律后,父亲其实对她也是很担心,自责因为自己而错失了对李某的教育。父亲完全是自己深深的自责,没有太多的埋怨李某。当警官告知李某这些的时候时,李某瞪着她的眼睛说;“这是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我犯了这么大的错误,在家的时候违背父亲、我行我素变相气他,父亲还不抱怨我吗?”“你就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亲人了,你知道吗?”泪水不住的流了下来,她终于知道自己多么的傻,父亲的这份爱,让自己给摔的粉碎。

干警以此为切入点,经过多次与其父亲联系,将李某现在的详细情况告知她父亲,等到父亲的一封家书,转交到李某的手中时。这样无法改变、确又真实的沉甸甸的一份父爱,让李某真正的明白懂得了亲情的重要;此后消费余额一栏中不再是“0”了;家人的书信也如同雪片,飞入李某的手中,父亲的笔迹、孩子的成长,一个个的好消息,传至到她的耳边,李某笑了,眼神中也露出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觉得每一天都是那么的美丽。

她在日记中写到:“我要永远记住这一天,是警官让我知道什么是亲情;是父亲让我明白什么是担当;我也要好好的改造,争取早日回到他们身边。”

(2)特色心理矫治,提升认知,明确改造目标。

从一封家书的改变,干警也随之改变调整教育方案,及时加入有针对性的心理矫治团体活动,引导李某提高自我认知性,更好的认识自己,读懂自己,更好的、切合实际的明确自己的改造目标。

监区有针对性的制定了一期“我的成长路”的团体心理活动,从最初的不善言辞、害怕别人会笑话她、担心她人会不认可她,渐渐地到可以袒露心声,可以大胆的面对身边所有的人。她回到了现实的生活,不再活在虚幻的世界里生活了。当管班干警提出让李某担当班内的“督导员”,李某的自律性明显提高。她切身感受到,别人的遵规守纪就是对她工作的支持,将心比心,她也不能钻空子,给别人找麻烦。这样的切实有效的方法,提升了李某的自我认知和自我管理的能力。

由于其自身的天赋和爱好,干警鼓励其积极参加监区的合唱团,发挥个人唱歌的爱好,正因为个人潜能得到了机会,李某从中找回了自我价值,不再因人生的起伏而郁郁寡欢,转变十分明显。在监舍里不再与人纠缠了,负面情绪和消极意识也得到了改善,寻找到了自信的力量。

通过定制的心理矫治疗法,与改造环境的相融合,一方面可以通过该活动减少李某其不必要的负面情绪的出现;另一方面让李某在参与过程中,收获人生的快乐,明白美好的人生是靠自己的努力和改造而创造的,卸下包袱轻装前行。

(3)正视自我不足,检视内因,增添新生元素。

在李某改造生活,常常因为对方的原因,引起了不必要的小的争执,小摩擦,小不满。但是其不能正确理解,反而用她特有的方式发泄自己的不满情绪,并以起示威“我是不容侵犯的”、“我的利益是不能触动的”。这类不能正视自己问题的错误行为,干警也反复进行多次的个别教育谈话,效果并不明显,为此,干警发动班组的力量,植入了“换位思考”的角色互换的活动。

在每一次李某出现此类的问题前,班内的他犯用其同样的方式,回敬她、回复她,并告诉她,我们是不可以被欺负的。“为什么”、“怎么了”这些场景,我似乎这么熟悉,李某沉默了,她思考着,正是自己的行为,自己的处理问题的方法,引发了今天的班内的不和谐音符。她在一次班组会上,说出了自己的问题,并表示以后希望大家都能监督她,提醒她,帮助她。

情景AB模式的植入,如同一面镜子让李某找到自己真实的缺点和不足,能够及时的制止不良的情绪发展和不良的习惯的衍生。

【教育改造成效】

1.自接受教育矫治后,李某能够积极主动与家人联系,承认自己的错误行为,认识到自己对亲情错误理解,对父亲给予自身关心表示感激,并表示要通过自己的改造,争取早日回归。

2.在改造生活中,李某明确自己身份意识,不回避逃避各项监规纪律的学习,在自己我约束中能够做到自律,以条例条规为自我改造生活戒尺。

3.在扫黑除恶的认识活动中,李某积极主动的参与到坦白余罪漏罪的行动中,争取做一名干净、合格的服刑者。

4.在文体活动中,李某积极投稿,并取得了优异的成绩,稿件也刊登到雁语报;在班组建设中,可以做到主动的出谋划策,动手制作设计班刊。

扩展阅读

微信扫码进入小程序

微信扫描二维码
趣学法律